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死斗

    星空大葬局中。

    在洪易与姜藏的操纵之下,各种星空灾难聚合起来,朝着馗浼至尊狠狠打压而去。

    饶是他战力非凡,背后那一尊古尸形体防御能力惊人也被打得东倒西歪,不停摇摆。

    馗浼至尊的神色冷若冰霜,原本在他看来,对付许道颜这些小辈是根本不需要耗费太大的力气,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受到如此之多的阻碍。

    要知道,风水古局可借助天地之力,为己所用,姜藏与洪易的攻伐,等于无时不刻有一名战力惊人,超乎寻常的至尊圣帝对其进行致命一击。

    “是你在找死吧,馗浼至尊,我给你一个机会,自封吧。”许道颜淡淡一笑,他立于这星空大葬局中,星空灾难贴着他们几个人的身体飞掠而过,一切都在洪易与姜藏的掌控之中。

    “许道颜,看来你是不知道我的手段,好,好,好,你们彻底激怒我了,能够死在我这手段下,你们也足以自傲了。”馗浼至尊显然已经不想再这样拖延下去了,必须速战速决,并且撕裂此地。

    “哦?是吗?你千万不把自己弄死了,不就是战尸附体,法尸附体那么几招吗?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强!”许道颜心中沉重,但表面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很轻松与平静,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的蔑视。

    “什么?”馗浼至尊没有想到,自己的手段竟然被知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中震惊。

    没有理由许道颜会知道。

    在场的这些少年圣帝一个个都非常的小心,许道颜是那么说,但不代表馗浼至尊就真的那么弱。

    此番众人都已经是用尽各种各样的手段,布下此局,与馗浼至尊已经是逼死不休的局面了。

    “我说过了,你自封吧,不然的话,必死!”许道颜目光平淡,仿佛看着他已经看着一个死人了:“你真以为我们布下局来抓你会不准备完全吗?你真的以为我们就只有这些人吗?你真以为我会做没把握的事情吗?”

    “好,我倒要看看你多有把握。”馗浼至尊自然不可能被许道颜给吓唬住,但他却不得不保留一下战力,生怕遇到什么存在的突袭,而且许道颜既然早有准备,他更不能够小觑。

    “收住!”许道颜意念一动,一时间,星空大葬局里面的所有灾难,不再降临,似乎都在吞吐,蓄势。

    馗浼至尊微微蹙眉,很显然许道颜似乎很清楚他的一些手段。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了。

    自馗浼至尊的背后,那一尊古尸仿佛能够沟通一道遥远的门户,只见一股力量垂临下来,取而代之。

    是傀儡至尊身上精血的消耗,是一种献祭的方式,只见那古尸身上开始出现一片片鳞甲,利爪变的锋利,而整体的防护能力似乎也变得极强。

    那古尸的面容变得异常狰狞,獠牙血红,根据芒炽至尊,垚悬至尊的记忆当中,此战尸能够以战养战,不停地吞噬气血来让自身的战力变得更强。

    当然,想要将其召唤出来,附体而战,代价也是极大的,馗浼至尊的形体干枯了许多,面容不再光泽,头发也变得灰白。

    “战尸附体。”刹那间,这一尊衍化而成的战士竟是与他的肉身硬生生地结合起来,他体内深处所储存的生命精元闸门大开。

    让其恢复了些许,虽然是杯水车薪,但却聊胜于无。

    许道颜如今在《流月斗神古诀》的造诣,已经提升到第十三倍的战力,不久之前,他已经在蓄势。

    对于其他的少年圣帝,不外如是,断换成了初代古图,而苏惊圣不再手握初代石环,而是疯狂地催动刑天残甲,昆乾则是手持盘龙杖,并且催动身上那无垠至尊所留下来的古老战甲。

    许道颜至始至终,平静如水,面对馗浼至尊有极大的把握,他以身为界,磅礴的力量涌入到番天印当中,阴阳五行,运转其中。

    馗浼至尊的身体多出了一些密集的鳞片,类似于蛇鳞,可以隐晦的看到,这些鳞片交织而成古老的符文,使其身躯拥有不可思议的战力,自其手指上生长出锋利的灰色利爪,牙齿则是异常的细碎,很是锋利。

    自其面孔上流淌着浓郁的死气,眼眸泛白,看似空洞却非常的吓人,他低声咆哮:“许道颜,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凭什么跟我斗。”

    馗浼至尊虽然这么说,但却不敢不惜一切代价去攻伐,因为这星空大葬局突然收住了,显然是在蓄势一击,劫罚会有多可怕,没有人敢想象,并且这战尸附体的话,无时不刻都是在消耗自身生命精元为代价的,所以他要速战速决,如果没有海量的气血让他吞噬的话,根本无法维持太久的时间。

    “你来。”许道颜依旧平静。

    馗浼至尊瞬间动了,饶是许道颜以月眼眼眸去捕捉他的动作,依旧感觉到非常之快。

    “战尸断天。”馗浼至尊悍然出手,他的手掌如刀,横切而出,这一动,刹那间的威势仿佛都要把整片天地都给斩断一般。

    许道颜很是沉静,施展《神行道隐术》往后一撤,那一斩几乎是贴着他身体飞掠而过,看得苏惊圣一行人都吓了一身的冷汗。

    一斩之威,便让星空大葬局有一方出现了碎片,只不过三局合一,这古局都能够自主恢复自身损伤。

    见许道颜竟然如此从容,馗浼至尊化掌为拳,朝前碾压,一声厉喝:“破碎乾坤。”

    一时间,整片空间仿佛都快要扭曲坍塌了一般,这力量狂暴得让许道颜都感到有些难以喘息,他一手持斩术帝剑,一身的圣帝道疯狂涌动,《流月斗神古诀》十三倍战力爆发,一剑斩出。

    斩术帝剑深处仿佛被触动了一下,剑网吞吐而出,一枚枚可斩碎天地间万法的符文跃然于剑网之上。

    只见那些可破碎天地万法符文,顺着剑网,化为细碎的法则,冲击连连斩在馗浼至尊的这一拳上,果不其然,使其杀力减弱了许多。

    然而剑网并没有承受多久便崩开来了,许道颜微微蹙眉:“果然,面对无垠至尊的法,哪怕是斩术帝剑依旧还是勉强了一些,虽然说我还没有将其力量全部发挥出来,但无垠至尊所施展出来的法,也不是那么好破的,力量是相对的。”

    要知道这可是催动《流月斗神古诀》十三倍战力的爆发,才能够削斩掉这破碎乾坤部分攻伐。

    不过许道颜对于这一切早有预判,手中的番天印也在这一刻,全力爆发,此刻的番天印涵盖《自然经》之玄妙,又以许道颜自身为界涌入其中,使其第七枚符文也呈现出来,十三倍战力爆发出来的刹那,第八枚符文也开始呈现。

    偌大的番天印衍化成八百里大小,狠狠地轰下,那八枚符文力量彼此交替组合,吞吐着一股镇压之威。

    馗浼至尊眉头一挑,一拳轰出,道纹的冲击与他祖术的碰撞所形成的波动震得许道颜都不由得嗓子眼一甜,吐出一大口血来。

    他被逼得连连后退,体内《不死逆天术》修复着他的伤势,只见番天印支撑了片刻的时间,便被轰飞了出去,悬浮在半空之中。

    接下这一拳,馗浼至尊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肉身依旧无损,他抓准机会,欺身而进,就在这时,许道颜的初代陶罐骤然显现而出,猛然一抖,恐怖的混沌太阴水是如洪水出闸,当着馗浼至尊正面冲击而去。

    饶是战尸的肉身强横,但在馗浼至尊体内生命精元大耗的情况下,被混沌太阴水如此一冲,身体也不由得猛然一个激灵。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盘龙杖飞天而起,衍化成一条怒龙。

    元魔骨剑仿佛有了自己的灵智,通体惨白,一条条密集却极细的血线在剑身上流动。

    砰。

    馗浼至尊被他们两人这么一偷袭,打得身体吃痛,盘龙杖的威力不小,尤其是昆乾引入自己的世界,激发鲲鹏祖血,极速恐怖,异常可怖。

    而元魔骨剑原本就是镇压芒炽至尊之物,吞噬了他些许精血,使深藏的意志稍稍觉醒了些许,故而变得异常玄妙,而断这一剑涵盖了自己的世界,透过元魔骨剑想要直击人识海,将魂魄重创。

    只是这样的想法太过天真了,纵然他施展了全力,但在战尸附体的状态之下,只破了鳞甲,鲜血飚射而出,而元魔骨剑也被震得弹射而出,不过却饮了一口馗浼至尊的血。

    “你们两个找死!”馗浼至尊被偷袭后,大怒。

    苏惊圣不停地运转自己的圣帝道,并且将自己所领略的世界融入到刑天残甲当中,除此之外,还施展了《刑天巫诀》当中的绝杀手段,只见其背后一名无头战祖,顶天立地,显现而出。

    她冷视前方,全面爆发,周身都是弥漫着浓烈的血雾,体内的战血不停燃烧,馗浼至尊盯住了断,向其扑杀了过去。

    苏惊圣无所畏惧,动身准备与馗浼至尊硬撼,她低沉喝道:“战祖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