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阴霄至尊

    “哈哈哈,你们拦不住我了。”垚悬至尊气血翻滚,此次纵然狼狈,但他有壮士断腕之勇气,能够逃出去,何愁不能够从头再来。

    他一拳逼退智觉和尚,直接挣脱出青帝镇天局,然而就在这是时,帝殒从天而降,蓄力一击,来自诸神葬地的灭世神塔吞吐着毁灭之威,当头砸下。

    智觉和尚连忙退到一旁,免受波及,垚悬至尊眉头一皱,以一对骨手托塔,以力硬抗。

    这灭世神塔纯粹为了毁灭与镇压而存在的,如今垚悬至尊伤势加重,不像之前应付起来那般轻松,只见其一对骨手上,血肉再生。

    全身的力量震荡起来,直接将其掀飞出去。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初代木棺从天而降,上面有三道古老的符文在跳动,狠狠地砸在垚悬至尊的脑袋上。

    噗。

    这初代木棺威力巨大,可震荡神魂,更拥有极其可怕的镇压之力,只见在棺上的符文缠绕在垚悬至尊的身上。

    一股可怕镇封之力渗透到他的体内,垚悬至尊神色大惊,没有想到这一次攻伐他的少年圣帝竟然如此之多。

    “给我开。”他一声厉喝,气血全开,圣帝道朝着四面八方震裂,硬生生把初代木棺上的镇压符文给逼出体外。

    就在这时,帝殒棺内,一道人影破杀而出,他的气息异常古老,当年愿意陪葬于九龙浮土葬中第三层,城主刘和风。

    当日他的尸骨被帝殒引入初代木棺当中,在场的人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活过来,并且一战的战力非常的可怕,都已经到达圣帝第五层的巅峰境界。

    他似死似活,一身生机浩瀚,藏于识海中的记忆,留存下来的战斗本能完全爆发,一时间,气息竟然还压过了鬼陌。

    一拳之下,将垚悬至尊偌大的身躯给轰飞了出去,使其连连咳血,他的肉身异常的可怖,刘和风当年追随大炎部落的炎帝,征战天下,乃一方统帅,生存于比垚悬至尊更为古老的岁月。

    他出身于巫族,所修炼的更是大炎氏的古经经文,于炎帝时代,在其实力巅峰时期,丝毫不比垚悬至尊弱。

    此刻垚悬至尊的力量被消磨了诸多,然而他却在全盛时期的巅峰,帝殒

    4000

    掌初代古棺,护住自身。

    “无垠”刘和风不知是死是活,在其口中吞吞吐吐出两个字。

    他的声音嘶哑,透着苍凉与平静,他的身躯如同一轮炎阳,照耀四方,一身的战血如火,熊熊燃烧。

    垚悬至尊虽强,但却也被打得步步紧逼,连连吐血,就在这时,鬼陌化掌为刀,从背后切进垚悬至尊的体内,吞噬着他体内的生机,提升自身修为。

    垚悬至尊翻身一拳,打在鬼祖护身的面孔之上,以强大的巨力震得鬼陌翻飞了出去,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所吞噬的生机却让其增长了不少,并且来自鬼氏一脉的死气在垚悬至尊体内蔓延。

    许道颜再度蓄势一击,番天印融入了神秘植被的气息,他体内五大圣帝道彻底沸腾,疯狂涌入到印中。

    垚悬至尊以寡敌众,自然疲于奔命,被融入神秘植被气息的番天印砸得头皮炸裂,血箭飚射而出,使其魂魄受到不小的震荡,来自无际祖树本源意志压迫得垚悬至尊难以喘息。

    就在这时,断将自身力量升华到极致,引动元魔骨剑上面三枚古老的符文施展致命一击,于众目睽睽之下,贯穿了垚悬至尊的后心。

    他一击完毕抽身而退,元魔骨剑疯狂吞噬着垚悬至尊的生机,透体而过,在众目睽睽之下,骨剑仿佛活物,发出咕咕的吸血之音,剑身上出现了一抹红丝。

    垚悬至尊一声怒喝,身上的血肉炸裂,硬生生将元魔骨剑炸得离体飞出,他转身就要逃离,苏惊圣悍不畏死。

    自其背后,一尊无头战神舞动战斧,与她身上的刑天残甲结合,初代石环上符印涌动,她奋力一掷。

    垚悬至尊被压制连心中愤怒,但却又无可奈何,口中吐出一道血箭,衍化成一道符印,炸得无头战神身躯开裂,战斧破碎,他以双拳重击在石环上,将其打飞。

    这时,昆乾体内鲲鹏祖血全力燃烧,手中的盘龙杖化龙,栩栩如生,横击在垚悬至尊的腰间。

    轰,只听见咔的一声脆响,饶是垚悬至尊的身躯强横,在诸多初代古宝的轰击之下,都开始有些承受不住。

    要是先前的鬼陌至尊承受这种攻伐,早就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了,然而垚悬至尊的生机却异常磅礴。

    白骨生肉,许道颜一行人根本不敢大意,只能够全力消磨,他们占据不停的方位,施展圣御帝阵,圣战帝阵,圣隐帝阵,圣疾帝阵。

    无论是从身法,防御,战力都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损失最重的当属智觉和尚,他所渡化的圣帝境强者死伤数百。

    “垚悬至尊,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许道颜很是平静,直视前方。

    “笑话,你们真以为能够拦得住我?”垚悬至尊身上的血肉上面铭刻出诡异的符文,伴随着他意念一动。

    以他为核心,毁灭性的力量席卷九天十地,众人都早有准备,迅速后撤,这是垚悬至尊的自爆。

    青帝镇天局,无尽星空局彻底毁灭,最后一局,阴阳八卦局也在剧烈的颤抖,然而每一件初代古宝坐镇一方。

    六魂幡坐镇坤位,番天印祖宗很乾位,定空战戟坐镇巽位,初代石图坐镇兑位,龙虎印坐镇离位,初代木棺坐镇坎位,初代石环坐镇震位,初代舍利坐镇艮位。

    这才是最大的局,饶是众多少年圣帝联手,都被这一股可怖的波动冲击得连连咳血,许道颜在第一时间,燃烧精血,施展慈悲圣帝道,滋养众人身躯,陆言雪与素问合力医治,让在场之人所受之伤迅速恢复,他们纷纷服下丹药。

    此刻阴阳八卦局正在剧烈颤抖,随时都有被撕裂的危险,垚悬至尊看到这一幕,状若疯魔,此刻他浑身白骨,仅剩下头颅,面目狰狞,脸上的皮肉都已经烂了,他恢复到原本的体形,生机消散了许多。

    然而他的白骨却在衍化成石质,想要做拼死一搏。

    帝殒咳出一大口血,燃烧自己的生命本源,刘和风之所以有如此可怕的战力,全凭他在催动,要知道历经漫长的岁月,刘和风其实早已经死了。

    在这一段时日,他躺在初代石棺之内,残留不散的意志与战魂得到温养,然而想要让刘和风出战,必须消耗自身的力量,能够激活其残留的本能战意。

    垚悬至尊与刘和风两人纠缠搏杀,炎阳与白骨的碰撞,大道波动冲击四方,哪怕垚悬至尊再如何的强大,如今被消耗到这等程度,面对刘和风的各种绝杀手段,自然也是被打得节节败退。

    他眼神中充满不甘,原本那不停在颤动的阴阳八卦阵如今已经逐渐稳固下来,他的眼神变得黯淡。

    他知道自己要被硬生生耗死在这里了,正如许道颜所料,对于垚悬至尊这样的人物来讲,他比谁都怕死,都想杀出一条血路。

    “既然逃不出去,那就一起死吧。”垚悬至尊头上的皮肉迅速干枯,整个人都在化为骷髅头,一身的骨架上有铭文闪烁。

    洪易全力施展长虹索,将其锁捆镇封,素问蓄势一击,初代银刃破空而出,拦腰一斩割断垚悬至尊力量的连贯。

    许道颜心中传音:“小白,就是现在。”

    偌大的玄武,发出震天炮响,自其口中,蓄势已久的四大石钉,破空而出,抓住这瞬息的机会,狠狠地扎入到垚悬至尊白骨的缝隙当中,可怖的镇封之力,瞬间阻隔了他身上力量的运转。

    许道颜施展神行道隐术,自他的左手衍生出神秘植被的枝桠,轻而易举地破入到垚悬至尊的头骨,渗透进去。

    来自无际祖树的威压,要垚悬至尊本能的颤栗,他身上的生机被截断,残留于骨头当中,魂魄也被镇住,难以反抗。

    只见神秘植被将其魂魄的力量全部汲取,并且将其记忆尽数吞噬,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三天三夜之后,垚悬至尊的尸骨终于没有丝毫的反应。

    许道颜并不想汲取他身上那些庞大的生机,因为那样会助长神秘植被的力量,如果只是汲取其魂魄的记忆,却都还好。

    垚悬至尊所修炼的各种经法,在经过神秘植被的洗礼之后,结成一枚枚果实,被许道颜所摘取,他这一生的记忆,也被许道颜缓缓消化。

    也幸好许道颜的魂魄强大,不然的话,何以能够囊括两位无垠至尊的诸多记忆。

    “怎么样,他们所修炼的古经,可有解法?”智觉和尚在第一时间询问,要知道四大帝尊可是他飞升永恒神庭之后,最大的保障。

    “那一位名为阴霄至尊,那种秘术向死而生,垚悬至尊也不知道解法,一旦修炼,的确会留有一定的隐患,只能够看看其他至尊有没有人知道了。”许道颜摇了摇头,他心中倒是有一个想法,只不过觉得有点不现实,故而也就没有多提了。

    “你确定没有骗我?”智觉和尚质问道。

    “我会不会骗你,你心里最清楚,这并非你我之间的事,而是关乎到鸿蒙起源千千万万生灵之事。”许道颜耸了耸肩,他与智觉和尚敌对多年,彼此都很了解。

    智觉和尚一声叹息,的确如此,他微微蹙眉,垚悬至尊都这般难以对付,那些实力恢复到更强的无垠至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