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城主之位

    在半个鬼神起源,五个大城的天空之中,分别立着一名名无垠至尊,他们全力催动着自己的一些追查术法,想要寻得许道颜的下落。

    他们的心里很恼火,没有想到竟然凝练许道颜的一尊化身都捉不到,似乎他往往都能够最先洞察先机,迅速逃离。

    整片天空乌云碾压而下,这些无垠至尊的心情能够引发天地大道的异动,让城中的诸多人感到非常压抑。

    许道颜的五大化身,拥有极强的能力,无论是气运攻伐,还是隐匿,或是刺杀,或是月眼阳眸所带来的瞳力。

    他们在攻伐完之后,便将自己的气息彻底隐匿起来,哪怕无垠至尊能够感应到丝毫的力量波动,但也无法具体锁定许道颜所在的位置。

    所以在每一处,许道颜近乎都是一击远遁,一击即退,让人根本难以寻找。

    昊荼至尊虽然占领了半个鬼神起源,但她并不急着有极大的收效,因为智觉和尚对于那些下界叛徒的清洗,也让她的布局陷入停滞。

    不管怎么样,如今八大无垠至尊都只能够选择固守,那样才能够绝对保障自己的安全,哪怕如今他们的实力已经有了巨大的突破。

    但是昊荼至尊已经选择保守的方式,因为这些少年圣帝的手段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并且常常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原本他们固守一方,是占据主动的,有鬼神起源的黎民百姓做为人质相要挟,许道颜却不为所动,孤身一人,隐匿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将整个局势的状况进行逆转。

    虽然只是局部上的变化,但却不得不引起昊荼至尊的注意力,她又何尝不知道在这一半的鬼神起源里面,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为他们拼死卖命的。

    所以除却月咒至尊之外,其他七大无垠至尊都在联合施展一些秘术,想要寻得许道颜化身的一丝下落。

    在月魂城,许道颜本尊化为张云帆,很是沉稳,有来自于魑越的命令,他便全力执行,哪怕是将那些黎民百姓推向战场,他也在所不惜。

    这些并不用他亲自去做,自然有道家张氏一部分的人主动去做,如今许道颜只是将他们摆在台面上而已。

    原本整个月魂城相对来讲是比较混乱的,但经过张氏家族这么一出手,治安得到极大的保障,与此同时,很多正在观望的大世家也跟着张云帆的步伐,为月咒至尊效忠,一时之间,让魑越于月咒面前更加得到赏识,让其实力有不小的提升。

    不过魑越却与月魂城城主魅戾关系不合,因为他们彼此之间,都在月咒至尊面前争功,私底下也会互相对付。

    月咒至尊自然是将这一切放在眼中,但她却不去点破,下面的人有点争执也在情理之中,她全然不在意。

    许道颜却能够捕捉到这一细节,在第三天,诸多黎民百姓被压制往那被炼杀的法阵之时,许道颜于暗中全力出手。

    气运攻伐瞬间引动,一连打出十八道厄运,每一条虽然都只有拇指粗细,但却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承受。

    哪怕是魅戾在一念一世界的巅峰之境,也没有支撑多久,突然间暴毙,暗伤,走火入魔,以及天怒降下。

    许道颜出手的刹那后,便隐藏起来,回到张氏家族,月咒至尊正在主持炼杀大阵,一时间也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许道颜竟然又出现了。

    与魅戾的尸骨为中心,出现了一股浓郁的不祥,这是人怨咒融入到许道颜的体内之后,被打出来之后的衍化。

    那来自月魂城城主,以及他那一脉的诸多强者都受到沾染,接二连三,死于非命,一时间,月魂城一脉瞬间就土崩瓦解了。

    许道颜化身为张云帆,非常的低调,有些事情并不亲自去做,只让那些下面的人听命行事就对了。

    所以对此事,他也是表现得一无所知。

    第三天,他依旧在张氏家族之中,没有人发现有什么不对,以许道颜的隐匿之法,的确少有人能够窥破真实将其认出来。

    除非是人怨咒太过浓郁了,不过这些许道颜并不担忧,因为有他的五大化身分别去攻伐那些下界叛徒,为自己减轻不小的负担。

    他拥有月眼阳眸,并且所能够所查探到的范围非常之广,在无垠至尊追杀自己的时候他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然后进行躲藏,施展《神行道隐术》让自身与天地大道相融。

    甚至他都会隔着不远的距离,对那些无垠至尊进行气运上的攻伐,然而很显然他们与下界这些存在并不一样。

    哪怕是沾染上人怨咒,但一时半刻影响却也不大,可对于许道颜来说,他的目的并不在于此。

    因为他要不知不觉,让这些无垠至尊都被这些人怨咒的侵蚀,整个鬼神起源其实不止月魂城在炼杀。

    其他地方同样也没有停过,只不过人数都在几千万,相对来讲都是为那些无垠至尊服务的。

    而在月魂城前,有一部分是用来诅咒许道颜的,有一部分则是月咒至尊与昊荼至尊所得,更重要的是他们是要杀给鬼神起源之人看。

    一晃眼已经十天过去了,十多亿的黎民百姓被炼杀,彻底消亡于天地之间。

    魅戾死了,对于魑越来讲是一个好消息,他想要成为鬼神分会的会长,与此同时也兼任整个月魂城城主。

    然而月咒至尊又岂会同意,魑越的小心思她都能够尽收眼底,人心不足蛇吞象,但她却没有点破,只是用另外一个原因告诉魑越,如果他既当了鬼神分会会长又当了月魂城主的话,只怕目标太大,接下来许道颜就是第一个杀他。

    此言一出,的确也说到重点,对于月咒至尊来讲,她并不希望整个月魂城全部都掌握在魑越的手中,他要是大权独揽,到时候万一要是真死了的话,那么又有谁来帮他掌管整个月魂城的秩序。

    就像是眼前一样,有魑越的鬼神商会,就算是魅戾死去,依旧有人接替他的位置,不会使得月魂城陷入一片混乱,会死的只是他的党羽而已,对于这一点,月咒至尊向来都不是很在乎。

    魑越的神色就有些犯难了,想起如今在整个月魂城中,有那底蕴,有那资格,并且能够与自己相近之人也就只有张云帆。

    对于这城中的关系,以及这些下界叛徒与无垠至尊的关系相对要清楚得许多,所以他所走出来的每一步,都有自己的把握与分寸。

    果不其然,就在第十天,魑越来了。

    “哎呀,云帆老弟,你可是让我好找啊。”魑越又何尝看不出来,张云帆绝对非同寻常人物,如果能够真正与他相交,立下契约的话,两个人在月魂城中必然能够只手遮天。

    “哈哈,魑越老哥,我最近一直都在处理家族中的事情,并没有走远,有什么事吗?”许道颜立即出门,亲自相迎。

    “以云帆老弟你能力,必然能够猜得到。”魑越有些诧异,他不信许道颜自己没有收到过风声。

    “我既然说过为老哥效命,有些位置自然是不敢多想,如果能够由老哥亲自继承我觉得会才是最好的选择。”许道颜又何尝看不出来,这魑越的野心极大,他字字句句,发自真心甚至有几分为其鸣不平。

    “哈哈,老弟啊,我又何尝不想要那城主之位,但一山不容二虎,二虎也不居一处,我觉得如果由你来担任城主之位的话,那我们兄弟二人,齐心合力,又何愁不能够搅动一方云雨?”那魑越拍了拍胸脯,信誓旦旦,既然月咒至尊不想让他大权独揽,他只能够找一个能够全力辅助他的人。

    “可是月咒至尊那边也不能够轻易答应吧,并且我才刚加入他没有多久,会不会惹人闲话?我想还是不要为老哥增添麻烦的好。”许道颜摇了摇头,还是选择拒绝。

    “月咒至尊那边你不必担忧,你一旦成为城主之后,就代表有一定的资格可以面见她,到时候不仅能够得一些难以想象的造化,与此同时,如果真的能够得到月咒至尊欣赏的话,那很有可能会成为她的心腹。”显然,月咒至尊也是无数男子心中的妄念,有无数人愿意为之赴死。

    “这样,老哥,我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做好,如果月咒至尊那边能够同意,我必然誓死为你效力,如果老哥有什么需要,我也义不容辞,我就暂时代理城主位置,如果以后有合适的人选,让人取而代之。”许道颜说得郑重,魑越是听得非常高兴,不管怎么样,只要城主是自己人,以后有些事情就好办许多。

    “好好好,老弟,那就让我们一起在这月魂城中搅弄一番云雨,开创一番属于我们的事业。”魑越热血澎湃,他出身卑微,一直渴望能够自己立于起源之巅,如今八大无垠至尊为了抗衡下界,自然也要招揽人才,成为月咒至尊的手下,让他的实力有极大的突破,故而他也想做出一些成绩。

    许道颜能够发现其实他的根基并没有那么稳固,虽然好一点,但依旧处处是破绽,想必就连他魑越都难以真正入月咒至尊的法眼,只是一枚卒子而已。

    “我一切都听老哥的。”许道颜深知,在这个时候需要低调,他也想做一下准备,关键时刻对月咒至尊进行镇压,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