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苦战

    “那个人好强,同样是在圣帝境第四层,竟然能够抵挡得住这么多强者的围攻,那不是钟无吗?”

    “打遍黄泉起源自成世界无敌手,在以多对少的情况,还被全面压制,如果不是他身上的十殿阎罗甲只怕早就已经死了。”

    钟无连连咳血,鬼陌至尊的肉身非常的可怕,硬撼十殿阎罗甲,震得他浑身上下肺腑震荡,曾经可以媲美初代存在的威压让他心里极其难受。

    “这是无垠之地的至尊,从鸿蒙起源中逃出来了。”这时有一名来自黄泉商会的太上会长出现。

    “什么!”此言一出,在场诸多强者震撼。

    “如果不是钟无用十大阎罗的造化骗你们出来,你们早已死在城中了。”黄泉商会太上会长一字一句,都吐得很慢。

    这些被大造化给吸引来的黄泉起源强者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才知道怎么事。

    鬼陌至尊在元宝的古局中全力挣扎,想要撕扯开,逃出此地。

    元宝嘴角溢血,一边执掌龙虎印,一边接引天地之力,增强古局的威能,一边以人皇笔加固古局。

    那龙虎道锁衍化阴阳,死死纠缠住鬼陌至尊,限制他的行动。

    自其体内的圣帝道不停地朝着四面八方冲撞,吴敌不停地舞动手中的初代裹尸旗,召唤战魂大军,悍不畏死地与其抗衡。

    断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的术法可以断人意念,使人在短暂的时间失去意识,任人宰割,然而对鬼陌至尊却不起效果。

    他持初代石图的鲜血潺潺,异常狰狞,此可正忍不住颤抖,鬼陌至尊一击恐怖如斯,许道颜还能够与之相抗那么久。

    可见其肉身之强横,根基之稳固,要换成其他人早就陨落了。

    几乎就在这时,一方大印,化为方圆百里大小,印地刻着番天二字。

    吞吐着恐怖道韵,朝着鬼陌至尊当头砸下,其威力之大,使得虚空炸裂,所过之处,一切都化为虚无。

    鬼陌至尊神色狰狞,以他的实力竟然会被这些蝼蚁围困得如此之久,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但他也都只能够接受。

    自其体内鬼祖索命吞吐而出,他双手握拳迎击,砰!

    一声炸响。

    只见其双拳皮肤炸裂,鲜血潺潺,露出森森白骨,上面刻印着古老的符文。

    看到这一幕,许道颜心中前所未有的凝重,番天印这一击,几乎是自己的绝杀手段,竟然只能够造成这样的伤害。

    在这一刻,他开始明白为什么这些无垠之地至尊这么难杀死了。

    商平冤双拳紧握,沉声道:“番天印这一击的威力,哪怕我以肉身硬撼也受重创,他竟然凭借双拳就抵挡下来。”

    “这鬼陌至尊的手段太过可怕了。”韩天法神色凝重,他们几个都不能够显露出来,因为如果一旦被发现,他们就会有危险。

    “只能够靠这些年轻人了。”天祭胜雪深吸了一口气,眼前的形势很危及。

    苍卫在积蓄力量攻伐,小蚕同样也要蓄势,苏惊圣碎裂的手骨在迅速恢复,体内的刑天血雾不停地涌出,她似乎在施展一种秘法,燃烧自身的生命精血,不惜一切代价,要对这鬼陌至尊造成伤害。

    刑天战道,一往无前,向死而生,苏惊圣深知,如果让鬼陌至尊这样的人物逃离了,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许道颜看了苏惊圣一眼,而后看向断,只是一个眼神,他们就明白了。

    “鬼陌至尊,你的确很强,我们只怕都很难杀死你,但至少要重创你。”许道颜将番天印收到自己的体内。

    他一手持初代陶罐,将体内的圣帝道不停地灌注到其中,五行灵根与五行圣帝石不停地汲取天地五行之力,衍化成圣帝道。

    让许道颜看似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力量,他的魂魄手持孔雀羽扇,此物传承久远,威力同样不弱。

    衍化出一头孔雀,栩栩如生,伴随着许道颜的意念一动,飞扑而下,利爪锋芒,然而鬼陌至尊只是一拳。

    孔雀利爪破碎,许道颜手中的羽扇猛然一抖,五色圣光激射而出,破杀在其身上,渗透到鬼陌至尊的魂魄深处。

    只见其身体摇曳了一下,然而他不仅肉身强横,就连魂魄都强得骇人,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看来之前自己那一拳,是鬼陌至尊仓促应付才会如此。

    “我太高看自己了,但既然已经决定做的事情,就不会头。”许道颜一步一步逼向鬼陌至尊。

    “我倒要看看你要用什么方法杀死我。”鬼陌至尊也不挣扎,他坚守自身,一拳轰出,打得钟无连连咳血。

    华言雪立即施展青囊为其疗伤,使其身上的伤势迅速恢复,一股大慈意境让钟无精神剧烈,战力比起之前还要叠加许多。

    “我觉得需要借助一下外力,如今鬼陌至尊已经被困在这里,你觉得呢?”华言雪道了一句。

    “太上会长,动用黄泉夺魂箭吧!”钟无退出了战场。

    “嗯。”太上会长颔首,不管怎么样,既然与鬼陌至尊的梁子已经结下了,就不可能善了。

    尤其是像黄泉商会这样的存在,一旦结仇就不可能让对方能活。

    一时间,十八尊来自黄泉商会的至尊圣帝,他们手持战弓与战箭,这是当日与无垠之地一战所留下来的底蕴。

    他们将自身的圣帝道提升到极致才只能够将手中的战弓拉出一个半圆,但自他们手中的利箭华芒汇聚,让人望之心中忌惮。

    这一箭,涵盖了他们的世界,还有黄泉夺魂箭的意志,嗖!

    弓弦震颤,以他们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波动开来,每一道箭的威能都足以毁灭一名至尊圣帝。

    鬼陌至尊眼眸带着些许凝重,自其身体表面凝聚成一张张诡异的面孔,他沉声一喝:“鬼祖护身。”

    锵锵锵!

    如金戈交击之音,不绝于耳,十八根黄泉夺魂箭瞬间被弹射而出,然而那一张张面孔也不由得炸裂开来。

    众人心神摇曳,鬼陌至尊咳了一口血,仅此而已,他眼眸中凶光闪烁:“好,很好,还有什么手段一并使出来吧,这黄泉夺魂箭当日在战场之上也属于中流的货色还想杀我?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太上会长神色凝重,无垠之地的至尊,有多可怕,在这一刻,他心中已经有了清晰的概念,当日十八名至尊圣帝射杀出那一箭,精神萎靡。

    原本他们认为的必杀一箭,却没有想到竟然没有起太大的效果。

    就在这时,在初代陶罐上面有一道符文亮了起来,一滴混沌太阴水从中破杀而出,看似缓慢,却给人一种滴水穿石的劲道。

    鬼陌至尊的神色在这一刻,凝重了起来,自其体内的生命本源都被调动了起来,凝聚出一张张诡异的面孔。

    只见那一滴混沌太阴水与那些诡异面孔碰撞的刹那,虽只有一滴,但却引发滔天怒浪的轰鸣之音。

    支撑不到五个呼吸间,那一张张诡异面孔支离破碎,仅剩下半滴混沌太阴水落在鬼陌至尊的身上。

    砸得他咳了一大口血,初代陶罐上面那一枚符文,涵盖初代意志,非比寻常,许道颜将其激发,几乎消耗空了自身的力量。

    鬼陌至尊的身体表层覆盖着一层阴霜,混沌太阴水的力量似乎往他生命本源渗透。

    “如果你们的手段仅限于此的话,那么就等死吧。”鬼陌至尊看了元宝一眼,他体内的圣地道不停地冲击着古局,虽然是接引天地之力,但一旦力量消尽,他就能够从中挣脱而出。

    虽然如今受了伤,但并不致命,吞噬了那么多生命精华,再加上他自身的底蕴,不可能轻易被杀死的。

    断如同鬼魅,自其体内的圣帝道不停地涌入到手中的元魔骨剑,一枚灰色的古魔文在流淌着光亮,似乎也有初代意志被其激活。

    苏惊圣身上出现了一件血色战甲,一道道狰狞的尖刺,如同凶兽獠牙,在上面刻画着最古老的刑天氏巫文。

    “刑天祖甲!”鬼陌至尊在这一刻,面色大变,顿了顿:“不对,这是残甲。”

    “刑天残甲,乃是当日我刑天战祖穿戴过的战甲,只是破损太过严重,但在上面涵盖了他的战意。”虽然只是残甲,但这已是九州神朝刑天巫殿绝顶传承之一,她双手握石环,一身的生命精元都在疯狂燃烧,眼眸逐渐化为血色,苏惊圣一步踏出,踩得乃是刑天九步之法,挟以初代石环之威,每一步踏出,自己的战力就提升两倍,朝着鬼陌至尊碾压而去。

    鬼陌至尊的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苏惊圣体内的怪力,让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曾经出现在他们的战场之上,横扫一方。

    在她的体内似乎蕴藏着一尊洪荒祖兽,九步踏完,只见苏惊圣身体裸露出来的肌肤都布满血色的符文,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撕裂。

    自她身上的刑天残甲,凸起的尖刺獠牙仿佛饥渴的凶兽,像是要饮尽敌血,自其双手上的石环符纹闪烁。

    元宝一声大吼,龙虎道锁将鬼陌至尊死死扣住。

    苏惊圣的身体如同炮弹一般,砸落而下,鬼陌至尊惊怒交加,但只能够凭借自身血肉之躯与之硬撼。

    轰!

    以两人为核心,一股可怖的大道波动横扫而出,惊得诸多观战之人肝胆欲裂,在这一刻,黄泉太上会长对这些黄泉起源的少年圣帝有了清醒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