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隔空博弈

    石蛮将洛希圣以及要离的情况与许道颜说了一遍。

    洛希圣乃是出自于洛城,乃邪皇苏若邪的妃子,洛神与洛欺水所在氏族的血脉。

    他原本是洛氏一脉最有潜力的年轻人,与苏惊圣,许道颜扽个人关系交好,前途无量,但却死在圣鹤仙的手中。

    整个洛氏一脉都为之扼腕,如此年轻就能够踏入圣帝之境,一旦成长起来,将会是中流砥柱。

    洛希圣文武双修,这是最难得的地方,原本洛氏一脉的家主要由他来继承,也是对其成长道路的一大磨砺。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前往洛城祭拜洛希圣,得到洛氏家族隆重的接待。

    并非是他是许天行之子,也不是他得到邪皇苏若邪的器重,因为他是许道颜,可以为天石公自废修为,换取其一线生机的许道颜。

    当日一事,已经让无数人对他肃然起敬,不少年轻一代都视之为偶像,许道颜如今的名望远远超乎他自己的想象。

    许道颜心中感慨万千,很是遗憾,祭拜完之后,与洛氏家族的人交流一番后,便前往要城。

    刺家要氏。

    与洛氏家族一样,家主对许道颜都很敬重。

    许道颜祭拜要离,并且将他们的死因告知,几乎在同一时间,石龙商会也将许道颜所给的记忆烙印公告天下。

    一时间,整个鸿蒙起源都沸腾了。

    原来杀死永恒神庭诸天少年圣帝的人,并非来自鸿蒙起源,而是屠圣天,陨星族的星杀月,想要挑起上下两界少年圣帝的争端。

    这些记忆烙印,异常真实,完全不是虚假。

    许道颜动用永恒神魂术的力量,将其刻印而出,证据确凿。

    有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族老级别的人物生怕有人造假,故而进行的甄别,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们也默认了。

    的确就是星杀月所为。

    “没有想到这星杀月竟然如此狼子野心,想要挑起上下两界少年圣帝的争端,从而渔翁得利。”每个人从他的记忆烙印中看到,上下两界的少年圣帝生死一战,各自退走的时候,他就从中截杀,夺取别人身上的造化。

    “的确,太狠了。”星杀月的手段的确令人心惊,几乎就要让他得逞了。

    也幸好伏苏是一个明白人,看到这一件事应该有人在暗中操纵,居心叵测,骤然止戈,让苏惊圣等一干手持初代古宝的少年圣帝纷纷住手,不理会那些少年圣帝的挑衅,这才没有导致不好的局面发生。

    “这一件事,老夫要去找陨星族一脉算帐。”来自无限天的霍氏族老震怒,因为霍天甲就是遭到星杀月的暗算,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然而就在这时候,石龙商会抛出许道颜的猜想,因为星杀月乃是死在他的手里:“许道颜曾经与蓬莱岛那被封印的无垠之地至尊面对过,从星杀月身上也感知到无垠之地的气息,很有可能是为了割裂上界与下界之间的关系,故而挑起这一场布局。”

    此言一出,立即让很多人不寒而栗,难道无垠之地的力量都已经开始渗透到下界来了?

    许多来自永恒神庭的那些大势力族老级别人物都陷入沉思,这并无可能,不然的话,上下两界的少年圣帝为何会厮杀得那般惨烈,几乎都开始互相仇视敌对,就连他们也受到牵动,影响。

    虽然年轻一代,争夺造化,彼此厮杀,死伤再说难免,但前些日子,那种程度,无时不刻都会有少年圣帝陨落,那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许道颜的第一步棋

    4000

    出去了,不管怎么样,瞬间就化去了上下两界少年圣帝彼此之间很大的仇恨。

    一直受到怀疑的聂沛儿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件事情,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多少年圣帝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

    在这段时间以来,她至少遭到上百次的暗杀,都是想要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许道颜将消息公布之后,经过永恒神庭诸多位高权重之人的查探确认之后,盯住聂沛儿的人就少了许多。

    伏苏一干人等得到消息之后,那些拥有初代古宝的少年圣帝立即向永恒神庭诸天各大势力致歉。

    其实在这一件事上,永恒神庭诸天少年圣帝是被挑拨的一方,但伏苏对于事情的处理掌控得很好。

    他们表出自己的态度之后,永恒神庭那些与他们发生过矛盾的少年圣帝也纷纷表示自己被愤怒冲昏头脑。

    许道颜收到消息之后,微微一笑,伏苏的确是一个智慧超群之人,来自诸天少年圣帝有六指剑圣,墨痴,墨笑,洪易他们带头表态,一下子就使得鸿蒙起源与永恒神庭那焦灼的关系得到极大的缓解,就没有像之前那般草木皆兵。

    小赤精与圣鹤仙听到这个消息,看着整个局势开始被许道颜给扭转过来,两个人都很沉默。

    没有想到布了这么大的一个局,耗费了接近一年的时间,竟然就这样被许道颜给解了,以伏苏,吴小白,元宝等人为枢纽,与六指剑圣,墨痴,墨笑,陆小曼,洪易等人结合起来,上下两界少年圣帝彼此之间又增进一步。

    因为之前,双反彼此厮杀,各有损伤,要知道对于上界的少年圣帝来讲,他们总觉得下界这些年轻一脉比起他们有诸多不如。

    然而事实上却不是如此,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是尊重强者了,之前的对抗就代表着他们有与之平起平坐的资格。

    当众人处于平视的位置之后,很多东西交谈起来,就会毫不费力。

    许道颜对于局势的变化很满意,这是他走出的第一步棋,一切正如他所预料的那般走,甚至还发展得更好。

    如今敌在暗,我在明,故而他也只能够静观其变,看对方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手段。

    “怎么样,我们最主要的目的被这许道颜给瓦解了,还设局杀他吗?”圣鹤仙微微蹙眉,他也没有想到星杀月的一段记忆居然会这样被刻印提取出来,显然许道颜所修炼的手段非常不简单。

    “杀,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星杀月不能白死,既然他想要破我们的局,那必然也会等我们落子,他是解局的关键,只要我们杀死他就好了。”小赤精眼神极冷,杀机弥漫,他与圣鹤仙都很小心,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嗯,你觉得这枚棋子能够吸引得到他吗?”圣鹤仙微微蹙眉,疑惑道。

    “放心吧。”小赤精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许道颜离开了要城,真相大白的他,让很多人对其更是心生敬重,因为如果没有他将真相公诸于众的话,只怕上界与下界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越发的恶劣了。

    从一些域外起源的至尊圣帝口中听到,似乎也有上界的少年圣帝与下界的少年圣帝彼此交恶,在第一时间,他们就把鸿蒙起源所发生的一切,全部传到各自的起源,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果然,不足十天的时间,他们便传来,通过有心人的调查,的确也发现是有人故意从中挑拨彼此之间的关系。

    这一下子,让很多诸天族老一个个汗毛竖起,无垠之地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竟然真的渗透到下界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此番无垠之地是有心布局的,然而却因为许道颜这一事,而受到全局的影响,瞬间许道颜已经进入了那些隐藏在诸天强大存在的必杀名单行列。

    “许道颜此子一定要让他死。”这是无垠之地的强者发出的声音。

    不少人因为许道颜而来到永恒神庭,就是为了想要将其杀死。

    许道颜自然不会在乎,他也不会知道,如今自己与那些很有可能是无垠之地的存在隔空博弈,每走一步会起到什么样的效果,他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该怎么做,就怎么去做。

    他来到雪城,阴阳家雪氏乃是邪皇妃子,雪卿儿的氏族,异常庞大,此城常年积雪,寒霜万里。

    然而在雪城中,一株株清脆扎根于地底深处,生机盎然,此地吞吐着磅礴的阴阳二气。

    许道颜在降临的第一时间便受到雪氏一脉的隆重接待,吴辰,龙巽,诸葛神华全部都在陪伴雪流觞。

    许道颜看了一下,发现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虽然修为被废,根基受损,但雪流觞却不气馁,竟然开始重修,并且已经达到力神之境,修为可谓是一日万里。

    看到这一幕,他就放心很多了,雪流觞只是苦笑:“道颜兄,我现在终于知道你当日修为被废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人之一生,起起落落太过正常,如今我体内也有暗疾,难以愈合,并非表面所看到的一样,所以我们是差不多的。”许道颜并非有意隐瞒,无垠之地对下界渗透到什么程度,许道颜也没有把握,不过他对雪流觞还是信得过的,当即一指点出,将自己在阴阳方面的领略,尽数传给雪流觞,希望能够对其有所增益。

    “多谢道颜兄。”雪流觞心情激动,许道颜这些心得对他来讲受益匪浅。

    在一旁的吴辰,龙巽,诸葛神华也是心中感叹,如今洛希圣与要离皆已经不在了,令人扼腕。

    许道颜在雪城的第三日,收到一条消息,说华言雪被困在西方昆仑密境,他心头一震,深吸了一口气:“看来对方也开始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