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八十七章 是非黑白善恶曲直

    苍南皇城。

    情报部,有一个独立的宫殿。

    在里面可以看到诸天星辰运转,一道道流光飞射而出,在里面都是传递着各种各样的信息。

    灵族在以前是不停被侵略的,因为他们被封闭在苍之穹里面,对于外界所知甚少,但自从他们建立出灵族的那一刻起,对外界就无比关注。

    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够在最大限度去规避危险,在外族看來,灵族就是一片宝地,出产无数的修炼宝贝。

    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保全自己。

    “你竟然还能够带我们进入灵族如此机密的地方。”元宝愣了一下,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那又有什么,你们几个实力又不高,感觉你们心肠不坏,等你们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之时,自然会让你们走。”金甲龙卫洒然一笑。

    “你倒是敢自作主张,不过这样的人,我喜欢。”元宝笑得更大声了。

    “多谢,我想知道近期九州皇朝,幽州所发生的状况。”许道颜拱手施礼。

    “嗯,好。”金甲龙威一道意念扩散而出。

    只见一道道流光垂落而下。

    “禀报大人,近期幽州所发生的一些大事,田府郡主,田甜被逼婚……”

    “如今刚刚发生其母亲已经被挖去双目,如果田甜郡主还不答应与萧彦成婚的话,那其母亲在两日之后,会手脚并断,并且会被丢入尸鬼坛中……”

    “哦,言武公子,这些消息你想知道吗。”金甲龙卫看向许道颜。

    “还行,也算是一个故人。”许道颜深知,对于灵族來讲,他们所要监察的,就是这些当地各大世家的动向。

    “还想要知道什么消息。”金甲龙卫在猜测许道颜的身份。

    “我想知道那许道颜的消息,不知道你们可否听说,许天行的儿子。”许道颜郑重道。

    金甲龙卫愣了一下,他自然不会关注这些事,他更多是负责灵族内部的事,他意念散发而出。

    数道流光飞落而下。

    “许道颜不知所踪,查探不出下落,所以这一次萧家拿出大手笔的聘金,其实是许氏家族给的,就是想要通过逼婚的方式,让许道颜自己出來……”

    “那帮我看看石龙商会如何。”许道颜心中明了,沒有多说什么,这一件事的确是很棘手,以自己的实力,去了幽州,只怕也很难有作为,只是自投罗网,只是田甜身为自己的朋友,却因为自己承受了这一些。

    他知道事态有些严重,但还是很冷静,不管怎么样,要把整个大势力分清楚。

    “石龙商会会长石蛮与田甜郡主两者联合起來,蒸蒸日上,带动了幽州的经济,使得无数人受益,而今石蛮在石家的地位已经步步高升了,很有可能下一任的家主,将会是石蛮。”一道流光垂落而下,声音回荡。

    “言武公子还有什么想要知晓的吗。”金甲龙威看着许道颜,笑问了一句。

    “我想问一下玄宗少宗主,元宝如今所在何处。”许道颜又问,重点是要混淆视听,不能够太针对,否则的话,别人很有可能根据他所问的内容,而判断出他的身份。

    “之前在死亡魔城出现过,然后不知所终……”

    许道颜七七八八问了不少的问題,最后这才罢休,朝着金甲龙卫拱手道:“多谢。”

    “呵呵,无妨,言武公子若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金甲龙卫笑了笑,就当做一个顺水人情。

    “嗯,如果有需要我会提出來的。”许道颜再度行谢礼。

    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出了灵族的情报部,金甲龙卫不再跟随,因为他的职责已经完成了。

    “道颜,现在怎么办,田甜郡主被逼婚,难道你不回去吗。”吴小白眉头紧皱。

    “不可,他回去不就是送死吗,好不容易逃出來了,田韵那个女人,明显就是在演苦肉计,只怕田甜郡主要中计了。”元宝挤眉弄眼的,对于田甜的母亲,他也是有一些了解的,知道这个女人功利心极重,为了到达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不管田韵是不是用苦肉计,但重要的是田甜,让我想一想,到底要怎么去处理,依我对田甜性格的了解,她应该会嫁,毕竟那是她亲生的母亲。”许道颜心情很是低沉,他心中闪过无数的思绪,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救田甜,如果田甜不嫁,她母亲必死无疑,如果田甜嫁了,就再也难以回头,这似乎是一个死局。

    而且这一件事,是因自己而起的,许氏家族为了对付自己,所以从田甜下手了。

    “行了,我们都不要说了,让他好好想一想吧。”吴小白见元宝还想要说下去,当即道了一句。

    元宝摸了摸鼻子,其实他有几个主意虽然有点馊,但却也是可行的。

    幽州,田府。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田氏被断掉了双臂。

    田甜來到思过园,看自己的母亲浑身是血,双臂处肉芽蠕动,想要再生,但被人以圣则切断,以她的实力,根本难以恢复。

    “娘,你想明白了吗,他们就是这样对你的。”田甜看着自己母亲这般惨状,极为心痛,披头散发,形如厉鬼,她很难将眼前的人,跟自己的母亲联系再一起,记得在小时候自己的母亲不是这样子的。

    “你这个小孽畜,我可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身为儒家弟子,你的孝道都哪里去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反悔,我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你好,我这一辈子辛辛苦苦为你想了那么多事,你竟然可以不顾我的性命,去做那些沒意义的事,简直可恨。”田夫人惨嚎了起來,她在地上剧烈翻滚,用双腿往前蹭去,用自己的头撞在铁门上。

    每撞一次,田甜的心就抽动一次,她眼泪滑落,这一辈子她所掉的眼泪都沒有这几天都要來得多。

    “娘,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他们是根本不会在乎你的性命,你做了这么多,最后只是他们一颗用來对付我的棋子。”田甜想要尝试着说服田韵。

    “你这个不肖女,难道你在乎我的性命,如果你在乎你就嫁,是不是因为我阻止你跟那许道颜在一起,所以你现在怀恨在心來报复我,想要看看我有多可怜。”田夫人面目狰狞,用头狠狠撞在铁门之上。

    咚,咚……

    血水四溅,她的声音凄厉,状若疯狂。

    田甜一时间,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她可以嫁,但她想要让她母亲明白,是非黑白善恶曲直,田家那些人的嘴脸,要让她母亲看清楚。

    可是面对田韵如此的态度,田甜无言以对。

    寻欢楼内。

    正法与寻欢候,还有石蛮正坐在一起。

    “田甜如今遇到如此之大的困难,我们要怎么去帮她。”石蛮向两位求助。

    “我只是一介逍遥人,这是田家内部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帮田甜,田韵那个老女人的嘴脸,我早就知晓,有今日也算是她的报应。”寻欢候很是无所谓,顿了顿,他感叹道:“只可惜田甜郡主了,身居高位,也只是一个被束缚在大世家的可怜人,说实话,我毫无办法。”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是这么做的话,田夫人的形象就毁了,而我们韩氏也会得罪田氏,萧氏,许氏三大世家。”正法沉声道。

    “哦,怎么说。”石蛮蹙眉,不管怎么样,不能够让正法承担这一些。

    “以我对道颜的了解,如果他知道,绝对会赶回來救田甜的,我能够有今日成就,道颜帮我太多太多,所以不管怎么样,于公于私我都会去做。”正法重声道。

    “正法兄,你先说,我们可以一起商议。”石蛮柔声道。

    “之前,田夫人做过不少不法之事,我们一直收集了很多罪证,碍于田氏家族的关系,我们都选择保留,但如今田夫人有性命之危,如果又我们法家将其收押的话,一來可以保住她的性命,二來田甜也不用受人威胁,只是这样做的话,田夫人的清誉就毁了,孟尝君也会因为自己的妻子能蒙羞,对于田甜一家來讲,名誉上的损害着实太大了。”正法感叹道。

    “既然如此的话,你秉公执法即可,这对于田甜或是对于我们來讲,应该是最好的选择。”石蛮眼前一亮,这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办法,而且罪证确凿,法家也是最不怕得罪人的,秉公执法,到时候都沒有什么可说的。

    “好吧,寻欢候,你觉得呢。”正法看向寻欢候。

    “正法,你有一点很好,你像寻常法家人那般无情,你留着这些罪证,只怕是因为道颜与田甜之间的关系,你觉得他们可能会在一起,如果提前将这些东西捅出來,到时候道颜与田甜在一起之后,有伤他们的家庭,所以你一直保留到现在,算是吗。”寻欢候笑问道。

    “正是如此,这些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念孟尝君为幽州百姓做出不少功绩,而我与道颜关系甚密,种种考虑,其实早晚都要处理,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正法一声轻叹。

    “既是法家人,心中就要有曲直黑白善恶是非,你还能够有一丝人情,说不出好与坏,但去做自己想做之事吧。”寻欢候有些佩服正法,小小年龄能够如此修为,的确很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