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此番设宴,所邀请的都是与许道颜关系相对友好之人,不乏少年圣帝。

    但石蛮能够明白许道颜的心思,故而像智觉和尚,紫泰来也都会相请。

    对于智觉和尚来讲,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因为与许道颜彼此作对这么久,他很了解,想杀自己不用等到这个时候。

    谁都能够知道许道颜与智觉和尚的关系,紫泰来没有预料许道颜竟然会这么做。

    石蛮也邀请了北斗,天元,断,怀旭,万帝,怪女等一干人,但他们都没有在鸿蒙起源,自然也就请不到了。

    毕竟跨越起源,异常遥远,此刻不知道他们正在哪里获得机缘,一时半刻是不可能回得来了。

    就像小天师一样,于蓬莱岛中,根本请不到。

    许道颜坐主位,石蛮,田甜,一左一右相伴,他打开墨问天,这几坛酒存在他身上很长时间,都没有喝了。

    今日全部开封,虽然难得,但酒就是要用来喝的。

    寻欢楼最高处,谈不上富丽堂皇,也并非雅趣别致,但在这一片空间,各种不规则的形态,乃天地自然生成,暗合道韵。

    在一条条玉案上,有侍女为在场的少年圣帝斟酒,许道颜起身举盏,道:“今日鄙人设宴,诸位能够赏脸,不胜荣幸,在这里先敬诸位一杯。”

    话音一落,他便一饮而尽。

    石蛮为许道颜斟上一杯酒,纵然此刻他已是凡人之资,但心气极正,挺直腰杆,气魄依旧,傲骨铮铮,心境平和。

    他举杯面向在场所有年轻一代,道:“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已时日无多,大家同一辈人,磕磕碰碰在所难免,知我遭逢劫难,承蒙诸位兄台不弃,慷慨相助,以前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我再敬诸位一杯,希望能够一笑泯恩仇。”

    在场的少年圣帝都很沉默,一代天骄就此陨落,听到许道颜自己都这么说了,在场与其关系交好的,心中还是有几分失落,看来这是事实,并非谣传。

    石蛮再度为其斟酒,在一旁,不言不语,许道颜再度举杯,言语郑重:“天下间,熙熙攘攘,大道苍生,多是蝇营狗苟,各怀鬼胎,在场诸位皆是一方人杰,多数身上还怀有初代古宝,希望诸位能够不辜负初代的期望。”

    许道颜连饮三杯,这墨问天并凡人之躯所能够承受,三杯下去,他的脸色已是一片酡红,站都有些站不稳了,也幸好有麒麟帝药在其体内化去酒力,不然的话,他的肉身也很难以承受。

    在场少年圣帝一同举杯共饮,许道颜落魄至此,还能够有这等豪情,果然非常人所能够与之媲美。

    此番设宴,他们都有备礼,但却都被石蛮婉言谢绝,许道颜将众人聚在一起,只为告别。

    “道颜,若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尽管直言,我北海鲲鹏一族必然全力以赴。”昆乾大步流星走到许道颜面前,郑重许诺。

    “不错,我霍家虽然小门小户,但若是有什么我们能够尽绵薄之力的,道颜兄请直言。”霍天甲也开口了,由衷之言。

    “待到来日,诸位兄台实力大成,降临诸天墙,万界城之日,多帮我杀几名无垠之地的凶徒即可,来,喝!”许道颜再次举杯,豪气干云,纵然为凡人,依旧能与在场少年圣帝笑谈风云变幻。

    智觉和尚走上来,手持酒杯,道:“以你的资质而言,可惜了,纵然一死,你的归宿也应该在战场之上,或是死在我的手中,这一杯我敬你。”

    “你这一脉的传承很强,不必屈居于任何人之下,能够在这个时代崛起,证明有需要你的地方,不管以后的路如何,希望你都会站在永恒神庭这一边。”许道颜手持酒杯,与智觉和尚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智觉和尚深深地看了许道颜一眼,感叹道:“你倒是将自己的路想得很清楚,告辞。”

    他转身离去,石蛮亲自相送,从头到尾没有一丝可让人挑剔的地方。

    许道颜没有留他,相信智觉和尚哪怕与永恒神庭的帝尊为伍,也只是暂时的,他的心绝对不止眼前。

    石凡,易新天,与他同样得到初代大造化,至今为止,他们都不明白其中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力量。

    酒过三巡,众人攀谈了起来,虽然是许道颜告别的酒宴,但却没有几丝悲伤的情绪,因为众人心中热血沸腾,都想走好接下来的路。

    夜渐渐深了。

    来人逐一离去,最后只剩下吴小白与元宝,坐在许道颜的旁边,小蚕与苍卫也难得没有秀恩爱,在一旁守着。

    “道颜,为什么会这样,我们不是要一起闯天下的吗?我还想给你炼制出整个鸿蒙起源最强的至尊圣帝器。”吴小白眼中含泪,带着哭腔。

    “对啊,你小子不是还跟红豆那个女人立下誓约?当身边的亲人因为岁月逐一消失,你便陪伴在她身旁,如今我们都还年轻着呢,你就要死了。”元宝双眼发红,他与许道颜虽然有诸多意见不和,但彼此真心相待,视为兄弟。

    “我愧对你们,自罚一杯。”许道颜心中一痛,眼角流下两行清泪,自母亲死后,这是他第一次落泪。

    “道颜,你走了之后,让我何去何从,这天地间,还有我能去的地方吗?”吴小白在这个世界上,除却许道颜,已经没有至亲之人了。

    孙灵虽然与之从小一同长大,情同兄妹,但一切都是以许道颜为枢纽,元宝也是,他的双亲早就已经死了,唯有对其视如己出的天造圣者如今已经飞升永恒神庭了,不出意外的话。

    “整个中央神朝那一群小子都跟我尿不到一壶去,你说你死了,我找谁当我小弟啊?打架的时候会冲在前面啊?”元宝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

    “我还想看你娶妻生子,你好歹给自己留一个后人,让我们都能够有个念想啊?”

    “我还想看你把残云舞那凶狠的女人泡到手,让她给你生个大胖小子,看她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三个人,絮絮叨叨,哭哭啼啼,多是一些埋怨许道颜的话,他照单全收,一句话,一杯酒,一行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以吴小白与元宝的实力,都不会醉,但在今夜,他们选择大醉一场,躺在寻欢楼最高处。

    许道颜最应该醉的人,但却最清醒,他站起身来,晃晃荡荡,揉了揉自己的脸,他知道该走了。

    苍卫环绕在许道颜的身边:“道颜哥,让我送你一层吧。”

    他知道,许道颜要回到岐黄祖地去自葬,姬子鱼一直在门外等着。

    许道颜拍了拍苍卫:“不用了,有师姐与我相伴,你放心好了,还有麒麟子呢。”

    “……”苍卫沉默不语,这一件事,来得太突然了,当日他与小蚕甚至还在闭关之中,对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你如今有自己所爱之人,就应该懂得如何去保护她。”许道颜看了看小蚕,微微一笑:“苍卫这小子以后也要你多照看一下了。”

    小蚕朝着许道颜深深行了一礼:“会的,道颜哥。”

    许道颜看着大醉的吴小白与元宝,顿了顿,走向门口。

    石蛮,田甜皆在门外。

    许道颜看着眼前这两个女人,与自己最初相识,直到现在,他缓声道:“从此以后,希望你们能够将幽州发展得更好。”

    石蛮与田甜默然无语,最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姬子鱼心中也是伤感,虽然与许道颜接触不多,但师出同门,这一幕也不是她所愿意见到的。

    “你们哭什么呢?我回岐黄之地,准备做最后一搏,说不定还能再见。”许道颜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轻声安慰。

    石蛮与田甜强忍着泪水,此刻说什么都是苍白的,许道颜坐在麒麟子的身上,转瞬间便出现在寻欢楼之外,姬子鱼紧随其后,一同前往幽州最大的传送法阵。

    许道颜设宴告别。

    同样有无数人关注他,身上还有初代古宝以及两大造化,一天他身上的东西没有交代的话,盯着他的人就不会离去。

    虽然夜已深,但整个幽州城依旧暗涌激流,随时都会爆发出惊人的危机,然而今日,整个幽州最强的传送法阵开启。

    有十大巫尊坐镇其中,任谁都不敢对他们进行截杀。

    于众目睽睽之下,许道颜与姬子鱼,坐在麒麟子身上,一同上了传送法阵,一道华芒破空而出,瞬间便将他们传送到岐黄秘地的入口。

    然而就在许道颜降临的时候,却有一支兵马早已经等候多时了,结下战阵,杀机盈盈,虎视眈眈。

    有一百零八头青龙虎为首,杀机盈盈,有一名男子从人群中显现而出,不是别人,正是萧彦。

    “我说过,要杀你的,不过如今你已经是丧家之犬,杀你意义不大,但可以用绳子拴着你,让你当我的狗。”在他胯下,乃是一头强横的青龙虎,实力至少也在神游社稷的境界,比起麒麟子都还要高,萧彦志得意满,此番他得到太行天赵太一所在的氏族支持,使得当日萧氏家族一脉的精锐从各方面实力都提升了一大截,摇身一变。

    这一个局,已经等许道颜很久了,就等着他回到岐黄秘地,将其截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