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消磨

    星空大葬局中。

    馗浼至尊周身凝结着一层层阴气所凝聚而成的冰霜,似乎可以将人冻杀。

    浓郁的死气缠绕在其身旁,如龙似蛇缠绕,一旦被侵蚀,就会有夺舍的危险。

    那种死气太过可怕,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他眼神死死地盯着许道颜,没有想到自己都已经踏入到至尊圣帝之境,居然还会落得举步维艰的境地。

    自其身上,古老的死纹绕体,这些死气对于墨傀并没有什么用处,但对于大活人来讲的话,却是能够造成极大的威胁。

    苏惊圣与昆乾感觉到巨大的危险,纷纷都往后撤离,唯有许道颜还一动不动,留在原地。

    “哦?是吗?我倒真希望你有这个能耐来杀死我。”许道颜依旧很从容,一字一句,慢条斯理。

    对于馗浼至尊来讲,许道颜越平静,他心里就越不安,所以他才想要更加迫切要将其杀死。

    “既然你都这么想死,那我只能够成全你了。”馗浼至尊的身躯开始蜕变,满头白法,面容狰狞,举手投足间,给人感觉似乎都能够撼动这星空大葬局了,也幸好三局合一,而元宝又及时催动势术。

    星空大御势,让三局变得彻底稳固,虽然在攻伐上,没有星空大势加持来得强大,但对于他们来讲,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让馗浼至尊跑掉,这才是最重要的。

    像这种无垠至尊人物一旦逃走,就根本难以追杀得到了。

    似乎感受到古局的稳固,馗浼至尊的神色就变得更加的阴沉,原来还有人不停地在外界完善古局的力量,还与势术结合,到底还有多少强者?

    于暗中,来自天阳神朝的无上霸刀萧落也在蓄势一击,观苏惊圣突破生死极限,对他来讲是巨大的心灵触动。

    换做在场的哪一个,都没有几个能够像她那般有如此的勇气。

    金光太子则是专心致志,布置着金光阵,虽然不大,但所运用的天材地宝虽然没有到达先天的品级,但却也都是异常珍贵。

    关键是他对于金光阵的领略,其中的意境,引得小天师,素问都不由得连连侧目,终究是金光道尊这一派的血脉,他的悟性还是可以的。

    鬼陌与垚悬两大墨傀,近乎不惜一切代价,拼死与馗浼至尊纠缠,然而他们身躯异常的稳固,在先天八卦炉里面,聚先天宝料,凝墨家器宗全力打造而成,又保留他们生前的战斗意志,当世难寻。

    哪怕馗浼至尊已经将自己的战力提升到最巅峰,但依旧感觉束手束脚,难以拜托,然而这并不妨碍他杀许道颜。

    他身躯一动,速度更快了。

    许道颜向后撤离,于身后的星空中,有一名魁梧的男子杀奔而出,他正是帝殒。

    初代古棺中,轰然打开,刘和风从中杀出。

    他手持灭世神塔,积蓄得非常之久,在上面有九枚符文跳动,带着克制馗浼至尊先天的手段。

    只见偌大的灭世神塔符文流转,狠狠地镇压而下,馗浼至尊根本避无可避,因为有鬼陌,垚悬两大墨傀缠杀着他。

    果然,它们都在同一时间发动致命的杀招,馗浼至尊周身支撑起一道玄妙的屏障,似乎是由白骨堆砌而成。

    在两大墨傀的全力攻伐之下,迅速崩裂,这时,灭世神塔也朝着他当头罩下,轰!

    一股透过肉身,直达其魂魄的力量震得他心神摇曳,这是曾经镇压他的存在对他有一种本能的克制。

    许道颜心中沉思,因为他不想吞噬太多馗浼至尊的生命精元,所以不再万不得已的时候,实在不想动用神秘植被。

    就在这时,小蚕的声音传来:“道颜哥,你可以将馗浼至尊的生命精元引入星源中,一方面能够消除你的忧虑,另外一方面,到时候你再去炼化一部分的星源,也是一样的,好处更多。”

    “好。”许道颜接引过星源,看着馗浼至尊冷笑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倒是来拿啊?”

    话音一落,许道颜便其收入到自己的大罗圣镯之中,这是许天行给自己留下来的至尊法器,尤其得到那些上界水银浇注,它已经产生极大的蜕变了,只要有朝一日,飞升永恒神庭,它也能够摆脱桎梏,突破更高的境界。

    “找死。”馗浼至尊勃然大怒,虽然被灭世神塔镇压无尽的岁月,但眼前的灭世神塔威力连一丝都没有被发挥出来,故而他也只是心中戒备而已。

    他一拳奋力轰杀而出,死气弥漫,体内的圣帝道异常的凝练,将碾压而来的灭世神塔都打得黯淡无光。

    然而就在这时,刘和风出手了,他的手段之凌厉,一点都不亚于灭世神塔所爆发出来的威能。

    自其身上,似有炎阳在涌动,对于馗浼至尊的死气,有独到的化解之法。

    灭世神塔被馗浼至尊击飞,与其气息有所触碰,使得里面的器灵,有一些灵智外溢而出,如今帝殒也想更够更大限度去施展初代古宝的能力,刚才那一击只是试探,他力量的积蓄,更多是放在刘和风的身上。

    以刘和风的力量,以他全盛时期的力量再融入自己的意志,去施展灭世神塔,爆发出真正的力量,杀得馗浼至尊措手不及。

    对于初代古宝大部分都不知道怎么施展,要如何才能够将它们的威力发挥到极致,故而用尽各种各样的手段,去尝试,去发现。

    灭世神塔,就是曾经镇压馗浼至尊的初代法器,他眼神中流淌着深深的忌惮,总觉得刚才那一击只是对方的试探而已。

    刘和风一身的战力澎湃,意念一动,那灭世神塔回旋,狂暴的力量在涌动,似乎这才只是开始而已。

    馗浼至尊战力大涨,他一拳逼退了刘和风,直取许道颜,也不知道像这样的高手还会有多少,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会被硬生生耗死。

    “我说过,你杀不死我的。”许道颜施展《神行道隐术》,直接隐匿在这一片星空大葬局中,一时间,馗浼至尊失去了目标。

    他眉头微皱,意念横扫而出,捕捉到一丝的轨迹,许道颜心中一冷,看来自己在《神行道隐术》方面的修炼还不够。

    只见馗浼至尊一拳轰出,小天师在这个时候,六魂幡的力量全部爆发,幡尾如剑,直入其识海当中,想要将其魂魄所困镇压。

    馗浼至尊不由得心神摇曳,立即守住拳势去抵挡六魂幡对自身魂魄所造成的震荡。

    许道颜趁小天师为自己争取的时间抽身退出星空大葬局,刚才那一拳仿佛都要将他的去死封死,让人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不得不说,踏入一念一世界的巅峰,这馗浼至尊的战力的确不可硬抗。

    垚悬,鬼陌,刘和风,各种各样的手段齐出,它们都是已经消亡的存在,根本没有丝毫的生机,这让馗浼至尊所修炼出来的死灵圣帝道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所汲取的馗氏一脉祖尸的死气根本也影响不到他们。

    他将自己的精气神内敛,狠狠地冲击在六魂幡的诅咒之中,这一股力量让小天师忍不住咳血。

    六魂幡的威力虽然很大,但如果对方的魂魄本质力量太过强大,自己也很容易受到一些反噬。

    “真当我是吃素的。”小天师心头一冷,引出自己的精血,开始在自己的临时祭坛上不停地刻画着来自《咒魂经》里面的传承。

    他并不知道,六魂幡所透发出来的气息,让馗浼至尊心中很忌惮,甚至有点超过灭世神塔,显然这来自通天教主的传承,自然是非常可怖。

    在这古局当中,馗浼至尊左突右冲,但每一次都被它们三者给拦截下来,根本难以破局,而且他能够感受得到,此局似乎伴随着岁月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坚固,要是在这个拖延下去,就再也难以打破了。

    馗浼至尊越打越心惊,终于知道前面三名至尊是怎么死的,长此以往被消磨下去,又有谁能够受得了?

    他的这个状态并不能够维持太久,没有海量的气血支撑,最后只会耗尽自己的生命本源,馗浼至尊生性谨慎,他一直想要试探许道颜一行人的极限攻伐再哪里,可是被三者合力攻伐,他也疲于应对。

    “不管了,先杀出此地再讲。”馗浼至尊心头一狠,身上的生命本源疯狂地燃烧,他不顾三者的攻伐,任他们的手段打在身上,自己的身体化为一道灰色的流光,震荡着整片古局都在剧烈摇曳。

    “放!”许道颜一声厉喝。

    元宝,姜藏,洪易将星空大葬局这些时日以来的积蓄,全部爆发而出来。

    各种各样的天灾,直径上万丈的各种陨石,星空极电也衍化出来的电海,各种消弭生机的诡异光线,全部都凝聚出来,在这一刻爆发,碾压向那一道灰色的流光。

    小天师拼了老命,摇动着手中的六魂幡,一种来自魂魄深处的诅咒,一股来自通天教主传承对于馗浼至尊内心深处的震慑。

    各种手段,都在这一刻完全爆发,鬼陌,垚悬,刘和风在这一刻收住了攻伐,尤其是刘和风,帝殒在暗中意念凝聚,结合初代古棺的镇封之力,融入以自身的世界与刘和风的力量,涌入到灭世神塔,准备打出惊世一击。

    自他体内的精血不停在燃烧,衍化成源源不断的力量,似乎想要唤醒灭世神塔中所深藏的意志,哪怕一丝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