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轮回

    西方昆仑密境,一处高山,有三名少年圣帝而立。

    他们乃是后来从永恒神庭降临下来的年轻一代,每一个人的战力超群,曾经其中一个,与天光子战成平手。

    要知道他手中可是有一株初代古宝的,同境界对抗竟然还不落下风的。

    这一名男子,手持宝镜,分化两面,一黑一白,他来自元始天,人称小赤精。

    在阐教十二金仙当中,有一道尊名为赤精子。

    他在元始天就是赤精子道尊这一脉的传承者,然而他还有一个身份,与无垠之地有极其紧密的关系。

    永恒神庭之上,而今诸天各怀鬼胎,心思各异,人心浮动,在漫长的岁月当中,诸天之间,彼此攻伐,争夺永恒皇族,谁都想要当那中央帝君。

    故而也让无垠之地有强者渗透而进,有的以秘术夺舍,或是封印自身的记忆,进行转生。

    伴随着他们成长起来,会深入到一些超级大势力的核心,根本无人能够发现。

    正如在这高山上的三人,他们分别来自元始天,羽化天,屠圣天。

    然而在这一刻,他们却站在了一起,因为之前投生到各大势力的时候,他们选择都不相同,如今伴随着他们的成长,尘封的记忆逐渐苏醒之后,他们也明白了自己的人物在哪里。

    此番下界,仅有他们三人。

    小赤精身着红色道袍,有墨色道纹流淌,两眉入鬓,目光凌厉,他手持宝镜,直视昆仑密境,剑眉微蹙,道:“看来想要得到这初代的传承并没有那么容易。”

    “怎么,你都已经在太华山那么长岁月了,已然成为核心弟子,还得不到吗?”在其身旁,是来自羽化天,人称圣鹤仙,其气质道骨仙风,黑色长发随风飞舞,如龙蛇张扬于空,一身鹤羽道衣将其衬托得更加的出尘,逍遥世外,与世无争。

    他的眉毛如同两抹淡墨,眼神清亮,嘴唇极薄,眉心有一道竖红,在羽化天上受无数女子喜欢,任谁都不会想到,他的魂魄根源深处来自无垠之地的强者,在他手中是一根古羽,异常柔软,但却不乏锋芒,显然沉淀漫长一段岁月,为白鹤族一脉的古宝。

    “初代意志,非同寻常,我不敢靠近,因为很有可能会被其抹杀。”至今为止,阐教十二金仙,唯有两处造化出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另外还有其他十位金仙,赤精子在十二位金仙里面排名第二,仅在广成子之下。

    纵然他们乃是来自无垠之地的强者,依旧对其传承觊觎不已,只是初代所留,阐教十二金仙每一位的战力比起初代只强不弱,他们自然心汇中忌惮。

    在他们身旁,另外一名男子,身着黑袍,蒙着面,只能够看到他的眼睛,如同九天之上的星辰,似可看穿一切。

    他来自屠圣天,名为星杀月,乃是陨星族中子弟,并且在他身上有诸多了不得的传承,死在其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他明明站在那里却让人无法察觉其气息,似乎与九天之上的星辰融为一体。

    他慢条斯理,完全不在意,道:“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尽量让永恒神庭一脉彼此针锋相对,互相残杀。”

    “那个智觉和尚不错,前几天连斩三名永恒神庭的少年圣帝,还将他们渡化了。”在一旁,圣鹤仙笑了笑,云淡风轻,似乎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上界与下界原本就有不小的恩怨,如今维系上下两界的纽带,乃是霍天甲,六指剑圣,墨痴,墨笑,天光子,梦清影,金光太子等这一拨人,如果能够将他们杀死的话,上下两界的矛盾就会激化。”

    “嗯,让这一批跟下界比较亲近之人先死了再说,到时候利用初代所留下来的古宝,让他们彼此之间,争个你死我活。”小赤精收敛起心中的贪婪,不再执着于昆仑密境里面的造化,他看向星杀月,道:“在鸿蒙起源下界不是有圣伐吗?霍天甲,六指剑圣,陆小曼,墨痴,墨笑这些人身上没有初代古宝,会好杀一点。”

    “知道了。”星杀月的形体瞬间消散,似乎于九天星辰结合在一起,陨星族一脉的子弟,被称之为星空下的王者。

    行走在夜间,一不小心,无人可当,当时无垠之地就吃了陨星族很大的亏,于夜间行军,莫名其妙。

    上千万的核心精锐瞬息间被斩得一干二净,却又捕捉不到敌人的踪影,如此往复循环,使得人心崩溃,一域兵马毫无建树,大败而归。

    “你呢,想要对付谁?”这时,圣鹤仙看向一旁的小赤精。

    “我自然也要杀两个下界之人,不然的话,怎么去激化他们的矛盾?”小赤精手中的宝镜同样来自元始天太华山古老的传承,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纵然对手有初代古宝,但他依旧无惧。

    “那我也去杀两个。”圣鹤仙说得云淡风轻,似乎毫不费力。

    许道颜沉静在藏

    4000

    经殿当中,基本上对于外界一无所知,他被这藏经殿深深震撼,如果没有老者带路的话,自己不知道要在这里看到何年何月。

    他在读这些记载的过程当中,对于天地万物的栽种之法,更加的了解,有助于自己万物生以后的修炼。

    如果对于天地万物没有极深刻了解的话,始终难以将万物生修炼到最极致。

    然而许道颜也明白,如果自己无法解决神秘植被这一关隘的话,纵然如今自己将基础夯实,对于天地木行万物领略到极深的层次,依旧等于零。

    耗费了足足接近半年的时间,许道颜筛选出大部分的核心籍都浏览了一遍,发现自己体内的神秘植被,父源很有可能与无垠之地有极深的关系。

    但却只有寥寥数语的记载,语焉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无垠之地也是非常了不得的存在。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难怪在永恒神庭的诸多记载中都寻找不到相同的特征,不过自己眼下已经变得异常艰难了。

    当日老者所留下来的吊命之物,几乎上都被许道颜摄取得差不多,他发现自己生命本源流失得更快。

    自己所吃下的那些吊命之物,大部分都是涌来滋养这神秘植被,使得它变得越发的身上,最后竟然有一丝返璞归真之感。

    在神秘植被上的果实变得越发的透亮,给人一种成熟之感,许道颜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去摸索。

    眼下神秘植被虽然有自己的意志,但并不清晰,还没有完全形成自己的意识,一切都是凭借着本能行事。

    他尝试着要与其沟通,但都没有丝毫的结果,他想要用万木至尊去牵制神秘植被,但如今自己的身体太过脆弱,要是两者之间互相碰撞,足以将自己的身体撕裂。

    万木至尊的来历同样神秘,许道颜从岐黄时期的记载当中,有一物与其相对接近,天地初生,混沌母树,扎根宇宙,衍化万物。

    然而许道颜并不确定,因为万木至尊都还没有成长起来,只是初具威势而已,纵然自己能够与其沟通。

    可是眼下它也陷入了沉寂当中,正如老者所言,神秘植被于自己的体内,只有他才是最了解的。

    他从阅读的籍当中得知,向死而生,正如春华秋实,许多树木于春天生长,发芽生叶,开花结果,于秋冬之际,逐渐凋零,生机近无。

    然而每一年春天到来,这些树木又会再度复苏,在自身体内刻印下年轮,像是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轮般。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也许自己唯有这等决心,才有可能向死而生,但也又可能真正的消亡。

    他看着身旁,吊命之物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了,他不再去想,而是继续挑选籍去看。

    他静静地感受着自己生机被吞噬,逐渐凋零,将自己想做一棵树,经过春夏秋冬。

    于生命本源,那神秘植被结出一颗颗硕果,那皆是他的道果,被其吞噬,并且还自主炼化,形成果实。

    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许道颜已是白发苍苍,气若游丝,形体干枯,整个人手持籍,枯坐在这藏经殿当中。

    他低着头,已经没有丝毫的动静,如同死人,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他感觉到,自己仿佛要消亡在这天地之间。

    从婴儿到老人,从繁荣到枯萎,从兴到衰

    似乎就像是一场轮,此刻的他,如同一尊涅槃圆寂的老僧,一动不动,皮包骨头,伴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

    他生命本源当中那一刻神秘植被却一直都在,立于其中,同样没有丝毫的动静。

    许道颜感觉自己的意识来到这神秘植被的身下,看着那一枚枚硕果,心中一叹,不再多言。

    那老者在暗中,神色有些失落,道:“看来终究还是敌不过那等存在,只是他还在坚持着,还能坚持多久?”

    他看过无数的生死,深深明白,许道颜一旦真正沉寂,就再也难以苏醒了。

    半年的时间,许道颜仿佛枯死了,再也没有动静,然而那魂魄本源来自于无垠之地的三名少年圣帝,在这一年时间起,搅弄得整个鸿蒙起源,尽是血雨腥风,改变以往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