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白占黑绝

    许道颜一行人回到羽化起源不久之后,在域外星空,另外两名无垠至尊赶到了。

    他们的目光很沉重,不久之前,煞血与旱冉已经陨落了,没有想到只是晚了几步,古腾至尊竟然也遭到不测。

    月咒至尊的话,原本他们是不相信的,但眼下每个人的心情都是非常的沉重,原本无垠至尊与下界的强者区别在哪里?

    就在于他们有近乎耗不尽的力量,可以无尽恢复自身受损,生机无穷,除此之外还难以杀死,只能镇压。

    但如今看来,似乎已经不再是如此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其中一名无垠至尊目露寒芒。

    “我也不知道。”昊荼至尊摇了摇头,但应该不在与我们大战的这些少年圣帝的身上,她意念一动,将在场所发生的一切,呈现在后来的两名无垠至尊的识海当中。

    “什么,他们的战力如此之强?”另外一名无垠至尊感受着这些少年圣帝的每一招每一式,联合起来那种默契攻伐,在下界是他第一次见到。

    “这些年轻一辈,不能小觑,他们可都是得到当年那些初代的传承。”昊荼至尊再度告诫那两名无垠至尊。

    “月咒,你也太无能了,居然被一人就这样给限制住了。”其中,一名身着白袍的无垠至尊,脸色苍白如纸,眼眶透着青色,一袭白发垂落而下,他对于月咒至尊的表现相当不满。

    “我的术法被克制又有什么办法,那小子搬来了紫芝崖上的法阵,自己施展咒术,有数倍加成,除此之外,还能够对所有的咒术有极大的抵御克制,白占至尊,你对于咒术一道上的造诣不也是相当强悍吗?我很期待你与那小天师对阵之后,会有如何经验的表现。”月咒反唇相讥。

    昊荼至尊冷冷地看了月咒一眼,她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当时那样的情况,她不敢轻易拼死一战。

    如果没有把握好的话,很有可能会把自己也给陷进去,所以自己也没有什么说月咒不全力一战类似的话语。

    但昊荼至尊觉得自己只要能够抓住机会,必然会全力以赴,月咒至尊则不然,蝇营狗苟,必然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

    然而此刻还是需要月咒至尊的力量,她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道:“月咒她已经尽力了,毕竟实力无法跟我们相提并论,大家就不要怪她了。”

    月咒至尊闻言,神色很是难看,的确诸多无垠至尊中,她的实力最弱,因为本尊肉身被毁了,只有魂魄残存。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些无垠至尊虽然被镇压无尽的岁月,但他们的肉身至少都还有留下自己的骸骨,毕生精粹尽皆蕴藏在骨上。

    一有了骨支撑,肉身的恢复,身上所流淌的血,重铸肉身再也不成问题,哪怕当日月咒至尊能够带一截自己的骨出来,都能够让自己恢复极强的状态。

    至少肉身无法被轻易撼动,在与小天师对峙的那种情况,哪怕她受到克制,也能够凭借着自身的力量,强强抗衡,小天师未必能够长久支撑。

    “黑绝,你有什么想法吗?”凶韬也开口了,显然古腾至尊这一件事上,不出这一口气,他心有不甘。

    “从你们的记忆当中,可以判断,他们要杀死我们这种级别的存在,至少要七天的时间。”黑绝身着一袭黑色长袍,他的肌肤漆黑如墨,上面铭刻着古老的血色符文,一身的气息甚是诡异,让人琢磨不透,整个人站在那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深沉与神秘。

    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月咒至尊一眼,而是想着古腾至尊的事情,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没有去理会在一旁神色难看的月咒,白占没有反驳,的确六魂幡对于自身咒术的加持,还有对于咒术的抗性极强。

    “所以接下来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的话,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展开攻伐,就会有生的希望。”黑绝看向昊荼至尊。

    “嗯,当时就我们三人,我想要用同归于尽的方式,但怕凶韬一人独立难支,而你们又不能及时赶到,月咒至尊又被人克制得死死的,会让自己陷入险境,故而就没有那样做。”昊荼至尊一声轻叹。

    “无妨,小心就是了。”白占一袭如雪长发飘动,气息冰寒,让人望而生畏,她遥遥望向那正退回到羽化起源深处的玄武。

    “有什么想法吗?”昊荼看向白战,问道。

    “我们先一起,把那个智觉和尚给杀了再说。”显然眼下损失了古腾至尊,如今玄武躲进了羽化起源,并不是说他们没有那个实力,只是可能要付出比较大的代价,就没有必要,但如果强袭智觉和尚的话就能够让其措手不及。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有一点,他们估计能够掌握我们的行踪。”昊荼至尊目光阴沉,不然的话,怎么可能那么刚好,就在域外星空设伏,还能够引蛇出洞,就连他们的感知范围都能够知道得清清楚楚。

    “放心,我有一些手段能够掩盖我们的行踪。”白占显然很有把握,她一对丹凤眼异常冷艳,发如雪,一身冰肌玉骨,嘴唇极薄,自上而下透着一股冷冽之气。

    “那就好,事不宜迟,马上出发。”昊荼至尊不想有丝毫的停留,正如凶韬一样,刚损失了古腾至尊,他们必须要从其他地方找回来。

    白占口中念诵着古老的咒语,一枚枚符文融入到在场的每一名无垠至尊的体内,使得他们的气息隐匿。

    羽化起源当中,天祭胜雪,商平冤,韩天法在得到四大无垠至尊的心得体会后,实力大涨,突破了多年以来的平静。

    饶是如此,不停锁定追踪无垠至尊的气息,对他们来讲也是不小的消耗。

    白占施展秘术之后,使得诸多无垠至尊气息隐匿,让他们一时半刻捕捉不到丝毫的痕迹,三人心中大惊。

    “怎么回事,他们的气息竟然全部消失了。”天祭胜雪在玄武之内,看向许道颜:“会不会潜入到羽化起源中进行报复?”

    “我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羽心瑶微微蹙眉,她很赞同,这些无垠至尊都是睚眦必报。

    “放心吧,他们应该是想要联合起来将智觉和尚斩杀。”许道颜让羽心瑶让羽化商会的人立即通知智觉和尚。

    羽心瑶对于许道颜这种仿佛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中的姿态感到很不舒服,反驳道:“你凭什么就认为他们不会潜入羽化起源,伺机报复。”

    “……”许道颜对于羽心瑶实在有些无语,和声道:“因为他们几大无垠至尊联合起来,就是要将智觉和尚瞬息斩杀,如果想要进入羽化起源追杀我们,风险太大,还会遭到诸多围攻,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截杀智觉和尚还是冒着巨大的危险,跟一个强横的起源进行对抗?”

    羽心瑶顿了顿,她还是认可了许道颜的推断,不管怎么样的确也都应该提醒一下智觉和尚,她当即转身离去。

    “道颜,人家可还是小女孩,你这样对她可不太好。”在一旁的姬子鱼调笑道。

    “这一次对亏有师姐在关键的时候坐镇古八卦阵,不过接下来我们可能会有一场苦仗要打,得去救智觉和尚。”许道颜笑容灿烂。

    “哪里,我总不能干看着。”姬子鱼恢复了一些血色,主持这种大阵对她来讲,消耗极大。

    话音一落,在一旁,大羿流寒郑重道:“我用碎日帝弓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丝锁定的气息,要不要追击?”

    “我也用相柳氏的毒咒,悄然种在他们的体内,虽然他们掩盖了自己的气息,但却掩盖不了我的毒咒。”至始至终,大羿流寒与相柳念奴都没有出手,她们只在最危机的关头爆发,却没有想到却是留下追踪敌人的线索。

    “什么?”许道颜都没有想到,他原本心中正在酝酿着,如何用什么样的方法锁定住其他无垠至尊的具体位置:“你们两个立大功了。”

    大羿流寒与相柳念奴被许道颜这么一说,心情极好,他郑重道:“我们先回羽化商会,借他们有时间禁制的修炼室,先让自身沉淀一下,做一次休整。”

    商会之前,有跨越传送大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使用,对于那些无垠至尊来讲,他们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肉身去横渡星空,相对来讲会耗费更多的时间。

    许道颜将古腾至尊的记忆,修炼心得再度引到在场少年圣帝的识海之中,给他们一定的时间去消化。

    神秘植被上所结出来的古经术法的果实,则是让星源去吞噬,眼下在许道颜体内的星源不停地反哺着来自于星辰的力量,滋养着他体内的万窍,让他的肉身一次又一次突破极限,进行蜕变。

    许道颜则是引入自身的精血,让星源的灵智孕育得更加的成熟,如今它的形体衍化出一名孩童的模样,看起来小小的,奶声奶气,胖胖的身子,肉嘟嘟的四肢就像是一截截的莲藕,煞是可爱。

    然而它举手投足,却是有偌大的威能,如今正在许道颜的体内衍化着诸多武道术法,打磨着自身一些不足之处。

    许道颜则是内视星源,进行观想,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