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动手

    许道颜立于道家张氏的高楼之上。

    今日在很多人眼里,似乎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于许道颜来讲,这是他隐忍多时,准备出手的那一天。

    从一开始进入月魂城,想要破开人怨咒,到后来引开昊荼至尊,再到鬼神分会的渗透,一步步取得月咒至尊的信任。

    没有什么是一蹴而就的,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他步步为营,精心布局,为的就是这一天。

    他已经书信一封,将道家张氏交给什么人处理,也算是有始有终,帮张云帆做好这一切。

    虽然张氏子弟对他还是颇有微辞,但无论如何,城中的黎民百姓得到安定,整个月魂城都已经恢复了治安。

    比起之前都不知道要平静是多少了,就冲这一点,他们也无法再说张云帆什么。

    张云帆心里的苦,许道颜心里清楚,迫于现实的种种无奈,他只能够让自己背负上骂名,让道家张氏可以传承下去。

    眼下虽然不能够说让张云帆抹去以前的一些劣迹,但也算是功过相抵,也许他愧对道家张氏,但他绝对没有愧对城中的黎民百姓,至少在这一点上,许道颜让张云帆在道家张氏的历史上,并没有给先祖抹黑。

    许道颜自己借助了张云帆的尸骨,自然也要做一些有利于他身后事,这也算是给他的一些回报。

    生前的苦,只有他能懂。

    在这一刻,于鬼神商会,相柳念奴收到了许道颜的消息,她立即知会吴小白,玄武在第一时间朝着月魂城所在的方向逼近,以最快的速度。

    不错,之前相柳念奴动用相柳氏一脉的毒咒,种在每一名无垠至尊的身心之中,哪怕这一股力量不足以完完全全伤害到月咒至尊,但也是一股力量,此刻许道颜就会要汇聚所有能够攻伐她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

    月咒至尊看到玄武垂临于月魂城前不远的地方,不由得微微蹙眉,她目光冷冽,并不在乎,因为在月魂城中早就被他们布下各种各样的杀阵,只要他们敢闯进来,必死无疑。

    他们想要到达月魂城,自己还要跨越过前面那些炼杀大阵,然而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炼杀大阵前,上亿的黎民百姓惨嚎着,眼看着自己的双手干枯,生机凋零,最后无力地倒在地上。

    看着诸多人尸骨无存,身躯炸成飞灰,月咒至尊大笑道:“你们想死吗?那就来吧!”

    吴小白立于玄武之上,当日便是单于雅丹下令让人攻伐石榴村的,也导致了他的父母葬身于天地之间。

    “今天,我要为父母报仇雪恨,一切都应该有一个了结。”吴小白很是平静,似乎志在必得,因为许道颜沉寂了那么久,自然是做好万全的准备。

    许道颜心中传念:“动手。”

    就在这一刻,相柳念奴,全神贯注,之前她所种下来的毒,来自于相柳氏一脉的底蕴,能够长时间渗透于人的体内,以对方的精气神血为滋养,日益壮大,但对手却难以察觉,因为在下界,哪怕是无垠至尊,也会受到诸多限制。

    经过这些时日的沉淀,于她的体内,毒咒已经成长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在这一刻,全面爆发。

    来自相柳氏诡异毒咒突然爆发,正在操控着炼杀大阵的月咒至尊神色大变,一下子整个炼杀大阵都开始紊乱了。

    那些还没有彻底死去的人心中有一丝生机升腾而起,因为他们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生机没有在流失,一切中止了。

    月咒至尊有一大部分的力量都被炼杀大阵所限制,至少她不能够让那些人跑掉。

    就在她全神贯注想要镇压体内的毒咒以及掌控着炼血大阵的时候,突然有一股莫名的危机从她的体内爆发。

    在月咒至尊看来,炼杀大阵就是一道屏障,只要她还支撑着炼杀大阵的话,吴小白所操纵的玄武就没有办法进行突围,也是保障她的关键。

    然而就在这时,自她体内的深处,星源的力量彻底爆发,它结合《岐天古经》以及自己融汇《黄帝古经》以及诸多无垠至尊的经法,领略出来的封印之法,异常强大,让月咒至尊在一时之间也不由得措手不及。

    要知道当日星源力量并不是很成熟的时候,都能够封印住古腾至尊一弹指的时间,更何况星源到现在,每一日的成长都是翻天覆地,吞噬了那么多无垠至尊的记忆,心得,体会,经法,生命精华,有多强大,自不待言。

    当然也无法长久时间将月咒至尊封印,但在眼下这一刻,彻底将其桎梏住片刻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与此同时,神秘植被的力量渗透而出,从她的四肢百骸,从她的魂魄深处进行桎梏,封印,汲取,吞噬。

    自月咒至尊的体内一切仿佛都能够成为神秘植被的养分一般,种子生根发芽,并且将其体内的重要部位缠绕,截断她的经脉力量。

    在这一刻,她终于明白,杀死无垠至尊的手段是什么,是无际祖树。

    于这一瞬间,她的力量被桎梏住了,整个炼杀大阵的屏障骤然消失,那些被限制在炼杀大阵的黎民百姓,还有那些修士,突然感觉好像没有什么能够限制自己了,当即疯狂地朝着四面八方逃窜。

    月咒至尊神色狰狞,当她要再度支撑起炼杀大阵的时候,有四道身影破空击杀而来,让她根本措手不及,想要抵挡,然而当她看到这些面孔的瞬间,从头凉到脚底板,除此之外,她的力量一时半刻也无法施展。

    鬼陌,垚悬,芒炽,馗浼,四大至尊手持古钉,破入她的体内瞬间将其封印桎梏住。

    然而月咒至尊似乎对于这种封印镇压有抵御的手段,只见她的肉身开始膨胀起来,仿佛随时都可以炸裂开来,她想要借助这一手段,让自己逃力,在这一刻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出手,他的手掌延伸出神秘植被的枝桠,贯穿了她的生命本源之所在,他深知这些岁月,她汲取了无数生灵精血来浇筑自己的肉身,使其变得越发的稳固,除此之外,也将大部分的生命精元汇聚到自己的命门当中,与生命本源彼此贯连。

    月咒至尊那原本膨胀起来的身躯,顿时消下去,那些暗藏在四面八方的无垠之地转生者一个个神色大惊。

    许道颜意念一动,自他们的体内,神秘植被疯狂生长,将他们的生命精元以及魂魄,所修炼的经法全部汲取,结成一枚枚血色的果实,彻底消亡。

    这一手段,对付月咒至尊这样的存在也许无法有致命的效果,但对付这些无垠之地的转者却也是绰绰有余。

    “走。”许道颜意念一动,那些血色的果实在第一时间飞入他的体内,根本无人看到到底发生什么。

    当众人反应过来,玄武已经消失,许道颜也不见了。

    每个人只知道炼杀大阵的力量波动也跟着消散,原本还在追杀许道颜化身的昊荼至尊一行七人,催动起他们所布下来大阵,在第一时间横渡,降临在月魂城之中,想要救月咒至尊,但显然晚了一步。

    许道颜早有预料,根本不在此地多做停留,他让自己的化身趁这个机会,朝着五个方位击杀那些下界叛徒,没有了无垠至尊的坐镇,那些鬼神起源的叛徒六神无主,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整个月魂城支撑起偌大的阵法,如果许道颜还在城中就会在一瞬间被桎梏住,无论如何就再也逃不掉。

    于玄武之内,四大至尊墨傀施展古钉,进行压制,然而不得不说,这些时日每天炼杀一亿生灵,让月咒至尊体内的生命精元已经浑厚到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哪怕是许道颜想要汲取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他在第一离开月魂城。

    玄武之内。

    “张云帆,许道颜!”月咒至尊的心中疯狂咆哮,此刻她的声音已经发不出来,只能够用自己的意念去咆哮并且体内的力量也都被封印住,就连她打算用一种血祭咒术来脱身都被许道颜给破除,更可怕的是自她体内深处,有来自无际祖树的力量,对其进行疯狂的吞噬,生长,破开她身上的皮肉,让她发自内心的惊恐。

    “好久不见,我应该是要叫你月咒至尊,还是单于雅丹?”许道颜一言一语,尽是慢条斯理,他的心情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在单于雅丹身上有近千万的无辜黎民百姓的性命,而在月咒至尊手上则是数十亿之巨,两人可以说是罪恶滔天。

    “没有想到,最大的秘密竟然就藏在你身上,无际祖树,你竟然能够拥有无际祖树!”月咒至尊的眼眸近乎疯狂,单于雅丹的魂魄也被桎梏了起来,她的神色有说不出的惊恐与骇然,她想着要怎么拜托,逃离,但在无际祖树的力量镇压之下,却发现似乎挣脱不了。

    “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许道颜话音一落,一巴掌抽在月咒至尊的脸上,这一击,透过肉身直达她与单于雅丹的魂魄本质,这些年她们欠自己的,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天终于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