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儒家之仁义

    浮申会长神色对许道颜有诸多的不满,不管之前他在下界起源猎杀了多少无垠至尊,救了多少人,对他来讲,都没有丝毫的意义。

    因为眼下鬼神起源的黎民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无时不刻都有人在丧命,他心里异常的焦躁。

    两大神朝都被一分为二,鬼神起源的半壁江山都被无垠至尊占领,对于鬼神商会来讲,利益无时不刻都在损失。

    以人为本,对于掌控着整个起源的商会来讲,毫无疑问,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商源,死得越多,对于鬼神商会本身的伤害就越大。

    眼下无垠至尊正在伤及鬼神商会的根本,许道颜是直接触及到鬼神商会核心利益。

    当然,浮申会长本身也很关注那些黎民百姓的死活,所以对许道颜不会有好脸色也在常理之中。

    但他对许道颜这般态度,自然就会有很多人都不同意了,天阳神朝,无上霸刀萧落沉声道:“浮申会长,我知道你为鬼神起源诸多黎民百姓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感到担心焦虑,但道颜小友不曾亏欠你鬼神商会,好心前来相助,你这般讲话未免有失礼数。”

    萧落是曾经与无垠至尊对抗过的存在,战力非凡,那一战过后,实力飙升,非寻常人所能敌。

    前几日将一名来自无垠之地的转生者活活力劈,为了守护鬼神起源也是出不少力,浮申会长被他这么一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是我态度有些不好,可只要你不出现,每天都会有上亿的无辜生灵被炼杀啊!”浮申会长心情很沉痛,要知道,如今三十六大起源当中,就整个鬼神起源最为凄惨了。

    “这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所以我才想要把情况了解清楚,看要怎么救,那么多黎民百姓会死,我也不想。”许道颜语气很平和,很多少年圣帝如果不是自忖辈分太低,只怕也都开口了。

    “很简单,只要你去见昊荼至尊,她就会停止对黎民百姓的屠杀,所以还是请道颜小友牺牲一下自身,相传你修仁义之道,必然不忍见无辜苍生受苦。”在一旁,浮川副会长开口了,他言辞恳切,显然对于许道颜也有一定的了解。

    百家商会的太上长老深深皱眉,沉声喝道:“够了,你们无非就是想要让道颜去送死,这我鸿蒙起源万万不能答应,别忘了,当日你们鬼神起源联合其他起源攻伐我鸿蒙起源之时,死伤的黎民百姓每日何止一亿?这一笔帐为了抗衡上界,我鸿蒙起源都隐忍下来了,没与你们计较,你们倒好,现在自己遭殃了,就把这些事情推到道颜小友身上,要让他去替那些黎民百姓受死,别忘了,如果不是你们鬼神两大神朝公报私仇,借剿杀无垠之地转生者之名,互相残害,根本不至于会招致这等下场,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

    百家商会的太上长老受沈万一之托,绝对不能够让鸿蒙起源的少年圣帝受到一丝的损害,更何况许道颜还是最早发起猎杀无垠至尊的领导者。

    浮申会长原本就心情郁闷,被百家商会太上长老如此一喝,心中大怒:“那又如何,不是说下界各大起源同气连枝吗?许道颜一人性命之重,比起我鬼神起源无数黎民百姓之性命,何为轻,何为重?”

    “道颜的命自然比你鬼神起源的黎民百姓性命都重要。”这时,静官道了一句。

    “你说什么!”一时之间,浮申会长勃然大怒,将矛头指向静官:“别以为你来自无限起源,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我只是说事实而已,这是我无限起源所镇压的火癸至尊,我们用尽各种各样的办法,以诸多初代级别的法器,想要将其彻底杀死,但却都没有太大的收效,但在道颜兄的手段之下,却能够使其真正彻底消亡,此番我无限起源交出火癸至尊,给智觉和尚渡化,就是想要增添猎杀无垠至尊的底牌,你们真以为拿道颜兄的性命去换取你鬼神起源黎民百姓的性命,那些无垠至尊就会安安份份的与你们和平共处吗?简直天真,这是火癸至尊与水午至尊的记忆,你们自己好好感受一下。”静官一指点出,将两者的记忆,融入到浮申会长与浮川副会长的识海之中。

    两人得到这些无垠至尊记忆与诸多修炼体会的时候,都不由得心生震撼,他们根本不会被下界的力量杀死。

    为什么昊荼至尊他们会如此针对许道颜,针对智觉和尚,在这一刻,他们瞬间也就明白了,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威胁,如果他们死了,那么下界将无人能够威胁到他们的性命,想要将他们镇压的机会微乎其微。

    之前,静官与穆晴他们便率领两大起源的底蕴人物相帮鬼神起源,这一点他们是清楚的,根本没有必要向他们说谎。

    “浮申,浮川,你们两人虽然是前辈,但也要拿出一点前辈的样子才是,不能够倚老卖老,这样子的话,会让自己失去威望的,我有情起源怎么说也是全力相助过你们,也算是不顾生死了,如果说昊荼至尊想要我穆晴的命去换你鬼神起源的黎民百姓之性命,是不是你也会毫不犹豫就答应?你有那个本事答应吗?”穆晴言语虽然轻柔,但却字字诛心,柔中带刚,一针见血。

    “……”鬼神商会两大会长神色都非常不好看,这一件事的确是他们理亏在先,浮申会长也不由得忍下这一口气,道:“那难道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我鬼神起源的黎民百姓就这样一天一亿被炼杀吗?”

    谁都能够听出他言语中的悲痛与无奈,许道颜沉声道:“当然要救了,只是需要一些方法,方式。”

    许道颜出身于儒家,虽然修的是仁义之道,但儒家的仁义是分亲疏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对自己的帝君忠诚,对自己的亲人仁义,其次才是对家族的仁义,最后才是对天下人的仁义,是由亲到梳,由近到远。

    天石公对许道颜有诸般照顾,又传承其兵法,一路以来没少费心,将其当成自己的血脉骨肉在培养,这是亲如血脉,许道颜哪怕是自废修为,都要去那么做,至于鬼神起源,放远了说,那些都是与自己不相干之人,拿近了说,鬼神起源侵略过鸿蒙起源,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无辜的鸿蒙起源黎民百姓,两者不仅无恩,还有仇怨,然而如今既然下界三十六大起源同心协力一起对抗无垠之地,就不能够将鬼神起源置之不理。

    “那你有什么想法?”在一旁,浮川感受着两大无垠至尊的记忆,自身也对他们更加了解,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无能。

    “等,等智觉和尚来,他才是破鬼神起源危局的关键。”许道颜一字一句,说得异常坚定,就连在场的少年圣帝都感到非常诧异,没有想到对智觉和尚竟然如此看重。

    显然,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自己不可能受无垠至尊的威胁,哪怕他所修炼的是仁义之道,鬼神起源黎民百姓的死活,他不能够违背自己的良心,不尽全力去救,但也不能够白白因为这些事去送死。

    想必昊荼至尊会这样做,是从月咒至尊那里得来的消息,觉得同样的招式有用,只能说,月咒至尊并不了解儒家。

    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这就是儒家的观点,它的仁义,儒家的爱是有回报的,是平等的,别人怎么对自己,自己就怎么去对别人。

    许道颜觉得如果自己去送死了,才是对自己身边至亲之人最不大的仁义,因为将无人能够制住这些无垠至尊,下界会乱成什么样,根本就不堪设想。

    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因此而失望,绝望,陷入无尽的恐惧之中。

    在场之人尽皆沉默,既然许道颜都这么说了,唯有如此。

    第一天,昊荼至尊将上亿的黎民百姓,带到划分之界,布下炼杀大阵,只见无数黎民百姓在惨嚎,在嘶吼,他们的神情充满痛苦与恐惧。

    但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够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这些人当中,并不乏一些踏入圣帝之境的强者。

    可是无垠至尊的手段之下,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只能够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一名无垠之地的转生者大喝道:“你们还不打算交出许道颜跟智觉和尚吗?那么这些人将会因为他们而死。”

    显然这么说,是为了让整个鬼神起源的人,将所有的仇恨转移到许道颜与智觉和尚这两个名字之上,是因为这两个人,他们才会死。

    可想而知,月咒至尊有多么的歹毒。

    鬼神商会没有丝毫的恢复,于各大世家的大城中,有强者看着眼前这一幕,那些黎民百姓置身于杀阵之中,浑身是血,异常悲惨。

    他们想出手,但知道那只是枉然,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要知道八大无垠至尊早就布好大阵,等着谁出手去救。

    以他们的实力只怕没有靠近就会彻底消亡于天地之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