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气运攻伐

    八大无垠至尊,在这鬼神起源半壁江山,显然有很多需要他们坐镇的地方。

    虽然他们已经布下了天地血祭阵,但正如伏苏与帝江无着所判断的一般,他们要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使得那些黎民百姓还有使得各大世家强横的存在,沾染他们体内的精血。

    只有这样,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才能够将半个鬼神起源的生灵献祭,转化成自身的力量,对敌人造成伤害。

    不得不说,这些无垠至尊准备得非常的周全,许道颜觉得这应该是一个最佳的机会,但他又不敢确定。

    这是不是无垠至尊所布下来的陷阱,不过如今当务之急,是将体内那一股浓郁的晦气,不然的话,要不了多久,自己的行踪就会被暴露出来。

    他感知着自己的识海上那浓郁的厄运,以《流月斗神古诀》的手段,进行一丝牵引,然后将其衍化成一种攻伐。

    虽然是抽取一丝,但许道颜也只进行尝试而已,他将那一丝厄运悄然打到一名背叛鬼神起源,执掌这商会一方区域的圣帝境强者体内。

    还不到片刻的时间,只见他咳出一大口黑血,是隐藏在他体内多年的暗伤突然莫名其妙爆发了。

    他连忙服下一颗丹药,这暗伤已经被压制很久了,他自己近乎都快要遗忘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爆发。

    当即引来不少人的注意,他连连摆手,示意众人没事,立即要转身而退,想要去压制自己的伤势。

    许道颜再度引了些许厄运,对其进行攻伐,无声无息,无招无式,自其识海之中有一轮明月轮转。

    那一名圣帝境强者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被压制住的伤势,有骤然爆发,他吐出一大口黑血,魂魄受到侵蚀,脸色灰白,伤及根本了。

    多年不曾爆发的暗伤,竟然全部都积蓄在这一刻,彻底喷发,他整个人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眼看是活不成了。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这些人怨咒所产生的厄运,竟然如此可怕,也幸好自己体内基本上都没有暗伤,肉身接近完美。

    而且自身也有极强的气运,能够与这些厄运相抗,否则的话,不知道自己还得惨成这样子,然而他能够承受,不代表其他人能够承受。

    许道颜看到这一幕,他并没有打算在这商会里面多动作,而是直接走出商会,在月魂城寻找一些曾经将那些无辜生灵推到死亡深渊的人,将这些厄运打入他们的体内,一方面消除自己身上的晦气,厄运,一方面,善恶有报,用他们的怨念,来杀死这些人,可谓是冤有头,债有主。

    在第一日,月魂城那些投降无垠至尊大世家的不少卑劣之人,都莫名其妙死于非命,有死于暗伤爆发,有死于走火入魔,有死于突破失败,甚至有死于一些暗杀,显然他们也有一些仇家。

    一些刺杀之人,明明实力比他们还弱,但却能够将他们杀死,这种事情在月魂城无时不刻都在发生。

    原本此地乃是龙蛇混杂之地,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暗杀,都有各种各样的死亡,无垠至尊根本不关心这些。

    月咒至尊甚至希望这些人就每日生活在恐惧之中,惶惶不可终日,久而久之,人内心之中便会心生怨恨,只有这样的生灵死去,所产生的诅咒之力,才能够达到最佳的效果。

    一些月魂城中的黎民百姓,无辜生灵看到那些曾经推着他们走向死亡之地的人莫名其妙的死去,心中衍生出一丝的快感。

    是的,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们的实力只能够任人宰割,无力反抗,所以他们怨恨,诅咒从未谋面的许道颜与智觉和尚,但事实上将那些黎民百姓杀死的乃是无垠至尊,将他们推向死地是那些鬼神起源的叛徒。

    无垠至尊他们甚至没有见到的机会,而这些鬼神起源的叛徒则异常凶悍,他们也根本无力抵挡,一旦被抓住必死无疑。

    所以当看到那些为非作歹之人死去之后,月魂城中那些怨恨许道颜与智觉和尚的人,突然发现,原来他们更怨恨这些为非作歹,随时都有可能威胁到他们性命之人,因为在那些人死去之后,他们的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

    有些人是迫不得已屈服在无垠至尊的淫威之下,不得不帮他们做事,许道颜也是有选择性地用气运攻伐,像曾经起过恻隐之心的那个人,至少让那小女孩活得一条生机,虽然难以保障她日后的生存,但许道颜依旧决定放他一马。

    在一个天下无道,没有丝毫秩序的地方,许道颜不要求每个人都能够做到反抗无垠至尊,但至少选择有所为有所不为,哪怕被迫杀人,也会杀死一些成人,放走年幼的孩子,这已算是仁慈。

    这种手段悄无声息,根本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死也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在这一日,至少有近万人消亡。

    各种各样的消息流传而出,说是善恶有报,老天有眼。

    “许道颜,智觉和尚与我们根本素未谋面,反而是这些人,才是真真正正会威胁到我们性命之人。”

    “是啊,这些人莫名暴毙,想必是老人有眼,在替那些死去的亡灵报仇。”

    一时之间,至少整个偌大的月魂城对于许道颜与智觉和尚的怨恨少去诸多,月咒至尊很敏锐地感受到这一切的变化。

    她亲自动身,查看那些死去之人,的确没有遭受任何的攻伐,但他们身上却有一股残留的晦气,是一种诅咒。

    这是一种气运的诅咒,这些原本突破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并不是每个人突破都能够像许道颜这般踏踏实实的,以道满则现,水满则溢的方式突破,有些人突破都是会不择手段,用各种各样的秘术,毕竟每个人的天赋都很有限。

    像许道颜他们这些少年圣帝都是万中无一,于漫长的岁月累积,沉淀下来的少年鬼才,根本不是寻常人能够与之媲美。

    “这是气运的诅咒,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手段进行反击的,竟然能够如此精准?”月咒至尊微微蹙眉,难道许道颜真的已经渗透进来了?

    “月咒,怎么回事?”昊荼至尊从天而降,询问了一句。

    “我觉得许道颜已经渗透到月魂城中了,只是我们并不知道哪一个人是他而已。”月咒目光阴沉,她恨不得将许道颜千刀万剐。

    “我已经收到消息,许道颜的确要渗透到我们内部,与那些少年圣帝里应外合,如今看来他应该已经行动,动手吧,我就不信他还能够逃到哪里去。”昊荼至尊淡淡道了一句,许道颜如今的实力已经不亚于他们了,而且还修炼了《神行道隐术》,主要修炼的《黄帝古经》又能够从本质上进行变化,从容貌,从气质,从所修炼的经法气息,进行最根本的改变。

    “好。”月咒至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这一日,有更多的人被赶到月魂城来。

    他们的面容枯瘦,脸色暗沉,又恨又怨,有不甘,有仇恨,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以及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当这些人被聚集在月魂城之后,突然有一道声音从天而降,那是月咒至尊的声音,透着一股诡异的力量:“由于许道颜渗透到月魂城中,欲图谋不轨,所以今日开始,每天杀两亿人,原本你们不会死的,但却因为他的潜入,你们今天都要死。”

    此言一出,那些人的神色异常惊恐,只见那些来自各大世家的叛徒,押解着这些人,一旦有人胆敢反抗,就当场彻底杀死。

    一对父母当场跪下,母亲怀中抱着三岁不到的孩子,大声哭嚎:“许道颜,你出来吧,我的孩子才三岁,只要你出来,我们就能够得救。”

    “是啊,听闻你修儒家的仁义之道,怎么可以亲眼看着我们为你而死。”

    “你这个虚伪之人,自己惹的祸,为什么要我们来替你承受,你应该站出来承担才是。”

    一时之间,原本消除不少的怨气,顿时变得更浓郁,有增无减,这就是月咒至尊的手段,人群之中,有人不停地惨嚎着。

    许道颜很是沉默,只恨自己的实力太弱,无法救他们,如果自己出手,能够将这些人全部救下来,他必然会全力出手,只是这明摆着就是一个陷阱,所以他绝对不能够轻举妄动,只能够冷冷地看着他们被推出月魂城。

    然而就在这过程当中,许道颜隐藏在暗中,悄然出手,异常强势,那些押解之人,突然被千百道气运攻伐加身,瞬间暴毙。

    许道颜将那些人怨咒衍化成气运攻伐,施加在那些人身上,使得他们一生的气运瞬间崩碎,只有充满了厄运。

    当场横死,各种沉寂在他们体内的暇疵骤然爆发……

    这时,月咒至尊与昊荼至尊也出来了,许道颜的攻伐再怎么隐匿,在八大无垠至尊所布下来的阵法当中,依旧还是有迹可循。

    许道颜心头一紧,果然如此,自己的气运攻伐再如何隐匿,还是会有一丝的波动,他心头一沉,神色凝重,现在只有见机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