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藏经殿

    这一次,来自各大起源,诸天的至尊圣帝,虽然只陨落了一部分,但在他们身边的强者,悉数阵亡于五行绝地阵当中,损失惨重。

    那些在诸天各大势力都在族老级别的人物,陨落了足足十八尊,这也足以让上界的大势力感到肉痛了。

    那太行天的赵氏首脑因为被人追杀逃离了五行绝帝阵的范围,故而躲过一劫,才得以幸免。

    许道颜光脚不怕穿鞋的,如今他已经快要死了,体内那神秘植被不停地汲取他生命本源,故而他根本不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算是把整个天捅出一个大娄子他也敢,毕竟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远的不说,那一尊来自文曲孔氏的族老在下界阵亡,只怕在上界文曲天儒家孔氏内部就会引起剧烈的震动。

    但许道颜无所畏惧,因为哪怕是上界文曲天儒家孔氏精锐尽出,也要能够打得破这岐黄秘地才可以。

    就算他们进得来,在里面无数空间,各种法阵,有诸多初代的大禁制,注定他们实力只能够在至尊圣帝巅峰,这种代价太大,他们也不至于发疯到如此程度。

    更何况这一件事,本来就不光彩,他们那么多强者围攻许道颜这么一个修为尽废的人,结果自己却阴沟里翻船,只能够怪自己实力不济。

    不管上界文曲孔氏里面的人如何愤怒,都不能够以这个借口,光明正大的来复仇。

    这一夜,许多人心惊肉跳,远离了五行绝地阵后才感觉自己体内的桎梏逐渐消除,也幸好那儒家孔氏的族老当机立断,让众人集中攻伐,撕开一条道路来,不然的话,众人还真有可能陨落在其中。

    那么所引起的震荡影响之大,让人难以想象。

    岐黄秘地乃是歧视与黄帝一脉倾尽心血打造出来,来自永恒神庭,位于人族百家圣地的中央,自有底蕴,传承了无尽的岁月,在人族眼中,此地异常神圣,尤其是百家圣地各大世家都无人敢侵犯。

    自古以来,从岐黄秘地走出来的人备受敬重,虽然这一脉的人并不多,但却都非常之强,毋庸置疑。

    “看来这一次把事情给闹大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姬子鱼看着诸多强者陨落的尸骨,一声轻叹。

    “反

    4000

    正我现在身上虱子多了不怕养,是生是死还两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况且此事他们怪不了任何人,只能够来岐黄秘地找我,你觉得有几个人能够有能耐攻破此地的防护?”许道颜与姬子鱼已经进入其中,根本不怕又人来犯。

    “嗯,这阶段你就好好安心养伤吧?你真的打算要自葬吗?”姬子鱼问道。

    “说什么自葬,那也是无能为力之后的事,我总要拼搏一下才好,不然的话又怎么对得起父亲对我期待。”许道颜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如果不把所有的方法给试一遍,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他觉得自己愧对很多人。

    “你小子一死可就不好玩了,所以我希望你还能够活着。”在一旁,那身着红肚兜,头顶冲天辫,光着屁股的少年,很难让人想象他就是凶名赫赫的噬命圣祗。

    显然在这阶段岁月当中,他得到诸多造化,实力突飞猛进,他信守承诺,守护姬子鱼,没有离她而去。

    如果刚才没有他对屠圣起源的强者展开奇袭,五行绝帝阵根本施展不出来,只怕自己也要遭劫了。

    许道颜手握木盒,老乞丐把此地诸多传承都留给自己了,故而他也想好好珍稀,看能不能够从中找到破除眼前困境的办法,当即朝着噬命圣祗行了一礼:“前辈,师姐,我想做最后一搏。”

    “嗯。”姬子鱼看着许道颜,眼神流露出赞赏,不管怎么样,这一份从容与不放弃,的确是有少有人能够媲美。

    许道颜有想过将自己身上的东西留给其他人,但想了一想,却又都不合适,诸多少年圣帝他们所走的路都已经成型,自己的东西虽好却不一定适合他们,是如果自己真死了,那就留在这岐黄秘地,留给同门的后辈,希望有人跟自己走同样的路,那么这些东西自然就不会浪费了。

    他坐在麒麟子的身上,前往藏经殿,麒麟帝药则是离开许道颜的身体,到自己所在的药田当中。

    在岐黄秘地里面,生机勃勃,大道依旧,独立洞天,与外界隔绝,乃是一处世外圣地,整个鸿蒙起源除却蓬莱山那样的地方,找不出几处能够与此地互相比拟的。

    许道颜行走在其中,但自己体内的生机却在一点一滴被抽取,逐渐凋零,却无法阻止,这种死亡一步步逼近的感觉,的确很不好。

    不久之后,他便进入到藏经殿。

    根据木盒里面所留下来的一些信息,如今许道颜所进入的,乃是一处副殿,自古以来,没有几个人能够进入到主殿当中。

    因为大多人智慧不够,不足以读懂主殿所留下来的那些古扎,毕竟许多文字都来自于上界,与下界大相径庭,哪怕是在副殿的,许多人看起来也是一知半解,需要领悟许久。

    许道颜并没有想着进入主殿,纵然他有天文之火,但觉得也应该从副殿中的经文中开始寻找,让自己夯实基础再去主殿不迟。

    他原本以为在此地会有很多经法,但结果却与他设想的相去甚远,大多都是一些与修炼无关的记载。

    有岐氏与黄帝一脉发展的历史,两者最终又如何结合在一起的,虽然许道颜如今已是凡人,但有天文之火相助阅读起来,非常之快,一目十行,过目不忘。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当日那天晶血泪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经开始要消耗一空了,许道颜内视自己的生命本源。

    那一株神秘植被异常的茁壮,主干上都出现一些大道铭文,看起来很是奇怪,与永恒神庭最初的古文有点相近,但却又似是而非。

    一颗颗经文古术符文所结成的果实异常丰盈,许道颜甚至能够察觉得到,那神秘植被似乎也在修炼这些经法古术。

    虽然有些不确定,但那是一种接近本能的衍化,有其独到的理解跟领略。

    许道颜心中感叹,自己的父亲说,这神秘植被母源虽然是通天建木,但父源又是什么?就连许天行也不清楚。

    但却能够察觉得到此物非凡,异常神秘,故而他才想将此物种于自己儿子的体内,毕竟此物非同寻常,他也不想害到其他人家的孩子。

    如今,许天行的担忧果然出现了。

    神秘植被与许道颜一直保持着一种稳定的平衡,如今许道颜自废修为,瞬间打破了体内的平衡,故而它便不停地吞噬他的一切,将其据为己有,眼下的僵局,让人找不到丝毫的头绪。

    一个月过去,许道颜在藏经殿里面几乎没有出去过,没日没夜,希望能够从中寻找到破解这神秘植被之法。

    岐氏一脉,对于药石之道,天地万物都有极深的见解,然而对于许道颜体内的神秘植被,却是没有丝毫的记载,也有可能自己找不到正确区域的缘故,因为此地的籍实在太多了,自己所看的,也只是沧海一粟。

    在这阶段岁月当中,许道颜的头发已半数花白,他心中沉静,在阅读的过程当中,他内心变得越发的平静,面对这一步步逼近的死亡,他早已经做好准备了。

    他一声轻叹,也许自己终究还是踏不过这一个坎,他缓缓地站起身来,如今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花甲之人,不复年少。

    看着手上的褶皱,干枯,许道颜嘴角带着一丝苦笑,这种逐渐苍老而又无力的感觉,的确让人无奈。

    他也想与天地争朝夕,但当自己实力不济的时候,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起到太大的效果,毫无办法。

    就在许道颜感觉自己无法支撑太久的时候,当日离开的麒麟帝药传音让他先出藏经殿。

    在藏经殿外,曾经受过许道颜好处的那些圣药,分别都取出自己身上药力最温和的部分,显然有些也是受到麒麟帝药的感召。

    “不管怎么样,能够活多久是多久,你不是要做最后一搏吗?难道现在你就放弃了?这可不像你!”麒麟子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许道颜,他的目光很坚定。

    “嗯,自然不会放弃。”许道颜就将那些圣药,帝药一点一滴的精华摄入体内,可以明显得感受到,自己干枯的身躯开始充盈起来,寿命得到延伸。

    这些磅礴的药力疯狂地涌入生命本源之中,滋养着许道颜的五脏,无数的圣药与帝药,格具药性。

    许道颜发现吃过一次之后,第二次效果就大幅度减弱了,而且似乎自己的身体成为了一个载体,那些自己摄入的圣药与帝药,其实大部分药力几乎都是被那神秘植被所吞噬,为自己所得寥寥无几。

    绕是如此,但他并不打算就放弃抵抗,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些所得也能够为自己维持一段漫长的寿命,他只能够继续呆在藏经殿,希望能够找到破解之道。

    麒麟子松了一口气,只要许道颜不放弃,就还会有希望,麒麟帝药更是直接融入到许道颜的脾脏之中,尽量让他支撑得久一点。

    许道颜心中一暖,就连它们都如此支持自己,自己又怎么能够轻言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