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自身为界

     太清峰,众多听经之人,实力连连突破。

    田甜与石蛮两人,一人行政,一人经商,平时修炼的时间都很少,但胜在她们背后的世家底蕴雄厚,得邪皇苏若邪赏识,赐下一些古经。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珍稀的天材地宝,协助他们修炼,故而她们两人之前的境界都在天皇之境,不得寸进。

    此番许道颜讲经,让她们二人都齐齐踏入圣帝之境,获益匪浅。

    聂沛儿,白燕儿,星葵等人都在场,她们也收获极多,齐齐踏入到自成世界之境,显然这种级别的讲经,让无数人获益匪浅。

    许无道也因为许道颜而踏入自成世界之境,圣帝第四层境界,他神色有些复杂,许天德,许远山尽数在场。

    当日许天行与他们意见不合,故而产生不小的分歧,农家许氏分成两派,争斗不休,许道颜不回许氏,但却凭借自己的本事走出一条路来。

    “太危险了。”石蛮双拳紧握,先天八卦炉的威名自古以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还是那么乱来。”田甜摇了摇头,心中担忧。

    ……

    先天八卦炉,打神鞭,无懈剑悬浮在许道颜头顶。

    他意念一动,左手持打神鞭,右手执无懈剑,元辰道果融入其眉心之中,许道颜心念一动,整个人直接进入到先天八卦炉中。

    太清峰听经之人四千八百万,大部分都知道,先天八卦炉的威力何等的强大,许道颜的实力境界虽然已经达到掌中观纹的巅峰。

    然而那可是至尊圣帝器都能够炼成灰的存在,仅凭借着血肉之躯,如何能够与之硬撼?

    “这小子实在太胡来了!”太上掌教脸都绿了,然而当他想要操纵先天八卦炉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效用。

    “什么?”其他两大至尊掌教也不由得脸色一变,这可是太上教的至尊古宝啊,竟然连他都操纵不了?

    只见那先天八卦炉与讲经台彼此呼应。

    隐藏在暗中的红豆显得很从容,她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道:“真是好胆。”

    “哎呀,这小子最近挺膨胀的嘛。”邪皇苏若邪哈哈大笑,对于许道颜这种行为,不赞成也不否定。

    “自古英雄出少年,在他这个境界能够有这般想法,的确不简单。”轩辕圣帝目光灼热,很是惊叹。

    “道颜这孩子,有点乱来,不过一旦能够过此劫,他必然会有所蜕变。”在一旁,莫愁的眼神略微带着些许担忧,不过她看了看红豆并不着急,也就放宽心许多,想必那元辰道果非同寻常。

    许道颜做事向来谨慎,有时候看似乱来,其实都有章法,并非意气用事。

    “不过他此举何意?有三大古宝的洗礼,讲经时又使得自己身心澄澈无暇,在掌中观纹一道上,只怕已经走到极致了,再进先天八卦炉中,他想做什么?”鸿蒙帝君对于许道颜的行为有些费解。

    “从掌中观纹,到自成世界,是一个特别关键的节点,自成世界的话,要形成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古经的世界,还是古术的世界?”红豆反问在场的这些至尊圣帝境存在,她平静道:“道颜想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必然不能只看眼前,所以他想要有自己的世界,先天八卦炉,哪怕放在永恒神庭也少有能够与之媲美的古炉,所以他要炉炼百经。”

    “炉炼百经,并不容易,需要底蕴,他的底子太过单薄了。”在一旁,残云舞摇了摇头,敢说炉炼百经的人,整个鸿蒙起源,除却至尊邪皇,至尊轩辕,至尊鸿蒙,以及她,莫愁,白帝这些人,其他人都不敢这么说。

    “如果在讲经之前,的确如此,但阐教十二金仙的传承,就以出世的这些古经,他都听了一遍,至少在这下界,形成一个世界的框架足以。”红豆微微颔首,她也认同残云舞的说法,顿了顿:“更何况,讲经石于无尽的岁月,不知道听过多少经文,元辰道果中的十二色华芒,每一色代表一种传承,你说呢?”

    此言一出,就连邪皇,轩辕,鸿蒙帝君都感到震撼,许道颜心中无私,将一切成就分享给其他人,得讲经石反馈,得三大古宝赏识。

    “此举还是太过危险了,就要看这小子的造化如何了。”朋飞双眼放光,如果许道颜能够成长起来,也是一件好事。

    此刻,他左手打神鞭,右手无懈剑,进入到先天八卦炉中,在这里,自成空间。

    就在他进入的刹那,炉火从天而降,为三昧真火,许道颜不闪不避,盘膝而坐,在这一刻,自他体内那些古经符文开始脱离。

    每一枚符文,都被千锤百炼,打磨得异常光亮,环绕在其周身,三昧真火中吞吐着先天之气,融入到他的体内。

    以许道颜如今肉身的强大,以及身上拥有天文之火,依旧感觉到都快要消融了一般。

    他清楚,自己对于身上诸多古经,其实都没有领略得太透彻,甚至诸多古术都不是最原始的版本,但用先天八卦炉淬炼一番,终不是什么坏事。

    许道颜全神贯注,一枚枚经文都代表着一部他修炼精读极长岁月的经文,除此之外,他的身体承受着三昧真火的洗礼。

    自其识海之中,那元辰道果分化出十二道华芒,衍化成十二部古经,环绕在其周身,但以他如今的精力显然不可能再去修炼元辰道果中那十二部古经。

    只能够以它们为框架,支撑起自己的世界。

    许道颜肉身承受着巨大的痛楚,然而内心却前所未有的平静,自己的世界是什么?

    是《黄帝古经》?不是!

    《刑天巫诀》,也不是。

    是自己,那自己的世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是阴阳五行?那又如何下手?

    许道颜深知,如果在掌中观纹的时候,没有真真正正认定自己的道,核心框架是什么,那么对于自己日后的修炼会有巨大的局限。

    他慢慢回忆,从自己成长以来,他就很少去做一件自己非常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强迫他。

    一旦违背自己的本心,愧对自己的本心,他就很难去执行,想来想去,许道颜觉得自己以后的道路,是自己的心。

    是心意。

    一切的外物,都有可能是别人的,强如先天八卦炉,也并非太上教主自己的,时至今日,还不是传承给自己的后人。

    只有自己的心,自己的意志是自己的,其他都是假的。

    想清了这一点,许道颜的心意,也就是他的意志瞬间化为一枚单独的符文。

    《黄帝古经》

    《刑天巫诀》

    《菩提法》

    《万物生》

    《古帝阵》

    《形箭》

    《破天》

    《射日》

    《神行道隐术》

    《永恒神魂术》

    《不死逆天术》

    《流月斗神古诀》

    ……

    以及他所听到那些出自阐教十二金仙所传承下来的经法,还有那十二道华芒所凝聚而成的符文,环绕在许道颜的周身。

    这一枚枚符文,如同大道根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于三昧真火的煅烧之下,先天之气让这些经文彼此之间,能够圆融。

    因为古经,术法之间彼此都会有所冲突,远的不说,就以《黄帝古经》与《刑天巫诀》而言,两者就有不小的冲突。

    但伴随着许道颜实力的提升,求同存异之下,使其彼此圆融,这才能够取其利,为己所用,许道颜沉浸在其中,任由三昧真火煅烧着自身,与先天之气融为一体。

    在先天八卦炉的煅烧之下,许道颜感觉自己的魂魄变得越发的澄澈,先天之气让自己所修炼的各种古经古术更加圆融的聚合。

    这些古纹烙印在自己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许道颜以自己的心意为主,让自己的身体,就是一个世界。

    打神鞭与无懈剑的气息也一点一滴在打磨着他的身心,种种痛苦加身,他依旧岿然不动,不知道过去了多少。

    那些古经,古术烙印完整,那一枚枚圣祗古纹浮现,同样承受着炉火的煅烧,许道颜如今底蕴根基都相对薄弱,只能够以古经,古术为框架,以圣祗古纹为血肉。

    除此之外,伏龙御土,天文之火,战族古枪,万木至尊,生命泉眼等也都受到炉火的洗练,包括圣雷灵,阴阳咒珠……

    许多人都在掌中观纹,将自己所领略的世界,凝聚于手中,攻伐强敌,许道颜却将世界凝聚于自身,为其踏入第四层境界,打下牢不可破的基础。

    在外界,距离许道颜进入先天八卦炉之中已经三月之久,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当日听经之人,有大半已经离去。

    但还有一部分人留在太清峰巩固自己的基础,另外也希望能够看到许道颜到底命运如何。

    在太清峰之外,一处隐秘之地,单于雅丹暗中看着这一切,冷冷道:“许道颜,你真以为自己这样做就是对了吗?我无垠之地做事环环相扣,又岂是你能够领会的,无数年来,设下那么大的一个局,又岂是你一己之力所能破的?”

    在这些时日,单于雅丹所派出去的人马,往她所指使之地搜寻,已经有了结果,一场暗涌已在酝酿,不知道会激起多大的滔天怒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