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许寒食

    孟府。

    孟念很显然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打打秋风,替许道颜获取一些好处。

    对于他的提议,孟正气也觉得刚合他意。

    “你们两个先与其关系走近一些,如果到时候有需要再谈。”孟正气心中显然有所打算了。

    “好。”孟子颜与孟念两人心情很好。

    如今他们两人在孟氏家族中的地位节节攀升,成为老管家的随从之后,他们的修炼会得到一名天圣境巅峰存在的指点。

    并且分享到他们身上的资源也会相对多一些。

    就在许道颜的名气传播开来的瞬间,有人也察觉到了。

    “没有想到,我这个弟弟竟然能够打出自己的名望,的确是让我另眼相待。”在一座古老的殿堂,就在文曲天当中。

    “你要不要去拉拢一下你的弟弟,让他为无垠之地效力?”有人笑道。

    “我与他从未谋面,虽然血脉之间,会有所维系,但只怕他不太会相信我。”那一名男子,身着黑色的斗篷,气息内敛。

    “你大可以试试,毕竟以你如今的声望,想要亲自出手提携一些人的话,他们还是很愿意为你誓死效力的。”那声音阴恻恻的:“你父亲可是给我们添了不少的麻烦,如果他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都与他作对,不知道是何感想。”

    “我奉劝你一句,我与他没有关系,从小他就把我丢在许氏家族当中,受尽屈辱,没有拂照过我,能够走到今日这般地步,全凭我自身,要知道以他当年在许氏家族的名望,完全可以让我占尽各种各样的资源,然而他却让我成为弃儿一般,不管不顾,他有什么资格当我的父亲?”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气息突然间变得异常凌厉,笼罩在这古殿当中。

    “好好好,算是失言,不过你弟弟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才,值得培养。”那阴恻恻的声音立即变得委婉了很多。

    “哼……“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转身离去。

    许道颜,有一位哥哥。

    他从小生长在许氏家族之中,因为许天行的关系,受尽鄙夷与屈辱,最后叛出许氏家族,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杀出一片天,飞升到永恒神庭。

    然而许道颜,则是自小被丢在乡野之中。

    只是许道颜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哥哥,此为许天行的秘密,少有人能知晓。

    然而他的哥哥,就在文曲天当中。

    并且暗地里已经成为无垠之地一方掌权者。

    他有极高的声望,于年轻一代,异常耀眼。

    同父异母,乃是许天行早年的儿子。

    他独自走出许氏家族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除却许氏家族的老一辈人,年轻一代都不知道他是许天行的儿子。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会遭受到那么多的羞辱,当时的许天行,成就圣帝之境,于许氏家族之中,名望极高。

    只要他一句话,就能够让他的哥哥许寒食得尽诸多资源,然而许天行并没有。

    许寒食在自己实力很低的时候,就叛出许氏家族。

    然后再也没有交集,了无音讯。

    他看过许天行所留下来的东西,隐藏在心中恨意,以及诸多的恩怨,都会在永恒神庭得到一个了结。

    他想要加入无垠之地,纯属就是想要为许天行作对。

    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一个非常了不得的父亲,视野与格局都异常开阔。

    从一开始的布局,就在永恒神庭。

    一切的准备都是对准无垠之地。

    许天行从小那般对自己,所以他心中恨意难消。

    他用自己的血脉,进行一种诡异的献祭。

    一旦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出现,就会有所感知。

    许寒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仅此而已。

    然而许道颜,却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

    这些时日,他都在紫王军府当中。

    有不少人想要前来挑战,但全部都在一拳之下,一一落败。

    许道颜配合千俊,对于斗战天御榜的第二名与第一名进行约战。

    第二名,来自于儒家孔氏,名为孔升。

    第一名,来自于紫氏皇族,永恒神庭帝君第七十二子,名为紫不平。

    这两个人,一直占据这个位置无人可以撼动。

    千俊替许道颜发出挑战,并且在玄天商会举行,是得到紫王军府的支持。

    所以没有人会怀疑是假的。

    他利用自己在玄天商会里面的一些人脉,将关于孔升与紫不平的身份,过往,战绩全部都给挖了出来。

    孔升,身上流淌着儒家孔氏一脉先祖的血脉,天赋过人,文武双修,其父亲乃儒家孔氏的家主。

    其母亲更是永恒帝庭,紫氏皇族的血脉,风雨郡主。

    可想而知,无论是从哪一方面的积淀,除却紫不平,很难有人能够有其比肩。

    自小到大,孔升从无败绩,与紫不平也没有交过手。

    儒家守成,向来都不擅与人争锋。

    紫不平,性格耿直,脾气暴躁,号称永恒帝庭城小霸王。

    他的父亲就不用多说了,乃如今整个永恒神庭的帝君。

    他的母亲,出自于儒家孟文姜,侠肝义胆,英气逼人,乃当今帝后。

    紫不平名声极好,从来都是欺强扶弱,无惧一切,对待弱者很谦和,对待一些强势的人,他只会更强势。

    毕竟以他的身份背景有那个资格去强势。

    从小到大,紫不平就在紫氏皇族一处炼狱空间进行磨砺,受尽了诸多苦,无数次垂死挣扎,造就他如今的境界。

    他每一步突破也都非常的稳固,从来都是循序渐进。

    这就是许道颜要挑战的人,他们两个也是一路高歌,从无败绩。

    相反,许道颜出身于玄机天北域,偶然得雪氏一脉先祖的传承,一路成长激越,毫无累积,运气好又多诸多大造化。

    不管是孔升,还是紫不平,都是正面的,他们的光环以及背后所存在的力量,都强得让人感到晃眼。

    相比之下,许道颜就弱了很多,但他却能够在短时间之内,连挑十七座军府,这也让诸多人觉得,他并不是那么简单。

    可是,千俊又放出一个消息,因为许道颜来得突然,让人毫无准备,故而会连胜,有备算无备,可想而知。

    这么一说,让很多人心中恍然。

    因为紫王军府拥有那些人物的资料,擅长什么经法,手段,许道颜早有准备,自然是调查得一清二楚。

    然而对于那些军府的天御境强者来讲,他们对其却是一无所知,这样一来,会有连胜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个许言武真是蜉蝣撼树,以为碰巧得到第三名就能够与孔升和紫不平相抗?真是可笑。“听说他与紫龙李无生一战之后,魂魄受创,情况还很严重。”

    “那应该与孔升,紫不平无法再战了吧。”

    “谁知道,他既然想要找死的话,自然会有人来成全他。”

    无数人议论纷纷,然而许道颜对于外界近乎是不理会的状态,这些时日,孟子颜与孟念两人亲自拜访。

    许道颜如今住在,紫王年轻之时所主的房间里。

    在这里,四壁光滑平整,除却一张黑石床,再也没有其他。

    然而此地却能够汇聚一些天地大道之力,累积于此处。

    孟子颜拿出棋盘,放于黑石床上,黑白二字错落有致,在一旁,他自己所栽种的颜茶正在壶中烧着。

    许道颜坐在对面与其博弈,孟念则是为两个人倒茶,看着他们棋盘上黑白二子,往来厮杀,一切想法,尽在其中。

    毕竟是在紫王军府当中,隔墙有耳。

    有些话,不便说。

    许道颜觉得哪怕自己如今小有名气,但暴露出自己的来历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利大于弊,除非当自己的实力强横到一定的程度。

    “师兄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喜欢喝自己做的茶。”许道颜饮尽杯中的茶水,长吁了一口气,满口香气。

    “是啊,毕竟我比较念旧,有些口味一习惯就不想换了。”孟子颜笑容温和,手执黑子,落于棋盘之中。

    “师兄的棋艺是日益精湛了,师弟自愧不如。”许道颜拱手弃子,他想要跟孟子颜所说的话,尽在整个棋盘之中。

    “哪里,师弟落子,洒脱自如,不在乎成败,如此性情,师兄自愧不如。”孟子颜摇头苦笑:“当日孟府之事,还希望师弟不要见怪,若是你有需要什么东西,尽管开口,孟家一定不会拒绝的。”

    儒家孟文姜,乃是当今帝后,为孟氏一脉带来多少利益,可想而知。

    然而如今整个永恒帝庭城各大势力,错综复杂,对于他们来讲,如果紫王军府愿意支持他们,只要如今永恒神庭能够维持现状,对于儒家孟氏来讲,就会有无穷的好处,自不待言。

    故而当日,孟正气才会那般紧张,就连孟德,当今家主之子都被重罚了。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兴趣不大。”许道颜摇了摇头,因为他对这些不太了解,也不想提,如果只是单纯的提钱,格局太小,难免被人看轻。

    “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就在这时,紫流离突然出现在许道颜的身后。

    “哦?前辈请讲。”许道颜不以为忤,对于紫流离会自由出入此地,并且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显得很坦然,似乎紫流离与自己一个阵营的。

    “儒家孟氏,浩然古树种,你以农家许氏的手段培育起来,会有无穷妙处。”紫流离狮子大开口,就连孟子颜与孟念两人都感到心中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