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藏经殿的老人

     偌大的藏经殿,仅仅只是副殿,所放置的书籍,浩如烟海,许道颜置身其中,都不知道这藏经殿有多大,想要看完只怕需要漫长的岁月。

    许道颜继续专注看书,因为他对这里一无所知,但既来之,则安之,有书就看,兴许运气好能够从中找到有助于自己的。

    在精心凝神,在阅读的过程当中,一股文思精气在无形中散发而出,终于在第四十九天,有一声轻叹从这藏经殿深处传出。

    原本正在专注阅读的许道颜心中一紧,没有想到在这岐黄之地竟然还有人,他用手触摸着自己手中的书籍,心中恍然,也对,如果这藏经殿没有人在的话,无人养护这些书籍,在漫长的岁月之后,也会被腐蚀,难以留存下来。

    岐黄一脉向来弟子不多,会来藏经殿长期呆着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并且在这里面的存在也不一定会出现。

    他连忙起身行礼,行了一个四方礼:“晚辈许道颜,见过前辈,如有叨扰之处,还请见谅。”

    “哎……”那老者一声轻叹,道:“你是歧隐的弟子,我知道,不必多礼。”

    许道颜心中一惊,他与这老者素未谋面,对方又怎么知道自己?难道老乞丐有提过自己?又或者他知道些什么?

    “还请前辈指教。”许道颜很是谦卑,心中恭敬,如果眼前的这一位老者能够给自己一些指引的话,兴许找到压制神秘植被的几率会更大。

    “你这样看书太过盲目,随我来,我知道你现在需要什么样的书。”在藏经殿中,一盏盏青铜灯火轻轻摇动,在上面的灯油仿佛永远都是烧不完的。

    许道颜看着那些燃烧的青铜灯火,散发着一股能够让人精心凝神的异香,如今自己已经变成凡人了,感知不是那般敏锐,难怪自己之前在此地读书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

    老者从黑暗中走出,摇曳的灯火将其身影拉得老长,他手持一根丈许高的木杖,上面根茎虬结,看似平凡,但却能够让人感受到是一株奇木结成,也不知道暗藏着什么样的威能,他的身躯不足四尺,眉发枯黄,长发拖地有数丈。

    老者是何身份,是何种族,许道颜一概不知,但他身上的气息让人内心感到安宁,想来是这藏经殿的守护者,不知道其寿命有多悠久,在此地生存了多漫长的岁月。

    “多谢前辈。”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的确藏经殿之大,乃是他平生所见之最,他也是囫囵吞枣,拿起便看,因为他无从下手,无从选择。

    在这偏殿当中,大多都是一些关于永恒神庭岐黄时代的一些记载,大到天下形势,小到穷乡僻壤,都有很清晰的记载,虽然对于自身的神秘植被没有太大的增益,但却也让他眼界开阔了很多,对那个时候所发生的事情更加的清晰。

    “其实早些年前,就见过你体内的那东西,没有想到今日你会来到这里。”老者声音嘶哑,言语平静。

    许道颜心中一紧,连忙问:“前辈可知道它为何物?”

    “母源为通天建木,但又与之有不同之处,有一股能够与通天建木相抗的力量,具体不祥,就算是在永恒神庭能够对其有所知的人,只怕也是寥寥无几,我们都也只能够凭借猜测。”老者摇了摇头,道:“当年歧隐带着一个许姓高人来到此地,他便带着你体内之物,前来求教。”

    “那应该就是我的父亲了,正因为如此,于是才有了我。”许道颜终于明白,为什么这老者能够认得自己了。

    “嗯,算你命苦,今日这一劫,我们当日都可以预见得到,那许姓高士不想将其种于无辜婴儿的体内,故而只能够种在自家孩子生命本源,你这孩子命运多舛,只能够凭借自身去渡过。”老者声音嘶哑,显得有些低沉,言语间还颇带着几分自责,道:“其实当日我如果不教他这一个方法,兴许也不会有你的今天这般惨状了。”

    “我不曾后悔,如此说来,我倒要感谢前辈了,若无你教我父亲这一方法,只怕我也无法活着走一遭,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出生。”许道颜心中早就已经释然,没有一丝的怨怼与责怪,觉得许天行这么做是对的。

    也许自己的出生,并非是父母之爱所致,但许道颜并不认为这有什么,每个人降生总有他的原因跟理由,他也不想去抱怨什么。

    老者笑了笑,对于许道颜这般姿态,倒是有些诧异,他看起来行走得很慢,但却从偏殿开始穿到主殿的一角,两者之间是并连在一起的,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从偏殿走到主殿,因为路线太过复杂。

    然而许道颜虽然是凡人,一路走来的路线却很清晰地烙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这是根据古八卦的阵法排列。

    老者将许道颜带到一处关于整个永恒神庭,在岐黄时期对于天地所有木行之物的记载,在这里很完整。

    “它生存于你体内,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更了解它,所以如果想要解开这个局,只能够靠你自己,我们都没有办法帮得上忙。”老者用手中的奇木拐杖轻轻杵了杵地面,便消失不见了,然而在许道颜周身,尽数是各种圣药帝药身上的花叶,甚至是果实,想来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哪怕是麒麟帝药都没有办法要来这么多:“这是老夫最后能够帮你的,这些皆是吊命之物,如果你最终还是无法破解,一切后果就由老夫来善后吧。”

    许道颜嘴角噙着一丝苦笑:“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当年自己因此地而生,现在却回归到此地而消亡?”

    他开始抽取一本书籍,看着关于天地花草树木之间的记载,异常的详尽,感觉自己的生命本源即将枯竭,他便含一片叶,一朵花来支撑体内生命精元来吊命。

    就在许道颜沉浸在岐黄秘地当中,外界掀起惊涛骇浪。

    当日诸多域外起源,诸天强者围攻许道颜,引发五行绝帝阵,使得不少至尊圣帝陨落,还有许多圣帝境强者消亡。

    九州神朝,中央神朝,鸿蒙神朝联手,指责那些来自诸天各大势力的强者不讲信义,对方却没有丝毫的反驳。

    那些死去的人,他们也无从追究,毕竟那是岐黄秘地,有几个人敢强攻的?除非是不要命了。

    当日仅仅只是在最外围的五行绝帝阵就已经说明了,此地之凶险。

    相传,在文曲天,儒家孔氏族老陨落,上下震怒。

    当他们派人下来查清谁是凶手之时,却灰溜溜地回到了文曲天当中,此事再也没有多言。

    八百萧氏一脉的精锐,回到九州神朝,俯首认罪,并且带着萧彦的遗物回来,说是奉神威候之命。

    果然都得到了赦免,但却也受到了惩罚,从他们口中也得知了,有来自永恒神庭的四大帝尊搅弄一方风雨。

    这让众人就变得更加的谨慎了。

    许道颜进入岐黄秘地之后,再也没有丝毫的讯息传出,让人异常的担忧。

    在此期间,聂沛儿曾经遭到袭杀,然而她却早有准备,圣伐内部的力量,对单于雅丹的布局展开反击。

    纵然此刻单于雅丹已经被那无垠之地至尊所操纵,然而她的实力不够,被圣伐力量杀得差点半残。

    所率领的三千精锐兵马,近乎无一生还,要知道以聂沛儿如今的实力在圣伐之内地位极高,再加上有一些来自聂氏家族的六道轮回强者相助,自不待言。

    当日,天石公的教训已是十分惨重,没有人愿意重蹈覆辙,几乎与许道颜关系亲近之人,就属聂沛儿最好下手。

    一切尽皆都在天机的推算之中,如今那来自无垠之地的至尊,已经没有太强的遮蔽天机之能,所以她决定要先沉寂一段岁月,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才能够对付许道颜身边之人。

    四大帝尊从单于雅丹的行动当中也看出,只怕红豆对他们也布下同样的局,故而在这一段时间,他们近乎销声匿迹了。

    许多来自诸天少年圣帝降临,想要在下界获得一些初代所留下来的造化,碰一碰机缘,毕竟此地曾经为各族初代所看重。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整个鸿蒙起源又有诸多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少年圣帝声名鹊起,称霸一方。

    彼此之间,竞争非常激烈,昆仑密境,阐教十二金仙又有一传承出世,为数人所得,引起巨大的轰动。

    一时间,无数人又聚集在昆仑密境当中,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对于许道颜身边之人来讲,他们无时不刻都在关注岐黄秘地里面所发生的一切,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证明许道颜来活着。

    如果他死了,姬子鱼会在第一时间传出消息的,许道颜的生死依旧还是很多人关注的焦点,在岐黄秘地周围都有强者暗中盯着,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察觉。

    许道颜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无所知,他沉静下自己的内心,从中学习到很多,果然有这老者带路,让他对于体内的神秘植被有了更加清晰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