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人怨咒

    许道颜根本就没有与他们进行任何的商量,直接把一大摊的事情就这样交给伏苏,洪易与智觉和尚。

    元宝虽然大事谨慎,但为人性情张扬,容易忘形,不够沉稳,所以不适合为主导者。

    小白心思缜密,但心地善良,在机关一道上虽然专精,但却不适合统御,对他来讲还要掌控四大无垠至尊墨傀,所以也不适合做为主导者。

    伏苏体内流淌着血脉传承于古皇族伏氏,天生自有统御之威严,并且他在阵法方面,异常精通。

    所以由伏苏来做主导是再好不过,洪易为人谨慎厚重,与伏苏两人一张一弛,一松一紧,一放一收能够形成很好的配合。

    智觉和尚实力可以说是在场之人最强的,这是毫无疑问,四大无垠至尊尽皆在他的掌控之中,他一人更是聚合了四大无垠至尊的力量。

    还有一点,智觉和尚做事心狠手辣,这是伏苏与洪易两个人都不具备的,能够补缺两个人的不足的部分。

    是的,在许道颜看来,对付无垠至尊一定要狠,如果不狠的话,最后只能够由自己来承受,这不是自己要看到的效果。

    “这小子竟然就这么走了。”元宝骂骂咧咧,显然对于许道颜的表现感到很不满,但却又没有丝毫的办法,显得很无奈。

    “我觉得他是对的,如果没有一个人打入无垠至尊的内部,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深入的了解,这些级别的人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智觉和尚能够明白许道颜的想法,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够铤而走险。

    “你当然希望道颜去了。”吴小白显然对于智觉和尚这样的态度感到很不满,如果许道颜被无垠至尊除掉的话,他就不会有其他对手了。

    显然在场的少年圣帝不管怎么样反感智觉和尚,但对于他的实力是非常认同的,而且威胁巨大。

    “我希望许道颜死。”智觉和尚很坦然,此言一出在场的诸多人都不由得眉头一皱,但他与许道颜不合已经是无数人都知道之事,如果他说不希望才是反常之事:“但我希望等到那八大无垠至尊全部死后,他才死,在那之前,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住他的性命,因为我需要这些无垠至尊被我渡化。”

    “……”显然,智觉和尚分得孰轻孰重,不管怎么样,八大无垠至尊死去之后,更符合他的利益。

    只有许道颜能够对那些无垠至尊进行最本源的伤害,才能够让他渡化,所以在那之前,许道颜绝对是不能死的。

    至少在此期间,智觉和尚没有理由,不管从公从私的角度上来讲,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威胁。

    “所以我要开始杀人了。”智觉和尚一步踏出,那四大无垠至尊紧随其后,因为他有手段能够感知到那些无垠转生者的气息。

    显然,在鬼神商会以及联合的神朝所掌控的地域,至今为止,有诸多的眼线,这些是一定要拔出的。

    否则的话,一切行动尽皆被对方掌握在手中,以及像诸多手段的渗透,都是不知不觉的,长此以往,哪怕鬼神商会诸多强者能够支持得住,那些各大世家,以及一些身处于下层的黎民百姓未必能够接受得了。

    许道颜自主行动,直接离开了,只说想要渗透到无垠至尊所掌控的地,但却没有说明要如何怎样。

    智觉和尚则是直接出手,施展雷霆手段,用四大无垠至尊对所有来自于无垠之地的转生者,通过渡化他们,抽取记忆,将一些奸细纷纷连根拔起。

    他很遵守跟许道颜合作的规则,不会借着自己的手段,对一些无辜之人胡乱渡化,每到一个起源,都只渡化了几百人而已,数量就在那里,有口皆碑,这也是下界起源各大商会会感谢智觉和尚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到一天的时间,智觉和尚就斩掉了八百眼线,其中有不到五十人是无垠转生者,其他人几乎全部都发展出来的内奸。

    每个人的身份地位之高,远远超出鬼神商会的想象,根本让人难以预料。

    鬼神起源,无垠至尊掌控之地。

    智觉和尚施展雷霆手段,进行镇压,斩杀的时候,也引起无垠至尊的注意。

    显然是对他们屠杀了上亿黎民百姓的报复,昊荼至尊微微蹙眉:“许道颜已经到鬼神起源了,你不是说他修炼的是仁义之道吗?为什么他想要渗透到我们的地域,却没有出来要来见我们,似乎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

    “我也不知道,当日他可以为了天石公自废修为,但这可是上亿人的性命,难道他就不怕违背自己的道吗?”月咒至尊自然不理解儒家中的这些理念,精要:“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就把那些人全部都炼杀,目的是要让许道颜死,只要人怨咒积蓄到一定的层次,许道颜不死都不行。”

    “嗯。”昊荼至尊微微蹙眉,她已经开始让一些无垠之地转生者开始进行抽离,除了让他们施展一些封印本源气息的人,只是那些人想要发现并不是那么容易之事:“水午至尊与火癸至尊都已经染智觉和尚给渡化,看来一时半刻杀不死他们的,这是一场长期的对峙。”

    “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撼动我们,那实在太难了。”月咒至尊笑容狰狞,这些时日,他让那些黎民百姓心中衍生出诸多的恐惧,这种恐惧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怨恨,长此以往,许道颜必然会被人怨咒所镇杀。

    “也只能如此了。”一时之间,在整个无垠至尊所掌控的领域,对于许道颜与智觉和尚见死不救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那个许道颜的心怎么那么狠,难道真的要让我们这么多人给他陪葬吗?他应该去死,至尊说了,只要他们两个死了,就会放了我们。”

    “不错,太自私了,这样让我们根本没有活路,为什么该死的他们,竟然不会死,反而要我们来替罪?”

    “听说那个许道颜还是出身儒家,口口声声仁义道德,简直就是一个伪君子,虚伪。”

    “我诅咒他道心破裂,死于非命……”

    “鬼神商会果然是一些唯利是图之人,显然百家商会给了他们极大的好处,必然的话,许道颜与智觉和尚两个人的性命难道比我们还要重要吗?”

    一时之间,人怨沸腾。

    他们没有人接触过许道颜,也没有人认识智觉和尚,就是因为他们不出来,自己受到牵连,所以他们怨恨上了。

    第二天,又有上亿的黎民百姓被推到两域的交界处,当着无数人的面又再度被炼杀,此刻许道颜已经将自己的气息彻底隐藏,融入到一处名为月魂城的地方,此地人多口杂,有诸多从鬼神商会所掌控地域的人都逃入到这里,眼下许道颜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他的气息与天地暗合,神不知,鬼不觉。

    他能够感受到整个月魂城黎民百姓的情绪,冥冥之中,他又感觉到自己的气运受到些许影响,这种恨意的确非常浓烈。

    “对不起了,我只能够这样看着。”许道颜亲眼看到一个小女孩,一身破布衣,瘦骨嶙峋,嚎啕大哭。

    小女孩的父母都被强行带走,只有她幸存了下来,是因为鬼神起源中有一些人,于心不忍,故而没有将其赶到被炼化的队伍当中。

    有些人心生恻隐,然而她不知道能够活多久,处处兵荒马乱,每个人都难以自保,唯有那些来自大世家一些主要的人物才能够保证自己的性命安全。

    其他逃到这无垠至尊所掌控地域的散修,如果实力不够强大,没有足够的忠诚,他们也无法保证自己的性命。

    一切就要看那些最早投靠无垠至尊诸多强者的心情,许道颜渗透到人群之中,行如鬼魅,时隐时现,根本没有人能够将其发现。

    如今这些无垠至尊的实力到达多强的地步,这是一个迷,许道颜虽然已经一脚踏入一念一世界的巅峰,但在他们的地域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为什么那个许道颜不出来,还有那个智觉和尚不来找那些无垠至尊?”那个小女孩于人群中大哭。

    “听说那两个人罪大恶极,而我们鬼神起源的一些人,选择庇佑他们,所以要我们来替罪。”有一名老者感叹道。

    “为什么鬼神商会的人会帮他们……”

    于月魂城中,很多人都沉默了,许多被炼杀的黎民百姓或者一些修炼之人,他们的实力并不高,背后没有大势力笼罩。

    然而他们只能够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许道颜在这样的氛围当中,心中固然悲痛,但眼下他想要找到破局的关键。

    无垠至尊用这种方式,所用的乃是一种人怨咒之法,不管怎么出现不出现,酝酿这种恐怖氛围是必须的。

    不管他们出现不出现,他们都会将这些黎民百姓炼杀得干干净净,许道颜深深明白,他们需要这种每天炼杀上亿人的方式来制造一些恐慌,并且给他们施加压力。

    自己不出现,不来送死,其实是为更多人争取生机,如果自己与智觉和尚真的被除掉,以这些无垠至尊的报复手段,必然会将半个鬼神起源的无辜生灵全部杀死,这是毋庸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