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拳道

    许道颜察觉到苏惊圣的用意,微微蹙眉,心中传念道:“惊圣,你要做什么,不要鲁莽。”

    “我自有打算。”苏惊圣想要不停地突破自己的极限,如今她双手带着手套,这同样是一件传承是刑天氏的古宝。

    与此同时,在她身上的刑天残甲将其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一道道狰狞如同獠牙的尖刺闪烁着寒芒。

    “找死。”馗浼至尊不得不承认,苏惊圣在圣帝第四层境界很强,但是两人相差一个大境界,想要与其硬撼,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一拳轰出,破碎乾坤,整个空间都被碾压得扭曲变形,直取断。

    苏惊圣护在断的身前,双拳齐出,自她体内的战血极致升华,暗藏在她体内的潜能层层被激发。

    她血脉特殊,天生怪力,与刑天残甲结合,以自身世界引入此甲中,使其内部的战灵有一丝觉醒。

    战祖加身,直接融入到苏惊圣的每一滴血,每一寸肌肤当中,许道颜可以看到她的身体浮现一道道刑天氏的古老巫文,甚至爬到了她的脸上。

    “刑拳。”

    苏惊圣战意澎湃,一往无前,哪怕是面对馗浼至尊这等恐怖的存在,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后退一步。

    砰。

    两者的拳道碰撞,只见刑天残甲上的獠牙狠狠地扎入馗浼至尊的体内,让他感到吃痛,然而苏惊圣双手的臂骨层层断裂。

    馗浼至尊猛然一震,她的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被震飞了出去,连连咳血。

    虽然只在瞬息之间,但刑天残甲从馗浼至尊身上所汲取的生命精华经过转化,变得异常精准。

    苏惊圣那断裂的双手臂骨则是迅速愈合,在这一刻,她感觉一身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体内磅礴的战血不停地重铸她的肉身。

    馗浼至尊嘴角抽搐,他全力一拳,竟然没有将苏惊圣打得粉身碎骨?竟然只是达到这种地步而已?

    破碎乾坤,这一拳不仅拥有毁灭性的杀力,与此同时,还吞吐着浓郁的死气,可将人的心志侵蚀,夺舍掉一切灵智,将其转化成死尸,受其掌控,只是如今看来苏惊圣似乎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而且刑天残甲上的那些尖刺獠牙实在太过惊世骇俗,他知道这是传承自刑天一脉的古甲,非常可怕,自己的死气很有可能就是被这残甲深处所蕴藏的力量所吞噬,故而苏惊圣才有可能会平安无恙。

    断已经趁苏惊圣为其挡住一击的刹那,退到了古局之外,毫无疑问,如果自己刚才硬撼下那一拳,不死也要重创,尤其是骇人的死气侵袭,很有可能自己就会被夺舍掉,成为死尸,为其所用。

    许道颜眼角直跳,觉得苏惊圣实在是有些乱来,然而这时,苏惊圣的伤势几乎痊愈了,并且战力有增无减。

    “再来!”苏惊圣很挑衅,她的脸上那些来自刑天氏一族的古老战纹便得更加的明显,在其体内,来自血脉上的怪力,似乎有一道闸门即将打开。

    “既然你想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馗浼至尊几次全力出手攻伐却都没有杀死敌人,这让他心中震怒。

    于众目睽睽之下,苏惊圣又与其硬撼了一击,这一次,她的力量,所吞吐出来的战意更加的磅礴。

    她凭借着刑天残甲的守护,火力全开,不惜一切代价去抵挡,体会着那种向死而生,一往无前的境地。

    在以往的时候,压力都不如馗浼至尊这般大,许道颜在一旁,微微蹙眉,手中的番天印上八枚符文剧烈跳动,随时准备驰援苏惊圣。

    他能够看得出来,此刻苏惊圣陷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意境当中,虽然馗浼至尊打得她连连咳血,刑天残甲之下,身躯破碎,鲜血淋漓。

    但从苏惊圣的体内,似乎有一股可怖的力量在孕育,并且与刑天战意结合。

    馗浼至尊显然也能够察觉得到,但他绝对不容许苏惊圣在其面前有所突破,她睁开双眼,流淌着战血燃烧了起来,传递向遥远的空间。

    这是一种意志的传达,刹那间,一尊异常高大的战祖真影,栩栩如生,降临在其背后,比起先前那一尊来得更强。

    藏于其体内深处的怪力闸门被馗浼至尊那一拳破碎乾坤给彻底打开了,苏惊圣只感觉自己一身的力量暴涨。

    这一尊刑天战祖在她的骨骼,她的血肉上刻印着密密麻麻的战纹,使其肉身更加的稳固,将其先前体内深处的杂质剔除,将脆弱的部分重新构造。

    说起来话很长,然而苏惊圣的蜕变,都在一刹那间。

    她双拳抬起,又是双拳轰出,依然还是刑拳,一往无前,以战止戈,那一种大意志,向死而生的决心。

    哪怕是馗浼至尊都感觉到深深的忌惮,像苏惊圣这样的人物,一旦踏入到一念一世界,将会变得非常可怕。

    两人的拳道碰撞,苏惊圣的身躯被震飞了千丈之远,身上的血肉承受不住,出现密集的裂痕,骨骼也出现了细纹。

    可怖的力量冲击,让她忍不住连连咳血,然而在这个时候,她还是想战,扑杀向馗浼至尊,那刑天残甲的力量仿佛都要被唤醒一般。

    又扎入了馗浼至尊的身体一次,吞吐着渴望战血的气息,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拳灭万灵。”馗浼至尊在这个时候,再度施展另外一大杀招。

    苏惊圣的神色变得异常的凝重,她迅速向后飞退,馗浼至尊笑容狰狞:“你已经跑不掉了,给我去死吧。”

    小天师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于古局之外的他,摇动六魂幡,六条范围扎入虚空,缠绕在馗浼至尊的身上。

    每一条范围上面都铭刻着可怖的镇封,诅咒的道家符文,所透发出来的气息,给馗浼至尊魂魄带来巨大的威压。

    这些幡尾不知有多长,视馗浼至尊的肉身如无物,直取他魂魄深处的力量,小天师剧烈摇动了起来。

    一股莫名的诅咒从天而降,而他的魂魄似乎也感受到一股古老的召唤忍不住想要离体而出,使得他这一拳受到极大的影响,想要收却来不及了。

    与此同时,鬼陌至尊从古局中袭杀而出,鬼祖索命,吞吐着阴阳生死,扎入到馗浼至尊的体内。

    疯狂地汲取着他的生命本源,馗浼至尊神色大变,惊声道:“鬼陌?不对,你已经被炼化了。”

    馗浼至尊厉声一喝,毁灭性的力量将鬼陌的手段震得支离破碎,缠绕在他身上的六魂幡直接缩了回去。

    小天师咳了一大口血,《咒魂经》虽然强大,但对于馗浼至尊这种强大人物的诅咒,作用微乎其微。

    而且他所摆下来的都是小祭坛,没有像在紫芝崖那般完善。

    “可恶。”馗浼至尊勃然大怒,暗中果然不知道还藏着多少人,他的实力一直有所保留,就是因为探不清许道颜一行人的底。

    不得不说,有战尸附体让他的肉身搏杀一道,防护能力都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但越是如此,他越会小心,在这个时候走一错一步期都很有可能代表着出不去。

    就在他对鬼陌展开连连攻伐,轰得那一张张鬼面差点破碎的时候,垚悬身躯如同一座小山,横冲直撞,一招天地同化,打在其背上。

    哪怕是馗浼至尊如今的状态,都不由得咳出一大口血来,自他的身躯背部,竟然开始在石化。

    然而馗浼至尊疯狂燃烧自己的生命精元,并且以自身的圣帝道刻印诸多古老馗氏一脉的古老符文,进行化解,这才将其消除。

    苏惊圣不敢与之硬撼,是因为刚才馗浼那一招是针对魂魄的攻伐,她没有绝对的把握,自然不敢以身犯险。

    她是邪皇苏若邪最小的女儿,最受宠爱,比起她哥哥萧尘,各方面的天赋,不遑多让,不会做没把握的事。

    自小在刑天巫殿里面让她对与人搏杀这一道上,已经磨砺得相当的纯熟,她能够分得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几斤几两。

    鬼陌与垚悬两大墨傀出手,战力比起对付芒炽至尊的时候还要来得强大,直接就将馗浼至尊给彻底牵制住。

    “你们两个。”馗浼至尊脸色很难看,没有想到许道颜不仅将他们杀死,竟然还将他们炼制成如此可怕的墨傀,并且还最大限度保留他们生前的战斗意识,唯一不同的时他们的经法体现,几乎要更加接近本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道颜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能够有如此不可思议的能力?

    “馗浼,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封,我可以将你永恒镇压,至少你还能够活着,否则的话,现在的他们,就是不久之后的你。”许道颜依旧慢条斯理,鬼陌与垚悬战力匪浅,两者结合厮杀,更是不凡。

    “你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哪怕你将他们两个给炼杀了,墨傀就是墨傀,难道还能够阻碍得了本尊的步伐吗?”虽然馗浼战得很吃力,但正如他所说,哪怕保留生前的战斗意志,但身躯方面终究还是有所局限,但缠住他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他冷冷地看向许道颜:“在离开之前,我要先斩了你。”

    在这一刻,馗浼至尊已经不想有任何的保留了,目光极冷,直视许道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