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谁说女子不如男?

    “华言雪,此女自幼在医家华氏不受待见,乃是一老妪将其养大,如今有大成就,华氏那些不要脸的老一辈人才想要与其亲近,对其照顾,真是不要脸。”

    “各大世家,莫不如此。”有一名医家华氏的老者脸色难看,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得了吧,以前怎么对人家的,现在依旧如故也好,如今华言雪有许道颜庇佑,不用医家华氏也能很好!”

    “就连青囊经都是自动择主,落在她的身上,也不知道那些医家华氏有什么颜面说这些话?”

    “被冰冷对待的人,最后却成为整个医家华氏少年一脉中,最为耀眼的存在,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也不知道这华言雪的讲经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无数人都将目光焦距在华言雪的身上,她自上而下,给人一种冷冷清清,平平淡淡,一身白衣翻飞,净如圣雪,她盘膝而坐,目光澄澈,感受偌大太清峰天地大道交感,她轻轻展开双手,放于自己的膝盖之上。

    这时,华言雪头看了许道颜一眼,意味深长。

    许道颜一阵错愕,也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其随意发挥就好。

    在一旁,苏惊圣以及有心关注的石蛮,田甜,聂沛儿,白燕儿,墨姚,大羿流寒等人的眼里却是不同寻常。

    石蛮知道华言雪救过许道颜的性命,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交集并不多。

    就在无数人心中生起熊熊八卦之火的时候,华言雪开口了,言如春风:“慈航道尊,号大慈。”

    华言雪字字句句,透着天地自然,这是与许道颜一起精读自然经所受到的感染,潜移默化中的提升。

    开篇寥寥数语,竟是引得五气朝元自其身前汇聚,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能够开篇讲经便引得五气朝元,李淳歆性情高洁,出身道家,根性与悟性都是绝佳,姜藏同样如此,怀旭算是异类,就连元宝佛道双修都也只能够引得三才道光,华言雪出身医家,虽然说,医道不分家。

    但医家早早也从道家割裂出来,只是运用的阴阳五行乃道家之理,而医家又作为一个更细微的延伸。

    为人疗伤治病,解毒破幻。

    故而华言雪一开口竟然就有五气朝元之象,让在场之人心生震撼。

    一念间,冥冥之中,似有一枚古种,落于太清峰的中央。

    在华言雪的经文讲述之下,迅速生长,姿态肆意,弥漫向四面八方,伴随着时间逐渐推移,漫天青翠,生机盎然。

    天地间尽是孕育则慈悲,华言雪虽然无怀旭那等大气磅礴之场景,但却如春风化雨,在场听经之人,哪一个不是千经百战,历尽无数岁月,被境界桎梏其中不得寸进,当中原因有很多,有的并非资质不足,而是早点与人拼杀,身体留下暗伤,有诸多暇疵,故而无法寸进。

    华言雪讲经,阐述天地至理,结合千眼千手,与慈航道尊所留下来的箴言,无形中引得天地大道草木震动。

    这种轻颤,让无数人体内那如同万年冰山的暗伤竟然有了几分消融的姿态,甚至留下暗伤,一些人都还没有察觉,因为藏于体内深处。

    于医家有一说法,名为病入膏肓。

    膏肓乃人之穴窍,异常隐秘,若病入其中,则药石难医,暗伤沉于深处,一旦引发后果自然也是不堪设想。

    华言雪以讲经的方式,引出诸多人暗伤之所在,天地大道产生共振,无形当中帮他们消除暗伤。

    在场无数人感知到自己暗伤所在,立即服下丹药,配合自身所修炼的经法还有从华言雪这里所获得的领会,消除暗伤。

    这一场讲经足足持续八十一天。

    在场突破圣帝境的强者,同样也有三万之巨,但这些大多都是顽疾难愈,天赋极佳但却受限于后天的缺憾。

    华言雪为他们破开了桎梏,一时间,整个太清峰给人一种生机浩然,万物复苏的感觉,那些身上有暗伤之人,如同将死的植被,在华言雪的意念引动之下,迅速恢复,并且突破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境界。

    在其话音一落,那原本满天的清脆变得枯黄,春华秋实,生死轮转,只见那一棵棵生长出来的大树结出道果。

    这是华言雪为众人讲经所结出来的天地道果,五气汇聚,讲经台剧烈鸣震,只见那些道果最终都融入到华言雪的体内与那讲经台的力量彼此结合。

    她起身朝着太清峰诸多强者行了一礼,而后转身,施施然离去。

    素问看着华言雪,神色有些诧异,在鸿蒙起源能够与自己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华言雪了。

    她们两个人所走的道,截然不同,虽然都出自医家,但华言雪以守为主,素问的攻击性却要强上一些。

    “华姑娘此举,让在下压力很大啊。”洪易一副悻悻然的模样,他也被华言雪所讲经的画

    4000

    面给震撼到了。

    “我也是。”在一旁的易新天连连附和,华言雪的表现的确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虽然华言雪没有压过怀旭一头,但却也不弱于对方,彼此之间都能够互相媲美,谈不上谁强谁弱。

    在场一些出自医家华氏的人,脸色有些苍白,谁都不曾想华言雪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造化,强横到如此地步。

    谁都明白,华言雪与医家华氏关系不咸不淡,他们此刻更像是笑料一样的存在,被许多人嘲风。

    “她竟然都不为我医家华氏说话。”有年轻一代感觉到很气恼,觉得华言雪忘本了。

    “行了,不要说这些了,当日她的父母死于我医家华氏的内斗当中,心有怨气也是理所当然,只怪有些人做事,波及后背,等我去,当年那一批人全部都要废掉。”一名出自医家华氏的至尊圣帝声音一沉,让在场不少医家华氏之人脸色大变。

    因为当日那一场内斗的话,很多人都会被牵扯进去,其实华言雪原本的身份超然,只不过成者王,败者寇,有些东西说再多都没有意义。

    然而现在的她,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道果加身,使得她内心更加的澄澈,这世间的纷纷扰扰皆与她无关,此生相伴唯有医与道,至于许道颜只能够靠缘分了,她在这一方面上并不强求,能够亲近她不排斥,但如果远离,她也不伤感。

    许道颜是她这一生当中有生死交集的男子,并且出现在其生命最低谷,以及最初的起点,还有最难过的时候,如今更是让她获得新生。

    华言雪对他的情感,自不待言。

    她到许道颜的身边,看向他的目光尽是期待,许道颜也觉得压力很大,以华言雪的表现,自己想要超过她应该不太容易。

    讲经台,变幻莫测,谁也说不清楚。

    洪易与易新天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易新天终于输了,道:“好了,好了,我上。”

    洪易为人温文有礼,人品有目共睹,故而此番相让,易新天也不好意思拒绝。

    易新天来历神秘,其战力,手段以及底蕴都不是寻常人所能及,能够得到初代一大造化,必然有其至理。

    许道颜自问月眼阳眸已经到达一定的境界,可看穿诸多虚妄迷局,但易新天始终让他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易新天手段强横,连斩诸多强者,越境杀敌,与石凡齐名,两人都是非常不好惹的,原本众人对他同样有很高的期待。

    但却没有想到,为期三十六天的讲经时间里,他跟元宝一样,只引出了三才道光,以他的根性,悟性这样的表现都也只能够算是中规中矩。

    不过许道颜从中还是有所收获,易新天对于自己讲经的结果,并没有什么不满,虽然脸上有点挂不住,但他觉得还是可以接受。

    “谁说女子不如男,看来还是靠华言雪跟怀旭拼个不相上下。”

    “这洪易好像为人很低调。”

    “别小看他,活死人葬连连破局,姜藏与他,居功至伟,而今他又得到普贤道尊的传承,我倒是很期待。”

    “不过听说他属于大器晚成的,少年圣帝当中年龄算大的,资质有些愚钝,全凭勤奋啊。”

    “修炼一路,不管早成还是晚成,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也不太看好这洪易,太过普通了,听闻他为人稳重,颇有品德,也许这是普贤道尊选中他的缘故?”

    “你们须知,阐教十二金仙的传承能够自己择主,选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有他的道理,正如同怀旭一般。”

    无数人都将目光集中在洪易身上,虽然他出于上界,但在场人族还是把希望寄托在其身上,希望他能够压怀旭一头。

    洪易从人群中走出,感受到人族诸多期盼的目光,他显得有点敦厚,笑容憨憨,行了一礼,坐于讲经台上。

    如今剩下来的人当中,只有小天师与许道颜还没有讲,除非还有其他人能够得到其他阐教强者的造化。

    还有那赤精道尊的传承者,不过他身份成谜,就连三大至尊掌教都不清楚,可想而知,那个人有能够躲避道家三教感知的能力,实力必然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