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古腾至尊

    在永恒神庭上,有三重天。

    它们向来神秘,很大程度上都不参与到各大势力的纷争当中,同样也有一个原因,它们分别在三个方位,相距都很远,似乎坐镇着一方。

    那就是无限天,有情天,鸿蒙天。

    相传,最早出现的三大起源,就是无限起源,有情起源,鸿蒙起源。

    四大无垠至尊的陨落,让月咒至尊成为了惊弓之鸟,不敢再一个人独自行动的,而且芒炽至尊与馗浼至尊相继被斩杀,只怕接下来就要轮到自己了。

    是的,在没有分清敌人是谁的前提下,她不知道敌人何时会从什么地方杀出来,故而她马不停蹄地赶往无限起源。

    其他四大至尊都有其玄妙的隐匿手段,但却还是一一死去,彻底消亡,再也不可能复活了。

    于无尽的岁月当中挣扎,时至今日,她也不想死,否则的话就不会费尽心机想要逃出来,差点陨落,最后夺得一线生机,才有今日之造化。

    所以她来到了无限天,从知道馗浼至尊也陨落的那一刻开始,她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无限起源,因为只有与她同一个级别的人才能够与之拂照。

    不然的话,她没有一丝的安全感可言,四大帝尊那里是回不去了。

    从她跨出鸿蒙起源的那一刻起,从鬼陌至尊被斩杀的那一刻起,她就觉得四大帝尊很有可能会知道他们如今的处境。

    以她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如果四大帝尊联手,她依旧不是对手。

    毕竟那是来自永恒神庭一代少年帝尊,虽然他们常年在下界,但不得不说,各方面的天赋,能力都是少有人能够媲美的。

    阴霄至尊乃是在鸿蒙起源当中,被镇封的最古老的存在,比起月咒至尊生存的岁月还要悠久,可想而知,其实力有多可怕。

    月咒至尊只被葬在紫芝崖,然而在蓬莱山,甚至是碧游宫上都有被镇压了无垠至尊,他们都是比之更早存在的恐怖人物。

    这一点月咒至尊丝毫不怀疑,阴霄至尊比起她要强得太多了。

    这四大帝尊,联合起来参悟阴霄至尊的古经,都能够捕捉到正确的轨迹,得其精要,由此可见,他们的天赋与资质有多高。

    已经过去不短的时日了,阴霄至尊如果已经成功复苏,只怕整个起源都已经乱了,四大帝尊以及他们所掌控的力量,绝对能够将整个鸿蒙起源搅得一片混乱,不可开交。

    月咒至尊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小看对手的人,狮子搏兔,尚用全力,更何况如今她在下界还受到桎梏,没有回到上界。

    对于他们来讲,这下界还是一个关押他们的牢笼。

    无限起源,如今也是严防死守,因为已经有几处地方遭劫了,有一批最强的少年圣帝捕捉到一尊无垠至尊的气息,与有情起源的少年圣帝联手,此刻正在镇压之中。

    鸿蒙起源汇聚了大气运,出了许道颜这一批人,同样,在无垠之地,有情起源,同样也有了不得的存在出世。

    三大起源相比,各有底蕴,传承深厚,不然的话,也不至于无限起源的那些无垠至尊都小心翼翼的。

    如今正有一名无垠至尊被镇压,但他们都不敢去救,因为有来自有情起源,无限起源一些恐怖的存在,布好天罗地网等着他们。

    在鸿蒙起源,因为那些实力最强,已经超乎一念一世界界限的人,他们都要进行补天,故而没有办法帮助许道颜一行人。

    但是在有情起源与无限起源很不一样,那些最恐怖的存在都已经出世了,他们不需要补天,只需要平定一切动乱的根源就可以。

    来自无垠之地的至尊也面对着不小的压力,故而每一次行动,都要非常小心。

    就在不久之前,在有情起源,他们所布下来的暗线,竟然莫名其妙,全部都消失了。

    这是出自智觉和尚的手笔,因为得到一些无垠之地转生者的气息捕捉方式,以他的手段自然是施展起来,毫不费力,能够困住那无垠至尊,智觉和尚占据了极大的功劳。

    如今他的实力正在节节攀升,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踏入到一念一世界之境,战力将会攀升到异常可怕的地步。

    然而也就只有有情起源,无限起源的情况好一些,其他起源被一些无垠至尊搅弄得疲于奔命,只能够被动防守,每过一段时间,就有数千万性命的消亡,智觉和尚如今降临在无限起源,继续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斩草要除根,只要能够把这些渗透到起源当中的强者,内奸全部给清楚得一干二净,这些无垠至尊就像是没有根的参天巨树,迟早都要枯萎。

    月咒至尊微微蹙眉,她能够感受得到,无限起源的强大,那一种不可触犯的气息,不得不说,哪怕是在这下界,还是有一些了不得的存在。

    她以自身的手段,捕捉到一名无垠至尊的下落。

    两者之间,并不陌生。

    此刻两人皆在无限起源之外的一处空间。

    “月咒,好久不见,想不到你的实力也恢复了?”开口的男子,一袭银色的长发,容颜俊美,气质阴柔,他的皮肤透着触目惊心的惨白,在其肌肤之下,有一条条似蛇形状的活物在游走。

    “古腾,我让人来找过你们,为什么不理会?”月咒至尊纵然心里如何的不安,但在古腾面前,她自然也要保持镇静,甚至还有几分质问。

    “月咒,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啊,纵然你手段不凡,但是让一些小喽啰来请我们?我们就得去见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古腾那阴鸷的目光扫过月咒至尊的身体,带着一种玩味的侵略:“没有想到你竟然连自己的肉身都弄丢了,夺舍了这么一尊废物的身躯,这样对你的实力可是大有损害啊。”

    两大无垠至尊的对峙,让单于雅丹的魂魄忍不住颤抖,这远远不是她所能够承受的,如果没有月咒至尊气息坐镇,自己的肉身早就崩溃了。

    “你知道的,我的手段从来不凭借着自己的肉身去与人拼杀。”月咒至尊目光冷冽,看着古腾,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我只是没有想到,大家被镇压了这么多年,你们竟然还会在乎这些面子上的事。”

    “那你早就应该来见我们才对,说吧,这一次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古腾又何尝看不出来,月咒野心不小,想要当众多至尊的主宰。

    “垚悬,鬼陌,馗浼,芒炽他们都被救出来了。”月咒至尊目光很是阴沉,古腾的实力与她不相上下,故而对她这个态度,也只能够忍了。

    “那很好啊,你应该率领他们搅弄一番风雨才是,怎么又一个人来找我等?难道是因为驾驭不住他们?也是,馗浼一旦实力恢复,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战,你都未必是他对手,芒炽杀力乃是所有人当中最可怕的,垚悬防御近乎无敌在下界想要破开他的肉身太难了,鬼陌手段更是诡异,让人难以预测……”显然古腾至尊对于其他四大至尊并不陌生,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他们全死了,并且都是在实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月咒至尊将古腾的话给打断,声音透着前所未有的凝重。

    “什么?怎么可能,在下界哪怕是这些底蕴雄厚的起源,最多把我们镇压,想要杀死根本不可能,他们没有那个能耐。”古腾微微蹙眉,不知道月咒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并不是很相信。

    “不管你信不信,他们就是死了,不然的话,我又何必来找你们?”月咒至尊看向古腾,沉声道:“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还各自为战的话,那么就等着被他们逐个击破,然后全部杀死吧。”

    话音一落,月咒至尊把关于其他四大至尊的信息全部都传递给古腾,因为只有当事实摆在面前的时候,他才会相信。

    “……还真是。”古腾感知到那些信息之后,才知道月咒至尊并非是骗他的,不得不相信,但他这些时日都在暗中观察,他们有一名至尊被有情起源,无限起源两大底蕴联合围攻镇压。

    但现在那一名至尊都安然无恙,哪怕实力不停被削弱,再度被镇压着,但依旧没有消亡,他沉声道:“是什么样的手段,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这是一股来自鸿蒙起源的力量,所以在那之前,我们要联合在一起,才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不然的话,以我的性情,又何须来找你们?”月咒至尊也是无可奈何。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还是要多做准备,无限起源,有情起源是不能够再留了,去其他起源吧,先把整个下界的起源先给搅乱再说,我们一起联手,再看看是怎么回事,想必到时候鸿蒙起源那一批人也会坐不住。”古腾见月咒都已经放下了姿态,他也就不摆什么架子了。

    “如此是再好不过,将幸存的至尊全部都给聚集起来,至少要三人一组,虽然这样行事会慢一点,但会稳一些,可以最大限度保证安全。”月咒至尊非常的谨慎,她心里很沉重,也很愤怒,狠不得那杀死那四大至尊的人给千刀万剐了。

    “再说吧,先把人聚集起来再讲,这一件事,的确很严重。”古腾至尊见已经救不了那一名无垠至尊了,就不再停留,显然无限起源与有情起源的反噬,他们眼下硬碰硬并不是一件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