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战血淋漓

    广成子所开辟出来的洞府,头顶一片混沌,受番天印接引,剧烈吞吐,似乎沟通着另一方天地。

    然而,眼前番天印没有丝毫的反应,许道颜并不打算在这里继续停留。

    身上有初代陶罐的他,知道这种造化需要让古宝本身自己择主,并且在这阶段精读了《自然经》的他,明白天地道法,顺其自然的道理。

    如果番天印能够是自己的,那自然会是自己的,如果不是,自然就不是。

    许道颜带着华言雪走出了这一空间,身后那一块巨石黑洞依旧,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在自己修为更加深厚之时,他希望自己还能够有机缘进入此地。

    就在他准备带着华言雪离开的时候,在洞天内的那悬空的番天印将那翻滚的混沌之气尽数吞噬得一干二净,使得那一片空间化为黑暗,似乎关闭了一道门户。

    它动了,一道剧烈的波动冲击而出,离开了这处洞府。

    刚刚要离开的许道颜心中一惊,回过身去,发现番天印竟然自己追出来了,它静而不言,就这般来到许道颜的跟前。

    他散发出《自然经》的意念,只见其缓缓地落在自己的手中,广成子所开辟的这一空间,仅有番天印与《自然经》。

    然而对于许道颜来讲,这已经足够了。

    他轻抚着手中的番天印,感受着底部番天二字,心神受到剧烈的冲击,这是来自魂魄本源上的震撼。

    此物一点都不亚于初代古宝,并且许道颜深知,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其实力千万分之一。

    但是此物依旧可以作为自己的杀手锏,蓄势一击,拼尽全力。

    像一些古宝都可以因人而异,施展出其境界最大的威能,像番天印这种至宝就更不必多说,只不过是威力大小的问题而已。

    番天印主镇压,打杀。

    异常的纯粹,可破尽天地万法。

    这是其本质上的纯粹力量。

    “没有想到番天印竟然会自主追出来?为什么?快快滴血使其认主。”华言雪感到很诧异,看向他。

    “我也不明白,也许以后当我有资格与藏于深处的器灵交谈的时候,才会知道是什么原因吧。”许道颜耸了耸肩,他引自己的生命精血滴在番天印之上,冥冥之中,与之产生一缕维系。

    “它承认了!”华言雪见番天印没有丝毫的抵触,气息温和。

    许道颜不停地引入自身的五大圣帝道,除此之外还有自身的精血,一路上不停地对番天印进行祭炼。

    如今浑身上下,气血雄浑,力量磅礴,源源不断,一点一滴祭炼番天印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一边祭炼,与华言雪一边漫无目的的行走,一路上许道颜微微蹙眉,沉声道:“我觉得进入此地的人一下子变多了。”

    “想必外界也知道,慈航道尊,广成道尊的传承造化相继出世,故而他们想要进来搏一把,也是正常。”华言雪并没有怎么在意。

    许道颜的月眼阳眸得到不小的提升,他一番查探,尽量避免与一些强大的存在碰到,都会施展一些术法,遮蔽他与是华言雪的气息规避过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自己得到广成道尊的造化,可想而知会招引来多少强者的觊觎,如今还是要以祭炼番天印为主,在危机时刻,可以给敌人致命一击。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无时不刻所降临下来的遭劫,以及随时都会袭击他们的异兽,以及许道颜取出墨牌,有意无意间往吴小白他们所在的方向去靠近。

    能够得到广成道尊的造化,他已是心满意足,根本不敢有其他的奢望了,所以也想看看吴小白他们那边进行得如何。

    但他又不急着与之见面,就慢慢行走了。

    吴小白,苏惊圣,小天师,素问,吴敌五人一路上遭受到诸多强者的攻伐,如今五人身上处处尽是伤痕。

    然而素问在医术上高超绝伦,除此之外,众人身上皆有修复自身伤势的宝贵丹药,故而支撑了数月之久。

    这些时间以来,他们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唯有吴小白一人稳如泰山,他就像众人的救命稻草,每每在关键的时刻,以万窍石圣的身躯为他人挡住致命的攻伐,然而这对他的副魂却是有极大的负担。

    苏惊圣身上的战甲破碎,浑身是血,然而她却越战越勇,杀力越发的可怖,自其身体上的血液似火焰一般,熊熊燃烧,衍化成大片的血雾,激发众人的战意,这就是《刑天巫诀》的可怖之处。

    一开始,并不是实力的巅峰,而是战到濒死之时,一往无前,向死而生才是他们战力的巅峰,不少隐藏在暗中,准备进行袭杀的人都感到心惊肉跳,不敢妄动。

    吴敌则是连连咳血,手持初代裹尸旗一路破碎无数强者的肉身,有他在,让在场的人都有种主心骨,对战起来非常有节奏,收发自如,并且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战术得到最完美的调整。

    素问则是居中策应,然而她的肉身之可怖,贴身搏杀的手段之惊人,让小天师都感到深深的诧异。

    因为有人想要杀死素问,因为她的施针加持结果太强了,除此之外,也能够在短时间内用医家的术法为众人迅速修复伤势。

    明明他们四个人都只在神游社稷之境,但是想要杀死却这般困难,当然这跟大部分人受到昆仑密境的劫罚有不小的关系,大部分都要调动八九成的力量来守护自身,只能够发挥出一二成的力量。

    但他们胜在人多,并且隐藏于暗中。

    小天师手持通天剑阵幡,他的战力在这几个月以来,得到最好的诠释。

    在三清道教之中,属截教战力绝顶,有些人还不相信,包括三大教主之中,通天教主杀力为最。

    如今看到小天师的表现,许多人都相信了,这种攻伐实在太霸道了,自其周身藏有暗剑,肉眼难分辨,然而却威力巨大。

    每一刺,每一斩都可以断绝他人无穷生机,这段时间,死去的那些圣帝境强者有六成都是死在小天师的手里。

    近乎全部都是粉身碎骨,尸骨无存,魂飞魄散,没有留丝毫的余地,当然这也跟他境界在掌中观纹有不小的关系。

    如今处处暗藏危机,不管是苏惊圣还是吴敌他们都不敢轻易突破自己的境界,生怕出现什么意外,现也只有拼死相抗了。

    小天师的杀气极重,吸引更多的人来,甚至还有至尊圣帝之境,因为他们认为小天师有资格让他们出手。

    通天教主的传承实在太过可怕了,这等杀力若能够为他们所用,不知道有多好,甚至一些老一辈人准备不要脸一回,能够夺取造化之好。

    可是此地太过危险,他们无时不刻都要抵御着遭劫的攻伐,并且在场有诸多至尊圣帝都在彼此牵制。

    毕竟通天教主的传承只有一个,而他们都想要。

    至少在这些至尊圣帝的人物看来,小天师虽强,但境界差距太远,不是他们的对手,一念一世界与自成境界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所以,眼下小天师一行人,在他们眼中只是猎物而已,真正的对手是在周围的那些至尊圣帝。

    然而那些自成世界,或是掌中观纹,神游社稷的圣帝境强者并没有几个能够看得明白这些至尊圣帝,有的甚至都还没有发现。

    这些时日,他们几个人几乎都是在高度压迫之下,进行反击,不知道这些至尊圣帝会在什么时候出手,小天师异常的戒备,兴许在自成世界他还能够与之抗衡,毕竟截教的传承非同小可。

    但要是到了一念一世界的,很多东西就变得很难说了,他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这些老一辈人竟然敢这般不要脸。

    不过他来自于太平起源,于永恒神庭太平天,非常的强大,自古以来,太平无事,异常的稳定。

    小天师乃是太平起源的人,无论如何,那些身在鸿蒙起源的至尊圣帝都会力保他,苏惊圣,吴敌,吴小白他们的身份哪一个又是吃素的?

    但局势混乱,如今很多东西都没有浮出水面,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可以安然无恙。

    “你们不觉得丢人吗?”小天师睥睨四方,他如今已经杀出了真火,就连至尊圣帝境的存在都打他的主意:“你们一群老梆子躲在暗底里看什么?有本事出手啊,我截教传承如果有那么好得到的话,还轮得到你们吗?”

    小天师刚从蓬莱岛走出来,截教的水有多深,在这昆仑密境哪怕是至尊圣帝实力都受到很大的限制,谁都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面对小天师的质问,这些老一辈人都是不吭气的。

    几乎在同一时间,上百名实力在神游社稷以及掌中观纹的强者将他们包围,要知道磨了这几个月,如今五个人一身战血,皆带着伤势。

    他们自信只要联合起来,要将他们五个一起除掉,自然不成问题。

    “只要你们将自己身上所得的传承交出来,保你们不死。”其中一名男子,来自域外起源,他掩盖住自己的身份,威吓道。

    “是吗?倒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小天师剑眉一挑,只见那来自域外起源,实力在神游社稷的男子身体自中分成两半,凌厉的剑气弥漫四方。

    “敬酒不吃,吃罚酒,杀!”看到这一幕,谁都知道,这些得到初代古宝的少年圣帝自然是不可能投降的,只能够用实力说话了。

    在昆仑密境内争夺造化,杀死他们,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哪怕九州神朝也没什么话讲!

    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