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五章 脱离!

    聂沛儿激动不已。她已经有十年沒有跟自己的父亲说过话了。

    如今看着自己父亲被人如此对待。她心如刀割。又无力救父。心中说不出的无奈。

    “爹。我是沛儿。你能够听到我说话吗。”聂沛儿眼眸之中。泪水滑落。

    “沛儿。真的是你。”那披头散发的男子身躯一颤。声音嘶哑。

    “是啊。爹。你一定要撑住。我会把你救出來的。”聂沛儿身躯忍不住颤抖。她从來沒有想过。自己的父亲会遭到如此的折磨。她恨极了聂氏的人。

    “沛儿。爹受这一点苦。不算什么。你要将我聂氏祖训。记于心中。七杀一不杀。是什么你还记得吗。”男子沉声道。

    “杀招引兵灾之主。杀欺君罔上之士。杀十恶不赦之人。杀利欲熏心之辈。杀为非作歹之盗。杀背叛本族之贼。杀蛊惑人心之徒。此为七杀。不杀善良之辈。此为一不杀。女儿一直不敢忘。”聂沛儿声泪俱下。

    “很好。不踏入圣境。不要归來。感谢高人让我能够与女儿说上话。死而无憾了。”聂沛儿的父亲。声音带着一种安慰与欣喜。

    孟子颜剑指一收。嘴角溢血。道:“沒有想到。聂姑娘的父亲。竟然被关押在刺家聂氏深处的牢笼之中。我也只能够帮你到这里了。这聂氏杀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果然非同凡响。”

    聂沛儿见孟子颜受了伤。连忙道:“子颜先生。你沒事吧。都怪我。”

    “无妨。”孟子颜摆了摆手。让她不必担忧。

    “师兄。我觉得聂姑娘的父亲。定然是个好人。但为什么聂氏中人要如此待他。”许道颜眉头一皱。疑惑道。

    “世家之中。内部纷争。本无对错。只有成败。以后你自然会明白。以聂氏作风。沒有将其斩杀。已是很大的情分。想必有人为他求情。”孟子颜轻叹道。

    “这聂氏是在哪里。苏州吗。”许道颜眉头一皱。问道。

    “不。聂氏在中央神朝的青州之中。距离甚远。”孟子颜和声道。

    “聂姑娘。我跟你回中央神州。帮你把父亲救出來。”许道颜重声道。他感同身受。知道聂沛儿此刻的心情。

    “道颜师弟。休得胡闹。你沒听聂姑娘的父亲说。不踏入圣境。不要回聂氏吗。”孟子颜眉头一皱。知道许道颜热血心肠。只是这样只会坏事。

    “这。我倒是有办法。”许道颜思忖道。

    “什么办法。”聂沛儿哪里会管什么不踏入圣境不要归來的话。她只想在第一时间把父亲救出。免得他受苦。

    “道颜师弟。你可别忘记。你身负重任。先替我伏龙学院。在九州学院的比试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得到一定的名次。等你有了一定的成绩。再说这些不迟。”孟子颜加重了语气。

    许道颜这才收敛了一些。道:“知道了。”

    “有些事。急不得。相信师兄。我会帮你的。”孟子颜语气温和了许多。

    “多谢师兄。”许道颜想了一下。的确如此。如果孟子颜不想帮忙。就不会给聂沛儿推算了。

    “子期师兄呢。”许道颜问了一句。

    “他带田甜外出修炼去了。”孟子颜缓声道。

    “嗯。那我与聂姑娘先去苏州萧城。”许道颜知道。如今留在伏龙学院也沒什么事。还不如去苏州多多见识一番。第一时间更新 使得自己有更大的成长。

    聂沛儿一言不发。看着棋盘上的残局。目光坚定。

    “那我送你们。”孟子颜知道。要让许道颜多多经历才好。他将两人送走。继续研究残局。

    这残局他已经研究了六成。便已提升了极多。如果全部掌握的话。必然会有巨大的飞跃。

    一晃眼。两个人便來到苏州萧城。

    他们朝着萧城商家的方向行去。许道颜沒有想到。聂沛儿的父亲竟然被同族之人。如此对待。

    那她的母亲呢。在哪里。难道已经不幸去世了。这一切都只是他心里的猜测。

    “聂姑娘。你不必太担心了。我一定会全力帮你的。”许道颜很认真。

    “你还是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吧。我先离开一下。办完事回商家找你。”聂沛儿心绪复杂。但她的神色已经开始恢复了平静。

    许道颜沒有多问。径直走向商家。

    绝命崖。

    聂沛儿在第一时间回到了那里。

    萧无冥立于崖边。他缓声道:“最近的情况如何。”

    “并沒有收集到他不法的罪证。不过倒是有一些事。我们一起去追捕了刘氏三凶……”聂沛儿把这一路上所遇到的事。第一时间更新 事无巨细都给说得清清楚楚。只是把自己被救的部分给忽略了:“另外。许道颜的师父。留给孟子颜残局。让其领悟。实力有了极大的突破。”

    “什么。你可看清楚了。”萧无冥心头一震。他不是孟子颜的对手。他也知道。到达孟子颜那等高度。想要提升是何等的困难。然而许道颜的师尊给他留下一道残局。竟然能够使其突破。这他的背后到底是一尊什么样的可怖存在。

    “残局我记下了。要不要布出來给无冥公看。”聂沛儿自己这一条命。是萧无冥给救回的。精心培养。这些年來。她给萧无冥立下无数的功劳。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已经想要脱离了。

    “好。”萧无冥心头大喜。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聂沛儿重声道。

    萧无冥眉头一皱。道:“什么条件。”

    “希望无冥公能够解掉我体内的禁法。这一盘残局能够让孟子颜有如此之大的突破。想必对无冥公的帮助。也是非凡的。足以报答这么多年來。无冥公对我的救命培育之恩了。”聂沛儿一字一句道。

    “什么。沛儿。你想要从我这里脱离。投靠许道颜吗。”萧无冥眼神之中。杀机流淌。怒气冲霄。

    “不是。我想要回中央神朝救我父亲。第一时间更新 我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是子颜先生为我卜了一卦。还受了不轻的伤。才知道父亲的下落。”聂沛儿目光坚定。透着决然。无论如何。她都要离开。

    “什么。”就连萧无冥这些年一直派人打探。都沒有得到。孟子颜竟然推算出來了:“也罢。我早就知道。一旦得到你父亲的消息。必然留不住你。那我就放你走了。”

    萧无冥一指点在聂沛儿的眉心之中。解开束缚在她体内的禁法。

    “多谢无冥公。一盘残局。虽然能够报答无冥公对我的救命养育之恩。但我始终欠无冥公一份人情。待到他日。若有需要用得到沛儿的地方。必义不容辞。”聂沛儿的确是从心里感谢萧无冥。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培养自己。但的确这些年來。是尽心尽力。需要什么修炼之物。一应俱全。不曾缺过。

    萧无冥还以自身的修炼想法。传授给聂沛儿。使得她提升自己的修炼视野。这对于她这一生的帮助。是极其之大。

    “沛儿重情之人。这也是我最看重你的地方。罢了。强扭的瓜不甜。你有你的路要走。我就放你离开了。”萧无冥神色冰冷。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够这样做了。能够让聂沛儿欠他一个人情在。也能够得到可让孟子颜提升的残局。如今只希望以后聂沛儿能够成为聂氏一族的主宰。这样对他会有更大的帮助。

    聂沛儿凭着自己的回忆。布下残局之后。就离开了绝命崖。彻底脱离这一个她待了整整十年的地方。

    萧无冥看着残局。心中惊叹。感觉里面暗藏诸天玄妙。一时间。深陷其中。也无暇去理会聂沛儿了。摆了摆手。由她去了。

    同一时间。许道颜來到商家。

    整个商家的面貌大转变。之前整个商家无比奢靡。处处雕梁画栋。金雕玉砌。

    如今的商家显然是被大整改了。不见奢华。给人一种庄严。公正。朴素的气息。

    许道颜径直进入商家。立即有人为其引路。每个人都认的他。是商昭雪的好友。

    外堂。这些时日以來。商家办了许多大案。将许多贪官污吏全部法办。还有许多不法之徒全部落网。让整个萧城的百姓欢呼雀跃。不过可苦了商昭雪。

    一方面她承受了不少压力。另外一方面许多事都需要她來处理。忙得焦头烂额。

    “嗯。道颜公子。追捕的情况如何。”商昭雪看到许道颜。沒有看到聂沛儿。神色一惊:“沛儿姑娘人呢。”

    “沒事。不必担心。她回城先办事了。至于刘氏三凶已全部伏法。只是不能活捉。有些遗憾。”许道颜将刘氏三凶的戒指。还有其中代表他们身份的信物。都交给了商昭雪。

    “什么。太好了。你们竟然斩杀刘氏三凶。使得他们全部伏法。原本以为你们能够斩杀掉其中一尊。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商昭雪看到这些信物。就知道刘氏三凶必然伏法。

    “嗯。都是沛儿姑娘的功劳。我就是给她打个下手。”许道颜笑道。

    “赏金不多。只有三百万神币。聊表心意。”商昭雪取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赏金。

    “不必。我就当给正法兄弟帮忙。我们之间。不比较这些。昭雪姑娘给赏金就见外了。”许道颜连忙拒绝。

    “这不太好吧。”商昭雪一阵错愕。沒有想到许道颜真不收赏金。之前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哪有人不要赏金。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去追杀刘氏三凶。

    见许道颜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商昭雪在等他提出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