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联合镇压

    轰。

    天地震荡。

    旱冉至尊的身躯炸裂开来,那些破入他血肉的扶桑寒帝箭被强行崩飞出去。

    他身上献血潺潺,体内的五脏都暴露出来,这并非是深层次的自爆,而是表皮血肉上的自爆,但威力却也巨大无匹。

    整个古局都在摇摇欲碎,旱冉至尊身上白骨森森,血肉在第一时间生长,因为在其生命本源有庞大的力量储备,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不停地吞噬生命的缘故,可以在危难时刻让自己的生机不断绝。

    并且能够使得自身尽数恢复,这对于寻常至尊圣帝来讲,面对这等人物根本是不可战胜的。

    这就是这些无垠至尊在下界最大的优势,除此之外还有他们毕生所累积,对于天地万道的领略,以及战斗经验上的巩固。

    不过这一次自爆给他所带来的冲击,却也不小,要知道扶桑寒帝箭的力量瞬间渗透到其血肉之中极深的程度,要是在拖延一些时间,使得九支扶桑寒帝箭所蕴藏的阵法贯连在一起,那对他的伤害就更大了。

    九支扶桑寒帝箭被冲飞了出去,虽然旱冉至尊不惜一切代价自爆,但却无法伤到它们分毫,要知道这九支扶桑寒帝箭可是连曾经的初代级别人物都能够射杀,它们回到了大羿流寒的身边,与其意念维系在一起。

    就在旱冉至尊的血肉要再度恢复的时候,相柳念奴意念一动,一时间,自她体内的圣帝道诡异地消失了九成九,自其脸色都不由得白了三分,此刻她意念凝聚,全力施展自己的手段。

    只见旱冉至尊身上的血肉再也难以生长,可怖的剧毒竟然蚕食向他的生命本源,众目睽睽之下,旱冉至尊身上那生长出来的血肉以极快的速度在崩溃,腐朽,溃散,并且化为一团黑血,一股剧毒透过其体内的经脉流动其四肢百骸当中,并且不停地渗透到最深处,想要对其身体造成巨大的破坏。

    他心头一震:“相柳氏的毒咒,断血残源,还好只是掌握了皮毛,不然的话还真的要栽在这里了。”

    显然,当日旱冉至尊是见过相柳氏一脉的可怖人物施展过这种毒咒的,有无垠至尊当场毙命,当然对于相柳氏一脉的存在来讲,也是不小的消耗。

    这已经不局限于毒本身了,还有咒术,两者结合。

    旱冉至尊的生命本源所衍化出来的生机尽数坏死,如果是他自己的生机,对其抵御会很前,但这些生命本源都不是他们自身的,乃是吞噬而来,短期之内想要彻底转化成自身,根本是不可能的,并且那一股诡异的毒咒仿佛要渗透到其最根源之处。

    相柳念奴目光坚定,直视前方,口中默念着来自相柳氏一脉的古老咒语,仿佛来自遥远洪荒的葬曲,在一旁的大羿流寒在身体虚弱的时候,心中也不由得为之颤抖。

    就在这时,帝殒也全力出手,他一直暗藏在其中,就是为了达到奇袭的效果,刘和风从初代古棺中破空而出,手持灭世神塔,全力出手,自上而下,全力镇压。

    旱冉至尊疲于奔命,此刻他魂魄受到六魂幡的强烈侵袭,他既要稳固住自己的魂魄,又要抵挡相柳念奴毒咒的侵袭,如今又要抗衡刘和风,对于他来讲,也是压力骤增。

    在这一刻,旱冉至尊不得不承认这些少年圣帝虽然实力无法与他们单独硬撼,但配合起来却异常默契,并且节奏把握得很好。

    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下界竟然会面临如此可怕的威胁。

    帝殒口中念诵着神族古老的经文,暗中蓄势待发。

    旱冉至尊一身血肉早已经炸裂,露出森森白骨,他目光狰狞,异常的愤怒,刘和风所爆发出来的战力,完全可以与他们媲美。

    这是帝殒当日闭关之后领略到的结果,基本上将刘和风所残留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初代古棺有特别了不得的手段,他知道等自己飞升到永恒神庭,就能够悟透这古棺深处的奥妙。

    与此同时长虹索破空而出,缠绕在其身上,吞吐着极强的锁捆之力,并且在限制旱冉至尊体内力量的爆发。

    戊己杏黄旗破空而来,狠狠地刺在他的胸骨之处,一股磅礴的镇压之威能瞬间便渗透到其体内当中。

    龙虎印衍化出两道力量,缠绕在其身上,同样对其进行深一层的镇压。

    旱冉至尊面对接二连三的攻伐,心中惊怒不已,哪怕他是无垠至尊,面对这等接二连三的镇压,也感到疲于应对。

    在这个时候,只能够用他们的手段,进行血爆,威力又大,又能够瞬间摆脱桎梏,代价是消耗极多的生命精华。

    然而此刻,他已经被全面压制,想要催动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他体内的力量攀升到极点,那磅礴的生命精血在熊熊燃烧,即将炸裂开来的刹那,打神鞭从天而降,姜藏遥空掌控鞭法,狠狠一抽。

    旱冉至尊额头狠狠挨了一击,大口咳血,魂魄剧烈摇曳,有一种即将离体而出的感觉,使得他瞬间自爆失败。

    因为此刻他的肉身被诸多初代法器镇住,没一个动作都显得很艰难,就在这时,帝殒的初代古棺打开,将旱冉至尊的身体引入其中。

    看到这一幕,就是煞血都不由得心神震撼,难道旱冉就这样被镇压了?

    初代古棺拥有不可思议的镇压之力,刘和风施展灭世神塔,镇于初代古棺之上,显然帝殒想要镇压住旱冉至尊有些勉强。

    哪怕此刻他被相柳念奴的毒咒侵蚀,哪怕有小天师六魂幡的强袭,哪怕有初代古棺坐镇,哪怕有长虹索与戊己杏黄旗的锁捆,镇压。

    旱冉至尊依旧战力可怖,凭借着自己纯粹的肉身力量,以及残存的一些圣帝道,融入自身,连连轰击,打在初代古棺之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偌大的初代古棺剧烈震颤,仿佛随时都会炸裂开来。

    无垠至尊想要锁困镇压实在太过艰难了,此刻,在初代古棺之内,一枚枚古老的符文显露而出,帝殒脸色很是苍白,刘和风与其合力催动初代古棺的力量,那些符文化为一条条锁链缠绕在其身上。

    发现初代古棺基本上已经将煞血与旱冉之间心头的意念隔绝了。

    许道颜知道是时候了,他意念一动,那深藏在旱冉至尊生命本源的手段,也在这一刻爆发。

    沾染了神秘植被的力量,如同死亡青花一般,它以其生命本源还有体内圣帝道为养分,迅速生长。

    无际祖树的力量直达其魂魄深处,使其忍不住颤栗,在这一刻,旱冉至尊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四大至尊会死了,原来对方有人得到了无际祖树的传承,这对于他们魂魄本源有极前的克制。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想死。”旱冉疯狂咆哮着,他清晰地意识到,无际祖树足以让他彻底消亡于天地之间。

    “晚了。”帝殒的声音极冷,旱冉的声音,只有帝殒才能够听到,他心中惊叹,许道颜的手段对于无垠至尊的震慑的确可怕。

    其实,许道颜的手段并不足以致命,然而无际祖树对其造成的震慑之大,让受到诸多攻伐的旱冉彻底慌乱了。

    从《万物生》所延伸出来的死亡青花,在许道颜的实力层层蜕变之后,威能早就远远超乎当初了。

    并且他从神秘植被那里所得到的一切,将其种在旱冉体内之后,能够全面汲取他的生命精华以及他自身所修炼的古经术法,还有记忆,圣帝道等一切,但却磨灭不了他的魂魄,但眼下对其进行短暂的镇压,震慑却已经足够了。

    旱冉至尊瞬间就被镇压了,并且再也没有丝毫的反应,让煞血心中惊怒交加,此刻他正被诸多少年圣帝围攻。

    就在他打算拼死一搏,用自爆破开此地的布局刹那,四大无垠至尊从暗中骤然发动攻伐,化为四道流光击杀而来。

    每人手持一枚石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入煞血的体内,每一枚石钉上面的力量全部都被激发而出,镇压的符文缠绕在煞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截断他体内力量的贯通。

    一时间,他浑身上下的力量尽数被桎梏,要知道,四大至尊战力非同小可,如今联合起来对抗一人,更是轻而易举。

    如此前更的实力,煞血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能够隐藏到最后,四枚古钉拥有不可思议的镇压威能。

    “放开我!”煞血愤怒咆哮,他背后的煞氏一脉古祖早已经消散得一干二净,体内那一股浓烈的煞气也无影无踪。

    此刻的他徒有强横的肉身,但却再也无力挣扎了,因为四大墨傀已经将他彻底镇压,使其根本无法动弹。

    众人联手,合力镇压,看似简单,但对于战机把握异常精准,苏惊圣,天荒,怀旭,北斗,断,智觉和尚费尽手段才能够将煞血压制,吴小白展开奇袭,更是让煞血措手不及。

    此刻的他,脸色铁青,目光狰狞,恶毒地看向在场的每一名少年圣帝:“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够杀死我吗?太天真了,就连你们的初代都不能,就凭你们,一旦我挣脱镇压,所有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