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八十七章 兵家诸葛氏

    就在许道颜兴高采烈,欢天喜地即将踏入倾国倾城的时候,突然一名女子一身火红,拦在她身前。

    聂沛儿面带红纱,长裙摆动,她冷冽的目光看了许道颜一眼,道:“天下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吗,我看你的眼神,好像极为期待。”

    “呃,沛儿姑娘,你怎么來了,比我还快。”许道颜一阵错愕,不知道为什么,兴致勃勃一下子就变成兴致缺缺了。

    “我办完事,第一时间就到商家了,昭雪说你來醉城了,我就來看一看,却不曾想看到你如此期待的表情,是不是我來了打搅了你的好事。”聂沛儿语气很平淡,她丝毫不怀疑许道颜有在这倾国倾城之中,一掷亿金的能力。

    “此地乃是整个九州神朝最为繁华大城之一,我自然心中期待,有什么不对。”许道颜倒是很敞亮,自己的确就是想要來这倾国倾城中见见世面的,也就沒有避讳什么。

    “……”聂沛儿无言以对,顿了顿,这才缓声道了一句:“赶紧将正事办一下吧。”

    许道颜点了点头,沒再多说什么,他与聂沛儿两人齐齐走进去。

    一般很少会有女子会來这样的场所,但也不是完全沒有,聂沛儿一走进倾国倾城之中,就引來无数人的目光。

    她以红纱遮面,体态婀娜,身段儿有说不出的妖娆,无数在倾国倾城之内的玩客目光都被吸引。

    他们都能够看出,聂沛儿这样的女子,也是当世难寻。

    无须言语,只是一举一动,眼神变幻,气息流淌,都透着一种让人难以接近的冷冽气息,实属少见。

    虽然这种气质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并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够形成自己独特的气质。

    原本许道颜想要独自一人好好感受一下这倾国倾城,如今有聂沛儿在身旁,自然是不方便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不自在,如果与醉蒹葭他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來这等寻欢之地,聂沛儿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往旁边一站,就给许道颜一种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感觉。

    “不用顾虑我,你想要好好玩乐,享受尽管便是,我就当给你护法了。”聂沛儿悠悠道。

    许道颜眉头一挑,大义凛然道:“等你不在的时候,我再好好玩乐不迟,现在还是看看元宝与正法兄要紧。”

    “……你。”聂沛儿怒视了许道颜一眼,难道自己有那么让人不待见。

    “客官,有什么需要。”第一时间,有一名生得极为妩媚的女子,走上前來,她眼眸之中,波光流转,丝丝魅意转动,含而不吐,虽称不上绝世,但却有一种独特的味道,能够被选入倾城倾国之内的女子,都不是寻常。

    “呃,我想要找一个叫元宝还有法家韩、正法,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倾国倾城的何处。”许道颜拱手一礼,说元宝可能沒有几个人知道,但如果正法來了,必然会自报名号,倾国倾城之内的人,必然知晓。

    “客官,你们这是要闹到什么时候。”那一名女子眼神之中,流露着些许无奈,在倾国倾城之内,是沒有人敢违背规矩,打打杀杀,但是闹起來伤何其,对于倾国倾城本身影响也是不好的,偏偏这些人又都是不能得罪。

    “我们此番前來,就是为了息事宁人的,还请姑娘带路。”许道颜诚恳道。

    “那你们速速随我來吧。”那女子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连忙为许道颜一行人引路。

    在倾国倾城之内,总共分为八个级别的楼层,为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以元宝的性子,自然是在天楼之中,哪里肯屈居于人下,果然一切都不出许道颜所料。

    他心中思量:“这一路上随意碰到一个路人就是百亿富翁了,在这天楼之中的,只怕无一不是执掌一方大权,或是富可敌州之流啊,哎,这元宝,就知道给我惹祸,等一下也只能够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了。”

    在女子的带领之下,他们來到天楼的一间名为定风波的阁楼。

    是整个倾国倾城最高规格的阁楼,相传定风波这三个字,是邪皇与醉倾城之间,有极大的姻缘。

    许道颜被女子引进其中,齐刷刷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与聂沛儿。

    “这又是何方神圣,是你们叫來的救兵吗。”一名身着五爪黄龙袍的男子,头戴黄龙冠,如同一朝太子,举手投足间,贵气逼人。

    他面容生得唇红齿白,眉宇之中,流露着骄傲,显然不管是从权势或是从财富都是能够雄霸一方的主。

    “哎呀,道颜兄弟,你可算來了。”元宝看到许道颜,就像是看着大救星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许道颜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去数落元宝。

    “事情是这样的……”元宝就将事情给说了一遍。

    原來,那些时日,他在醉城溜达了一圈之后,最后才到这倾国倾城之中。

    他花费了不少钱,订下了定风波这最高规格的阁楼,虽然价钱不低,但元宝的性格喜出风头,对他來讲,自然也沒有什么。

    他之前有听闻醉蒹葭想要回醉城去看看她的师尊,已经离开寻欢楼了,就想要在此处与醉蒹葭喝酒。

    但几天时间,沒有把醉蒹葭等來,却等來了这一群大爷。

    这一群人都是在倾国倾城之中的老顾客了,每一次消费极多,位高权重。

    元宝早就订下阁楼,只是消费较少,倾国倾城也沒办法说什么,这一群王孙贵胄來了,想要这最高规格的阁楼,却被元宝给占了。

    他占着此地不想让,不管这一群大爷出多少钱,就是不让,还说要跟醉蒹葭一起喝酒。

    醉蒹葭,哪怕是近几年的玩客,也都知道她的大名,毕竟是这倾国倾城未來的主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何况早其醉倾城还出过大名。

    只不过一些年都沒有在这倾国倾城当中,故而也就少有人去宣扬,只是饮酒之间,扼腕叹息而已,不能再见醉蒹葭的姿容。

    想要请醉蒹葭喝酒,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哪怕是这些王孙贵胄也不一定能够请到,元宝说起來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让人一听就极为不爽,觉得他大吹牛逼。

    这一群大爷一个个都是能说会道之辈,就开始对元宝冷嘲热讽,阵阵讥笑。

    说他既无权,也无钱,长得又如此磕碜,胖得跟头猪一样,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虽然元宝卑鄙无耻,但他也是有风骨之人,哪里肯受这样的屈辱,当即挺身而起。

    就这样,与这一群在皇城根下长大的太子爷斗起來了。

    这一闹,可让倾国倾城里面的人难堪了,他们连忙问元宝有什么朋友,他就说萧城商家,想要把商昭雪给请出來,结果她沒來,正法來了。

    事情就是如此。

    许道颜一阵无奈,元宝的性格就是那样,占着茅坑不拉屎,一个人也觉得是享受,这一群大爷遇到元宝这么一个软硬不吃的主,也是够头疼的。

    的确,元宝在寻欢楼住过一段时间,与醉蒹葭极为熟悉,比自己还熟。

    只是在这些太子爷们听來,就是一个笑料了。

    “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沒什么事就散了吧。”许道颜感叹道。

    正法面露难色,法家向來清苦,他又不像商昭雪那般有名气,虽然來调解。

    但这些太子爷根本不给他面子,说想和解可以,让元宝赔偿他们,说这两日败坏了他们來玩乐的雅兴的补偿费。

    “你算哪根葱,你说散了就散了。”另外一名男子,身着黑龙长袍,目光凌厉,高高在上。

    “你们又是谁。”许道颜眉头一皱,沒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咄咄逼人。

    “哼哼,连我们是谁竟然都不知道,真是无知。”那一名身着黄龙袍的男子,冷冽一笑,道:“我乃诸葛家嫡出,诸葛神华。”

    许道颜眉头一皱,他根本不知道,正法在一旁,低声道:“在这九州神朝的兵权,除了邪皇自己执掌的那一部分以外,其他的兵权,是执掌两个女人的手中,一个就是辽城之中的萧凤,她所执掌的更多是当年从三千世界飞升上來的大辽皇朝的人马,都是一批死忠,哪怕是邪皇也调动不了,另外一个就是诸葛雨璇,乃是出自兵家诸葛氏,文韬武略比起萧凤只强不弱,萧氏因为萧尘实力直追邪皇,母凭子贵,所以表面上就好像萧氏凌驾于诸葛氏之上一样。”

    许道颜闻言,一下子明白了,眼前这一些人,能够聚集在一起,只怕权威都能够与这诸葛神华相当。

    “那又如何,诸葛氏出身,就可以仗势欺人吗,我们的确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也比不得你们背后的大势力,这一件事,在我看來无非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如此斤斤计较,有失大家风范。”许道颜眉头一皱,觉得这些太子爷有些欺人太甚了,不过这些人在家族之中的身份地位显然比起萧彦都要高出许多,也不好招惹。

    “仗势欺人,我们若真仗势欺人,这死胖子还能够活到现在,简直可笑。”那一名身着黑龙长袍的男子声音很冷,显然今日之事,想要善了是不可能的。

    (鲜花一万朵,明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