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推波助澜

    许道颜很是平静,心中没有激荡起一丝的波澜,在紫王军府淬炼了一下肉身,他也想试一试自己如今实力到达何等程度。

    他用月眼阳眸将孟擎的动作放慢,瞬间便抓住了诸多破绽,他的攻势看似宏大,但却没有面面俱到。

    不得不说出自于大世家的弟子,实力相对来讲要强大许多,许道颜将体内的五大天御道凝聚在自己的拳头之上,朝着他的破绽之处,猛击而出。

    砰。

    两拳碰撞在一起。

    只见那浩然正气所凝聚而成的山岳,瞬间崩塌,化为粉碎,许道颜并没有出尽全力,只是凝聚一击,攻伐在对方最薄弱的地方。

    浩然正气所化的山岳,瞬间消散,许道颜摇了摇头,感叹道:“浩然正气,一点都不纯正,你真的是儒家孟氏的子弟?”

    孟擎脸色难看,他知道许道颜实力非常强大,然而此刻自己想要收势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在这一刻,他疯狂催动自身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

    碰撞到的刹那,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仿佛打在坚不可摧的法器之上。

    意识流淌的刹那,想要收回拳势已经是不可能的。

    所以孟擎他全力爆发出自己的力量,然而无数人看到,他的拳头粉碎,臂膀扭曲,许道颜的左拳似乎涵盖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奋力一震,一股寸劲透过他的臂膀传递到他全身的每一个角落,孟擎的身体直接被掀飞出去,如同断线的风筝砸在青石板上,可怖的冲力让脚下的石板上都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纹。

    孟擎的身体剧烈抽搐,疼痛让他的面容扭曲,看起来异常的狰狞,他的眼神充满怨恨,愤怒,看着许道颜,此刻的他手骨已经彻底粉碎,他身上的骨骼也所剩无几了。

    “竟然敢对少主下毒手,老奴豁出这一条命不要,也要杀了你!”这时,一直在孟擎身边保护他的一名老者,岁数不小,实力在天君境,战力超然,绝对不是天御境之人能够与之媲美。

    他从小看着孟擎长大,自然看不得自己的少主受到这种遭遇,当然从某个程度上来讲,有些事情,需要他来做,反正有孟德暗中给他们拂照,不会出大事。

    老者嘴角噙着一丝冷冽的气机,打杀许道颜,无非就是自己会受到一些惩处而已,无伤大雅,然而却可以讨好孟德,以及为自己的少主报仇,自然是一件好事。

    毕竟像孟子颜,孟念这样从下界所飞升上来的人,他们的朋友又会有几个有身份地位的?老者根本没有将其放在眼中。

    许道颜目光冷冽,没有想到在儒家孟氏竟然还会遇到这种事情,孟子颜与孟念两人想要阻止,根本来不及,也没有那个能力,一切来得太突然。

    紫流离一直在旁边观察,见许道颜不动如山,也没有丝毫想要抵抗的意思,面对天君境人物的攻伐,举重若轻,心中坦然,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虽然知道有他在暗中保护,但能够做到这一份从容的人,心中定力都极强。

    就在这时,有一股力量,从天而降,打在那老者的身上,砰的一声巨响。

    老者腾跃起来的身体,狠狠地砸在青石板上,一张脸血肉模糊,身上的骨骼碎裂,他的攻伐被硬生生地压制回去。

    他大口吐血,极为狼狈,神色有一种说不出的惊恐,这是天圣境界的存在,并且这种气息,异常可怕,似乎就像蝼蚁见到了神龙,瑟瑟发抖,紫流离根本没有出手,只是动了动自己的意念而已。

    紫流离很是从容,出现在许道颜的身旁,淡淡道:“紫王军府的贵客,你也敢动杀手?让孟神机出来给我一个交代,今天这一件事,我想要讨一个说法。”

    孟神机,就是如今整个孟氏的家主,乃孟德的爷爷,紫流离能够直呼其名,可见其身份地位之高,毕竟他能够代表紫王军府。

    孟擎脸色苍白如纸,这些年来,孟氏家规非常严格,弟子之间,公平竞争,绝对不能够凭借着一些手段,以强凌弱,尤其是老一辈人跨越大境界去杀年轻一代,这简直就是大祭。

    那老奴一出手,众目睽睽之下,当真是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紫流离一出现,很多人的脸色都白了。

    天御境区域,有不少强者坐镇。

    实力在天君境的人,平日里,想要见到紫流离一面都是难上加难的事,如今紫流离出现在这里,一切都会变得很难办。

    他平时只会出现在紫王身边,并且出席一些公众场合,有传言他的实力足以与紫王媲美,就是这样一尊人物。

    足以代表紫王,代表整个紫王军府。

    孟德的身体都在哆嗦,孟擎可真会给孟氏惹事,其实这一件事,他也只是想要威慑一下孟子颜与孟念,只是孟擎的奴才做得太过了,这也并不是他的本意。

    许道颜眉头一挑,道:“原来孟氏如此仗势欺人啊,在孟家之内就能够出手随意想要将外姓之人打杀,真是好生威风,今日就先这样吧!”

    孟子颜与孟念在这个时候,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许道颜竟然有紫流离这样的人物在其背后?

    这可是象征整个紫王军府的人物啊!

    他们凭借着下界百家圣地,儒家孟氏的族谱名册,可以说是根正苗红但在本家都在苦苦挣扎,磨砺自身。

    许道颜竟然一下子就有这等能耐,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听说过?他就像一个横空出世的人,为什么榜单上会没有他的名字?

    就在这时,有一名老者出现。

    他乃是整个孟氏的老管家。

    同时也是儒家孟氏一脉,嫡出血脉,名为孟正气。

    “紫副将,此乃我孟氏管教不周,这一件事,还请小友息怒,先留步!”孟正气躬身一礼,拦在许道颜身前,看着紫流离。

    “孟正气,亏你还叫这个名字,我看是歪风吧,连这些小辈都管不住,简直可笑,如果你们管教得好,又怎么能够出这样的事情,看来上次孟神机所谈之事,我要替紫帅考量一番。”紫流离这是在做一场人情给许道颜,相信紫王也会同意,不过言辞之间,自然要凌厉一点。

    许道颜没有想到,紫流离竟然会这般推波助澜帮助自己。

    孟正气脸色大变,如今整个文曲天时局混乱,紫氏皇族的十八座军府都象征着力量,得罪紫王军府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紫副将,这一件事,错在我孟氏,小友你要什么补偿,尽管开口便是,还请息怒,只要我能够做到的,都会全力去做。”孟正气的实力,同样在天圣境,可是此刻他一点脾气都没有,卑躬屈膝。

    他看向孟子颜与孟念两人,使了一个眼色。

    “言武兄,此事因我二人而起,切莫怪罪孟氏。”孟子颜行礼道。

    “不知言武兄能否顾及我二人的情面,此事先放一放?”孟念也在一旁帮腔。

    许道颜微微蹙眉,看向孟子颜与孟念,沉声道:“当日与你二人相识,觉得你们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前途无量,我日前来到文曲天入紫王军府,原本想要寻你二人做伴,不曾想你们在孟氏中的地位如此卑微,这些人只怕是对你们有仇恨,有气没处撒才会想要杀我解气吧?”

    “到底发生什么事,谁来告知老夫?”孟正气目光阴冷,他是老管家没错,但也是孟氏中地位极高之人,所谓管家,就要看哪个地方的管家,地方不一样,身份地位也不同。

    这时,有一名镇守的院护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孟正气,他也不敢瞎编乱造,添油加醋,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话音一落,这让孟正气一下子都明白了。

    “孟德,看来这些年家主太宠你了,以致于你竟然可以无视家规到如此地步,怪不得孟擎敢如此跋扈,如果没有你的庇佑,他如何敢如此大胆。”孟正气是感知到紫流离的气息才第一时间感到,之前所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我并没有指使孟擎!”孟德愤怒反击。

    “身为日后要继承家主之位者,当一举一动,如履薄冰,你的身份,你的天赋就注定了有无数人要揣摩你的想法,一把取义剑,一支浩然笔就能够让你动心思,眼界如此狭隘,你日后何德何能接替家主之位,来人把孟德镇压,交由家主处置,孟擎一脉,全部流放孟氏界牢,从族谱除名,至于那两狗奴才,就地正法!”孟正气一字一句,都透着可怖的威压,让在场那些孟氏子弟,噤若寒蝉,比起与紫王军府的关系,他们之事,太轻太轻。

    孟正气愤怒的是,孟德在这个时候还敢反击,不管他有没有错,他都错了,错在不该对这些东西在意与关注。

    想要当孟氏家主又岂是那么容易之事?一顿训斥让孟德脸色一片苍白,虽然他没有任何的授意,但是当到达一个身份地位的人,只要发出某一个信号,就足以让无数人前赴后继去做。

    那名老奴,手上沾染诸多鲜血,却没有想到今天会提到铁板,他的脸色流露着前所未有的绝望,无比惊恐地看着孟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