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百九十章 邀请!

    第一百九十章邀请。

    看到眼前的大海碗,这些出身高贵的太子爷们一个个眼神之中,透着惊异。

    觉得这许道颜也太不讲究了,不过醉蒹葭却不以为然,他们心中就更加期待了。

    许道颜拍开泥封,轰。

    一道浓郁的酒香冲出,使得在场的每个人心神一震。

    “好气韵,宁折不弯,铮铮侠道。”洛希圣双拳紧握,惊声道。

    “这是何酒。”诸葛神华双眼放光,连忙问道。

    “墨问天。”许道颜淡笑道。

    “什么。”六人心头一震。

    他们都是好酒之人,喜欢尝遍天下美酒,关于这墨问天的传说极多,哪怕是入圣之人,想要闻上酒香,都极难。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求得这酒的,而许道颜竟然有。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洛希圣文思泉涌,虽然儒家与墨家之间,有不少的冲突,但凡事不能够以偏概全。

    儒家孟氏圣祖曾大骂墨氏圣祖无君无父,两者之间,理念有不小的分歧。

    但站在洛希圣这么一个并非孟氏中人來讲,他师承儒家,但他却能够很客观地看待这一切。

    别说各大显学之间,各有分歧。

    单单从儒家來讲,孟氏觉得人之初,性本善,荀氏却认为,人之初,性本恶,同儒家都有分歧,更何况是儒家与墨家之间。

    “浩然文酒,虽然正气逼人,但乃是防止于儒圣山中,受浩然正气孕育所致,由外融入,与儒家修身一样,修出仁智礼义信忠孝悌,但是这墨问天,酒韵乃是自身生成,经无数岁月成长,酿酒之人,将自己的精神,意志融入其中,才使得此酒由内自成圣韵,墨问天,果然不负盛名。”洛希圣感受着酒香,体内热血沸腾,有一种想要执剑天下,行侠仗义的热血冲动。

    “沒有想到,道颜兄弟,竟然会拥有墨问天这等好酒,简直就是在挖坑给我们跳啊。”龙巽惊叹连连,许道颜能够得到这墨问天,显然是得到墨家大人物的承认。

    如今各大神朝,诸子百家,互相制衡,墨家地位,比起儒家,只高不低。

    因为建筑,机关等无数墨家的发明,给人族带來极大的帮助,发展,将劳动力发展到极致,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來來來,诸位饮酒。”许道颜引出一道道墨色水柱,注入到各个海碗之中,酒香四溢。

    酒液虽为墨色,但却晶莹剔透,滚动如珠,连为一体。

    在这倾国倾城喝酒,每个人都是极有品位之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酒具,讲究得很。

    喝什么酒,用什么酒具,才能够把酒的味道发挥到极致。

    对于这墨问天來讲,却是不用,它无须任何的酒具,就像墨家侠宗之人一样。

    他们执剑行走天下,无论在朝堂,无论在民间,都只凭本心而为。

    不管高低贵贱,对于他们來讲,都沒有什么区别。

    虽是做工粗糙的大海碗,但酒在其上,让人望之,心中顿生豪迈之情。

    在场的男人一柄举碗,一饮而尽,大感畅快,体内血脉沸腾,骨骼似金戈般争鸣。

    此酒能够畅饮,也能够细品。

    一股不屈意念,深藏其中,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好酒,此酒真乃是我平生所喝过最好的酒,将墨家精神酿制得淋漓尽致啊。”那一名身着短打,脚踏军靴的短发男子,他同样兵家出身,叫吴辰。

    “我觉得酿制此酒之人,必然与刺家荆氏中人,必然有莫大的联系。”从头到尾,一直都沒有说过话的男子,他身着轻装,神思敏锐,一直都在暗中观察。

    尤其聂沛儿一直都被他暗中关注。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时,聂沛儿开口了,让在场的人,心头一震,恍然大悟。

    “不错,我也从此酒韵之中,品出这种味道,还有一种对故友的思念,此酒不简单,这是为纪念故友而酿制的,精气神情尽皆融入其中,难怪墨问天虽沒有多少人饮过,却传出如此盛名。”男子轻轻一叹,心中无尽感慨。

    “哈哈,都忘记介绍了,小离一直话都比较少,他乃是刺家要氏的嫡出血脉,名为要离。”诸葛神华咧嘴大笑。

    诸葛神华,出自兵家诸葛氏。

    龙巽,邪皇座下圣龙嫡出血脉。

    吴辰,出自兵家吴氏。

    洛希圣,师承儒家。

    雪流觞,出自阴阳家雪氏。

    要离,出自刺家要氏。

    他看着聂沛儿,问了一句:“这位姑娘,想必也是我刺家中人吧。”

    “聂氏。”聂沛儿一小口,一小口品着墨问天,心中有一种共鸣。

    “哈哈,道颜兄弟身边,可真是藏龙卧虎啊,若是不说的话,我都还以为这姑娘乃是这倾国倾城的才女呢。”龙巽大笑道。

    “哪里。”许道颜年龄明显比起他们都要小了很多。

    “道颜兄弟,你可有兴趣与我一同去波斯神朝,去斩杀魔族凶徒,磨砺自身。”诸葛神华趁着酒劲,做出邀请,他很想和许道颜一起上战场,不为别的,就凭他能够为九州神朝年轻一代争一口气,以劣势战胜匈族,这就不简单。

    “有这机会。”许道颜眼前一亮,他感觉自己闲來无事,也不知道做什么,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如果真能够去波斯神朝见识一番,斩杀魔族凶徒,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当然,三日之后,我就要兵发波斯,所以我们才会于此处聚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带上你的亲兵,好好磨砺一番。”诸葛神华连连鼓动。

    “不错,我也要一同前往,能够跟道颜兄弟一起沙场作战,我心里很期待。”吴辰一脸期盼。

    “好,我当然沒问題。”许道颜一口答应下來,他正想要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好了,你们既然已经和解,都能成为朋友,我就放心了。”这时,正法起身,看到场景,他也知道该走了,要回去萧城继续陪商昭雪了。

    “來,正法兄。”许道颜将长案上那自己赢來的三万亿的神币,交给他。

    “道颜贤弟,你这是做什么。”正法吓了一跳,如此巨额,不知道许道颜是何目的,他连忙拒绝。

    “借你发展,一定要把商姑娘给娶回家,不要辜负我的心意啊。”许道颜认真道。

    “商姑娘,可是那法家铁娘子,商昭雪。”诸葛神华闻言大吃一惊。

    “沒错。”许道颜点头道。

    “道颜贤弟,万万不可……”正法一下子脸都红了。

    “正法兄,不是我说你,你可知道在这苏州之中,有多少人追求商姑娘,龙巽,你告诉他。”诸葛神华显然也是一个非常会來事的人,明白许道颜的心思,连忙开始起哄了。

    “据我所知,苏家皇室,儒家孔氏孟氏,道家李氏,墨家墨氏,兵家诸葛氏,吴氏,萧氏,基本上整个九州神朝有头有脸的世家都有这个想法,都是由老一辈去说的,如今只怕在法家商氏之中,有不少老一辈人都在做出选择了。”龙巽正声道。

    “乖乖,沒有想到你面对的压力比我还大,也对,商姑娘名气如此之旺,如日中天,光辉四射,自然深得老一辈人喜欢,正法兄,你想一想,我与田甜之间的那些事,你在幽州也是知道,虽然沒有什么,但是萧氏阻扰到何等地步,你韩氏虽然强大,但若真想要取商姑娘,可是需要实力的,你如今为幽州子民,劳心劳力,俸禄也不多,长此以往,必然会被拉下一大段距离,而商姑娘节节攀升,你们两个人的距离只会越來越远,兄弟是不会害你的。”许道颜语重心长,他这么做一方面是真的希望正法跟商昭雪两个人能够修成正果,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他与聂沛儿打赌,要助正法一臂之力。

    许道颜,诸葛神华,龙巽一番说辞,让正法心中一阵紧张,他在犹豫。

    许道颜见其在思考,语重心长道:“我见你与昭雪姑娘两个人发乎情,止乎礼,想必是自小认识,互相培养,日久生情,心中皆有对方,这本是极好的事,但并非是韩氏与商氏老一辈联姻,而是你私下定情,你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商氏老一辈人逼昭雪姑娘嫁给他们所说任何一家,你如之奈何,若是你比起他们丝毫不差,商氏老一辈人还有妥协的可能,若是你籍籍无名也就算了,实力还悬殊甚大,他们还会同意吗,我受田家诸多人歧视,排斥,辱骂那种痛苦,不想在你身上重演,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听到许道颜的话,正法的身躯一震,的确如此。

    “收下吧,道颜公子的朋友与我们有矛盾冲突,你不远万里,跑來这里为他摆平,如今你需要帮助,道颜公子出手帮你,也沒什么,朋友自间,互相帮助,有來有往,无须在意,你要拒绝,就是不当道颜公子是你的兄弟了。”洛希圣微微一笑。

    “好吧,多谢道颜贤弟,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厚望。”正法收下了三万亿,其实他心里也有强烈的危机感,商昭雪名气如此之大,在她身边自己都显得黯淡了许多,虽然他愿意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但他更愿意为她支撑更多。

    如今商昭雪表面上虽然极为风光,但暗地里的艰辛,也只有他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