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苦果自酿

    许道颜这一巴掌,威力非比寻常。

    月咒至尊感觉到这一巴掌暗藏着对她魂魄本质有不小伤害的威能,显然在这一段岁月,许道颜的实力已经进展到让她难以想象的地步。

    单于雅丹吓得魂飞天外,许道颜这一巴掌的力量有很小的一部分,传递到她的魂魄,痛得她近乎崩溃,仿佛一下子历经了十八层地域,还有些许人怨咒的力量,她感觉自己仿佛被千万亡灵缠身,啃噬着,单于雅丹疯狂求饶,她知道自己的性命如今就被许道颜捏在手中:“许道颜,我不想死,你放过我吧!”

    在这一刻,连月咒至尊都被镇压,单于雅丹又怎么会分不清楚形势呢?所以不管怎么样,只要不让她死,她都愿意。

    “废物,你给我闭嘴。”月咒至尊一声厉喝。

    “你个废物,身为无垠至尊都被许道颜所镇压,你才是废物。”单于雅丹在这一刻,也管不了那么多。

    月咒至尊气息凶狠,但此刻她也奈何单于雅丹不得,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将其磨灭,像这种废物活着,没有丝毫的意义。

    “好,很好……”月咒至尊目光狰狞,她想要把许道颜所掌握的手段信息传递出去,但却被彻底封印,什么手段都施展不出来。

    “月咒,你可以去死了。”许道颜深知杀死月咒并没有什么用处,单于雅丹的身躯哪怕被改造到什么样的地步,根本也无法与那些无垠自尊的肉身互相媲美,也无法炼制成墨傀,所以给智觉和尚渡化,反而能够起到更好的效果。

    自许道颜体内的星源,不停地汲取月咒至尊的力量,不缓不急,但却一直在持续,她也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迅速流失。

    “许道颜,有什么条件,你提吧,只要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月咒至尊虽然不能说话,但她的声音依旧有一种诡异的力量:“甚至,你要让本座当你的女人都可以,可以用控制我本命魂魄之根来掌控我,你可以绝对放心。”

    许道颜一阵错愕,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月咒至尊的容颜也算是倾城倾国,只是她的心太过毒辣了。

    养着这么一个女人在身边,如芒在背,如鲠在喉,虽然有一定的好处,但绝对是弊大于利,许道颜从来就没有考虑过。

    “我不需要掌控你,让智觉和尚渡化你就可以了。”许道颜显得很平静,他慢条斯理,不温不火。

    “你就不怕智觉和尚以后将矛头指向你?”月咒至尊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因为许道颜的确很有可能不会受她诱惑。

    “那又如何,如今永恒神庭,危在旦夕,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相信他也明白这个道理,我们的敌人是谁。”许道颜很是淡然,这一刻,他能够明白为什么当年始皇帝那么信任的徐客会反戈,月咒至尊虽然已经被完全镇压了,但她的意念给人所带来的那种内心的诱惑,真的让人很难抵御。

    许道颜的心思从来不在权谋,男女之上,故而月咒至尊这种诱惑对他来讲,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许道颜,你不得好死。”月咒至尊在这一刻,彻底明白,许道颜只想杀死自己,不想做其他的事情。

    月魂城上,昊荼至尊看着玄武迅速后撤。

    在一旁的凶韬至尊沉声喝道:“追吧,把月咒至尊给救回来。”

    “不可以,太危险了。”昊荼至尊立即反驳,没有想到月咒至尊竟然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就这样被人封印,一击必杀?想必对方也希望自己一行人追出去,虽然他们可以结阵攻伐,但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昊荼至尊有一种感觉,这一次诸多少年圣帝的成长也是不小的。

    当年古腾至尊也曾经遭遇过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蹊跷,他们根本不明白许道颜一行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

    “他们到底动用了什么方法,就连那些下人也都一并击杀,什么都没有留下。”在一旁的黑绝脸色显然也很不好看。

    “月咒那个女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却是异常怕死,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可还是着了对方的道。”在一旁的白占至尊与月咒可以说是非常不对路,但月咒被瞬间封印,她也感到匪夷所思。

    “难道我们只能够放弃吗?”阴仙至尊一声轻叹,虽然月咒至尊他们几个人都不是很喜欢,但如今遭到毒手,能救自然也是要救的。

    “放弃吧。”昊荼至尊明显能够感应到,整个鬼神商会那一边,已经有人布下法阵,蓄势待发,诸多少年圣帝,枕戈待旦。

    如今吴小白的玄武,已经被炼制成古墨玄武,融入第一代玄武的框架,根基,其防护能力难以破除。

    昊荼至尊的感知告诉她,哪怕是强行出手,也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她选择拒绝出手。

    “看来我们要想一个办法,将许道颜斩杀掉,不然实在太麻烦了,在下界对我们的限制实在太大了。”魂奇至尊声音一沉,杀机盈盈。

    “许道颜狡兔三窟,他的化身就能够让我们毫无办法,可见其月眼阳眸的力量所覆盖的范围之广。”拜灵至尊这些时日,差点被许道颜耍得吐血。

    “我自有办法!”昊荼至尊似乎想到了什么,让其他六大无垠至尊心头一震。

    许道颜在玄武之内,根本无视月咒至尊疯狂的咆哮与咒骂,他从头到尾,不为所动,星源不停地汲取她的生命精元,许道颜还将一部分引到万木至尊之中,希望能够使其能够有所蜕变。

    显然,分润到最少的,就是神秘植被。

    一晃眼,十天的时间过去了,月咒至尊容颜枯槁,生机锐减,本命魂魄的力量异常的微弱,她已经无力咒骂了。

    她手上沾染了数十亿无辜生灵的性命,注定要来偿还,虽然如此,许道颜还是希望月咒至尊能够有更大的发挥。

    于是让智觉和尚亲自来渡化她,对于许道颜如此的大度,他都感觉到非常的诧异:“许道颜,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又让我渡化无垠至尊,你以后还能够是我的对手吗?”

    很显然,单单在眼前,两个人的力量就无法相提并论了。

    许道颜对于智觉和尚的话,并不在意,只是很平静道:“既然敢给你,我就有能力镇压你,所以你放心好了。”

    来自月咒至尊的经法果实,全部都被星源所吞噬,眼下,许道颜的战力可谓是节节攀升,让人震惊。

    智觉和尚不相信眼下的许道颜能够是自己的对手,不过他也不敢小觑许道颜,戒备着他有没有在月咒至尊上使得什么样的手段。

    如今月咒至尊虽然被他渡化,但却生机凋零,命悬一线,他转身离开,去吞噬一些生灵的性命,想要让月咒至尊的力量恢复到最巅峰,虽然她的贴身战力不强,但其诅咒能力却是超凡,对于智觉和尚来讲,这可是又增添了一大战力。

    他将月咒至尊的记忆引入到诸多少年圣帝的识海之中,里面有近期诸多无垠至尊的变化,以及他们彼此分享心得之后的诸多体会。

    伏苏与帝江无着,天祭胜雪在得到月咒至尊的记忆之后,在很多阵法疑惑的地方,瞬间迎刃而解。

    要知道,不管他们再怎么优秀,都只是来自下界的少年圣帝而已,与这些无垠至尊还是会有不小的差距。

    这也是许道颜为什么一定要先猎杀月咒至尊的原因,就是可以从中知道天地血祭阵的一些秘密。

    不过这样一来,也就惊动了其他的无垠至尊,但对方想要猜出自己下一步目的却不是那么容易。

    单于雅丹的魂魄被许道颜以天青帝封镇压,摄取出来,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肉身,许道颜将其魂魄交给吴小白处理。

    “道颜,她可是亲手杀害你的母亲。”吴小白显然也很想亲自处决单于雅丹。

    “我们是一家人,你来处理吧。”许道颜不管单于雅丹如何跪地求饶,用什么样的方式寻求原谅,他都无动于衷。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要对当日石龙城死去的数百万黎民百姓有一个交代。

    吴小白引出天工古炉,引出炼器之火,将单于雅丹的魂魄置于其中。

    她在烈焰中,疯狂咆哮,咒骂,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便暴露出最狰狞的一面,吴小白没有丝毫的怜悯。

    单于雅丹内心有说不出的恐惧,她很后悔,但已经没用了,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有更好的未来,可是就要在今日彻底消亡了。

    在一旁的少年圣帝尽皆冷冷地看着她,没有丝毫的怜悯。

    吴小白并不急着炼死她,而是将其困在天工古炉之中,用那些烈焰侵蚀着她每一缕魂魄的力量。

    无尽的痛苦,无尽的恐惧将单于雅丹笼罩其中,她也只能够任自己承受这一份苦果。

    她从一开始的狰狞咒骂,怒吼,到最后承受不住其中力量的折磨,又再度求饶,没有像月咒至尊那么硬气,能够从头骂到尾。

    吴小白与许道颜一行人对于单于雅丹根本没有丝毫的理会,因为他们几个人接下来要商量怎么去猎杀其他七名无垠至尊,这才是重中之重。

    尤其是他们得到月咒至尊的记忆之后,有些事情是需要沉淀与消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