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射铃?射心!

    完颜烈率领着一百尊力神境界的战士,气势汹汹,垂临于九天之上。

    许道颜可以感受到,这些人如同杀神,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命,透着一股凶杀之气,这是一种身经百战的气息,极为摄人。

    在他看來,完颜烈率领他们杀到这里,必然不会平白无故放他们走,与其这样还不如自报名号,并且提出要求,化被动为主动,这样能够让自己占据最大的优势。

    聂沛儿一下子就能够看出许道颜的心思,所以至始至终,她都沒有说话,使得自身与普通的修炼者沒什么区别,如果完颜烈不想答应的话,再另寻他法。

    “哈哈,好,我就跟你比,要怎么比你说吧,我实力境界比你高,要我怎么让你,才让你觉得公平,我可不想被人说以强欺弱,以大欺小。”这完颜烈也是极有心气之人,许道颜如今只在神仙境界,与他相距甚大,草原上的勇士,是不会占别人的便宜,尤其是在许道颜先提出挑战的前提下。

    “很简单,把这两个铃铛,挂于我们的手腕之上,蒙上双眼,相距十里,听声对射,站立不动,谁先射中,又不伤及对方者,谁得胜,谁先射伤对方者,谁先输,谁先躲避,谁先输。”许道颜手握风雷神弓,两个铃铛轻颤,发出叮铃铃的声音,淡然道。

    “什么。”百尊金族精骑全部都炸了锅。

    “这叫很简单。”每个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许道颜,如果不是对于箭术掌握得极其精湛着,是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因为想要赢的话,实在太难了。

    那些完颜烈所带來的力神战士一个个眉头一皱,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许道颜提出这种要求,他会答应吗。

    蒙上双眼,听声辨位,如今乃是风雪天,狂风呼啸,想要听声辨位是很困难的,更何况风向不定,所传递出來的声音,也是有误的,射箭者必须经过风向变化做出判断。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挂于两个人的手腕之上,两个人拉弓射箭的时候,手腕下方就是身体位置,接近心脏,这是无比危险的。

    先决条件还是谁先射中者为赢,但是想要箭速快,就必须力量大,握着拳头缓慢打出跟握着拳头快速打出的力道,完全是不一样的,不能够伤及对方,就很考究对方对于力量的掌握,既能够使得自己的箭,不会受风雪力量阻挠而偏离轨迹,又要射中铃铛之后,不伤及对方,这是难上加难。

    这种比试,就等于双方都把性命交到对方的手上,谁让人无解的就是谁先躲避,谁先输,这也是在考验对方的胆气。

    “哈哈,神威候不怕被我一箭射杀。”完颜烈听到许道颜的话,眼神之中,流淌出一种耐人寻味的笑意,更多的欣赏。

    “我若死了,那就代表八王子输了,我胜得惨烈一点,也沒有什么,再者,我也沒那么容易就会死。”许道颜咧嘴一笑,很是自信,他脱下了身上的金刚甲,只剩下黑色的锦衣,毫无防护能力,道:“八王子,你考虑一下,若是可以,便开始。”

    “好,很有意思,很有意思,好一个神威候许道颜,果然非同寻常,难怪匈族的两位王子都会死在你的手上,如果不是九州神朝与我金族时常有战争,我们还有可能成为朋友,就算是在我金族神朝,年轻一代也很少有你这等胆气。”完颜烈很佩服像许道颜这等有胆气的人,说实话,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提出这种比试,因为谁都不会轻易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对方的手上,死以为代价的胜利,实在太大了。

    然而,许道颜却可以做到这一步,这就是从侧面告诉完颜烈,哪怕是死,他也要获得胜利。

    这一种求胜之心,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的。

    完颜烈在第一时间脱下身上的战甲,他赤着上半身,一道道狰狞的疤痕如同一条条毒蛇一样,缠绕在他的身上,上面是他曾经征战沙场之上,所留下來的痕迹,看着这些是狰狞的伤痕,可以看出他到底经历过多少次战争。

    他手握一把神弓,另外一手拿着一支箭,大笑道:“此弓名为皇龙神弓,需要数百万斤的臂力才能够开弓,这一把箭名为毒龙神箭,一旦被射破皮肤,就会受剧毒侵蚀而死,神威候,你可要小心了。”

    完颜烈说得漫不经心,但哪怕是像聂沛儿这样的人,听到都不由得眉头紧皱。

    “这样的话,那八王子可比我难控制多了,我这弓名为风雷,也比不上皇龙,沒什么可说道的,普通得很。”许道颜欣然一笑,泰然自若,全然不在意。

    “此子,果然浑身是胆。”完颜烈眉头一挑,若是寻常人的话,听到他的话,只怕都会心中忌惮。

    许道颜胆气十足,将其中一个铃铛,丢给了完颜烈。

    两人都将铃铛系在自己的手腕之上,风雪席卷,铃铛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但风向不定,铃铛传出去的声音极为散乱,对于两个人來讲,都是极大的考验。

    两个人相距对方十里之远,悬浮于半空之中,金族百名战士都细细看着,就连他们都不由得心中紧张了起來。

    如果要比射杀对方,他们绝对不会在意,金族射弓,在于一股莽劲,可贯穿一切的力量。

    看完颜烈体内翻滚奔腾的力量,就可以看出來,许道颜提出來的条件,是要用巧劲,处处斟酌。

    这就九州神朝与金族之间的区别,在他们眼中,力量是可以解决一切问題。

    对于九州神朝來讲,却不是如此。

    “道颜,还是不要了吧。”聂沛儿突然心生担忧。

    “无妨,我很放心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八王子这种有大气魄之人的手里。”许道颜洒然一笑。

    这一场比试,从性命之上的担忧來讲,完颜烈更加占据优势,毕竟许道**出來的箭,很难以对其造成致命性的伤害。

    从技巧之上來看,许道颜更占据优势。

    “哈哈,神威候,我觉得现在后悔还能够來得及,我也不会为难你们,只想要走我的戒指而已,沒有其他的意思,你可是邪皇钦点的神威候,我们又无冤无仇,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完颜烈笑道。

    “不可,既已经说出口的话,哪里还能够反悔,非我男儿本色。”许道颜给自己蒙上双眼,已经决定了。

    在一旁的聂沛儿,也不好拆许道颜的台,只能够默默接受了。

    见许道颜已经给自己蒙上双眼,完颜烈再也沒有多说什么了,也将自己的双眼蒙上。

    两个人手握神弓,相距十里之地。

    天空之中,风雪纷飞,大风起,呼啸四方。

    许道颜的肾脏,刚刚踏入灵育成丹大圆满的境界,听力有了极大的增长。

    “八王子,虽然我的神弓沒有什么可说道的,但是我的箭却是很不凡,乃是我师公孔子渊亲自送我的,以大罗圣银打造,在上面淬上墨毒,一旦沾染,却是无解,会使人魂飞魄散,你可要小心了。”许道颜在这一瞬间,以慈悲仙则凝聚成箭,气息内敛无比凝练。

    “什么。”饶是完颜烈胆气惊人,但是听到许道颜的话,也不由得心头一颤。

    许道颜知道,蒙上眼的状态,恐吓对方,跟睁着眼的时候,恐吓对方,完全不是一个效果。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许道颜搭弓射箭,破空而出,风雷激荡,不停翻涌。

    完颜烈本能地往旁边一躲,他心中一惊:“糟糕,输了。”

    一道青光破空而出,刹那间,击在铃铛之上,紧接着贯进完颜烈的体内。

    一股浓郁的生机,在他体内流淌,根本沒有伤及他分毫。

    在一旁的聂沛儿心中一笑,看着许道颜:“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

    完颜烈抓下黑布,看着许道颜,他神色复杂:“被你骗了,这修炼了儒家孔氏的《形箭》,这哪里是射铃啊,简直就是射心。”

    “承让。”许道颜微微一笑。

    “哈哈哈,神威候果然智勇双全,不知不觉,我却是跳进你给我设下的圈套。”完颜烈心中又气,但又无奈,自己一个踏入神之境界的存在,竟然被许道颜这么一尊神仙给骗了,不过许道颜明显猜测到他会躲避,故而早就锁定了。

    “不过,我输得心服口服,你以风雷之音來影响我,使得我以为你所说之言是真,狭路相逢,勇者胜,戒指归你了。”

    “多谢八王子。”许道颜神色淡然。

    “我金族佩服像神威候这样智勇双全的战士,神威候,我期待你踏入神之境界,他日我们再战一场,分个高下。”完颜烈心里多多少少,还是带着不甘心。

    “八王子,在你这戒指之中,可有什么纪念之物,想要带回去,你尽管拿去便是。”许道颜将完颜烈的那龙形戒指,丢还给他。

    “里面的东西,都归你了,只是这戒指本身就是我母后亲手打造出來,送给我金族皇室年轻一代的第一勇士,你胜了我,就交由你來保管,待到他日,我必亲自取回。”完颜烈铁骨铮铮,再度把龙形戒指丢给了许道颜。

    “好,告辞。”许道颜接过戒指,拱手告辞。

    聂沛儿跟在他的身旁,两个人朝着九州神朝的方向,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