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孟德

    外院文试。

    那些考官都是出自孟氏选拔出来,最为公正的考官,就算是获得第四跟第五文试,哪怕是考虑到他们下界的身份,也不可能偏颇太多。

    这一次孟子颜与孟念两人所写的文章,太过精妙,许多想法都是推陈出新,自有胸怀格局,这是现在很多年轻人所欠缺的。

    他们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拿到这文试第一与第二。

    从某些程度上来讲,身在上界的这些孟氏子弟,彼此之间,竞争非常的激烈,故而每个人都沉浸在修炼之中,主要比武为先,实力强大才是重中之重。

    所以在先圣所流传下来的文章体悟上自然要稍逊一筹,文章千古事,并非一朝一夕可以一蹴而就,需要沉下心来去体会,需要岁月去打磨,去经历。

    锦绣文章,行笔之间,其中心境,字字句句,尽是胸怀。

    孟氏一脉的文试考核非常严格,绝对不容许有丝毫的舞弊行为。

    在下界孟子颜创办伏龙学院,沉心读,醉心棋局,心中自有天下,故而他所写的文章,自然不会弱于他人。

    孟念当时与孔严,荀爻并列为儒家三子,可见其实力文采皆是当时整个百家圣地上上之选,来到上界当发现文试才是他们出路的时候,他在这方面非了不少心思。

    这也是他们此番能够夺得文试名次的主要原因。

    孟子颜与孟念两个人名列一二,各有收获,心情自是极好,不久之后,一旦踏入天子境的时候,他们手里也算是有了一些筹码。

    就在他们两个人想要离去的时候,却被人给围了起来,看似不经意的包围,但却暗藏着一种杀势想要对他们进行内心的压迫。

    主使之人,乃是在上界儒家孟氏当今家主的独孙,名为孟德。

    孟德此人,可以说是博览群,武艺超群,智谋过人,可以说在孟氏天御境年轻一代中,非常之耀眼。

    这一次文试,他根本就没有在意,去年的文试,他是第一,然后就闭关修炼,巩固自己的修为。

    并不是每一次的文试,都会有先天法器,这些都是存于儒家孟氏的宝库当中,因为整个文曲天年轻一代竞争越来越激烈了,故而孟氏也希望族中的子弟可以走出一些人,所以在这一次文试中赏赐下这两件先天法器。

    短短一年的时间里,就这样被超越了,这让孟德心情很不好,哪怕他拿到第三名,但他依旧不满意。

    因为只有第一与第二是先天法器,他手上的东西,对其来讲,微不足道,还不如没有。

    “孟子颜,孟念?”孟德一身青色儒袍,容颜英武,眉宇间气息凌厉,自有气势。

    “见过孟德公子。”孟子颜与孟念躬身行礼,找不到一丝让人可挑剔的地方。

    “这一次,你们两者文试第一,实在令人刮目相看。”孟德还礼,儒家讲究礼制,平时一举一动尽在人眼中。

    “不知孟德公子有何指教?”孟子颜笑问。

    “子颜兄,念兄,你们所得的取义剑与浩然笔可否能够割爱,我定然不惜一切代价,不会亏待你们。”孟德明白孟子颜的意思,当即也就不遮遮掩掩,把话给说清楚,希望他们两个人不要站错队伍。

    “抱歉,孟德公子,我等二人从下界飞升到孟氏当中,毫无底蕴,这先天法器对于我们来讲,相当于立身之本,若是失去,只怕再也难以得到,日后更无安身之器,还望理解。”孟子颜手握取义剑,铮铮而鸣,如果自己迫于孟德的权势而屈服,那只能够证明自己不配得到取义剑。

    “我与子颜兄一个想法。”孟念在一旁,言语温和。

    在儒家孟氏,很少有人会拒绝孟德,而且如今他们两个人所摆出来的姿态,是无惧一战。

    这让一些孟氏的子弟也感到诧异,下界之人竟然有如此的底气与孟德抗争?

    “你们竟然敢拒绝孟德公子,以后在儒家孟氏里面,你们觉得还会有好日子过吗?简直找死!”这时,一名嫡出孟氏子弟的奴仆,指着他们两个人厉声喝道。

    “虽然我们是从下界飞升而来,但也属于孟氏一脉嫡血传承,你非孟氏嫡血传承,连庶出都不是,只是一介仆役,毫无身份,竟然敢以下犯上,以奴欺主,依孟氏家规,该如何处置??”孟子颜始终平和,直视那一名奴仆,其实力也在天御境,但却不敢与孟子颜对视,无形之中的气势压迫,让他奴仆都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杖责一百,以儆效尤”在一旁的孟念道,显然这恶奴平日里已经跋扈惯了,才会如此罔顾孟氏祖训。

    “来人,把这个奴才拖下去,杖责一百。”孟子颜身旁,有来自下界的孟氏子弟,与其相伴读修炼,虽然他并非嫡血传承,乃是庶出,但是有名有姓,族谱中皆有记载,故而说这样的话,并不违背礼法。

    “谁敢!”奴仆的主人,名为孟擎,身材硕壮威武,看起来五大三粗,但实力却也极强,文试也能够名列前十,也算得上是文武双全。

    “有何不敢?比起孟氏祖训,谁轻谁重,你们自己掂量,如果谁敢阻止,就是对孟氏先祖不逊!”孟念平和道。

    在文试院外,有孟氏家族的执法队,在第一时间,不顾孟擎的情面,就直接将那一名奴仆拖走了,就算是孟德也无法与孟氏祖训相提并论。

    那奴仆脸色非常的难看,但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因为那样只会招致更悲惨的结局,杖责一百,自然会用天御境的法棍,打下来的话,屁股开花是肯定的,说不定半残都是有可能的。

    “子颜兄,念兄好手段。”孟德虽然乃是家主的独孙,但还真不敢无法无天,儒家孟氏内部斗争在怎么激烈都好,都不能够在族内强抢同族之物,更别说杀人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儒家孔孟两氏极力维护礼制,如果家都治不好的话,更别说治理天下,一旦如果他做了一些事,传扬出去对于孟氏名誉损伤那就太大了。

    “哪里,孟氏家规不敢违背。”孟子颜情绪温和,道:“孟德公子的建议,我等实在为难,还望包涵。”

    “”孟德虽然很想得到取义剑与浩然笔,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虽然他的身份在此,但也无法这般压迫他人。

    就在这时,有下人传讯。

    “两位公子,有一位名为许言武的公子求见,不知可否方便?”那传话的下人看到如此阵仗,当即怯怯问道。

    “快快有请!”孟子颜与孟念两人神色一震,没有想到许道颜这么快就找到他们,心中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我倒要看看,有些人能够结交一些什么阿猫阿狗,让我好好见识一番,有多大能耐!”孟擎心中憋闷,在孟氏府邸之中,不能够对同族轻易出手,但是外人之人,却是可以。

    对家人要面对家规,对外人则是面对国法,然而如今年轻一代彼此争斗,屡见不鲜,故而这并非是一件难事。

    “呵呵,子颜兄与念兄两人皆乃不世之才,所结交之人,必不同于凡俗,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孟德心中不悦,故而也想寻一寻他们两人的不痛快,反正脚生在他们的身上,谁都无法阻止。

    两者眉头一皱,这一下可苦了许道颜,只希望他现在的实力能够强一些,不然的话,只怕很危险。

    于这孟氏府邸天御境子弟所居住的区域,吞吐着文武之气,缭绕四方。

    在孟子颜与孟念的背后,跟着孟德,孟擎一行人。

    迎面走来。

    许道颜与孟子颜,孟念眼神碰了一下,看现场的情况跟气场不对,就知道自己刚好赶上,来者不善。

    紫流离则是站在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让其他人发现。

    “言武,好久不见,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孟子颜并不想要让许道颜受到孟擎与孟德一帮人的围攻。

    “别急着走啊,子颜兄的朋友,我很想领教一下,有多大能耐。”孟擎一边说话,一边腾跃而来,一身浩然正气,衍化成一座山岳之形,化拳攻伐向许道颜,他的速度迅猛,配合上他的体形以及自小,他儒武双修,对于力量的掌握也达到相当精妙的程度,这种攻伐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他能够察觉得到,许道颜实力就在天御境,自己这么做,也不违背什么,公平竞争,就是当场把他打死都没话说。

    同辈之间,彼此厮杀,生死自负,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其他那些儒家孟氏的子弟,一个个心中懊恼,怎么又让孟擎给出了风头,因为他速度太快了。

    孟子颜与孟念想要出手,却没有想到被许道颜一手拦住,他左拳紧握,一拳缓缓推出,五大天御道异常内敛,凝为一体。

    孟擎心中冷笑:“简直找死。”

    这一拳,气势磅礴,碾压十方,很少有人能够接得下来,他的目光狰狞,身上的天御道疯狂燃烧,衍化成一股大势,结合四面八方的浩然正气,朝着许道颜当头碾压而下,气势滔天。

    无弹窗小说,(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