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完颜杀至!

    第一百八十二章完颜杀至。

    “你就不怕我答应你,却不去救。”看着许道颜走到庄园之外,白衣女子道了一句。

    “对九万亿神币都能够无动于衷,坚守自己规则的人,我觉得你一定会信守承诺。”许道颜认真道。

    “既然如此,就听你的。”白衣女子抱起聂沛儿的身躯,转身回到房屋之中。

    似乎她不怕蛊毒的侵袭。

    许道颜走了几步,身上的蛊毒发作,跪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大口毒血,他无力起身,依靠在庄园墙壁之上,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银镯。

    “娘,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也会这样做的对吗。”

    就在这时,银镯上轻轻一颤,一股清光自镯中涌入许道颜的体内,只见蛊毒瞬间就被一扫而空了。

    自许道颜身上受蛊毒所侵蚀之处,尽数都被修复了。

    “这是怎么回事。”许道颜一阵错愕,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这银镯竟然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他之前却一直都沒有发现。

    他赶紧盘膝修炼,半个时辰过去,白衣女子里面走了出來,看到许道颜身上的蛊毒一扫而空,她神色一惊,道:“竟然能够自己消除命蛊毒,看來你早有预谋了。”

    “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手上的镯子一亮,体内的蛊毒就消散了。”许道颜连忙解释。

    “能够给我看一看。”白衣女子道了一句。

    “可以。”许道颜将手伸出。

    她看着银镯好一会儿,道了一句:“此银镯你是哪里得來的。”

    “是我娘的遗物,我带在身上,这是什么宝贝不成。”许道颜一阵轻叹,带着些许好奇。

    “我也不知道,不过的确不是凡品,乃是大罗圣银打造而成,极为珍贵,也不知道暗藏了多少妙用,价格不可估量。”白衣女子感叹道。

    “……”许道颜沉默了片刻,道:“聂姑娘怎么样了。”

    “放心吧,蛊毒已经被彻底压制,只不过她刚才妄图挟持我,使得体内蛊毒肆虐,受了不小的损伤,接下來需要调养一段时间,一点一滴,将蛊毒抽离她的体外,就沒事了。”白衣女子和声道。

    “多谢姑娘,请问你的尊姓大名。”许道颜心中大喜,起身拱手一礼。

    “我,华言雪。”她和声道。

    “什么,医家华氏。”许道颜心头一惊,沒有想到竟然会遇到医家华氏中人:“无论如何,多谢姑娘出手相救,你有什么需要吗。”

    “我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话,早就收下你那九万亿的神币了,如今只希望那聂姑娘恢复过來之后,赶紧带她走吧。”华言雪转身离开。

    “华姑娘,她对你绝对无歹意的,冒犯之处,还请见谅。”许道颜躬身一礼。

    华言雪微微转过头,余光瞥了许道颜一眼,沒有多说什么,继续回到庄园之内。

    “聂姑娘无事,实在太好了。”许道颜心里松了一口气,他盘膝而坐,开始继续引极品水神石进行修炼。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七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如今正值冬季,修炼肾脏,好处极多,许道颜体内的天水仙骨在这几日的淬炼之下,突破到大成巅峰。

    自其骨骼之中,纹络流淌,整个人的气息都跟着发生变化。

    肾脏之中的黑丹,滴溜溜运转,很是通透,伴随着他意念一动,百条仙则之龙席卷而出,在肾脏之中环绕。

    沒错,他已经把肾脏灵育成丹修炼到大圆满,如今许道颜的寿命上限已经突破到九十六万岁了,不过依旧在下品神仙之境,距离想要踏入神之境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许道颜开始收功吐纳之时,想要去问一下聂沛儿的情况如何。

    这时,啪的一声脆响。

    许道颜脸上一痛,只感觉火辣辣的,他睁开双眼,见聂沛儿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疯了。”

    “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救苦救难的菩萨了,还想用你的命,换我的命。”聂沛儿沒好气道。

    “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朋友。”许道颜站起身來,见聂沛儿而今平安无事,还有力气打人,也算是不错了。

    “算了,你以后别这样了。”聂沛儿感觉自己好像欠许道颜越來越多了。

    “好了,她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你们走吧。”华言雪柔声道。

    “嗯,多谢华姑娘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我叫许道颜,孟子颜,高子期乃是我的师兄,若是你有事的话,可來伏龙学院找我。”许道颜认认真真行了一礼。

    “哼。”聂沛儿冷哼了一声,心道:“临走之时还不忘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还真是处处留情。”

    “哦,沒有想到许公子还是子颜先生的师弟,我倒是有些问題要请教一下他,到时候若是我去了伏龙学院,你可别装作不认识我。”华言雪盈盈一笑,眼神之中流动着一丝妩媚。

    “定然不会。”许道颜拱手:“在这里叨扰多日,告辞了。”

    “后会有期。”华言雪一声轻笑。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破空而行。

    天空之中,雪花飘落,这一个冬季,雪一直沒有停止过。

    两人在第一时间,就出了这一片雪山。

    “在这战场之上,处处荒凉,却沒有想到,竟然还有如此钟灵毓秀之地,这里的确很特别,处处生机澎湃,让人望之心旷神怡。”许道颜感叹道。

    “那你就住在这里别走好了。”聂沛儿冷声道。

    “这里虽好,如今刘氏三凶已除了,接下來还是要回萧城,跟商姑娘说一声,等以后有时间再來拜访一下华姑娘吧。”许道颜煞有其事道。

    “怎么,你们两个人很好吗。”聂沛儿越听感觉心里越不舒服,声音冷得跟冰渣一样。

    “沒有啊,就是她救了我们,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许道颜对聂沛儿越來越费解。

    “那你怎么不以身相许。”聂沛儿冷笑道。

    “我倒是想啊,但人家华姑娘未必愿意。”许道颜哈哈一笑。

    聂沛儿面若寒霜,沒有再多说什么,就在这时,一股股狂莽的气息,从天而降。

    “哈哈,终于被我找到了。”自不远的天空之中,完颜烈率领百尊兵马,从天而降。

    在他身后,每一尊战士的实力,全部都在力神境界,强大无匹。

    显然,这是属于完颜烈的亲卫,被他亲自调來。

    那一日,他受到的命蛊毒特别重,要知道刘鹏与刘辉两个人的蛊毒,全部都涌入他的体内。

    如果不是他实力强大,再加上救助及时的话,只怕都恢复不过來了。

    “嗯,怎么回事。”完颜烈见许道颜与聂沛儿,不由得眉头一皱。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眉头紧皱,本能地靠在一起,这一次麻烦大了,完颜烈可比刘氏三凶更难对付。

    “你们是什么人。”许道颜沉声道。

    “大胆,竟敢对八王子不敬。”一尊金族战士一声厉喝,凶威滚滚。

    “我乃金族八王子,完颜烈,我的戒指怎么会在你们的手中,不是应该在一尊匪徒的手里吗。”完颜烈感到很奇怪,如今他恨不得亲自将那刘夜给宰了。

    “我乃九州神朝神威候,替朋友追捕剿杀刘氏三凶,不过只碰到了一个。”许道颜深思熟虑之后,郑重道。

    “什么,神威候,就是那一个斩杀了单于凤子与单于龙子,天石公还为其连屠匈族一百零八城的许道颜。”九州神朝差点与匈族全面开战,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金族就在匈族不远之地,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正是。”许道颜拱手一礼,道:“我身上可沒有什么八王子的戒指。”

    “你从那匪徒身上所得到的其中一枚戒指就是我的,那一日,我被他们暗算,不得不把戒指交给他们,我能够追杀到这里,就是戒指上有我留下來的印记,气息。”完颜烈重声道。

    “人是我杀的,如今八王子的意思是要让我交出戒指了。”许道颜眉头一挑。

    “正是,东西是我的,你们剿杀匪徒,难道不需要物归原主吗。”完颜烈沒有想到,那刘夜竟然被许道颜给斩杀了,当然他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八王子这么说,我自然是相信,不过东西既是你自己亲自遗失的,你如果想要从我手里拿走,还需要一些本事,你看如何。”要让许道颜交出到手里的东西,他还真有些不愿意,自己报出名号,以完颜烈的为人,不至于以多欺少,去得罪天石公。

    “哈哈哈,好,有意思,不愧是被邪皇钦点封为神威候之人。”完颜烈不怒反笑。

    “听闻匈族,金族皆善骑射,是我们无法媲美的,今日我就与你比射箭如何,若是我赢了,这八王子戒指之内,若是有什么私人纪念之物,尽管拿回去便是,财物归我,若是八王子赢了,我把从那匪徒身上另外三枚戒指都输给你如何。”许道颜淡笑道。

    “这样你不是很吃亏。”完颜烈大笑道。

    “三个匪徒的积蓄,哪里比得上金族八王子,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我哪里会吃亏。”许道颜取出四枚空间戒指,很爽快道:“我都从未打开过,比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