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积怨

    晨雨身上带伤,献血潺潺,战甲崩碎,他的神色很是凝重,没有想到,他们在林炎,晨月,冰凤凰消耗如此巨大的情况之下,竟然还不能够将他们杀死,反而自己这一边,损失惨重,有九名天御境巅峰强者陨落。

    林炎身上那奇火于此地,发挥出至关重要的作用,还有许道颜用最短的时间对晨月进行疗伤,使其战力恢复不少,冰凤凰如是。

    于此地,对于晨氏一脉所修炼的古经术法都不占据地利,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但他们所选的时机可以说恰到好处。

    在晨雨身边的天御境强者也是一个个带伤,脸色很难看。

    林炎的圣锋战火在危急关头之下,被磨砺得更加锋芒,实力大涨,对于他来讲,这是一次生死劫现。

    可以看到,林炎身上尽是伤痕,伤口透发着寒毒,会渗透到他的体内,虽然如此,他依旧拼死抗衡。

    并且以圣锋战火消除这那些寒毒,冰火相克,林炎的面色非常苍白,但他还有一战之力。

    虽然此番大战他来讲,受到重创,可这一次给他带来的磨砺跟考验也是超乎寻常的有益。

    只见圣锋战火一出,锋芒之气笼罩八方,整片天地的火行之力,一呼百应,产生剧烈的共振,在这里,林炎能够发挥出比平时高出几倍的战力,他目光战意凛冽,杀气腾腾。

    这就是占据地利之后,踏入天御境之人的优势所在,尤其是踏入第三个小境界,一呼百应,能够将地利的优势尽数发挥出来。

    许道颜盘膝坐于无天莲台之上,只感觉这一片天地的火行之力,被这莲台之力汇聚而来,异常精纯,涌入到他的体内,冲击着四肢百骸,身体一阵温暖,所消耗的力量,以极快的速度在恢复,甚至比吃道品天复丹都要来得快。

    许道颜很是震惊,这实在太骇人听闻的,如果这无天黑莲早一点认主的话,自己都不用打得那么艰辛。

    他与夜阳的暗夜杀阵对抗,其实都在消磨对方的耐心,就是为了吸引夜阳前来斩杀自己。

    以擒贼先擒王的手段,进行翻盘。

    不得不承认,夜阳乃是最核心之人,只要他死了,其他人不足为惧。

    许道颜也明白,如果自己一旦动手杀死其他人的瞬间,夜阳很有可能就会把握住刹那间的机会,对自己造成重创。

    他将自己的意志融入到无天莲台当中,感知着里面所发生的一切变化,觉得很有可能只是自己刚刚得到,它给与自己的馈赠,但在这个时候,对他来讲,已经心满意足。

    接下来要好好研究一下这无天莲台,类似于初代陶罐,番天印,都是声名远扬,许道颜并不想轻易示人,除非等到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可以留住这些东西的时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初代陶罐还好,毕竟很低调,其形并没有什么特殊,如果不是来自于农家的无上存在,只怕都难以认出。

    但番天印的话,自古以来仿制极多,但真正的只有一个,一旦施展出来,其威势很容易就会让人辨别出来,要知道这可是道尊广成子的至宝之一。

    自己的身份也会被曝光,因为在下界,番天印落在谁的手里,有心人都会关注,甚至玄机天里的大人物也会知道。

    有些东西不能展露于人前,如今许道颜乃是农家许氏主脉的嫡传子弟,背后有大人物支撑,无天莲台则是有出处,谁都不敢轻易动,如果他施展了番天印,或者是初代陶罐,一旦被人得知的话,必然会招致恶果。

    类似于斩术帝剑,羽化天剑,在上界的一些人眼里,并不会关注太多,毕竟番天印与初代陶罐,都太轻了。

    如今以他的背景,持有无天莲台的话,想要动他的人还得考虑考虑,比如像玄天商会这样的存在,还想要拉拢其背后的力量,来增强自身分量,许道颜是一个极好的切入口,无形当中,很多都会把许道颜与玄天商会联想到一起。

    然而如果施展番天印,或者初代陶罐的话,这些重要的至宝,那么有心人就知道,他就是许道颜,他毫无背景,根本没有什么许氏嫡血传承。

    毕竟一个人,背后有大势力跟没有大势力,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许道颜感知着无天莲台带给自己的力量,攻守兼备,还能够提升自己的修炼速度,此行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无天莲台,经此一战,生命泉眼与天命冰晶的交融也变得越发的顺畅,轰。

    就在许道颜盘膝坐于无天莲台的时候,他体内第八条天御道衍生而出,战力再度拔高一截。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长命小和尚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看着晨雨,他手持黑莲灯,连连感叹:“施主,再这样下去,你必死无疑,还不快快退下,小僧乃是出家之人,慈悲为怀,不想杀你。”

    晨月的脸色很苍白,在晨雨的逼迫之下,冰凤凰都在燃烧自己的生命本源,才能够支撑下来,她嘴角溢血,如果不是林炎几次拼死相助,只怕她如今也要重创垂死。

    显然她并不是很想放晨雨走,拼掉自己半条命,这个时候想走太迟了。

    因为许道颜已经杀死夜阳,如今双方合击,晨雨未必能够抵挡得住,晨月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冷,长命小和尚也只是随口说说的,他知道自己也无法阻止得了晨月。

    晨雨的神色很复杂,天火风山的至宝已经出世,还落在晨月一行人的手中,夜阳已死,夜氏强者逃离,他身边晨氏一脉的强者,死的死,伤的伤,的确再战下去于自己不利。

    许道颜站在无天莲台之上,手持双剑,气息磅礴,朝着晨雨破空而来,他的战力恢复得极快,这无天莲台非比寻常,不仅能够汲取自己所在空间的力量,乃能够汲取这片空间以外的力量,来滋养自身,所谓的无天是不是可以无空间界限之分的意思?许道颜心中思量,以后的确要好好深入炼化这无天莲台。

    “这一件事,我受到夜阳的怂恿,想要夺取冰霜九天,如今失败,无话可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愿意离去。”晨雨想要转身离去,毕竟长命小和尚已经开口了,他身边的那些晨氏天御境强者显然也不想再战下去,如果夜阳不死他们还有极大的优势,可是如今夜氏之人都死了,就连夜阳的父亲也死于非命,这对于他们内心的冲击太大了,吴廉初代的贴身法器爆发,对于这些人是巨大的灾难。

    晨月神色复杂,低声道:“慢着,这一件事没完。”

    晨雨的脸色难看,低咆着:“你还真以为就你们目前的状态,我们想走的话,还能够留住我们,真是异想天开。”

    “你可以试看看,冰凤凰拥有极速,虽然比不上鲲鹏,但比起你们,还是没问题的。”晨月很是自信。

    “够了!晨月,你还想对本族赶尽杀绝不成?你到底还是不是我晨氏一脉的子弟?对于同族竟然如此残忍?”有一名来自晨氏一脉的老者出现,厉喝道。

    “我本来不想杀他的,但是你这么说,我非杀不可了,残忍?他与夜氏联手来杀我?你就不觉得残忍?你们三番两次要我死,想要夺取冰凤凰还有冰霜九州,你们就不残忍?就因为我不顺遂你们的心意,你们不好看就可以这样对我?你们曾几何时把当成晨氏一脉的子弟对待过?”晨月目光很冷,晨雨率众要杀自己的时候,晨氏中的族老为什么不出来阻止,要到这个时候才出现,还指责自己赶尽杀绝,让她心中多年来所积压的怨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大胆。”晨氏一脉的族老声色俱厉,磅礴的气息在翻滚。

    “你敢出手吗?下场如何,你应该清楚。”长命小和尚手持黑莲灯,目光平淡,仿佛下一刻晨氏老者就会死,他一步步踏空而行,逼向那一名晨氏族老。

    那晨氏老者头也不回,转身离去,虽然他一身修为强横,但实在没有那个本事与初代意志抗衡。

    因为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亲眼看到,在天御境以上的强者出手,瞬间就被斩杀的画面,初代所制定下来的规则,谁都要遵守。

    这一件事,不管怎么样都是晨雨做得不对,他原本想要利用自己的身份对其进行晨月进行恐吓,但结果却是她根本无所畏惧。

    晨雨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因为晨月连族老的面子都不卖,可见她铁了心要叛出晨氏了,至少不会在留于此地。

    的确,晨月从一开始,就不太受晨氏欢迎。

    然而她常年一人守在晨氏初代的埋葬之地,有幸能够听令大道天音,故而身上所得到的传承超出寻常的强大,除此之外,还得到冰凤凰,冰霜九州,这让晨氏一脉很多大人物都不得不承认。

    然而碍于自己的面子,所以他们就希望把晨月嫁出去,除此之外,再培养一些能够超越她的人,只可惜,事与愿违。

    虽然晨月很强,但晨雨等人也不想束手待毙,他们在第一时间,施展秘术转身逃遁。

    晨月咳出一大口血,目光狠戾,她想杀的人,会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