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始终

    虽然许道颜帮忙补天的时日并不长,但却一致获得所有人的好感。

    再也没有什么,比起切切实实的这种造化洗礼来得更加让人赞叹的事了。

    许道颜不仅补天收效极大,并且能够让他们的功德得到变现,造化无穷。

    对于补天的这些人,他们实力都已经到达瓶颈,很难再度破了,对于天地间的法则洗礼,他们趋之若鹜。

    许道颜能够让他们对于天地间的裨益发挥到最大,使之得到天地法则的洗练,非常难得。

    就连残云舞看向许道颜的神色也有些复杂,她远远地望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莫愁神色欣慰,看这许道颜,轻柔道:“道颜,那些无垠至尊如同亡命之徒,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你一定要小心。”

    莫愁至始至终,都把许道颜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她生存漫长的岁月,在鸿蒙起源能够让她心生佩服的人,不出五指之数,许天行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当年她才会答应他那一件事。

    “想必你已经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何会那般对你。”莫愁一声轻叹,此刻四下无人。

    “我知道,姑姑你放心吧,我不怪他。”许道颜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她不想让自己对父亲许天行有心结。

    “我不是指这件事,以你的心胸自然不会对此事心怀芥蒂,只是有些事,我想告诉你,当年其实将那神秘种子移入到你的体内,姑姑也有出一份力。”莫愁神色有些复杂,带着些许的歉意,当年还在腹中的他,如今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并且还要背负这么大的使命。

    “这一件事乃是我父亲主导,我都不怪他,又怎么会怪姑姑?”许道颜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莫愁天生与天地万物亲和,故而以她的力量来引入这神秘古种,会相对安全,这一件事埋藏在其心里很久,为了配合许天行,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毫不知情,但有几次却忍不住都想要出手相帮许道颜,其中有一次还被其师父老乞丐歧隐给阻止了。

    “姑姑做了这一件事,自然已经做好被你见怪的准备,我生平所做之事,日夜反躬,唯有此事让我心难安,你若是怪姑姑,姑姑心里还好受些,如今只想提醒你,当年我们将这古种移入到你体内之前,先对其镇压封印了,使其成长相对缓慢,然而如今你已经踏入圣帝之境,尤其在你踏入一念一世界之境后,那封印就会自主崩碎,到时候它的成长速度将会超乎你的想象,这才是最可怕的。”莫愁一声感叹,其实这一件事她也是反对的,然而许天行觉得此事只能够种于自己儿子的身上,见他如此坚持,所以她也只能够配合。

    “什么!”许道颜闻言心头一震,他原本觉得这神秘植被成长的速度已经相当惊人,却不曾想,这是它被镇压封印的状态下的成长速度,然而转念一想,通天建木为母源,无际祖树为父源,就连对付无垠至尊都如此的霸道,会有如此强的成长速度,也是理所当然。

    “此古种成长起来,会有何等威能,我也一概不知,只是想要提醒你,一定要小心,一定,一定,一定!”虽然整个补天通道的人对许道颜充满赞赏,但只有莫愁心中是深深的忧虑,这一条路只能够靠许道颜自己走,旁人都是帮不了。

    根据她对于那神秘古种当年所蕴含的霸道气息了解,许道颜以后很有可能会面临很多的危机,这是很多人都不知晓的。

    当年知道这一件事的人,寥寥可数,如今这些人知道许道颜如何的强大,补天所表现出来多耀眼,然而暗中有多凶险,却无人知晓。

    “道颜,对不起,让你承担这么多。”莫愁神色有些黯然,她轻轻地摸着许道颜的头发,眼神中尽是亏欠。

    “哈哈,以我父亲的性格,如果没有这神秘古种的话,当年也不会有我出世吧,所以我本就不应该存在的,却因为它而出生,如今与它斗,斗赢了,我是赚了,斗输了,我也不吃亏,我还要感谢它才是,人活着总要承担些什么,谁都无法逃避,不承担这个也要承担那个,不管多难多凶险,我无所畏惧。”许道颜拍了拍自己腹部的位置,笑容爽朗,对自己将要面对的一切,不以为然。

    “你真是一个好孩子。”莫愁轻轻抱了抱许道颜,如今他已经比自己还高出了些许,再也不是当年那一个孩子:“我回去了,你自己一切小心。”

    “姑姑,谢谢你。”许道颜很是真挚,看着莫愁的双眼,这些年多亏有她对自己照料,玲珑圣地就跟自己的家一样,想回就回,如入无人之境,苍卫更是在玲珑圣地里面不知道消耗了多少天材地宝,才有今日之造化,甚至血脉返祖都让玲珑圣地费了不少的心思。

    莫愁微微一笑,转身离去,却看到残云舞站在其她身后不远的地方。

    “许道颜,你先别走。”残云舞言语平静,冷若冰霜。

    莫愁一阵错愕,神色有些诧异,不过残云舞的年纪比她都要大,与邪皇苏若邪是同一辈的存在,所以她也不好说什么。

    莫愁朝着残云舞点了点头,便前往那补天通道去了。

    许道颜离开,虽然补天的速度会放缓很多,但这并不影响,因为只要许道颜再度回来补天,能够将他们补天泥料的力量发挥到极致,根本就不怕浪费。

    “前辈,有何指教?”许道颜看着眼前的女人,显得有些生疏,虽然她的容颜与云舞有些相近,但两人气质相差了何止千万里,他躬身行礼,心神如古井不惊。

    云舞温婉柔和,轻灵飘逸,心地善良,自有其深情之处,而眼前的残云舞气质霸烈,不可侵犯,高高在上,目光凌厉如剑,两者反差如此之大,让许道颜也有几分不适应。

    “你会想她吗?”残云舞迟疑了片刻,道了一句。

    “会有如何?那只是前辈的一道主念而已,如今她已经不在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许道颜耸了耸肩,残云舞有什么想法,他都不是很在意。

    “凡事有头有尾,我就让你们彼此之间,有一个始终吧。”残云舞几经深思熟虑,最终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自她眉心之中,意念一动,一道身影呈现而出,不是别人,正是云舞。

    对于残云舞来讲,许道颜如今即将踏入一念一世界之境,她不想云舞成为他心中执念,他前途无量,绝对不能够因为这种儿女私情影响到以后,这是她比较顾虑的地方。

    残云舞将当日的主念剥离自己的意识,再也没有她的意念能够对其进行控制,一切都由她自主行事。

    但当她将自己其中的主念剥离的时候,却能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情绪,一点一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始终没有泯灭。

    每一念,都是她自己。

    许道颜看到真正的云舞出现,心中还是有所触动,那一年离开的人,而今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以为有一天总能够找到她,却不曾想她只是残云舞的一道主念而已。

    眼前的人儿,亭亭玉立,一身白衣胜血,随风而动。

    云舞看见许道颜,心绪更是复杂,一时间,竟是红了眼。

    “道颜。”云舞一直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我……”

    “云舞,当年之事,我真的不怪你。”许道颜摇了摇头,神色平静,他知道云舞始终是要离开:“你离开之后去了哪里?”

    “我离开之后,四处行走,希望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听说你要与许无道比试的时候,我想去见你,刚好那个时候本尊所修炼的古经已经达到圆满,所以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云舞泫然欲泣,她心中无尽遗憾,神色黯然,自己终究只是一道主念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没事,我赢了。”许道颜微笑,他的手轻轻抚摸在云舞的脸上,却不知道虽然云舞只是一道主念而已,但她身体任何的触感都能够与本尊一体。

    从来没有人敢将手放在残云舞的脸上,许道颜却这么做了,本尊在一旁,背向许道颜,她双拳紧握,强忍着这种感觉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的不适。

    既然自己想要让他们之间有一个了断,她就会让他们进行下去。

    “我知道,你肯定会赢的,现在你可有喜欢的女子?”云舞神色有些怯懦,问了一句。

    “我的心思向来都不在这里。”许道颜的目光一直很清晰,很精准。

    “也是,你父亲是那么厉害的人物,就连本尊都对他敬重有加,你以后一定也会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能够遇见你,是我最幸运的事。”云舞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许道颜用手帮云舞拭去泪水,心中略显无奈,她终究是残云舞的主念,有些遗憾只能够让她过去。

    她轻轻踮起尖叫,吻在许道颜的唇上,云舞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如同蜻蜓点水,只留下一层层涟漪,最终还是会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