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我将为你们报仇

    月魂城。

    虽然经过道家张氏以及其他大小世家相助之后,平定了诸多的叛乱。

    但前些时日已经让人们养成了夜不出户的习惯,恐惧一旦烙印在人的内心,就需要时间去冲刷。

    更何况在月魂城前,炼杀了数十亿的生灵,时不时从城外就能够传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嚎之音令人毛骨悚然。

    所以,在月光的笼罩之下,整个月魂城显得有点冷,青石板铺就的土地上,躺着银辉,透着寒冽。

    月魂城很寂静,似乎在地掉一根针满城都能够听见,这种静有点渗人。

    夜,渐渐过去。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这个时候,从响起了悉悉索索的铁链之音,一大队从各城之中被抽取的黎民百姓,如同长龙,被纷纷押解往月魂城。

    有人啜泣,有人绝望,有人不甘,有人愤怒……

    然而他们都知道,自己难逃一死。

    许道颜用自己的月眼阳眸看向远方,以月魂城为中心,诸多大城都有各族黎民百姓被押解而来,不曾停息。

    也许今日过后,这些人将会是死掉的最后一批人,对于许道颜来讲,他已经无法再这样等下去了。

    每一天,就有上亿的黎民百姓消亡,这种代价实在太大了。

    他独自一人前往月魂城城墙,月咒至尊经常一个人站在那里,无人敢靠近……

    月咒至尊是一个女人,然而她在很多人心里,却比很多存在都要来得恐怖,她的背影更像是死神的象征,让人望之心中惊恐。

    她的声音就像是从地狱深处所传出的挽歌,让人绝望,至今为止,除却许道颜之外,只要是月咒至尊想要让他死的人,还没有人能够逃得过。

    没有人敢接近她,在八大无垠至尊之中,她的性情是最是乖张古怪。

    就连魑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或者是没有她的传唤,也不敢轻易去打扰她,想要见她之前还要让无垠之地转生者进行传唤。

    许道颜则是径直前往,根本没有让人去禀报,给人感觉似乎他就是这么不懂规矩。

    月咒至尊早就将其一切情况尽皆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在他还没有靠近之时,便道了一句:“张云帆,你表现得很好,现在整个月魂城都在你的掌握之中,那些大小世家都听命于你,城中的治安也很好,其实你现在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比魑越高了。”

    “其实至尊应该明白,我并非是因为你很强才屈服于你的,我只是希望辖下黎民百姓可以不用像之前那般,战战兢兢,希望他们能够在你的通知下,无须颠沛流离,老实说,这段时间我心里很挣扎,也想明白很多事,被你统治,还是被其他人统治,对于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世界是属于强者的,而你就是强者,这毋庸置疑,我的目的只有一,就是辖下的子民可以得到庇佑,仅此而已。”许道颜很平静,言语间自有道韵,面对月咒至尊,纵然有所畏惧的样子,但依旧还是这么做了,有些事,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清楚,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她看到。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敢这样跟我说话,不过眼下月魂城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说吧,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想要取代魑越吗?我知道其实你并不是很看好魑越,而你们也不是一类人。”月咒至尊平静问了一句,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过许道颜,或者说张云帆,纵使自己看好他,也只是因为眼前需要他。

    “魑越兄乃是我的引路人,纵然在有些事情上,我们理念不同,但并不是不可包容,我不想害他,此番来寻月咒至尊,并非邀功,而是想要与月咒至尊做一笔交易,或者想要让月咒至尊欠我一个人情。”许道颜一副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静的样子,月咒至尊却都能够感受得到,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全在月咒至尊的眼里,既畏惧,又勇敢。

    “哦?有趣,竟然要与我做交易,问我要一个人情?你要给我什么呢?”月咒至尊笑了。

    “此物名为伏龙精,听魑越兄说,至尊对于能够强化肉身的天材地宝异常需要,此物被封印于我道家张氏的秘地,为先天之物,异常珍贵,只是里面所涵盖的力量太过可怕,哪怕是月咒至尊也要小心炼化才是,我相信此物可以敌得上月咒至尊之前所得的一切,故而才敢斗胆与月咒至尊做交易。”许道颜将伏龙精双手奉上,话音刚落,它便飘起来,落到月咒至尊的手上。

    “好,没有想到下界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很好,张云帆,你立了大功,想要做什么尽管开口。”月咒至尊很兴奋,虽然这伏龙精并不足以让自己恢复到本尊肉身的强度,但一旦彻底炼化,哪怕是少年圣帝都不能够对她的肉身造成轻易伤害,在下界有这种先天之物,实在太过难得,只怕是从永恒神庭流传下来。

    “我想要至尊的一个人情,如今下界时局动乱,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确信,如果连至尊都做不到,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做大到了,眼下并不需要至尊去做什么事。”许道颜说得很认真,他太了解月咒至尊,要怎么去跟她交流,既不会让她怀疑,也不会让她反感。

    “好,我答应你了,退下吧,有什么需要直接来找我,你以后来见我,可以不用禀报。”月咒至尊笑了笑,摆手示意。

    许道颜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停留。

    月咒至尊做事很小心,将整个伏龙精从头到尾都给探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的问题,唯一的是可能因为岁月太过久远,故而这一块伏龙精流失近一成的力量,可见此物乃是道家张氏历代传承的至宝。

    月咒至尊从心里欣赏张云帆,能够识时务,知道抓准时机,并且能够相对得到她的看重,说话,言语之间,都极有分寸,既不让自己卑微,又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下界还是有人具备风骨。

    魑越虽然对她也异常恭敬,时时刻刻揣摩她的心思去讨好他,但毕竟那种人实在太多了,不像张云帆这种,的确是一个人才,至少在眼前能够为己所用,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在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

    之前她心里对于魑越与魅戾两人彼此之间,互相争斗感到厌烦极了,然而她又只能够靠他们来管理整个月魂城,所以只能够隐忍着。

    虽然她的身份地位极高,但有些事情还是要交给下界这些人去做的,就算有其他那些无垠之地转生者。

    但毕竟数量有限,一下子又被智觉和尚捕杀了那么多,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执行。

    伏龙精在月咒至尊的手上,一点一滴融入到她的体内,一股龙意在其体内翻滚,涌动,此物所蕴藏的力量非常狂暴。

    下界之人的肉身根本无法轻易承受,所以会被保存至今,她也能够理解。

    然而月咒至尊是何等存在,就算是伏龙精,就算是她夺舍单于雅丹的肉身,她也能够将这其中的力量彻底炼化,融入到四肢百骸。

    这些时日,伴随着诸多强化肉身的天材地宝上贡,其实已经让单于雅丹的肉身有了极大的增长。

    单于雅丹异常的兴奋,月咒至尊已经答应她,只要飞升到上界,她的肉身就属于她自己,到时候月咒至尊会去寻找更强横的肉身,只是她依旧要听命于月咒至尊。

    对于单于雅丹来讲,这是一个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在上界她根本没有什么可依靠的,原本还有四大帝尊。

    但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根本不受四大帝尊的欢迎,因为不管在资质,天赋以及做事的手段上来讲,自己比起天枯,圆绝,元章这些人,自己都差太远了,就连单于骨先都比自己强太多了。

    如果飞升到上界,还有月咒至尊愿意提携自己,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并且如今自己的肉身经过月咒至尊的改造,变得越发的强大,可以媲美诸多强横的至尊圣帝,诸多弊病都被月咒至尊所消除。

    无数的生灵性命浇筑出来的血肉之躯,她很兴奋,这一点单于雅丹是从来都不敢想的,可以说因为月咒至尊的缺陷,她得了一个大造化。

    伏龙精的力量渗透到她身躯的四肢百骸,星源与神秘植被的力量也在不知不觉,渗透到其身躯深处,并且融入到月咒至尊的魂魄当中。

    是的,伏龙精如果能够运用得好,还能够加固魂魄本质,强横肉身,使得自身血肉,精神意志如龙般强大。

    许道颜回到道家张氏所在的地域,跟往常一样,处理着族中事物,直到太阳从东方升起,在月魂城的上空,浮现着浓郁的血云,散之不去。

    他双手背在身后,看着眼前这一切,心里轻叹:“死去之人,今日我将为你们报仇,希望你们可以安息。”

    月咒至尊,也是单于雅丹,不管于公于私,跟许道颜之间都有无法消除的仇恨,终究需要一个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