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正心神

     洪易讲经。

    他盘膝坐于台前,神色平淡。

    华言雪与怀旭两人都异常出色,他受益颇多。

    虽然他来自上界,但也希望能够对下界的这些修炼者带来帮助。

    他得到普贤道尊的《正德经》,一开口,一股磅礴的宏光自其身上散发而出。

    果然,如很多人所料,洪易讲经并没有像怀旭与华言雪那般惊艳。

    但那讲经台至始至终都散发着淡淡的华芒,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讲经台的华芒越来越浓厚。

    虽然洪易讲经所引起的波动并不宏大,但却很稳重,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他端坐在那里,似乎代表着驱散一些邪念的神明。

    人心有妄念,所谓的《正德经》就是帮人正心神,心神一正,道路自然也就正了。

    一个人能力强,不代表着他人品好,一个人资质高也不代表着他为人没有暇疵,在场的这些人,各怀鬼胎,各有私心。

    然而洪易在讲经的过程当中,自他身上那正德宏光钻入到他们的识海,到达他们心灵身躯,润物细无声,悄无声息。

    许道颜用月眼阳眸却能够看到,那些人体内的妄念如同鬼祟般被驱散,有的人实力境界没有提升,反而跌落了。

    但给他们的感觉却是比起之前要更加踏实,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洪易不能够引发大规模的共振。

    可这却是在帮在场之人,拨乱反正。

    这与华言雪替人剿除体内的暗伤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洪易这个,相对来讲难度要更高。

    天道易算,人心难测,能够驱散人内心鬼祟,并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事,洪易自身品德无缺,又得古经,知行合一。

    故而在讲经的过程当中,将很多人心中的妄念在潜移默化中化去,当这些人的邪念被消散之后,幡然醒悟,才知道之前的自己有多么不堪。

    原本一些固执己见,觉得当年只是医家华氏内部斗争,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人,如今却都低下了头自省。

    从某种意义来讲,洪易的手段比起华言雪要更加高明,但为什么引发的异象竟然如此的平凡?

    甚至连三才道光都没有,不过伴随着时日的积累,那讲经台以及洪易身上的宏光让人感觉越发的神圣与厚重。

    “好强!”小天师都忍不住惊叹了起来。

    洪易宝相,在分享的过程当中,许多人心中的妄念被驱散,心神一正,人就有了德行,此为天地之正道。

    在场的人,虽然有境界跌落之人,但根基却被夯实了,很多人意识到之前自己内心的妄念所造成的危机藏于深处有多大的危害。

    每个人心中都有邪念,并不像华言雪剿除暗伤每个人都能够看得到,洪易的气息笼罩在许多人的体内,一切都发生得无声无息。

    似乎每个人都受到过洗礼一般,邪念每个人都有,就如同缺点一样,当面被指出来,终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洪易也不是将他们心中的邪念彻底消除,只是让他们清醒并且意识到,从内心深处有想要将其驱除才会受《正德经》影响拔出。

    洪易讲经的时间,为八八六十四天,就在其声音戛然而止的刹那,自其身上所吞吐的宏光与讲经台彼此交织在一起。

    忽然间,自其头顶,衍化成三朵金色的莲花,流淌着一股功德气息。

    “什么,竟然是顶上三花,比起五气朝元还要强!”太上至尊掌教尖叫了一声,让诸多少年圣帝沉默了。

    三朵功德金莲融入到洪易的识海当中,让他给人感觉更加的厚重与平和。

    虽然他没有极大的气势,也没有多大的场面,一言一语也不激荡人心,但无形当中对在场之人所造成的影响却是意义深远。

    也没有让多少人齐齐突破境界,但却正了每个人的心,至少让他们曾经一度保持清明,让他们有一次看清自己的机会。

    洪易心情平静,带有一丝的喜悦,他转身离去,接下来就要看许道颜与小天师的发挥了。

    其实这一次讲经,如果论传承级别来讲,小天师应该是最后的压轴才对,因为他所得到的通天教主传承,哪怕是阐教十二金仙联手都打不过的存在。

    这就是差距。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他于人群当中已经听了许久的经文,终于按捺不住。

    许道颜微微蹙眉,在一旁的小天师也不由得眉头一挑,此人的实力在至尊圣帝境界,同样与他们年纪相仿。

    “是他。”姜藏目光阴沉。

    “是谁?”许道颜一行人连忙问道。

    “元始天,赤心子,深得赤精道尊一脉的传承真谛,没有想到他竟然下界了,并且还得到赤精道尊的传承。”洪易自然知道姜藏说的是哪一位。

    “他的确很强,非常之强。”姜藏言语郑重,在元始天至尊圣帝第一人。

    赤精道尊在阐教十二金仙排行第二,如今他的传承又被眼前这赤心子所得,也不知道对方会可怕到何等程度。

    “原来赤精道尊的传承在你身上。”太上至尊掌教出现,举止温文有礼,这样的人只要他不本着破坏的意图,他都能够容忍。

    少年圣帝一代的争端他也不想介入更多,此番讲经最重要的就是能够让众生获益,除此之外也要让太上教能够聚天下人之气运,为其所用。

    “不错,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当不当讲?”赤心子隐藏了无尽的岁月,如今出世,必有其打算。

    “请说。”元始山至尊掌教见眼前这少年圣帝,自然心中多出了几分亲近,毕竟是他们阐教一脉。

    “如果谁能够得到讲经石最高评价之人,你们要联手引三宝之力,洗练一个人的肉身与魂魄。”显然这才是赤心子最核心的目的。

    三大至尊掌教顿了顿,看了一眼,最后都选择答应下来,对于他们来讲其实并没有什么坏处。

    就是会比较消耗精力而已,然而对于赤心子这样的人物,这是他梦寐以求之事,故而他蛰伏了这么久,隐匿其中,就是想要借一次机会,为自己获得些许好处。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许道颜,小天师,你们谁要先讲?”赤心子已是信心满满,不得不说,长年累月在元始天当中,他觉得自己不管是眼界还是从各方面格局都要远远超出这些下界少年圣帝。

    “你厉害。”许道颜言语平淡。

    “你先来。”小天师与他形成了一种默契。

    “既然你们想要从中收获得更多,才敢讲经,那倒也没什么,能够理解,毕竟你们两个实力境界都比我低,又出身下界,如同坐井观天之蛙,让你们看一看,也不算什么。”赤心子很是自信,举手投足都有一种绝世风采。

    行步间,周身有阴阳二气在涌动,显然在元始天上,赤精道尊一脉的底蕴极深,虽然所收的弟子不多,但每一名却都是资质过人,长年累月积累下来,许多强大的手段都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想象的。

    赤心子,从当日赤精道尊传承之处,得到《阴阳诀》,还有一件八卦紫绶衣,此刻他便穿着在身上。

    一眼就能够看得出来,显然他出自赤精道尊一门传承,争夺造化自然是比其他人会更加有优势。

    小赤精虽然在赤精道尊一脉名气不小,但跟赤心子比起来的确有些差距,至少眼前看来是如此。

    他们彼此之间,也并非是一路人,对于赤心子来讲,他从来就没有把小赤精放在眼中,虽然有这样的程度,但也只是一种过誉而已。

    他曾经与小赤精有过交谈,不得不承认,以他的年龄有那样的见识的确是少有人所能及,然而那种想法在很多老一辈修炼者都会有,始终没有办法突破老一辈人的桎梏,眼前强者强,但未来还是会有所局限。

    不得不说赤心子看人目光相当的狠辣,所以他从来没有把小赤精放在心上。

    元宝在一旁看得很是不爽,道:“这小子实在太嚣张了,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嚣张了,但在他面前比起来,却都不算什么!”

    “嘿嘿,我也想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再者我也并不认为,越是得到讲经台的承认,凡响越大就是好的,这只能够证明自己在重复前人走过的路而已。”这是易新天为自己讲经之后的结果不感到沮丧的理由。

    “如果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见谅。”赤心子施施然来到了讲经台前,他将双手背在身后,实力在至尊圣帝巅峰之境,显然这些实力得到赤精道尊的传承,让他有更深层的蜕变,只怕一飞升回永恒神庭就会突破。

    “请吧。”太上至尊掌教也很期待,这一尊来自于元始天的少年圣帝会有什么样的想法,会引发讲经台何等异变。

    “太极分两仪……”赤心子聚精会神,开始将这些岁月自己的感悟进行阐述。

    他一开口,只见有阴阳二气衍化成一朵朵莲花,口出真莲,让在场这些强者都不由得连连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