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戏子

     许道颜伏在麒麟子身上,出了岐黄秘地。

    要知道,周围可是有无数人都在观察着岐黄秘地的一举一动,许道颜无意隐瞒自己的行踪,自然会被人在第一时间发现。

    麒麟子带着他破空而去,不知道前往哪里。

    这一年多以来,整个外界格局发生很大的变化,如今在鸿蒙起源,有诸多从永恒神庭上降临的少年圣帝与下界双方之间,彼此厮杀得最为惨烈,全部都发生在鸿蒙起源。

    然而就在这一时,许道颜出现了,毫无疑问,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不为别的,身上有两大初代造化就足以引来无数人的目光。

    这一消息,传遍了整个鸿蒙起源。

    他还没死!

    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有些人都以为许道颜应该陨落在里面了,谁都想要知道他的状况。

    但根据看到之人所言,如今许道颜生机凋零,修为尽废,一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他的情况得到好转,反而越发的恶化,显然闭关并没有起到效果。

    他的容颜已老,面色苍白如纸,很明显,只怕出来就是要对身上的初代古宝以及两大造化进行处理。

    许道颜一下子就成为无数人关注的焦点,因为得到初代古宝之人,并不那么好杀,一旦杀死就代表自己初代造化彻底绝缘。

    但每个人都想要得到初代古宝,谁都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只能够跟着。

    一路上,许道颜遇到很多对其示好之人,只有这样,得到初代传承的机会才是最大的,虽然有人也想对许道颜下杀手,但麒麟子的战力非凡,还有经过当日五行绝帝阵一役,谁都不知道,他身上到底还有什么样的底牌。

    那可是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大人物,强如文曲孔氏族老都死于非命,谁敢轻举妄动?

    他都可以在那种阵仗上活下来,足以说明岐黄一脉传承底蕴之深厚。

    面对这些人的好意,许道颜一一回绝了,说自己将不久于人世,要寻一处自葬,不想受到打扰。

    无数人闻言,心中扼腕,又一名绝世天骄夭折,与世长辞,然而更多的人是对初代传承的期盼。

    自古以来,皆是灵秀易早夭,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许道颜没有回九州神朝,也没有去中央神朝,没有去见任何的故人,只是有麒麟子陪他相伴,走过一处又一处的河山。

    石蛮,田甜,白燕儿,星葵,聂沛儿都想要见他,然而却都见不到,她们的心里都是非常担忧的,可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许道颜的行踪很隐蔽,每每得到消息之后,有些人追过去,但却已经不见踪影了,当被太多人跟上之后,麒麟子总会动用秘术去甩开。

    就在许道颜出现的消息传开之后,上下两界的少年圣帝都没有彼此厮杀,因为谁都对他身上的初代古宝趋之若鹜。

    有再大的仇恨也该放下,有不少来自上界的少年圣帝,以巨大的代价,想要得到许道颜身上的传承,然而却被他拒绝了,许道颜的理由是,有些选择还是留给初代古宝,待到他死的那一日,这些造化都自动寻主。

    此言一出,立即让无数人心中意动,也就是说,凭借自身造化,都会有一定的机会。

    在此期间,许道颜表达对上界少年圣帝并不抵触,他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私心就将其传承给下界少年圣帝。

    一举赢得诸多少年圣帝的好感,甚至还会与他们交谈一些修炼时的心得体会,看起来他就像是一个垂死之人,不会有任何的保留。

    这个时候,这些少年圣帝终于明白为什么许道颜能够与六指剑圣他们这一行人交好。

    原本圣鹤仙,小赤精以及星杀月挑起让上下两界少年圣帝厮杀的局,暂时得到了缓解。

    就连他们的注意力也全部都集中在许道颜的身上,此刻他万众瞩目。

    许道颜的行为看似无意,其实都是步步为营,他漫无目的行走,生机逐渐凋零,身体每况愈下,气息越来越弱。

    最后传出他离死期已经不远了。

    此言一出,所有与许道颜关系亲近之人,尽皆悲恸,这种伤感绝对不是能够伪装得出来的。

    麒麟子也面露哀伤,似乎有种预感自己相伴之人,将命不久矣。

    许道颜目光浑浊,不复当日那等平静,不过很多人想一想也就心中释然。

    想来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许道颜用尽方法想要让自身恢复过来,但却无力回天,如今死亡一步步的逼近,却只能够等待其到来,任谁都会心志崩塌。

    如今天石公还是没有救回,相传九州神朝利用他所留下来的一魂一魄,摆下古老的巫阵,通过那种方式,对天石公其他二魂六魄进行加持,希望可以把力量传达到,让其可以支撑到小天师出关,或是利用巫阵的力量形成一条指引的通道,想要让天石公的二魂六魄自主寻到回来的路,然而结果却是如同石沉大海。

    可以说,与单于雅丹的交易,许道颜亏了,很多人都为他感到不值。

    有些人觉得,许道颜太过妇人之仁,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虽然他得了义之一字,但却葬送了自身。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终于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许道颜的头发尽数苍白,甚至变得枯黄,双手如同腐朽的枯枝,上面生长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尸斑,散发着一股恶臭。

    这是一种病入膏肓之症。

    这一日,许道颜到了神族所在之地。

    这里名为落神之地。

    相传,自古以来,诸多神族至尊圣帝都会选择在此地飞升。

    一旦成功,必然能够使自身有偌大的蜕变,很多人失败之后,都会陨落于此地。

    在这里有诸多神族至尊圣帝的英灵在此,很是荒凉。

    尘沙飞扬,一株株枯萎的古树立在其中,尖锐的枝桠直刺苍穹,象征着永不屈服。

    许道颜行走在这一片荒凉土地上,他不让麒麟子再跟着自己,一个人独自行走,他看着苍天,眼神中有不甘,有愤怒,更多的是无奈,每走出一步,都耗费了他全身所有的力量一般。

    他浑浊的双目中流下了两行泪,走出百丈之后,许道颜咳出一大口血,尽是抑郁之气,最终直挺挺地倒下,麒麟子看到这一幕,仰天悲泣,前蹄跪地,双眸中竟有血泪溢出!

    就在这时,有一道身影出现得非常的诡异,想要掠走许道颜的身躯。

    他并不是别人,正是星杀月。

    屠圣天,擅长刺杀,非比寻常。

    然而就在他接近许道颜的刹那,许道颜的手瞬间抬起,九倍战力骤然爆发,硬生生地贯穿了星杀月的身躯。

    星杀月的双眸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震惊,但很快就变成了迷茫与呆滞,一切来得如此突然,根本来不及反抗。

    万木至尊的力量涌动而出,延伸出无数的枝桠,吞噬着星杀月身上的所有力量,并且在第一时间封印。

    自许道颜的双眼中,幻界几乎在同一时间展开,以大迷天树的力量直接渗透到星杀月的识海当中。

    紧接着,《永恒神魂术》的力量延伸而出,对他的魂魄造成剧烈的震荡。

    许道颜以自己的意念进行窥探,发现在星杀月的识海当中,有来自无垠之地的气息。

    瞬间,他明白了一切。

    星杀月的魂魄自主崩溃,似乎许道颜的入侵触发了一些诡异的禁制,在他们身上有诸多大秘密,绝对不容许泄漏。

    不过,许道颜还是用《永恒神魂术》的力量,将星杀月这些时日所刺杀的人画面一一烙印下来,这些都是无比真实的。

    然而关于圣鹤仙与小赤精的一切,许道颜却没有在其记忆中探寻到,显然他们行事都非常的小心谨慎,为了避免暴露,基本上都是将对方从自己的记忆中抹去一些事,暗藏在魂魄深处。

    许道颜感到有些遗憾,不过这四十九天能够将星杀月斩掉,也算不亏,以他的修为跟造化,如果想要逃走,去捕捉他,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原本奄奄一息的许道颜,再度恢复到少年的模样,他看向远方的星空,淡淡道了一句:“霍兄,你为人光明磊落,却遭人暗算,我给你报仇了。”

    霍天甲就是死在星杀月的手中,要知道来自无限天的他,造化惊人,一身战力了得,圣鹤仙,小赤精面对面想要将其斩杀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随时都可以逃离,唯有像星杀月这样的刺客才能够将其彻底杀死。

    洛希圣,要离曾经与自己关系不错的朋友也死了,雪流觞修为尽废,华言雪不知下落,帝殒也失踪了,这一笔帐,许道颜自然要亲自算回来。

    他的气息变得很朴实,古铜色的肌肤,清澈又坚定的眼神,他将星杀月身上所有的东西尽数收割。

    此人很强,非常之强,如果不是自己布下一个这么大的局,还有之前自废修为,让其没有丝毫戒心的话。

    他也做不到能够一招毙命,甚至还有可能会让对方逃跑。

    不过要怪只能够怪他太不小心了,这一场演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戏,已经让星杀月不知不觉跌入到许道颜的节奏当中。

    一路上,没有露出丝毫的破绽。

    麒麟子最后那一声悲泣,血泪跪地,更是让星杀月无比确定。

    此刻麒麟子一脸笑容,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许道颜的身后,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我的演技如何?”

    “很好,人生如戏,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许道颜大笑,他的目光如同腊月寒冬,异常凛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