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

    他们杀了那么多人,这一笔账,自然要清算来,一个都不能少。

    麒麟子此刻毫无形象,对于演戏这一件事,似乎还挺热衷,一点都不以为忤。

    如果儒家那一批老不死的看到这幕,只怕也会大翻白眼,麒麟圣兽相伴圣贤而生,是浩然正气的代表。

    又有谁能够想到身为麒麟子的它,还能够溜奸耍滑,关键还能够演得如此的逼真,连星杀月那等人物都给骗过去了。

    至少在众人的印象当中,麒麟圣兽都是正直聪明,端庄大气,阳谋神武,像这等假惺惺地演戏,一演还是这么多天,也是难为麒麟子了。

    就连星杀月这等异常有耐心的杀手,具备绝对敏锐的观察力都被骗过去了。

    许道颜看着这星杀月的尸身,如同一团烂肉,此刻他一身的精华流失得干干净净。

    他乃是陨星

    4000

    族的子弟,体质超凡,死在下界,只怕要引起不小的震动,但不管会引来多可怕的后果,许道颜都无惧。

    在他体质深处的力量被许道颜体内穴窍所吞噬,据为己有,与那些星辰之力聚合在一起。

    他发现万木至尊苏醒了一部分的力量,竟然将星杀月体质的力量,引到自己的穴窍当中,彼此糅合。

    许道颜发现,自己的穴窍似乎有接引九天星辰的能力,似乎能够将敌人的能力转化成自身所有,他心中震撼。

    星杀月在夜间的战力,异常的可怕,虽然他无法探究到在其魂魄深处的秘密,但对于他自身的血脉,能力,所修炼的经法,所在的势力背景有多强大都是能够了解得一清二楚。

    星杀月可以将自己的形体融入到星光之中,无声无息,让人难以捕捉其动作,只要有星光的地方就会有他,甚至引动自身的意念,星光亦可用来攻伐强敌。

    那一夜,霍天甲正碰到自己的机缘,受到不小的威胁,正是生死关头,星杀月蛰伏了数天,没有被其发现,在关键时刻展开致命攻伐。

    让霍天甲受到重创,如果当日他不永恒神庭,留有古老的破空符,兴许可以逃过一劫,但那种可以在虚空构建通道的破空符实在太过珍贵了,想要炼制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故而他留给家族,希望他们可以从中研制出新的破空符。

    故而那一日,霍天甲拼死血战,最终还是没有逃离被斩杀的命运。

    他为人傲骨铮铮,自有格调,一直想要与许道颜切磋,对于许道颜自废修为,他感到非常的遗憾,当日他还亲自送来一瓶珍贵的丹药,希望能够为许道颜疗伤,只是被婉拒了,也曾开口为许道颜承诺。

    许道颜对于霍天甲的死感到惋惜,如今亲手为他报仇,也算是给自己内心一个交代。

    在感受着星杀月的天赋血脉过程当中,许道颜结合自己的神行道隐术的话,发现如果在夜间的战力,少有人能够与之媲美,并且真得能够达到鬼神莫测的地步。

    虽然白天的时候也能够接引星光的力量,但相比夜间,还是相去甚远。

    许道颜没有在此地停留太久,他故意留下自己的气息,让星杀月来捕捉,相信不久之后,很多追踪自己的人也会赶到,他不想这一幕被人发现。

    星杀月的肉身,在天文之火的点燃下,化为灰烬,什么都没有留下。

    许道颜虽然恢复到少年的模样,生机不再枯竭,但他还是忍不住咳出一大口血了,似乎身上有暗疾,难以痊愈。

    在一旁的麒麟子不由得翻起白眼,道:“你戏可真多。”

    “你方唱罢,我登场,这戏总要有人唱下去。”许道颜坐到麒麟子的身上,气息内敛,他的眼神清明,目视前方。

    麒麟子很快也跟着入戏,举止威严,但眼神深处带着一丝的隐忧,就这样,两者朝着幽州所在的方向破空而行,并没有借助什么传送法阵。

    终于,他又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许道颜没死,似乎实力还恢复了,显然在这些天,不知道在哪里获得奇遇,实力境界竟然再度到圣帝第一层境界,但似有暗疾没有治疗好,一路上一些人看到许道颜会偶然咳血,能够感觉得到,他似乎都在压制自己的伤势。

    这个消息又再度席卷了鸿蒙起源。

    让许道颜这一边的人都感到措手不及,元宝,吴小白,石蛮等人几乎是满心欢喜,不管怎么样,许道颜实力得到恢复,那么有什么暗疾,相信以素问的能力,或者是以百家圣地,医家扁氏,华氏的能力应该也能够得到解决。

    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因为这变化实在太大了,前些时日,许道颜生机凋零,如同风中残烛,萤火微光,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也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竟然起死生了?一年多的闭关没有效果,反而在出关之后的四十九天后,得莫名造化,使自身实力恢复?

    一时间,在整个鸿蒙起源引起轩然大波,许道颜生机再度恢复,境界也重圣帝之境,那么就代表着他身上的初代传承短时间内不可能落入他人之手。

    这让很多人心情都变得很不好,尤其是一些来自永恒神庭的至尊圣帝,尤其是那当日文曲儒家孔氏的人,还有当日一起死在五行绝帝阵的那些超级大势力。

    经过一些时日的观察,他们都发现了,能够获得初代至宝之人,都是一些气运极旺盛之人,除非真的是倒霉到没话说的,否则的话,想要杀死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圣鹤仙与小赤精自那一日后,就彻底联系不到星杀月了,他们尝试着去寻找,但却没有结果,就连尸身都被焚毁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唯一的解释之有一个,他死了。

    并且很有可能是死在许道颜的手中,所谓的暗疾,兴许就是与星杀月一战之后所留下来的。

    他们彼此之间,对于自身所掌握的手段非常了解,这是圣鹤仙与小赤精对于许道颜身体状况的猜测。

    陨星族,有一秘术,名为星葬杀。

    是临死之前,与对方同归于尽,引万星之能,勾动秘法能够重创到对方的生命本源,并且在魂魄上留下伤痕,这种术法所造成的伤害,极难痊愈,很多人都在漫长的岁月当中被活活耗死。

    根据圣鹤仙与小赤精的猜想,许道颜极有可能是获得什么奇遇,然后杀死了星杀月,但却也给自己留下了暗伤。

    圣鹤仙为了证实自身心中的猜想,就施展秘术,通过购买消息的方式,暗中观察过许道颜,发现在其生命本源与魂魄的确留有星辰之力。

    基本上确定,是星葬杀所造成的,并非所谓的暗疾。

    两人都是来自无垠之地的存在,魂魄深处有可怖的禁忌,他们能够确保自己的身份绝对不会暴露出来。

    星杀月的手段,他们是清楚的。

    可以在星杀月的刺杀之后,进行反杀,那么许道颜在他们看来就很危险了,对于许道颜,他们向来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如今星杀月的死,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极大的警兆。

    并且在这一阶段岁月,许道颜与那些上界的少年圣帝关系似乎不差,口碑极好,因为他的缘故,使得上下两界的少年圣帝都没有像之前那么激烈拼杀了,众人都归相对理性,毕竟来下界不是为了厮杀,而是会了遇到更大的造化。

    有一方主动止戈,许道颜还主动进行一些细微的化解,自然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情绪了,毕竟不是每个少年圣帝都会很仇视。

    “看来许道颜这个人一定要死,不然的话,我们计划只怕就要受阻。”圣鹤仙立于一处九州神朝的幽州山脉,他觉得许道颜下一步,应该会到幽州。

    “你出手还是我出手?”小赤精手持宝镜,前些时日他暗算元宝,伤得不轻,如今正在恢复自身。

    “我来吧,你好好养伤。”圣鹤仙一身羽衣灵动,他的战力相当可怕,许多人便葬在他的手中,他很想会一会许道颜。

    “我觉得还是我们两个人一起上吧,布个局杀他,毕竟这不是你我个人之事,关乎大局,需要谨慎为之。”小赤精总感觉没有那么稳妥,凭心而论,他们自己对上星杀月,胜负也在五五之间,如果单打独斗的话,并不保险。

    “你别忘了,他身上还有星葬杀,不过谨慎一点总没有坏事,要布一个什么样的局?你说吧。”圣鹤仙知道他们主要的目的是什么,最终还是选择妥协,听小赤精的提议。

    毕竟他们就是要让下界与上界的少年圣帝大乱,鸿蒙起源是一个突破点,只要那种局面全部铺开的话,他们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他身上能够有两大初代造化,必然不能够以等闲视之。”小赤精眼神中波澜不惊,当日元宝已经给了他足够的教训。

    许道颜与元宝关系之亲密,可想而知,两人必然实力相当,以元宝为参照,小赤精甚至将许道颜的实力提到比元宝还要强的一个高度,要布下一个局,请他进来,受死!

    就在他们正在谋划一个杀局的时候,许道颜坐在麒麟子的身上,哼着小曲,一路旁若无人,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幽州城,一点都不像是身有暗疾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