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拖延时间

    通天教主何等人物,就算是鬼陌至尊这样的存在,也不敢触犯的存在。

    初代也许很强,但比起通天教主他们那一个时代的人物,如同萤火与星月之辉,两者绝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不是因为截教没落,蓬莱岛无人坐镇,月咒只怕早已魂飞魄散了,当日月咒被葬于紫芝崖,有四剑阵护着。

    如果不是她设计诱骗徐福,抓准机会夺舍黎玉,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而且在紫芝崖的那剑阵只是通天教主随手布置的,根本不在意。

    要是被镇在蓬莱山上,月咒无论如何,再怎么费尽心机都不可能逃离,如果是在碧游宫的话,那就更不必多说了。

    通天教主曾经横斩四方氏族之祖,其战力冠绝那一个时代,时人少有人敢与之争锋,截教与阐教之争,如果不是元始教主与太上教主结合,还有两名释家同一个级别的存在联手,根本奈何通天教主不得。

    许道颜竟然问有没有通天教主强,鬼陌至尊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答不上来,就算是他也不敢大放厥词,说自己这一脉能够比通天教主强。

    无垠之地,崇尚强者,通天教主足够强,鬼陌至尊也要脸,纵然许道颜身为下界之人,他也不会欺骗。

    不过他一下子就能够看穿许道颜的心思,顿了顿,实话实说:“通天教主,放在任何时代,都是少有人能够与之媲美,我鬼氏一脉的古祖,曾经炼制出万鬼幡,与其有过一战,输了三招,比通天教主弱,但比广成子,那要强太多了。”

    “真的?”许道颜目光炙热。

    “那是自然,广成道尊虽然强大,但比起他的师父,元始教主差得太远了,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鬼陌至尊言语郑重:“你既然得到广成道尊的传承应该也能够明白其中的差距。”

    “这倒是。”许道颜看了鬼陌至尊一眼,明白对方没有骗他,在元始教主,太上教主,通天教主那个时代的人,是类似于祖的存在。

    哪怕是初代人物,只能够可望,而不可及。

    “无垠之地与永恒神庭的战争,爆发了两次,你们是第一次被镇压的?”许道颜问了一句。

    “不错,不过当年那些初代人物也深受重创,如果要强强将我们杀死,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故而当年我们有一部分人被镇压在鸿蒙起源,有情起源跟无限起源。”鬼陌至尊并不在乎让许道颜知道这些。

    “那你知道,我身上这件至宝,所持有的人物?”许道颜引出初代陶罐,看向鬼陌至尊。

    鬼陌至尊目光炙热,身躯忍不住颤抖,这一件初代陶罐,威力巨大,在当年那一战给他们造成极大的损失,持有之人的战力更是惊世,以一敌十,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初代人物,如此惊艳,实在少见,没有想到这一件初代陶罐竟然会落在许道颜的手中,鬼陌至尊沉默了片刻:“那个人,也姓许,是你们同一个姓氏,他很强,比我强。”

    “那你能够给我什么样的大造化,我现在就想要,只要你能够给我,我就能够放过你。”许道颜看着他。

    鬼陌至尊一阵错愕,原来许道颜并不想要成为他的下属,而是要跟他平起平坐,不过初代陶罐的确让人畏惧。

    “你胆子很大,这很好,我不会杀你,你潜力足够,可以成为我的傀儡。”鬼陌至尊悍然出手,像许道颜这样的人,只能够用实力说明一切。

    对于力量崇尚到极致的人,同样也会尊重力量,就如同他一样。

    一时间,众多阴兵鬼将,铺天盖地,奔腾而来,许道颜手持双剑,自其眉心中又有一小人衍化而出,手持长明灯与孔雀羽扇,蓄势待发。

    “竟然敢在我的世界当中,魂魄出壳,你很有本事。”鬼陌至尊看到这一幕,眼神寒芒闪烁,整个世界温度骤降。

    许道颜的魂魄手握长明灯,始终温暖,不受其丝毫影响,身上流淌着一丝永恒的韵律,他行步之间,身上的圣雷灵吞吐出可怖的雷芒,横击四方,与许道颜的肉身彼此接应,在鬼陌至尊的世界中肆虐。

    那满天的阴兵鬼将炸裂,化为劫灰,然而于此地,似乎无穷无尽,并且这些存在炸裂,也会化为诡异的符文,让这世界的温度一点一滴地下降。

    不知不觉,许道颜都觉得自身的气血运转起来都会有些不畅,鬼陌至尊于自己的世界中,他根本就没有出手。

    一是许道颜可以伤到他,二是他也没必要,只要将其困在这个世界,用阴兵鬼将将他生生耗死即可,不必以身犯险。

    像他这样的人物,根本不会管体面不体面,只有赢了才是正道。

    许道颜与自己的魂魄,不停地杀出一条血路,想要挣脱这鬼陌至尊的世界,但发现实在太难了。

    虽然自己以

    4000

    身为界,自己能够汲取黄泉起源的力量为己所用,但在这鬼陌至尊所衍化出来的世界,他根本无力去打破。

    “我早就说过,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鬼陌至尊显得很从容。

    许道颜月眼阳眸能够捕捉到他的位置,但始终都接近不了,在这一刻,他体内十二倍战力叠加,羽化天剑与斩术帝剑同时劈砍而出。

    所过之处,尽皆羽化成华芒,一切术法,瞬间崩塌,在这世界的空间被撕开了一个小口子,然而只是一个小口子而已。

    在鬼陌至尊的手段之下,瞬间就被抚平了,许道颜的神色开始变得凝重,在他识海当中,那一轮明月,积蓄力量的宝库最多只能够让许道颜施展几次攻伐。

    此刻的他,在对抗鬼陌至尊的同时,也在暗中积蓄力量,他能够切身感受到,当年无垠之地侵略永恒神庭战场上所发生的一切。

    这是他从鬼陌至尊的世界中所看到的,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脚下尽是白骨,这也是鬼陌至尊要让他看到的。

    “永恒神庭迟早是要毁灭的,你在永恒神庭之上,根本就没有愿意扶持你的超级大世家,如果你愿意,我鬼氏一脉愿意支撑你成长。”鬼陌至尊声音平淡,如果是别人,他并不会愿意这样做,但许道颜的身世就摆在那里,受尽农家许氏的排斥,自己一个人杀出来的血路。

    “眼前没有利益,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许道颜目光炙热,与鬼陌至尊的大战之中,他越战越勇,体内的刑天战意吞吐。

    “年轻人不要把目光局限在眼前,我被镇压那么漫长的岁月,自然是没有什么能够给你的。”鬼陌至尊平静道:“但等我到无垠之地,你想要什么就能够拥有什么。”

    “到时候你也就不需要我了吧,卸磨杀驴,只怕我什么都得不到。”许道颜奋力反击,毫无畏惧。

    对于他的表现,鬼陌至尊能够理解,的确对于他这种孤身一人,杀出一条血路的人,给他许诺那些大而空的东西都不如眼前来得实在。

    “不过如果你能够做一件事,我兴许能够帮你。”许道颜再度开口,他与自己的魂魄行走在这冰冷,白骨遍地的死亡鬼界,依旧可以自保。

    “你说。”鬼陌至尊目光一亮。

    “只要你能够把单于雅丹交给我,接下来你要做什么事,我都可以帮你。”许道颜杀气腾腾。

    “哈哈,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女人,但她已经被月咒至尊所掌控,眼下还有一些用处,只怕月咒至尊不会交给我。”鬼陌至尊笑了笑:“不过你放心,她与你之间的价值,就如同蝼蚁与神龙的区别,只要她没有用处了,随你处置,这一点我还是能够做主的。”

    鬼陌至尊知道,许道颜被那单于雅丹杀了亲生母亲,并且三番两次遭其暗害,如今向他索要也是理所当然。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想要我为你效命?”许道颜手中的双剑挥舞,剑气纵横。

    鬼陌至尊也只能够感叹,自己刚刚摆脱封印,的确也没有什么资本,不过他觉得只要将许道颜强行镇压,自然能够将其掌控。

    “当你的命掌握在我手中的时候,你就不会觉得我是在骗你。”鬼陌至尊深知,哪怕自己飞升到永恒神庭,还需要许道颜帮自己做更多的事情,只有这样的人才是最可靠的。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许道颜不停地伪装自己,只希望能够让鬼陌至尊相信,自己对力量上的渴望。

    从一些历史碎片上看到,无垠之地的确用这种方法降服了不少人,对永恒神庭造成巨大的损失。

    那些人都是怀才不遇,并且出身不好,受大世家排挤之人,被无垠之地的大世家发现,给予重用,并且给他们大造化,最后都给永恒神庭带来惨痛的后果。

    鬼陌至尊的世界,的确非常的强大,窥一斑而见全豹,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将其斩杀,根本是非常困难之事。

    所以在这个时候,自己只有在其世界中,吸引他的注意力,如今他只能够期待,断那边会更早结束。

    许道颜视觉共享给所有人,他们也能够知道此刻他与鬼陌至尊正在拼死相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