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双方设局

    幽州城,车水马龙。

    自从一些事发生后,此地变得越发的繁华昌荣。

    田甜与石蛮两人合力推动幽州的发展建设,为了维护更好的秩序,如今在街上巡逻的战士实力全在圣王之境,并且有一尊圣皇坐镇。

    田氏家族与石龙商会所在的位置,如同阴阳鱼眼,辐射向四面八方,一出现什么事,就会有强横的存在进行接应。

    当日,天石公的亲卫全部都留在幽州养伤,如今他们坐镇于此地,等待着他来的那一天。

    在这些时日他们以自己的经验,训练幽州田氏以及石龙商会的战士,以小战阵进行结合。

    无数人瞪大了眼睛,许道颜的确实力又恢复到圣帝境第一层,而且似乎看起来更加的深不可测。

    他直接进入到石龙商会。

    谁都知道,这里就像许道颜的家一样,每一次归来,这里都是他的落脚点。

    许道颜很快地便进入其中。

    石蛮出门相迎,心中激动,然而对于外界所传言,许道颜身有暗疾,还是有一丝的隐忧。

    他并没有多做停留,让石蛮在暗中给他安排传送往天机城。

    虽然她心中担忧,但许道颜却有要事,石蛮也不敢耽搁,当即安排,两人交谈了几句,许道颜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不必担心,我一切自有主张。”

    “那就好。”两人眼神对视,不必多说什么,心有灵犀的默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因为许道颜的关系,石龙商会构筑了直达天机城的核心通道。

    天照亲自接应许道颜,当日他与璇玑子两个人对许道颜命运走向有所推算,向死但不一定生,风雨飘摇,异常凶险。

    眼下看他的状况,应该是渡过来了。

    “你现在的状态很好,不像外界所言有什么暗疾啊?”天照咧嘴一笑,觉得有些事很蹊跷。

    “哎,你们不懂。”许道颜摇头晃脑,一脸的无奈。

    璇玑子皮笑肉不笑,在一旁,问了一句:“此番前来何事?”

    “天石公的安危你们可能够推算得出来?”许道颜问了一句。

    “其实九州神朝的古巫卜术并不比我们弱。”天照耸了耸肩,道:“天

    4000

    公乃是九州神朝的核心人物,他们自然会更上心。”

    “我跟你们更熟一点。”九州神朝自有底蕴,不会亚于中央神朝,但正如许道颜所说,他们之间接触得太少,因为元宝的关系,反而跟是中央神朝这一边会更亲一点,莫愁也对自己极好,故而天照,璇玑子也因此大开方便之门。

    “天石公所在之地很稳定,想来一时半刻没什么危险。”璇玑子言语平静,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许道颜全身上下,的确也没看出有什么毛病。

    “华言雪的下落呢?”许道颜微微蹙眉,当日她受到袭击后就莫名失踪,不管怎么样,两人有旧,他自然要费些心思。

    “这一件事,医家华氏也有找我们帮忙推算了,她如今所在的地方,可遮蔽诸多推算之法,大凶之象,我们亦无法推算出具体的位置,古巫卜术那边所得到的答案与我们比较相近。”天照摇了摇头,这一件事他也觉得有些无能为力。

    许道颜沉默了,心情有些低沉,如果连中央神朝与九州神朝全力推算都找不出华言雪的下落,那自己就更不用说了,兴许只有在圣鹤仙与小赤精身上才能够找到答案。

    “那帝殒呢?”许道颜再问。

    “他同样也是,当日他将自己带进那初代古棺当中,才幸免于难,但发生很诡异的事情,就是初代古棺破开虚空消失不见,至今为止,神族那边也有人尝试推算他的下落,但始终都没有下落。”璇玑子也很是诧异,华言雪与帝殒两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少年奇才,气运非同一般。

    可是这么久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在很多人看来应该是凶多吉少了,不少人也都在寻找帝殒的下落,因为他身上有初代木棺。

    许道颜心头一震,当日帝殒的初代木棺在九龙浮屠葬里面,曾经将一代城主,刘和风的尸骨葬在其中,他的失踪会不会与此有什么维系?

    他心中所想的,璇玑子与天照并不知晓,许道颜明白,也许他们两个人此番所遇到的劫难,只能够凭借自身的能力渡过了。

    不管能不能得到答案,许道颜都必须来天集成走一遭,他临走之时,在璇玑子与天照面前咳出了一口血,只不过他很快就擦拭干净,使其消融于无形,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一幕让他们两人都感到诧异。

    难道许道颜体内真的有暗疾?

    “两位前辈,我先告辞了。”许道颜躬身一礼。

    细想一下,许道颜从修为尽废到如今再度恢复,的确很不可思议,并且当日谁都能够知道,他体内有怪病,在吞噬着生命本源。

    不久之前,从岐黄秘地出来之后,许道颜还是一副垂死的模样,如今实力全然恢复,有一些暗疾却也是能够理解的。

    “你没事吧?”天照问了一句。

    “小事而已。”许道颜表示感谢,而后转身离去。

    璇玑子看着他的背后,喃喃道:“这小子真是越看越玄乎了。”

    “嗯,已经有点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了。”天照摇了摇头,感叹了一句。

    许道颜再度到石龙商会。

    在未来的几天里,他都没有出去,素问被秘密接到石龙商会中,想要查看出许道颜体内的暗疾如何?

    一天一夜后,素问悄然离去,许道颜在期间问了她小天师的状况,是否有消息,答案依旧是音讯全无。

    许道颜如今就期盼小天师能够得到截教的六魂幡,不过他也明白这一件事是急不得的。

    在未来的几天,百家圣地的医家扁氏,医家华氏都有一些重量级的人物,悄无声息到石龙商会,但最后却都默然离去。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自己的动作悄无声息流传出了一丝到达圣鹤仙与小赤精的耳中。

    许道颜做事非常的隐秘,但他消息,以无垠之地的手段,自然有能耐知道他做了一些什么。

    小赤精的神色平淡,思考着对许道颜所布下来的杀局。

    “如何?”圣鹤仙问了一句。

    他们此刻皆在幽州不远的地方,小赤精沉声道:“许道颜第一天先去了天机,只怕是想要让璇玑子与天照两人为其推算身上那星葬杀的破解之法,顺便问一问他那几位挚友的下落,不过显然是无功而返了。”

    顿了顿,他又道:“后面的几天,他请医家扁氏,华氏的人为其治疗,但同样也都是无功而返。”

    “但他所表现出来的是根本没有一丝的暗疾。”圣鹤仙对许道颜这样的行为很是不解。

    “有暗疾在身,自然都会被很多人盯着,包括我们,我想他已经猜到我们的存在,故而并不想表露出来,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等能够在下界搅弄一方风雨,自是有他不能体会的地方。”小赤精言语平静,道:“走吧,布一个局,请君入瓮。”

    “嗯。”圣鹤仙总感觉有些不对,但却又说不上来,小赤精向来足智多谋,故而他也就不愿意多想。

    可能是因为星杀月死了,所以自己才会这般,疑神疑鬼,小赤精做事比他都要谨慎得多,所以圣鹤仙决定不再多想。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石蛮听从许道颜的安排,以石龙商会的关系,四处收集一些对星辰之力有所压制,或是增益的天材地宝。

    每一笔交易都做得比较隐晦,密不透风,越是如此,小赤精根据自己所得到的情报,就更加确定,许道颜中了星葬杀这秘术。

    虽然很难治愈,但凭借一些天材地宝还是可以进行短暂的压制,使自身的状态得到缓解。

    “道颜,你有多大把握?”石蛮知道,许道颜在布一个局。

    “没有把握,虽然我猜到另外的人是谁,但我不敢保证暗中没有人操纵这些事,也许在他们的背后会有更加可怕的人物,所以我想看看能不能把他们背后之人给引出来。”许道颜坐在太师椅上,眼帘低垂。

    “可是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只怕是对付不了。”石蛮摇了摇头,眼下许道颜实力也只在圣帝第一层境界。

    “无妨,我自有安排。”许道颜眼眸开阖,月眼阳眸透着深意,暗合阴阳,他思绪内敛,道:“对于设局的人来讲,没有绝对的事情,我在布我的局,他们又何尝不是?但最终鹿死谁手,一切尚未可知。”

    石蛮感觉许道颜经历过一次彻底的生死之后,变得越发的内敛,心思让她都有点猜不透了。

    “对了,你将这些魂魄的精神烙印传递到各大商会。”许道颜站起身来,一指点在石蛮的眉心当中。

    石蛮闭目感受了片刻,心中震撼,没有想到那来自屠圣天的星杀月战力竟然这般可怕,比起下界刺家各氏,只强不弱,她见许道颜要离开,当即问道:“你要去何处?”

    “祭拜挚友,顺便看望一下雪兄。”许道颜一步踏出,消失在石蛮眼前,当日洛希圣,要离被斩,雪流觞修为尽废,他心中纵然愤怒,但此刻也只能够冷静对敌,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