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养蛊

    从下界飞升到上界的诸多强者,有的陨落了,有的还活着。

    无他,只是在上界的竞争太过激烈。

    哪怕是得到初代古宝的少年天骄,有来自上界家族的拂照也未必能够平顺成长。

    除非他们避免与他人冲突,然而这样的话,也很难让人成长。

    任何一名强大的存在,都是在大风大浪中成长,绝对不是温室的花朵。

    许道颜虽然尝试着要通过玄天商会去打探一些关于其他天的消息,但却发现,对外的通道掌握在紫氏皇族手中。

    对于整个玄机天,他们的消息都能够非常的灵通,然而出了外界至少现在无法像以前那般。

    许道颜就明白,无论自己再怎么问都没有丝毫的意义。

    所以他没有问,如今很多人猜不透自己的身世,觉得自己出自农家许氏太行山无名隐脉,能够给自己形成一张护身符。

    至少眼下,自己的能力并没有让他们感觉到必须强烈重视的地步,能够引起各大势力关注的是许氏主脉。

    农家许氏在上界的名望可媲美儒家孔氏与孟氏。

    孔氏与孟氏执掌礼教,辅助紫氏古皇族那至高无上的权力。

    农家许氏执掌米粮,正所谓民以食为天,掌握着全天下黎民百姓的粮食。

    法家有一位先祖,乃是鸿蒙天姬氏后裔,名为管夷子。

    他曾经说过,仓廪(lin)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一旦天下黎民百姓连基本的生存都成问题的话,自然也就礼坏乐崩,所以孔氏与孟氏所推从的礼制,是依附在农家的种植之道上。

    两者之间,相辅相成,能够达到极佳的效果。

    所以许道颜所展现出来的天赋,给人感觉必然是农家主脉乃年轻一代绝顶人物,故而他们都想拉上许道颜背后这一条线。

    紫萧的天赋,几乎整个永恒城的人都知道,但连他都败了,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好的解释,如果许道颜没有雄厚的背景是非常难以战胜紫萧的。

    这是每个人都达成的共识,在修炼一道上,如果没有强大的世家支持,除非一个人能够无时不刻碰到奇遇。

    哪怕如此气运到达如此逆天的程度,一个人的爆发与整个大世家的底蕴还是无法相提并论。

    许道颜参加完拍卖会之后,开始继续闭关。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积淀实在太单薄了,与这些大世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所以需要通过种植米粮的方式,来提升自身同时也积淀财富。

    他在三千道场里面,掌控着百草神木棺的内部空间。

    大道命泥的生机浓郁,吞吐着大道,滋养着诸多植被,许道颜在上面刻画着诸多米粮小阵,使得它们彼此之间紧密交织。

    然后每一日都念诵着《万物生》,其声波中所涵盖的天地威力与三千小道结合,产生共振,融入到百草神木棺每一株植被。

    在此期间,许道颜还会引自己的生命精血,进行浇灌,使得这些植被与自己心神相连,血脉相通。

    与此同时,自己又与三千小道产生玄妙的共鸣,想要将它们尽数了解的更加透彻,以便扎实自己的根基。

    就在许道颜闭关农家种植之道的时候,整个永恒城风起云涌。

    拍卖会结束之后,各大势力都有不小的收获,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中小势力做出站位,因为这些年来,四大势力彼此暗中较劲,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将诸多资源管控,的确也让他们感到异常苦恼。

    几乎每一个势力所消耗的资源,都很难得到补充,这样一来,他们的发展自然也就受到不小的阻碍。

    如今整个永恒城,变得更加汹涌,争斗异常的激烈。

    屠圣天。

    一处山林,地上横躺着数十具尸体,这些人神色震惊,死前都感到难以置信,自他们喉部都有一条细细的伤痕,一剑封喉。

    有的生命顽强之人,眉心都是被一剑破穿,异常可怖,于他们体内都有一股惊世骇俗的杀机,彻底破坏他们的生机。

    唯有一人站着,她手持闪烁着寒芒的匕首,最后一滴鲜血从上面滑落到地上,沁入土壤之中,在其身上有近百道细碎的伤痕。

    如果许道颜在此地的话,就算能够看到她的人,也会敢到震惊,因为眼前的女子似乎已经与天地大道彻底融入在一起。

    一条条血线从她身上的锦衣中溢出,显然她所受了不轻的伤,她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的生机很微弱,自其生命本源,有一团强烈的生机在涌动。

    此番对她来讲,是最艰难与艰险的考验。

    这是在屠圣天的圣伐,与下界完全不同。

    每一个月,都会将五十名擅长刺杀,并且境界相同的人,放入一片刺杀亡林当中,让他们彼此厮杀。

    活下来的人,将会得到其他四十九人生前所积蓄下来的财富,以及他们所得的一切,除此之外,还能够获得圣伐的丰厚奖励。

    每一个月,至少要完成一次刺杀任务。

    这女子,气质冷冽,杀机盈盈,正是聂沛儿。

    当日,她的父亲让其做出一个选择,是要进入圣伐,还是刺家聂氏。

    对于聂沛儿来讲,她不喜欢世家当中的争斗,相比之下,她更喜欢这种裸,凭借实力讲话,用血与铁侵染出来的道路。

    自从飞升,进入圣伐之后,她已经有六次这样的经历。

    因为在圣伐当中,聂沛儿的血脉彻底被激发,出类拔萃,故而成为很多人猎杀的对象,今日这一战,她彻底成为众矢之的。

    但她依旧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将所有人全部杀死。

    圣伐向来都是以养蛊的方式,培养弟子,只是在下界的时候,并没有那样的条件。

    然而在上界的圣伐要求非常严厉,他们要求的弟子,都是万中无一的,所以在上界的圣伐弟子虽然数量不多,但每一个人都是精锐当中的精锐。

    他们要保证绝对的杀力,也就是刺杀成功率,只有这样的弟子才能够完成。

    不然的话,久而久之,自然不会有人请圣伐。

    当然,有些弟子可以选择不接受这样养蛊的方式,只是有些位置就上不去,他们就永远无法进入圣伐的核心位置。

    对于聂沛儿来讲,并不一样。

    她要凭借着自己,在上界踏出一条血路,从她心里已经将红豆视为大敌了。

    红豆的强大,毋庸置疑,如果自己不以这种方式来磨砺自己的话,一辈子都难以超越红豆。

    “好,好,好,没有想到下界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好苗子,难怪永生圣老会这般看重你。”这时,从刺杀亡林外传出一道声音,对于聂沛儿异常欣赏。

    “过奖了。”聂沛儿身上所受到的伤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这是许道颜传给她的《不死逆天术》,虽然没有像《神行道隐术》那般精通,但她也领略极深。

    “很好,在你身上看来还有不少的秘密,随我来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永生圣老的闭门弟子。”这一道男子的声音,透着欣喜。

    于下界鸿蒙天,聂沛儿根本就不出彩。

    许道颜,石凡,素问甚至就连华言雪,名气都比她要大得多。

    原本聂沛儿是不被人在意的,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她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得到圣伐里老一辈人的承认。

    聂沛儿心志坚韧,异常果断,她在下界圣伐原本地位就极高,只是来到上界一切都从最基础的开始。

    有在下界圣伐的身份,再加上聂沛儿的天赋,自然逐渐也就引起上界圣伐的高度重视。

    “是。”聂沛儿目光冷冽,她的气息内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人,而她的气息已经在有意无意间,于天地结合,让人难以捕捉。

    那男子隐藏在暗中,心里也忍不住震惊,因为聂沛儿还只是在天人境巅峰的实力,伴随着她境界的提升,只怕会越来越强。

    聂沛儿选择最残酷的考验,成为永生圣老的关门弟子,并且可以让其挑选一部古经让自己修炼,亲自指点。

    “永生圣老,在圣伐是活了很久的人物,手中没有丝毫的权力,但他的杀力却是少有人能够与之媲美,你的选择很好。”那男子实力境界都比聂沛儿要来得高,于天子境,他没有想到在其气势之下,聂沛儿竟然不受一丝的影响。

    “希望如此。”聂沛儿从诸多愿意收徒的老人中挑选一个,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去做出的选择。

    男子很是诧异,觉得聂沛儿的口气非常大。

    很多人想要成为永生圣老的关门弟子,求之不得,聂沛儿却并不是很在意。

    但,她是永生圣老都看中的年轻弟子,故而他也不敢轻易去得罪。

    聂沛儿紧随在其身后,出了刺杀亡林。

    她回首望,长发翻飞,冷冽的目光倒影着整片亡林,无数岁月来,在这里埋葬着万亿的尸骸,成就如今的圣伐。

    “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相遇。”飞升到上界,对于很多人来讲,一旦分离就是永远,她如今希望许道颜能够一切安好。

    修炼之路,注定是一个人的。

    (我以前都会写成仓禀bing实而知理解,这几天看书的时候,发现偏旁部首不一样,才发现原来是仓廪lin第三音,是一个广之头……没文化真可怕,以后要是有类似于这样的毛病,欢迎大家挑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