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灾劫锻魂

    “这是哪一脉的传承?”当即有人询问道。

    “是慈航道尊的传承!”太上教的掌教言语中难以掩饰的震惊,要知道慈航道尊当年在最巅峰的时期都没有收过弟子,如今竟然传承有得主了。

    紫阳门主脸色难看,莫非当真是那截教弟子得到慈航道尊的传承?

    “除了那小子还能有其他人?”有一名老者,他见过许道颜,此刻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向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

    “别忘了,在他进去不久后,一大批少年圣帝也进入了,有几个都是从那黑白石盘进去的,不一定是他。”紫阳门主感觉自己受到巨大的羞辱,反驳道。

    “嗯,我觉得他所修炼的经法,以及他的意志,慈航道尊这一脉的传承也不太适合他。”在场的确也有人中肯评价。

    “不管怎么样,他肯定要出来的,到时候就知道结果了。”紫阳门主几乎是把许道颜给恨上了,他觉得有必要的话,可以再半路截杀他。

    如果真的是他得到了阐教十二金仙的传承,刚好可以据为己有,区区一个东海海岛的散修,杀了就杀了,也不会有人管太多。

    就连李淳歆那种出自于道心起源,根正苗红的道家传承者,源于李氏一脉,但都遭到无数刺杀,更别说像许道颜这种了。

    大造化,有能者居之。

    在暗中突破自身修为,并且实力在节节攀升的小赤精与圣鹤仙神色都很阴沉。

    他们很明白,那所谓的东海截教散修,其实就是许道颜。

    只不过他伪装了自己,别人不知道他的身份而已。

    两人在圣帝第一层境界,君临山河积蓄了漫长的岁月,如今突破之后,实力几乎就达到了圣帝境第二层的巅峰,只是对于魂魄的磨砺还需要一段岁月去打磨。

    在昆仑密境,许道颜与华言雪两个人一路行走。

    许道颜肉身在后,魂魄在前,承受着阳雷,阴火,金风,腐雨,星刺,月斩的洗礼,看得一旁的华言雪目瞪口呆。

    要知道,万物生主修体魄,使得许道颜的肉身强横,而菩提法则是让人悟道的同时,又能够提升自身圣帝道的力量,又能够使人神魂坚固。

    以圣雷灵加身,永恒神魂术奠定根基,使得许道颜的魂魄超乎常人,更别说在他的魂魄上还有太阴圣祗与太阳圣祗之力,两者结合起来,如今许道颜的魂魄战力相当的可怕。

    只见其手持斩术帝剑与孔雀羽扇,威风凛凛,其战力远远能凌驾之前许道颜本尊之上。

    圣帝境第一层与第二层的境界区别,如此之大,同一个境界,同一个实力的人,相差一个大境界想要越阶而战,实在太难了。

    许道颜心中感叹,自己这魂魄的能力,若是与在君临河山的自己一战,只怕自己接不过百招。

    两尊许道颜都非常真实,让人分不清谁是真身,谁是本尊。

    他本尊一手持长明灯,一手持羽化天剑,与魂魄彼此之间,互相接应,如今他的战力超凡。

    只不过魂魄不能够离本尊太远,华言雪在一旁感叹看着许道颜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这些灾劫的磨砺。

    许道颜发现,魂魄离自己身体越远,自己所要承受的痛苦就越多,然而在这过程当中,自己的意志也会变得越发的清明。

    能够分得清自己的魂魄与肉身之间的维系,不到七天的时间,许道颜的魂魄已经能够离体十万里,自由翱翔。

    本尊依旧还是能够有自主的意识,两者之间紧密维系,绝对不会出现魂魄离体,然而肉身便只能够枯坐的情况。

    能够完成这一切,是因为许道颜的魂魄足够强,哪怕他没有自主的意识,但五脏如今都已是异常聪慧,它们都是许道颜肉身的一部分,也会自主做出反应。

    虽然在这里磨砺自己的魂魄非常痛苦,但许道颜觉得成长也会异常之快,魂魄具备月眼阳眸的力量,一路查探,都能够让他躲避过那些没有必要的凶险。

    虽然以永恒神魂术奠基,但却也有一些不足的地方,除此之外,一路上有这些灾劫磨砺,打磨着许道颜的魂魄。

    这对他来讲是有极大的好处,原本自己的魂魄虽然坚固,但依旧不是那般牢不可破,但一路上经过这些灾劫的洗礼,使得魂魄自身都在发生着巨大的蜕变,比起之前更强了。

    尤其是在华言雪的道路之下,进入了有日炼这一灾劫。

    许道颜置身其中,只感觉自身上下都被无数道金光穿透,异常炙热,阳气滚滚,尤其是魂魄所遭受到的痛楚更是让人难以言喻。

    要知道,魂魄乃无形之物,纵然许道颜如今的魂魄异常强大,但他依旧可以洞穿诸多实质的存在。

    从本质上来讲,依旧为阴,故而离体越远,没有足够阳气支撑,受到外界阳气的侵袭,自然会受损。

    许道颜没有理会,而是巩固好自身的基础,让自己的魂魄在日炼的灾劫当中,一点一滴去蜕变,去接受。

    阳雷中已经蕴藏诸多阳气,每一次炸裂,都能够渗透到魂魄深处,许道颜将其一一炼化,取其精粹,使得自身能够有更大的蜕变,如今日炼同样如此。

    比起阳雷,这一道道金光更为直接,密集地穿透着许道颜的魂魄,想要将其炼化。

    他则是默默承受,承载着痛苦,并且将那些金光中的精粹炼入到魂魄深处,许道颜为了以防万一,让自己的肉身与魂魄相距得更近一些。

    从而让彼此相辅相成,可以更好地应对日炼这一灾劫。

    三灾九难,有万千灾劫,想要渡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昆仑密境是阐教十二金仙用来镇压无垠之地的至尊强者。

    同时也是来考校道家子孙后代,是不是有人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支撑过来,磨砺自身的心志?

    许道颜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明白如今要让自己变强,无时不刻的变强,最大限度避免自己的缺陷放大。

    他觉得自己的肉身都在蜕变,魂魄虽然也有诸多造化成就,但相对来讲,还是很薄弱,故而他要让自己魂魄承受更大的磨砺,使其本质上有更大的提升,才能够在未来残酷的幻境中幸存下来。

    华言雪因为许道颜的话,并没有为其保驾护航,她也在磨砺自身,一路上两个人都在淬炼自身。

    有不少的异兽攻伐,都被两者尽数斩杀,许道颜几次差点遭劫,魂魄被撕裂,肉身鲜血淋漓,被洞穿,招引来诸多的异兽围攻。

    也幸好有华言雪在一旁,两者联合起来,拼死杀出一条血路,这才逃过一劫。

    前往其他金仙传承所在之地的道路上,变幻不定,各种灾劫交替,迷云,灵电,幻雾等等,毫无疑问,对任何一个人来讲,每走一步都是巨大的考验。

    “真的有人在这昆仑密境里面开宗立派吗?”许道颜很是惊叹,那能够长年在此地修炼的人,必然异常强大。

    “这是自然,只是人数不多罢了,然而这些门派都非常的强大,哪怕是没有得到阐教十二金仙的传承,但也都一直坚定之辈,而且在此地入门的门槛极高,最底都要君临山河的境界。”华言雪就曾经有遇到过,能够常年生存于此地的弟子,都不是为了想要得到阐教十二金仙所留下来的传承为主要目的,更多的是想要凭借此地的天地灾劫来磨砺自身,使得自己身心圆满。

    “佩服。”许道颜心中惊叹,想必当日在域外战场的时候,这一批深藏在昆仑密境的人并没有出手,否则的话定然能够听到一些风声。

    他与陆言雪在这昆仑密境一走就是三个月的时间,因为并不急着赶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许道颜每日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给他所带来的蜕变也是非常之大的。

    他的魂魄如今宝光内敛,不动如山,任由各种在家加身都无法伤其分毫,并且能够以自身为阴阳,将其汲取到自身进行炼化,将诸多驳杂引出。

    魂魄得到实打实的磨砺,在其归肉身之后,结合起来,更是强大,许道颜心中欢喜,如今自己五大圣帝道各有两条,并且在经过神游社稷这一层境界的打磨之后,战力更加的强大。

    自己的魂魄如今已经能够在这等恶劣的幻境之下离本尊三十六万里,这是一个极限,无法再突破,不然的话,会相当危险。

    这是最安全的距离,一旦离得太远,与自己的身躯失去联系的话,会不知道怎么来,也就是说,在这三十六万里,肉身就如同灯塔,能够为魂魄指引方向,知道归途,一旦离开了这三十六万里。

    两者之间的联系会消失得一干二净,魂魄也会失去方向,找不到自己肉身所在的方位,只会愈行愈远,时间一长,肉身自然也会跟着衰败,魂魄所遭遇到的危险自然也是更多。

    天石公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要知道他已经到达掌中观纹的境界,如果不是有一魂一魄留在其身躯之内,哪怕他是修炼刑天巫诀肉身的活性也会逐渐降低,继而逐渐一点一滴的枯死。

    不过他二魂六魄在外,被放逐于虚空,找不到自己的肉身在哪,凶吉难测,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明白这些岁月天石公到底遭遇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