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皇族纠葛

    盖儒韵一直很平静,她坐在一处亭台上,周身有两名侍女,在御花园采来她所需要的奇花,只见那一朵朵从她手中经过的话,仿佛经过天然萎凋,其中的精华被提取到其中一道紫色的玉瓶当中,而枯萎的奇花则是被她插在另外一道玉瓶之上,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不管刘骁校带来易奇天多少关于紫氏皇族的信息,以及整个易奇天的诸多状态,她从来没有停止过手中的动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紫萧的贴身禁卫,将紫运米带来,凭借着她的感知,看到之前玄天总商会天降奇光,觉得必然是紫运米所致。

    然而这些紫运米是经她手出去,如今种好了,并且还引起异象,她自然心中好奇,想要知道通过那农家少年手中种植出来的紫运米强横到什么地步:“哦?是吗?那就掀开看看。”

    紫萧则是笑了笑,道:“等一等,别急着掀开,这样多不好玩,既然今天有来自易奇天紫氏皇族的使臣前来交流,交流是互相的,我觉得总要搞一点乐子才好。”

    “哦?皇儿有何想法?不妨直说。”盖儒韵对于自己这儿子向来很满意,虽然他大败一场,但却更成熟了,如今紫萧让她很满意。

    “刘道兄,你易奇天与我玄机天,这些年来,都是不相上下,你说我这玄天商会所种植出来的米粮,比起你这上清米如何?”紫萧虽然不知道,刘骁校他们来此地到底是为了什么,但这一场交流来得突如其来,他总觉得是有什么目的性,但是什么又说不上来,毕竟玄天海的造化已经结束。

    他的皇兄执掌帝位,如今整个玄机天紫氏皇族虽然暗涌激流,但也没有完全到达需要靠其他紫氏皇族来支撑的地步。

    “呵呵,我对自家的上清米,还是有足够的信心。”刘骁校笑容和煦,知道这小皇叔年纪小,性情颇为骄傲,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我觉得我父皇给你们的还礼也不算贵重,这样,这一炉紫运米还没有开炉,如果你们的上清米比过了这一炉紫运米,我给你们双倍的还礼,如果你们的上清米比不上这一炉紫运米的话,哈哈,你们还是拿着这一份礼走吧。”紫萧大笑,他声音洪亮,大马金刀坐于紫秦明的身旁,父子之间,还颇有几分相似。

    这让刘骁校都不由得暗暗心惊,只怕这太上皇喜欢紫萧的原因,并非是他幼子的缘故,而是从某种程度,自己的幼子跟他颇为相似。

    “小皇叔真是说笑了,这种只赢不输的赌,刘某人可不玩,此番前来交流,自然是有来有往,我们可是代表着易奇天紫氏皇族的体面,如果这紫运米的道韵,能够胜过我上清米,这还礼就当我输掉了。”刘骁校很是自信,在刘氏一脉种米粮之人,出自农家许氏,于道家刘氏当中多年,这一批上清米更是为此番交流,所挑选出来最为优质的米粮,紫氏皇族,虽然底蕴深厚,但作为平时修炼之用的米粮,品质有多高,他又不是没有见过。

    他敢笃定,哪怕是在易奇天中的紫氏皇族,年轻天骄都未必能够在日常消耗如此高品质的上清米。

    因为紫运米并非是玄机天紫氏皇族独有,易奇天同样也有,但能够种出跟上清米一个级别的品质,却少之又少,并不是没有,而是那些农家高手不会将全部经历放在一个天御境的紫运米之上,基本上都会是在天子境,或是天君境的农家高手进行种植。

    “哦?看不出来刘道兄如此自信,也好,那我们就来赌一把,小赌怡情,也算是增添一点乐趣。”紫萧笑了笑。

    在一旁的紫秦明并没有太在乎,紫萧想要做这些事,就由他去好了,顺便也是敲打一下刘骁校,此番如果真的单纯是来玄机天紫氏皇族进行交流,他们很欢迎,但如果是图谋不轨的话,他们必然也不会给面子。

    “开炉。”紫萧看向一旁的禁卫,摆了摆手。

    他在暗夜卫当中,实力在天君境,捧着这一炉紫运米的时候,都稍显吃力,由此能够得知,许道颜所种植出来的紫运米必然不凡。

    炉盖被掀开,米粮之气,冲天而起。

    轰!

    一时间,一颗颗紫运米仿佛充满灵性,如龙飞天,每一颗紫运米种质地晶莹,并且都有一条小龙从中缠绕,破空而出的刹那,都带着一种龙形之意,只可意会。

    聚合起来,紫气东来,龙腾九天,颗颗重如山岳,六株紫运稻米,生产出五百九十四颗聚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大势。

    隐隐之间,还让整个后花园中,十万朵奇花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波动,似乎渴望得到像紫运米一样的滋养。

    盖儒韵原本正在玉瓶前,摆弄着一些花花草草,她虽然好奇许道颜的紫运米,但也不会停下手中之事。

    在这一刻,她也不由得动作凝滞,看着这些紫运米神色都痴了,如果许道颜再成长起来,到达天圣境呢,会种植出多不可思议的米粮?

    许道颜所表现出来的潜力太强大,要知道不久之前,他才只是天人境而已,突破天御境之后,竟然能够在短短时间种植出道品紫运米。

    这实在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而且这些紫运米所涵盖的道韵非比寻常,其中的意境,并不亚于一些紫氏皇族所御用的农家高手。

    每一颗上清米的气韵虽然非凡,但它们彼此之间,并没有维系,也无法形成一种势,在道韵上比起紫运米,也相对来讲要逊色许多,这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

    刘骁校的脸色十分难看,在一旁的彭风秋也是异常心痛,因为紫秦明所赏赐下来的米粮,都是在天子境,道品级别,异常珍贵,数量不再少数,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珍贵的天材地宝,他们并不只是给紫萧带来礼物而已,还有一些更高级别的宝物。

    紫氏皇族,做事向来体面。

    所以紫秦明所给的还礼近乎都是双倍的,对于他们作为交流而言,中间就有很多利益可图,但如今一下子输掉了,亏损不小。

    然而,既然已经说出来的话,无论如何都得接受。

    刘骁校只能够将这些礼品归还,紫秦明笑了笑:“幼子胡闹,刘使节不必放在心上,朕的还礼带回去就是。”

    “不可,既是赌,自然要愿赌服输,没有想到在玄机天竟然还有这等妙人,能够将紫运米种出这等道韵,实在让人口服心服。”刘骁校知道,无论如何,既然自己输了,就得认,不然的话,只会彻底被人瞧不起。

    虽然紫秦明这样客气一番,但他不可能真的这样做,哪怕他心里真的很想留住这一批礼品,但也只能够忍痛了。

    几番寒暄,刘骁校与彭风秋便告辞了。

    “可惜了,早知道就不要赌。”彭风秋有些肉痛,那一批天子境的道品米粮实在太过珍贵,是道品紫运米无法媲美的。

    “没有早知道,看来玄机天虽然内斗不断,但底蕴积淀极深,如今他们想要让年轻一代去拼出一个未来,让下一代人来定鼎整个玄机天格局,所以才会在这一方面下如此之大的功夫。”刘骁校做出自己的判断,也能够看得出紫秦明对于幼子的喜欢,他的第九子,乃是当今帝君。

    “罢了,我们此行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杀死许道颜,然后夺走他身上的一切,再回到易奇天。”彭风秋虽然心痛,但想起很快就能够夺取许道颜身上的宝物,他的心情就好了许多,比起初代陶罐,比起番天印,紫秦明的这些还礼实在不值一提。

    “你能明白就好,紫氏皇族内部之间的事,就由他们去,我们只是打一个幌子而已,他们想怎么想,是他们的事。”刘骁校冷笑,不管怎么样,任谁都想不到一场兴师动众的交流,居然是为了一个无名小子。

    “我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感知到那小子的下落,接下来就看我的。”彭风秋目光狰狞,许道颜必须要死,不过他们正大光明而来,一些行为还是不能够太过。

    因为紫秦明历代经营下来,辖下的势力盘根错节,对于如今的紫氏皇族帝君来讲,束手束脚,很多手段都无法得以施展。

    然而就在他在位之时,便开始与紫秦明暗暗较劲,开始想要将对方的党羽剥离出来,这样就触怒到其逆鳞。

    紫风,乃是现任紫氏皇族帝君长子。

    紫萧,乃是太上皇的幼子。

    皇室之中,许多关系,盘根错节,父子之间,明争暗斗,兄弟之间,互相残杀,叔侄之间,尔虞我诈,比比皆是。

    所以在这种时候,像他们这种外来的使节,尤其还是代表其中一天的紫氏皇族,很有可能就是一方的态度,在这种时期相对敏感,谁都不会轻易去得罪这些使节,跟地位无关,因为刘骁校他们象征的乃是易奇天的紫氏皇族。

    紫萧看着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道品紫运米,神色有些复杂若有所思,在一旁的盖儒韵淡淡一笑,道:“皇儿,此番这些易奇天的使节突然来进行交流,你可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