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作茧自缚

    “不要挣扎了,你逃不了。”那至尊圣帝,在其周身,使这一片天地的遭劫,给其留下伤痕,但还在其所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是吗?你们也不好受吧。”许道颜知道,对方的战力也受到了限制,很大一部分都要用来守护自身。

    实力越强的人,进入到这昆仑密境所要承受的攻伐也就更可怕,故而他们只能够将九成九的力量用来护住自身,使自己不堕入危险当中,同时也要留出几分力量来对付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异兽。

    许道颜用意念引动初代陶罐,猛然一抖,几滴混沌太破空而出,击碎了无尽的藤蔓纠缠。

    然而这只是破碎了对方的一个念头,圣帝之境,第四层,自成世界要耗费极大的力量,然而圣帝之境第五层,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形成一个世界。

    自古以来,停留在圣帝之境第四层者,不胜枚举,少有人能够踏入至尊圣帝之境。

    因为两者之间 ,实力有着翻天覆地的差别。

    一直在暗中观察,没有出手的小赤精与圣鹤仙感到心中震撼,许道颜竟然可以破碎至尊圣帝意念所形成的世界。

    几乎在同一时间,狂暴的金风席卷而来,只见那一名男子融入风中,许道颜捕捉到他的气息,手中的孔雀羽扇骤然出手。

    那踏入掌中观纹的男子引动腐雨长河,攻伐向许道颜。

    他无所畏惧,就在其快要出手的时候,许道颜只感觉到冰天雪地,自己置身在其中,行动受阻,动弹不得。

    眼看着对方的攻伐将至,天文之火疯狂燃烧,将周身的雪原烧成了火海,许道颜意念一动,初代陶罐那黑洞大口将腐雨长河尽数吞入其中,自他手中的孔雀羽扇激射出五色圣芒,破入一道风柱当中。

    轰!

    一道人影被击飞了出去,自其身上的战甲破碎,嘴角连连咳血,原本在此地,每个人无时不刻都要承受着可怖的攻伐,孔雀羽扇击杀而出的五色圣芒足以侵蚀他人的魂魄,直损本源。

    虽然如此,许道颜感觉依旧四方暗藏着诸多危险,要杀自己的人,不止眼前这些人。

    “真是不简单,区区圣帝境第一层的人竟然可以有这般手段。”那一名至尊圣帝言语中流露出由衷的钦佩。

    不过他们实力受限,也跟昆仑密境中的遭劫有极大的关系,许道颜的肉身太过诡异了,竟然在这里可以不受影响。

    这就是《黄帝古经》的优势,涵盖天地五行,化尽阴阳,并且历经那么长岁月的磨砺,并且让自身与这一片天地力量亲和,自然不一样。

    “我就不信这你还能够收得进去。”那自成天地的男子,意念一动,抬手间,浩浩荡荡的阳雷如海,挟以阴火,铺天盖地,朝着许道颜碾压而去。

    在这一瞬,许道颜引方圆十二万九千六百里的力量,为己所用,同时催动五大圣帝道,结合手中的斩术帝剑。

    剑光如电,横斩而出。

    只见阳雷阴火被硬生生地撕裂开来,化为飞灰,让那自成天地的男子感到不可思议,许道颜竟然能够完美结合这片天地的力量。

    “太可怕了,此子,难怪能够得两大初代造化,星杀月会死在他的手中,并不奇怪。”小赤精暗中下令:“击杀此子,不要再试探了。”

    几乎在一瞬间,二十多名圣帝第二层以上的强者,连连出手,许道颜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这一瞬,他驱除一枚古老的道符,全力催动。

    此为当日活死人墓白银古殿所得,这一枚道符的力量已经流失了四成左右,但其中所暗藏的威能,依旧让人难以想象。

    许道颜将其催动的刹那,身上仿佛穿上了一件银色的战甲,一时间,攻伐在其身上的术法,竟然弹射而出。

    “白银战族。”小赤精在暗中观察,眼神中流露出几抹阴沉,没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能够得到此物。

    当年白银战族乃是黄金战族辖下一脉,黄金战族主攻,白银战族主守,他们所凝练出来的白银圣盾,可反弹敌人诸多术法的攻伐。

    “看来是当日,地煞浮屠所埋葬的那些各族精锐所留下的,被他得到。”圣鹤仙沉声道:“当日天光子能够逃得一命,估摸着也是靠这种古老的道符,力量远非我们所能够媲美,是当年那个时代所遗留而下的。”

    许道颜感觉,自己催动这道符之后,自己所承受的天地灾劫力量变得越发的可怕,虽然全部都被弹射而出去,但自己无时不刻也受到极大的冲击,使得他连连咳血,有些狼狈。

    防护越强,自己所要面对的遭劫也就越强,道家有三灾九难之说,许道颜一阵头痛,然而围攻他的那些无垠转生者,更是倒霉。

    攻伐许道颜的阳雷,阴火,金风与腐雨变得越可怕,可是这道符的力量是将一切攻伐进行反弹。

    密集的阳雷,阴火,金风与腐雨朝着四面八方扫荡而出,这道符的力量已到达至尊圣帝的巅峰。

    就连一念一世界都能够将其弹射而出,更别说那些其他人了,有两名自成世界的圣帝,直接被一颗阳雷砸中,化为一袅黑烟。

    四名掌中观纹的强者被腐雨打穿了身子,血肉消融,最后连白骨也被侵蚀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些渣滓。

    八名神游社稷的圣帝则是被弹射出去的金风切割成千百块,鲜血迸溅,血腥气息还引来可怖的异兽。

    那一名至尊圣帝则是在第一时间抽离没有受到影响,小赤精与圣鹤仙一直在暗中观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一冷。

    “这小子实在太过阴险了。”圣鹤仙勃然大怒,这一次他们损失惨重。

    “不急,至尊圣帝都在,还有其他人也幸存着,他跑不掉的,这种古老的道符异常的珍贵,用一枚就少掉一枚,我们的目的是杀死他,能够耗掉他一次手段就是值了,像这种人气运惊天,哪有那么容易杀死的。”小赤精似乎早已经知道,如今他只想看看,许道颜到底还有多少手段。

    只要有至尊圣帝在,就是胜券在握,对付许道颜几乎都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想要在昆仑密境的缘故。

    在这里想要出去,要能够找得到出口,而且被天机遮蔽,难以撕裂虚空自成通道飞遁而出,因为此地力量会拦截。

    所以只要有至尊圣帝人物一直在暗中消磨许道颜,把他的手段消耗得一干二净,他们就不怕许道颜死不了。

    如果单打独斗,小赤精与圣鹤仙没有一个会畏惧许道颜的,然而他身上有诸多底牌,还有初代陶罐,他们并不想自讨苦吃。

    “如今他只怕是要作茧自缚了。”圣鹤仙感受着许道颜周遭的灾劫,异常的可怕,那是至尊圣帝境的人物才要承受的力量。

    许道颜虽然有这银色战甲守护,但无形当中的冲击,让他身上的筋骨断裂,无时不刻都在遭受重击。

    他趁着这个机会,施展《神行道隐术》,不管怎么样都要先寻找到陆言雪的下落再讲,然后带着她离开。

    隐藏在暗中有两名至尊圣帝,他们冷眼旁观,并没有太靠近许道颜,如今他们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等待那道符的力量于此地消耗得一干二净之时,他们再度出手,在这昆仑密境是一把双刃剑,对所有人都一样。

    如果在外界,他们出手截杀许道颜,一施展这道符,也不至少要消耗他们多少力量才能够将其消耗。

    在这段时间里,许道颜早就施展一些古老的破空符,横渡虚空,逃之夭夭了。

    故而此番设局,就是要让许道颜步入绝境,将其手段耗尽,最后将其一举擒获,能够活捉是最好不过。

    如果不能的话,就地斩杀,都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

    许道颜的神色很凝重,他不停咳血,根本就忍不住,当日他自废修为的时候曾经有无数种天材地宝进行吊命。

    至尊帝药的花叶不在少数,再经过神秘植被的汲取,转化,最后结成果实对许道颜进行反哺,使其肉身进行前所未有的蜕变。

    故而如今许道颜的血,受过无数种帝药的滋养,对天地间的异兽有巨大的诱惑,一时间,诸多可怖的异兽聚集而来。

    那些至尊圣帝也不由得眉头直皱,纷纷退得远远的,生怕引来兽潮的攻伐,许道颜身上的道符力量不停地将诸多灾劫的攻伐弹射而出。

    有不少异兽很倒霉,被打得哀嚎连连,身躯炸裂,很是凄惨,许道颜只能苦笑,他不停地往靠近华言雪所在的地方行去,不管怎么样,只要带走她,对方就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了。

    也许华言雪如今正被什么手段给捆住,他想要借助道符的力量将其救出,然而一路行走,不仅引来诸多可怕的异兽,那两大至尊圣帝都在暗中紧紧跟随,没有丝毫的放松,许道颜内心被一片阴霾笼罩着,面对至尊圣帝这样的人物,自己根本不可能伤得到他们,对方立于不败之地,可以硬生生将自己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