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惊怒

    智觉和尚不久之前,渡化上千名强者,实力已经恐怖到惊世骇俗的地步。

    如今他牺牲了近千名渡化者,也要恢复无垠至尊的实力,只要等这两大无垠至尊实力恢复到巅峰的时候,他会达到何等境界,可想而知。

    每个人心里都很是忌惮,智觉和尚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主,心中自然是多有戒备。

    不过也正如许道颜所说,至少在其他起源那些无辜百姓,生灵的性命,比起他们的威胁都还要来得重要。

    既然他们都已经继承初代的传承,就要承担起初代的责任,延续初代的意志,这才能够叫传承。

    许道颜将自己从无垠至尊所提取出来的记忆,引入到在场的诸多少年圣帝识海之中,道:“这一次收获颇丰,不管怎么样,再度斩落两大无垠至尊,先回鸿蒙起源吧,沉淀一下自身,这一次让昊荼离开了,只怕那些无垠至尊要更加戒备,我们没有追踪的手段,也是枉然。”

    在场的少年圣帝都不由得心头一震,许道颜这一次没有将无垠至尊的修炼心得梳理,而是直接原原本本的给他们。

    每个人会如何领略,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以及修炼方式了。

    “嗯。”在场的少年圣帝一个个不再多想。

    玄采在一旁看着,心中感叹,觉得许道颜与智觉和尚的确不一样。

    姬子鱼一声轻叹:“没有想到竟然没有我的用武之地。”

    “哈哈,师姐,不要着急,总有你出手的时候。”许道颜一阵干笑,姬子鱼的手段从来没有展露过。

    这一次布局困杀无垠至尊,他就没有将姬子鱼的力量计算在内,一切全凭其发挥。

    不管怎么样,对于首次猎杀无垠至尊的少年圣帝,心里还是很震撼的,终于知道自己与这些存在的差距有多强。

    如果不是众人结阵攻伐,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只怕会一溃千里,这还是无垠至尊麻痹大意的情况之下。

    要是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惜一切代价的破局,他们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这两大无垠至尊输在自己的心态,输在自己高高在上,输在自己不把这些少年圣帝与他们放在同一条水平线上。

    那些坐镇在上空的浮光起源至尊圣帝虽然没有看到两大无垠至尊是如何消亡的,但当所布下来的古局消除之后,安然无恙,无一伤亡,让这些至尊圣帝都不由得心生震撼。

    要知道,有一名老至尊为了阻拦昊荼至尊,当场直接被捅杀,瞬间消亡,这些少年圣帝竟然没有丝毫的伤亡?

    玄采带着许道颜一行人回到浮光起源,借助跨越传送大阵,回到鸿蒙起源。

    沈万一亲自接引,并且安排诸多拥有时间修炼室给他们,进行沉淀,因为猎杀还要继续,如今他们回来也只是整备一下,并且要带上天祭胜雪,商平冤,韩天法,因为需要他们的手段追踪。

    许道颜他们如今猎杀了两大无垠至尊,想要捕捉其他无垠至尊的气息并不难,缺的只是他们的实力。

    而且根据许道颜的推算,昊荼至尊必然会对他们的事情,告知其他的无垠至尊,这样一来,很有可能他们会有更强的戒备,甚至布下陷阱对他们进行反杀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昊荼至尊在域外,原本她以为两大无垠至尊拼死破局应该能够杀出一条血路,但却没有想到,再也没有出来过,神色异常的凝重,在这一刻,旱冉与煞血两大至尊与她的维系彻底断绝,陨落了。

    毫无疑问,至于怎么陨落的,她也不得而知,如果还停留在浮光起源,只怕自己也会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昊荼至尊目光沉重,她从一开始就觉得哪里不对,却没有想到事态竟然会如此严重。

    早知道就应该严厉制止两大至尊,不过如今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她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停留,这一件事应该告诉其他人。

    他们这些时日略微张狂,然而如今新的猎杀已经开始了,并且如此强势,连斩两大至尊,昊荼想起之前他们用智觉和尚将自己隔开,也就是说如今他们力量的极限,还不足以连斩三名他们这一个级别的存在。

    她想之前与他们心念维系前所发生的事情细细回忆,希望能够从中找到一丝的破绽,到底有多少人,都是一些什么样的手段?

    对于这些少年圣帝她一无所知,只有给月咒感知这一切,都能够更加精准地知晓。

    七天的时间,昊荼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月咒至尊他们所在之处。

    这些时日他们在羽化天打游击战,然而在煞血与旱冉两大至尊与他们心念断了维系,惊得他们连忙收手,躲在域外星空之中。

    连续两大至尊陨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前后相差不到几天的时间,哪怕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在几天之内斩杀这样一名同伴。

    然而敌人却是可以,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月咒至尊近乎发狂,目光狰狞,那可是三大无垠至尊同行啊,这都能够被强强斩杀?

    “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月咒目光极冷,声音冷若冰霜,在其魂魄中的单于雅丹吓得瑟瑟发抖。

    “月咒,你不是说只要有三人同行就不会发生意外吗?如今这又是怎么回事?”当然月咒所寻找的古腾至尊冷冷质问道。

    “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当日也只是保守估计而已。”月咒至尊心情并不是那么好,如果连三大无垠至尊同行都无法保证绝对安全的话,那这后果的确有点不堪设想。

    “昊荼要回来了,问一问她,应该就能够知道是什么情况。”另外一名无垠至尊,体格硕壮,一身狰狞的伤疤,都是各种凶悍的古兽在其身上所留下的,触目惊心,他的容颜狰狞,似人似兽,身上除了疤痕之外,还有来自他们凶氏一脉的图腾古纹。

    如今三大无垠至尊的神色都很凝重,月咒心里涌动着强烈的不安,她总觉得对方不猎杀她,先猎杀其他无垠至尊,是为了给自己施压。

    不得不说,她的预感很是准确,许道颜并不准备猎杀月咒至尊,而是要让她在恐惧之中渡过,直到最后。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月咒至尊夺舍了单于雅丹,并非是她当日自己的本源肉身,故而威胁也不算太大。

    以单于雅丹身躯的底子想要恢复到她巅峰的状态不知道要吞噬多少生灵的性命。

    半天之后,昊荼回来了。

    来到羽化起源之外。

    这些时日,羽化起源诸多至尊圣帝的存在,心惊肉跳,纵使他们有底蕴传承但也敌不住三名至尊从不同方位进行各种各样的奇袭,基本上都是被牵着鼻子走,更有一名可怖的至尊,擅长咒杀的手段,有至尊圣帝莫名消亡,谁都知道那是来自无垠之地的恐怖咒术,可以遥空咒杀。

    昊荼将两大无垠至尊被困之时所看到的一切,全部都展现出来。

    “许道颜,是他们怎么可能。”月咒至尊目光狰狞,她一直以为是苏若邪,轩辕圣帝,鸿蒙帝君那一行人。

    “就是他们。”昊荼言语平静,她从来不小瞧自己的对手,哪怕是年轻一辈:“他们的确都很强。”

    两大无垠至尊被困前期所发生的一切,诸多手段全部都呈现在他们的面前,月咒目光狰狞,沉声道:“不可能,这些手段绝对不可能将他们斩杀。”

    “后面我就被他们的大阵隔绝心念就再也看不到了。”昊荼至尊摇了摇头,沉声,道:“不过我觉得他们所布下来的古局很有问题,一旦我们遇到这种情况,哪怕用血爆的方式,哪怕是牺牲大一点,都要先破开此局再讲,否则的话,大意麻痹他们就是我们的下场。”

    昊荼从一开始就觉得有问题,只是两大至尊太过自以为是,才会招致自己陨落的下场。

    “觉得昊荼说得很有道理,煞血与旱冉两个人简直就是找死,难道不知道昊荼对于危机的捕捉最为敏锐吗?他们竟然还不顾昊荼的劝阻,真是愚蠢。”那来自无垠之地凶氏一脉的男子,声音低沉,如雷翻滚。

    “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些话了,看来至少我们要四人同行了,通知他们吧,只怕下一场针对我们的猎杀很快就要开始了,只要他们敢来,就要让他们有去无回。”月咒神色很冷,她很想抓狂,要将许道颜碎尸万段,但眼下却不敢。

    “嗯。”之前无垠至尊都是有所准备,想要进行反猎杀,但沉寂了两个多月之久,虽然被其他起源底蕴联合攻伐,但每一次他们往往都能够对各大起源的底蕴进行有效的反击,并且造成不小的伤害,久而久之,他们就不把月咒至尊的话当一回事。

    消息传递出去之后,无垠至尊几乎都知道煞血与旱冉陨落的消息,陷入前所未有的沉默,因为原本以为是月咒至尊夸大其词,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虚浮的成分。

    但却没有想到是真的,煞血与旱冉至尊的战力毋庸置疑,可是就连他们都陨落的。

    煞氏一脉天生的煞气沾染对人体产生的破坏有多强?就连他们都觉得非常的麻烦。

    旱氏一脉的天赋手段,一旦施展起来,赤地千里,天地间的诸多力量都会尽数被吞噬,被其据为己有,融入自身……

    然而却都陨落了,他们心中惊怒交加,但却也做足准备,要给与许道颜这一行少年圣帝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