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四章 沛儿之父

    完颜烈目送许道颜与聂沛儿离开。

    这时,一尊战士郑重道:“八王子,难道我们就这样让他们离开吗,这可是九州神朝的神威候啊,若能够将其生擒,对你來讲可是大功一件啊,会使得在金族神朝的地位扶摇直上,威信大大盖过其他的王子。”

    “像这样的对手,很难找,金族年轻一代中,少有人能够与我媲美,如果我不给自己找一个对手的话,很难再有更高的提升,我也不想这样去获得功劳。”完颜烈穿上战甲,跳上战马,拉着缰绳,道:“回吧。”

    “是。”他们骑着战马,调头回金族神朝了。

    “你可真是会说谎,就连完颜烈都让你骗过了。”聂沛儿带着夸奖的语气,道了一句。

    “纯属运气,我也是在赌,不过这完颜烈的确让人佩服,值得敬重。”许道颜心中惊叹。

    “不过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了。”虽然许道颜大获全胜,但她还是不愿意看他犯险。

    “好啦,这不都已经过去了吗,先回幽州,把身上的东西清理给小蛮,让她好好去打点一下,然后我们就回萧城复命了。”许道颜咧嘴一笑。

    “……”聂沛儿一阵无言,对许道颜,有时候真的是毫无办法。

    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地龙城,通过传送法阵,來到地石王城,然后直接传送到幽州。

    只有王城,才有直接传送往一州主城的传送禁制。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个人到达幽州公众传送之处,他们在第一时间赶往了石龙商会。

    如今,整个石龙商会的人流量比起以前都要多出不少,显然由石蛮执掌之后,使得整个商会的收入都提高了很多,可见她在石家的地位,必然也跟着提高。

    许道颜对石龙商会已经不陌生了,他带着聂沛儿进入行宫之中。

    石蛮与红儿也在第一时间到达,见许道颜身边竟然多出了一个女人,她眼神之中,一阵错愕,不过很快她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绪:“道颜,你回來了。”

    “嗯,不过很快又要走了。”许道颜见刘氏三凶还有八王子的戒指,交给了石蛮。

    红儿接过去,开始进行清点,在这四个空间戒指之中,财富之多,让红儿都有些吃惊。

    许道颜并沒有在意,他完全相信石蛮,两个人之间,也沒有算得那么清楚了。

    “小蛮,这一次去萧城,还是有收获的,我去了九州商会,看到了不少东西,得到了一些启发,这一次特地回來跟你聊一聊。”许道颜开始将自己所遇到的事,进行梳理,并且根据如今整个幽州的状况,说出自己的想法。

    “道颜,你的想法很好,我会开始慢慢改善的,毕竟如果要按照你说的去做,比如商会成员的培训,以及人工成本的提高,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不过这些年來,幽州逐渐壮大,我石龙商会也应该跟着提升……”石蛮心里极为开心,心里暖乎乎的,似乎感觉与许道颜两个人极为接近,两个人已经完全不会生分了。

    “这个还是要你自己來拿主意,我只是告诉你我的想法而已。”许道颜笑了笑,聂沛儿一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这时,红儿已经清点出來了,她惊声道:“道颜公子,这四枚戒指里面的财富,加起來有一万多亿神币,尤其是这一枚龙形戒指,如此炼制之法,乃是金族皇室的手段,非寻常人能够拥有,乃是身份的象征,意义非凡。”

    “无妨,这些都不用跟我说,只要把这戒指给我就好,其他小蛮你來安排。”许道颜从红儿手中接过龙形戒指,此乃是完颜烈之物,自然不可能拿去卖了。

    他也期待有一日,自己能够与完颜烈一战。

    “那道颜你的钱可还够花。”石蛮略微担忧。

    “哈哈,你给我的钱,我根本都沒怎么花到,现在倒不是很需要。”许道颜连连摆手,道:“不过九转神仙丹再给我两颗,还有一些能够抵挡剧毒侵蚀的神丹。”

    “好。”石蛮因出两颗九转神仙丹,又拿出了两瓶丹药,道:“这是化毒神丹,如果不是什么特制的毒,都能够解掉。”

    “嗯。”许道颜与聂沛儿一人一半,分了一下,道:“那小蛮,我回去伏龙学院,与师兄说说话之后,就要再去苏州了。”

    “好的,若是遇到什么困难,你在九州神朝之中,任何一个商会,都能够联系到我。”石蛮郑重道,许道颜经历的危险,她不想过多去问,只能够尽自己所能去帮助。

    “嘿嘿,放心吧,哪有什么麻烦,你要好好加油,我们先告辞。”许道颜拱手,带着聂沛儿离开。

    至始至终,聂沛儿都沒有说过一句话,双眸闭合。

    红儿见许道颜与聂沛儿离去,这才抱怨道:“这许道颜好花心啊,这才多久又带了一个女人在身边。”

    “红儿,你休要胡言。”石蛮缓声道。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小姐你对他那么好,他可倒好。”红儿替石蛮不值。

    “日子还很长,让道颜他多经历一些感情也好,这种事情不可操之过急,船到桥头自然直。”石蛮嘴角上扬,笑容温和,不以为然。

    许道颜与聂沛儿,行走在街头上。

    “怎么都不说话,那么冷干嘛,小蛮可是我的好朋友。”许道颜看了聂沛儿一眼。

    “好朋友,我看不像,更像夫妻,你是丈夫,在外面赚钱,回家上缴,由她给你打理。”聂沛儿声音冷得跟冰渣一样。

    “呃,被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许道颜点了点头,深以为然,道:“嗯,男主外,女主内,女人就应该像小蛮这样多好,整天在外面打打杀杀的做什么。”

    聂沛儿的目光如剑,让许道颜不由自主,浑身汗毛竖起,再也沒有多说什么了。

    “每个人的身世都不一样,石蛮她出身极好,人也聪慧,家庭和顺,这是多少人羡慕不來的。”聂沛儿神色有些黯然。

    “难道你家遭逢巨变。”许道颜眉头一皱,道。

    “你家才遭逢巨变。”聂沛儿冷斥道。

    “我家的确是啊,从小就沒见过我爹,我娘又惨死在匈族王后的手中,如今我身边,也就只有小白跟灵儿了。”许道颜耸了耸肩,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也只能够家诶手了。

    聂沛儿心中一酸,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两人一直进入伏龙学院,径直前往伏龙小筑。

    “子颜师兄,我回來了。”许道颜看着孟子颜,身上被冰雪覆盖,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棋局。

    “嗯,道颜师弟。”孟子颜意念一动,身上的雪花都化为飞灰,他如今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了巨大的改变。

    “看來子颜师兄,实力有了不小的提升啊。”许道颜眼前一亮,心头大喜。

    聂沛儿神色一动,孟子颜这种实力的人物,每一次提升,所带來的变化,都是翻天覆地的。

    “这多亏你师父给我留下來的残局,才使得我有长足的进步,道颜师弟,这些时日也有不小的长进啊。”孟子颜温和一笑,他拿起仙铁壶,两个茶盏出现在许道颜与聂沛儿面前,他亲自为其斟茶。

    “这一次出去,碰到了不少的事情……”许道颜就把自己这一路上的收获都给说了一遍,与孟子颜分享,以前他还不曾这样过。

    “最大的变化就是健谈了很多,哪里像以前,一回來就闷在屋子里不说话,埋头修炼。”孟子颜呵呵一笑。

    “你是不知道聂姑娘有多闷,冷得跟冰雕一样,如果我还都不说话,岂不是要闷死了。”许道颜笑道。

    “……”聂沛儿白了许道颜一眼,沒有多说什么。

    “聂姑娘,我见你身上的气运起落沉浮,有厄运缠身,你是否家中遭逢巨变,可需要我來为你家人卜上一卦,看其是否平安。”孟子颜看向聂沛儿,温和道。

    “子颜先生,相传你可是从來不轻易为人卜卦的,怎么会突然想要为我卜卦。”聂沛儿心头一震,又惊又喜,她其实一直想要知道她爹的状况如何,可惜萧无冥也沒有那个能力为其推算。

    “你与道颜师弟两人生死与共,这一路上你教他不少东西,我这个当师兄的,权当感谢你照顾替我道颜师弟了。”孟子颜笑声轻柔,让人如沐春风,很是舒服。

    “那有劳子颜先生了。”聂沛儿拿出了一把短木剑,道:“这是小时候,父亲削给我的,在上面有他的气息。”

    孟子颜点了点头,从短木剑上,引出一缕气息,而后进行推衍。

    无数的符文衍化,开始拼凑,凝聚出一道画面,只见一名男子,披头散发,看不清他的模样,浑身上下被锁链捆绑住,有四个大柱镇在四方,符文涌动。

    “爹。”在这一刻,聂沛儿终于动容了,她的眼眸发红,双拳紧握。

    “我能够让你们两个说声几句话,你可愿意。”孟子颜得老乞丐所留残局,实力大涨,对于他各方面都有极大的提升,他也正好试一试自己的手段。

    “愿意。”聂沛儿感激不尽。

    “说吧。”孟子颜指尖一道金光沒入那一道画面之中,许道颜很好奇,聂沛儿的身世到底是什么,怎么她的父亲会被如此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