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瓜熟蒂落

     许道颜枯坐在藏经殿当中,近乎消亡。

    外界风云变幻,他全然不知。

    藏经主殿中,那一盏盏青铜油灯微微摇曳,散发着异香。

    许道颜一直在等待,神秘植被对自己魂魄真正的夺舍,但这样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无可奈何,他也只能够继续沉寂下去。

    这时,自他生命本源中那神秘植被,瓜熟蒂落。

    一枚异常完整的果实,象征是《黄帝古经》的符文落在许道颜的生命本源当中。

    他一阵错愕,这一枚果实自主化开,竟然是开始反哺。

    许道颜精神不由得为之一震,瞬间明白了:“是了,如今它并没有完全生成自己的灵智,却吞噬我大量的生命本源,还有我诸多意志,依旧凝练不出自己的魂魄,我与它乃是共生体,如果我消亡了,它也自然也就活不成了。”

    磅礴的气机,透过许道颜的生命本源传递到他的四肢百骸,原本自废的修为,竟然逐渐完整了。

    许道颜感觉到自己的境界再度恢复,并且修炼手段,方法都变得与以前大不一样,他静静体会。

    突然想到,这神秘植被也会自主修为,它将许道颜的经法符文吞噬之后,不受影响,用自己的方式重修了。

    许道颜感受到神秘植被修炼的视角,对于天地大道之力的看法,是一种汲取天地根源之法,异常强大。

    让他心中意动,都要放弃自己那种修炼方式了,但许道颜深知,自己与它并不一样,两者走的道也截然不同。

    故而它的修炼方式,自己只能够借鉴,引一小部分据为己有,大部分还是得走自己的道。

    果实成熟,熟透了之后,自然会落下。

    在这一刻,许道颜心中明了,幸好有诸多吊命之物,也有那天晶血泪近一名至尊圣帝的力量,使得神秘植被大量吞噬,足以开花结果成熟。

    不然的话,以它的力量不知道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够使得它迅速修炼,使得自身开花结果。如今一年多的时间,却也不算太长。

    但许道颜深知,这对于神秘植被来讲,是一次蜕变,是一次轮回,是一次本质上的升华。

    接二连三。

    代表诸多经法,古术的果实开始落下,反哺到许道颜的体内。

    自他五脏中,那五大帝子也在漫长的蛰伏中苏醒过来,经此一役,许道颜发现自己体内的圣帝道变得越发的凝练与完整,自己无形当中已经突破到圣帝第一层,君临河山的巅峰,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踏入神游社稷的境界。

    五大圣帝道,如同从洪荒苏醒的野兽,力量磅礴。

    生命本源中似乎涵盖了天地万物的精华,自己的肉身,从原本枯死的状态,如今变得充满无尽的生机。

    他感觉自己仿佛就是不死之身,尤其是结合《黄帝古经》,使自身于天地五行相生循环,此番自废,纵然遭逢大劫。

    但对他来讲,硬挺过去之后,却是一次破茧成蝶的蜕变。

    在许道颜身体表层那一层枯死的皮脱落,取而代之是如同新生婴儿般的肌肤,在体内磅礴生机的融入之下。

    月眼阳眸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过了生死,感受过兴衰,阴阳两极,天地至理,大道循环。

    此刻,自其双眼中有说不出的神性,匍匐在不远处的麒麟子发出兴奋的嘶吼,在第一时间,跟麒麟种一起融入到许道颜的脾脏当中。

    孕育在许道颜五脏中的圣物都在欢呼雀跃,散发出自身的力量,与之交替,互相滋养。

    一直在暗中看着许道颜的老者也是一阵错愕,他原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不曾想在最后竟然发生如此的转变。

    那神秘植被的来历就是一个谜,谁都不知道它到底有何意图,老者总觉得,此时许道颜的向死而生,是那它更进一步的蜕变。

    很有可能,会给他以后的道路埋下更大的危险,也许,对于这一株神秘植被来讲,它要的不是现在的许道颜。

    故而没有夺舍。

    许道颜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经历了生与死,凡人与圣帝,从天落地,从地升天的感觉,波澜起伏,惊涛骇浪。

    此刻,纵然心中欢喜,却也平静。

    他将自身所修炼的经法,细细去体会,汲取那神秘植被修炼的独特观点,领悟,视角,然后自己再用自身的方式,进行重修。

    诸多果实,洗刷着许道颜的全身,它们彼此印证,互相结合,在他体内那干枯的河床此刻被拓宽了许多。

    举手投足,尽是宏大的力量,五大圣帝道本质层层飞跃,那在识海中的小人,流淌着永恒的道韵,不动如山。

    阴阳咒珠得到莫大的滋养,圣雷灵也彻底与许道颜的魂魄结合起来,使其如同九天圣灵,自带威严。

    生命泉眼的力量在许道颜的体内流淌,滋养着他的每一寸血肉,同时也汲取那些果实所残留下来的碎片,大迷天树静静摇曳,它也将许道颜无法完全吞噬炼化的力量提取,炼入自身,再进行反哺。

    此刻的许道颜体内有诸多循环,那五行灵根,五行圣帝石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蜕变,许道颜觉得,自己如同一株植被,经历了春夏秋冬,四季变迁。

    于最酷寒之时,坚持过来之后,生机复苏,万象更新,一切都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蜕变,就连七大圣祗古纹也在往更深层次进行蜕变。

    体内诸多穴窍,那磅礴的星光越发的内敛,无形之中也在汲取许道颜身上的力量,进行更深层次的蛰伏。

    《流月斗神古诀》,许道颜刚刚修炼不久,如今在其那魂魄小人的头顶,有一轮月亮,那是储蓄他身上力量的宝库,这一古术,如今已经被许道颜修炼到九倍战力的提升。

    一晃眼,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许道颜从藏经殿中走出,姬子鱼静静地立在大殿门外。

    “恭喜师弟,向死而生,又得一大造化。”她声音温和,一直以来,姬子鱼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但能够修炼得了《黄帝古经》没有一个是吃素的。

    “这世间终究有太多的美好,我也不愿意离去,也不知道这一年多的光景,外界发生了什么事?”许道颜在想,小天师有没有从蓬莱岛走出来了?天石公是否安好?

    “我想对你来讲,这一年多所发生的事,不会太过美好。”姬子鱼此言一出,便让许道颜的心不由自主地冷了下来。

    因为她如此一说,必然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发生了什么?”许道颜目光凝重。

    “在你沉寂的这一段日子,整个鸿蒙起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姬子鱼很有耐心,把很大事情都给梳理得清清楚楚。

    许道颜就像一名身在棋盘外观看的人,的确正如姬子鱼所判断的,有人在下着这一盘棋,他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眉目。

    就在不久前。

    天光子遭到袭杀,侥幸躲过一劫,差点身死,如今身在中央神朝,由素问为其治疗,至少无性命之忧,但刺杀之人,身份不明。

    大羿流寒则是与圣鹤仙大战一场,也幸好有后羿石弓,后羿石箭,否则的话,只怕也要被圣鹤仙斩杀。

    两人一战,各有负伤,显然在这些岁月,大羿流寒的奇遇也不少,并且大羿氏的传承非常完整,自不寻常,其战力出乎了圣鹤仙的意料之外啊。

    小赤精则是对元宝出手,不过显然没有什么好结果,在他看来元宝是一个风水奇术师,最好击杀,在以往过程当中,都没有他施展的讯息。

    然而只有许道颜知道,元宝这个死胖子深不可测,虽然他们来往得很深,这死胖子总是若隐若现,有些事情都是躲在许道颜后面,不停地再藏拙。

    从来都只有别人坑元宝,就没有人坑他的份,根据姬子鱼所传来的信息,小赤精有些狼狈,重伤逃离,元宝也受了轻伤。

    这让许道颜也有些错愕,元宝布局,天衣无缝,想要冲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居然还能够让他轻伤, 这个小赤精的确也有点本事。

    许道颜很清楚,虽然自己每一次突破,元宝都会不停地叫苦,说如何怎样,自己又不如他了,但元宝那是一己之短比他之长。

    元宝的长处在布局,在风水奇术,如果他有心准备,许道颜根本没有把握能够从元宝所布下来的风水奇局中走出去,除非他早有准备。

    这是在前些天所发生的事情,许道颜微微蹙眉,观察整个事件的发展,上界与下界少年圣帝彼此之间,互相攻伐之时争端就是从圣鹤仙,小赤精他们开始挑开的。

    双方杀到最激烈的时候,他们激流勇退,伏苏一行人有意避让,他们又开始出来兴风作浪,可见居心不良。

    “师弟,你这是要出去破局了吗?”姬子鱼显然并不想参与到这些纷争当中,这些岁月,她体会了不少,想要闭关。

    “嗯,不然的话,上界与下界的关系又会变得僵硬,不管他们是何居心我都得阻止,咳,咳……”许道颜头发变得黑白相间,皮肤变褶皱,精神萎靡,眼神涣散,还咳出了几口血,麒麟子在一旁白眼直翻,在一旁姬子鱼也顿时无语,也不知道自己这师弟会对眼前这大局有何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