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掌握之中

    如今,魅戾已死。

    能够与月咒至尊面对面说话的也就只有魑越了。

    所以从一开始许道颜找上他,为其效力,并且选中张云帆是有自己的打算。

    因为道家张氏在月魂城中的底蕴,地位还是有的,受人尊崇,哪怕如今遭受到重创,依旧也有大小势力对他们很是敬重。

    所以不管魑越是不是真的看重张云帆,都不是关键,因为张氏这两个字才是最关键的。

    哪怕张云帆现在受尽张氏家族里面子弟的反对,甚至是歧视都好,这都不重要。

    就好像以前一个皇室再怎么衰败,眼看着都已经分崩离析了,还有人支持着皇室天子,因为这就是名,是底蕴。

    是很多人心里认可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许道颜虽然让张氏家族的子弟帮忙押解那些要炼杀的黎民百姓,但其他张氏家族的子弟,也在帮忙维护着整个月魂城的稳定。

    治安,以及各方面都已经不像以前那般混乱了。

    一些别有居心之徒直接被收编,不然就是直接被斩杀。

    不得不说,像张氏家族这样的存在一出手,立即有其他世家进行响应。

    原本所斩杀的那些人,其实大多都不是来自于月魂城的子民,而是从其他城抽取出来,推往分界线,杀给他们看的。

    如果只杀月魂城子民的话,那此地早已经化为鬼城了,哪里还会有人剩下来。

    在许道颜帮忙治理一下,相对来讲,月魂城变得相对稳定了,也有不少人往这里聚集。

    他一边以张云帆的身份治理着月魂城,一边则是用阴阳咒珠,吞噬着自己气运中那些晦气,人怨咒的力量。

    这阴阳咒珠原本就来传承自永恒神庭,来历不凡,能够与一些少年圣帝成长起来,施展诅咒能够有加持,又能够抵御诅咒,还能够吞噬一些诅咒的力量,加持自身的战力。

    除此之外,许道颜的五大化身,又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杀死数十万的下界叛徒,实力全部都在圣帝境以上。

    要知道这些存在,体内都沾染了八大无垠至尊的精血,一旦催动天地血祭阵的话,他们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成为强大的祭品,使得他们的攻伐威力节节攀升。

    二来这些人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不惜一切代价,残害无辜百姓,绝对不可饶恕。

    虽然自己不能够出现,以命换命,但他至少可以杀死这些为非作歹之人,只要这些人一死,无辜的黎民百姓就会相对来讲减少一些伤亡,这是许道颜弥补的方式。

    除此之外,他也需要将人怨咒的力量消除,减弱。

    与此同时,感受着《流月斗神古诀》的运用,一开始他只能够引动一丝人怨咒,伴随着他每一次气运攻伐,从中进行演练,借助阴阳咒珠的力量,已经能够引出一片人怨咒的力量,展开大规模的攻伐。

    人怨咒衍化成厄运,缠绕在许道颜的身上,本身就是一种诅咒,他将其与阴阳咒术结合气运攻伐,近乎无差别,可以攻伐小区域范围,使得所有人都沾染上人怨咒,以及那一缕厄运。

    基本上,这些修为不稳固的人,都为因为陈年的暗伤爆发,或者是突破失败,又或者是走火入魔,又或是因为修炼的经法反噬等等,总会有一样,有的人运气好的话,可以活下来,但是要不是修为尽废就是做什么都不顺,哪怕没死日子也会过得相当凄惨。

    这些人怨咒,冤有头债有主,很大程度上许道颜虽然沾染了如此之大的厄运,但却都没有什么不祥的事情爆发,一是因为他的气运太过浓厚,毕竟他做过诸多有益苍生之事,受无数人心中敬仰。

    纵然有一部分的人怨,但却无法一下子就对其产生巨大的影响,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冤有头,债有主。

    因为的确不是许道颜去害的这些人,所以哪怕他们再怎么怨恨,于天地大道轨迹运转,都是不对的。

    至少没有累积到一定的量之时,很难爆发。

    许道颜将这些人怨咒的力量,攻伐向那些真正害他们之人,会爆发得如此之快,是因为天地大道,因果报应,找对了人。

    很显然,月咒至尊也知道,许道颜将一部分的力量,以气运攻伐的方式泄出体外,但她只要在这样炼杀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承受不住的。

    许道颜的化身,拥有一定的主动权,五人相距都不会超过五百万里,每个人所站的方位,都是以五行站位,与此同时,他们的视觉近乎共享,若是有无垠至尊追寻向他们,都能够知道应该朝着哪一个方位逃离,并且能够看出无垠至尊的实时动态,并且在自己其中一道化身即将发生危险的时候,其他的化身可以展开疯狂的攻伐,吸引那些无垠至尊的注意力。

    可以说,许道颜五位一体,虽然有七大无垠至尊在猎杀他的化身,但他却应对自如,哪怕是七大无垠至尊都有一种深深的烦躁之感。

    相对来讲,月咒至尊做坐镇的月魂城,日益安定,再也没有太多的混乱,这一切全部都归功于张氏家族。

    魑越心中感叹,虽然自己出身于鬼神分会,但在治理一道上,远远不及张云帆,张氏家族这么多年来所累积的底蕴,的确不是盖的。

    可以说是一呼百应,这也是他之前对张云帆同样很客气的缘故。

    月咒至尊又何尝看不到月魂城会有如此之大的变化,故而在魑越举荐之后,她就决定要让张云帆去见她一面。

    许道颜觉得机会到了,于月魂城的城墙之上。

    月咒至尊背对着他,在一旁则是站着魑越,许道颜则是站在他的旁边,躬身一礼:“张云帆,拜见至尊。”

    “嗯,免礼,魑越说你行事稳重,这几日一看,的确不凡,比起魅戾那个废物要强多了。”月咒至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魑越脸色有些难看。

    魑越与魅戾两个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可以说是师兄弟,最后想要在月咒至尊面前争宠而反目成仇。

    “多谢至尊夸奖。”许道颜躬身行礼,身躯微微颤抖。

    “既然你的能力突出,那么接下来月魂城城主就由你来担任,可有异议?”月咒至尊虽然没有正眼看张云帆但却能够察觉得出,他在各方面都要比魑越要强上不少。

    “我有一个条件,还希望月咒至尊能够同意。”许道颜言语郑重,请求着。

    在一旁的魑越脸色大变,一开始张云帆可没有跟他说自己是有条件的,他想要大声叱喝,但还是忍住了。

    “哦?居然还敢跟我谈条件,有意思,你说。”月咒至尊笑了笑,并未动怒,然而在一旁的魑越却更害怕了,生怕自己受到张云帆的牵连。

    “这算是我个人私心吧,不管其他城的子民怎么死,都与我张氏没有太大的关系,希望月咒至尊能够高抬贵手,让我月魂城的黎民百姓都能够安居乐业,不再日夜心惊胆战。”许道颜郑重请求,他在说话的同时,以死亡青花之法,暗中施展将神秘植被的力量尽数掩盖,悄无声息地渗透到月咒至尊的体内。

    这是农家《万物生》的秘术,经过许道颜实力一步步突破,再融入《自然经》的力量,能够将其引入到天地万道之中,让人无法察觉。

    更何况神秘准备对于无垠至尊又有极强的克杀,他并不准备眼下马上就动手。

    眼前的月咒曾经害得自己修为尽废,差点消亡,而被他夺舍的单于雅丹又是他的杀母仇人,曾经他发誓过要为石龙城的数百万黎民百姓报仇雪恨。

    如今又是这等情形,许道颜自然要保证自己一击必杀。

    “好,好,月魂城能够有你这样的城主,百姓自然会安居乐业,我答应你了。”月咒至尊笑了,对于她来讲,这并不妨碍,因为月魂城乃是她的辖下大城之一,张云帆能够将其发展得更加的庞大,对她来讲,自然也就好处越多,之前月魂城那些胆敢反抗她们的人都已经被炼杀了。

    她也知道,张云帆要保住整个月魂城黎民百姓以及各大世家的利益,这样才能够树立自己更大的威信。

    “多谢至尊仁慈圣德。”许道颜声音中饱含着感激与激动。

    “好了,退下吧。”月咒至尊对于张云帆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

    在一旁的魑越心头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否则的话他都要受到牵连,两人一同退下。

    魑越刚才吓了一跳,不过既然没有什么大事,他自然也不想多提,当即道:“云帆老弟,以后我们兄弟两个可要好好做事。”

    “一切都听魑越兄的。”许道颜躬身一礼:“能够有今日这般地位,全拜魑越兄举荐,弟敢不誓死效力?”

    “哈哈,云帆老弟,我们都自家兄弟,别什么死死死的,先干出一番大事业再说。”魑越的心情很好,至少张云帆眼下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许道颜看着魑越离去,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轻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接下来只要再做出一些事,引起月咒至尊的注意力,得到其赏识,一步一步,直到最后那一刻,就是月咒至尊命陨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