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蝇营狗苟

    “终于要开始了!”

    “依你们猜,这许言武能够打得过孔升吗?”

    “他的挑战顺序,应该是从第二名,再到第一名吧。”

    “我看他连孔升都未必打得过。”

    “话不能够这么讲,紫龙的实力同样强大,他同样没有与孔升打过,停留在第三的位置,同样非同寻常。”

    “但是你别忘了,这许言武是有备而来,以紫王军府的手段,难道不会打探清楚紫龙李无生的手段吗?”

    “这样说也是。”

    “但孔升与紫不平两人向来低调,哪怕是紫王军府也很难弄清楚他们所修炼的到底是何手段。”

    “先看看吧。”

    整个玄天商会会场议论不断。

    因为能够进来的人,大多都是下了赌注之人。

    比武即将开始。

    孔升已经出现在比武场上。

    整个比武场占地三十六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他身着书生长袍,双手背在身后,长发垂落而下,容颜清秀,气质儒雅,容颜俊逸,为无数女子喜爱的对象。

    只是静静地往那里一站,如同人间谪仙,让人只能远观。

    虽然出身儒家,但孔升身上则是有一种让人难以接近的清冷之气。

    “这就是孔升。”

    “我好喜欢他,如果能够与其成亲,那该多好。”有不少女子心中爱慕。

    “只可惜,像他这样的人,注定难以接近。”

    “他不喜欢的人,没有人能够逼他。”

    毕竟孔升的身份就摆在那里,他的性情,他的行事风格都不是背后世家所能够主宰得了。

    “我倒要看看,谁的胆子那么大,敢挑战我弟弟,紫不平!”有一名男子,他身躯魁梧,身着甲胄,自其身上的肌肉仿佛都快要将战甲撑得爆烈开来,他光着脑袋,目光凌厉,嗓门非常之大。

    “天子榜排行第三名,紫定鼎。”在一旁,有人心中惊叹。

    毕竟紫氏皇族,底蕴非常的深厚,斗战榜单大多都是被他们所包揽,当然也有一些人,厚积薄发,从来不轻易出手,或者故意在一个排名之上,从来无人能够与之撼动的也有。

    “敢挑战你们紫氏皇族就是胆子大吗?自古以来,五大古皇族,诸子百家,历经无数岁月,如果每个人挑战你紫氏皇族的血脉就是胆大妄为,那整个永恒神庭还需要发展吗?”这个时候,一名男子发出冷嘲之音。

    “是他,天子榜排行第二名,墨酬。”当场有人惊呼。

    紫定鼎脸色一白,很难看,墨酬排名还要在他之上,所说出来的话,自然就更加有分量,更可怕的是,在背后背后有一个偌大的墨家。

    如今永恒神庭紫氏皇族深陷于权力漩涡当中,多年以来,虽然文曲集权,让紫氏皇族的底蕴日益深厚。

    然而诸子百家,各大势力的渗透,也让紫氏皇族如今内部有诸多的纷争,举步维艰。

    “我农家许氏的人,就算挑战你们紫氏皇族又如何?”这个时候,有一名男子开口,他形体清瘦,剑眉星目,脸上线条棱角分明,他身着白衣,气质从容,淡然,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很有力量,穿透四面八方。

    他这一说话,很多人都安静下来了。

    是的,挑战之人,姓许。

    虽然并不是说,每一个姓许之人,都是出自于农家许氏。

    但许言武在种植一道上,也是异常精通,都能够种出道品米粮,相传他出身于太行天农家许氏无名隐脉。

    故而,也不是没有胜率,因为发言的人,分量极重,他非同寻常,是整个农家许氏在文曲天最为闪亮的天之骄子。

    “你们看,那是谁?天子境第一人,许寒食,他竟然也来观看了!”

    “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他们给吹来了,天子境前三名啊,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也会来关心天御境的比武……”

    “毕竟是天御境前三,一旦他们突破到天子境,就很有可能威胁到他们,所以会来关注一下,也是理所当然。”

    紫定鼎的脸色非常的难看,像许寒食这样的人物,更是不能够得罪,一旦他踏入天君境之后,毫无疑问天圣境没跑了。

    许寒食绝对是以后文曲天农家许氏的中流砥柱人物,就连他父亲,永恒神庭的帝君对于许寒食的评价极高。

    紫定鼎彻底没了脾气,然而在场上的人,讨论则是变得越发的热烈。

    “莫不是这个许言武背后还有农家许氏的支持?”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胜负还真不好说。”

    因为之前关于许道颜的一些舆论,都是千俊去营造的,从声势上来讲的话,许道颜根本毫无优势。

    毕竟对于很多人来讲,他们更相信眼前所看到的。

    “第一次看到天御境的年轻一代比斗,竟然来得这么多人?”

    “天君境前百的人也来了不少。”

    一时间,整个比武场都快沸腾了。

    直到比武之前,赌池里的文曲币还是不停在增加,押许道颜的人增多了一点,但也只是一点。

    毕竟对于很多人来讲,哪怕是有农家许氏的支持,但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个许寒食,其他农家子弟就没有一个到达斗战榜单第一的位置。

    因为农家许氏也许在种植米粮一道极强,但在比武方面相对薄弱,各有所长。

    但那些在比武方面极强之人,却无法像农家子弟一样,对于自己的身体做出各方面,最完美,最综合性质的调整。

    许寒食是一个特例,他是不管从种植米粮一道,还是从比武一道上,都少有人能够与之媲美。

    文曲天斗战天子榜第一人,并非浪得虚名。

    整个文曲天的农家许氏近乎都是全力在支持他。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他于玄天商会比武休息室中,感知到许寒食身上与自己有一种微妙的牵引。

    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他心中震惊,

    虽然这种感觉让人说不清,道不明,很是微弱,但终究还是有。

    “他到底是谁?”许道颜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在休息室内,千俊搓手道:“言武公子,我可是把身家性命全部都赌在你身上了,只要你能够赢孔升的话,哪怕面对紫不平输了,都算是赢!”

    因为押注孔升与紫不平的人,都是不相上下,唯有押注许道颜之人,少之又少。

    许道颜翻起白眼,没有多说,在一旁的紫流离则是笑了笑,也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给押下去,除此之外,还有一笔来自于紫王军府的钱。

    他们是在最后那一刻才进行押注的,让很多人都措手不及。

    之所以很多人不敢押注许道颜,是因为紫王军府表面上说支持,但却没有出钱来支持,一些想要静观其变的人,在最后想要下注都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只是一个紫王军府,所押的钱,依旧比不上孔升以及紫太平背后的势力。

    “言武,就在这一战成名吧。”在一旁的紫流离笑了。

    “我勉强试一试吧。”许道颜从这比武休息室走出,这里的格局与在玄机天玄天总商会并没有天大的区别。

    他直接走到比武场地,神色平静,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之下,依旧不为所动,看着对面的孔升。

    两人没有见过面,也没有恩仇,只是因为紫王军府的约战,故而就来到此地。

    “你太想成名了。”孔升摇了摇头。

    “我只想看看所谓集权文曲,斗战天御榜有多大的分量。”许道颜笑了笑。

    “很好,很好,如果文曲天的榜单都没有分量的话,你觉得哪里够分量?”孔升觉得许道颜的口气很大,但他看了许寒食一眼,便反问一句。

    “万界城的分量可能会高一点,至少应该比文曲天这糜烂之地要高吧!”许道颜很平和。

    文曲集权,汇聚诸多天的强者于此,偌大的永恒神庭便扎根于此,但却被许道颜称之为糜烂之地。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哦?”孔升的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他向来不善与人为争,但许道颜一开场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让他心生抵触:“文曲天乃无数人心中所向,糜烂之地?有何高见?”

    “我只是觉得大好男儿,应该志存高远,前往万界城,诸天墙抵御无垠之地的强者侵袭,而非在这弹丸之地,蝇营狗苟,狼狈为奸,争这一亩三分地,眼界与格局都太小了,枉费当年我们先祖立下这一片基业,要是我的话,与其争权夺利,还不如开疆拓土,率领兵马踏平无垠之地,杀出自己一片天地来。”许道颜言语淡然,但刺痛在场很多人的内心。

    “说得好。”紫流离笑得很灿烂。

    “这小子,对自己还真狠,这样一来,不知道要为自己树敌多少了。”千俊在一旁都替许道颜感到牙疼。

    “他这样做,会把很多人推到对立面,但同时也会有很多人站在他这一边,比如紫王军府。”紫流离言语很平静,但每一个字却都很坚定。

    千俊不再多言,这就是许道颜与众不同的地方。

    他亲自主持这一场比武,自然也要出现,当即出现在比武场的中心,像这种级别的比试,还是需要像他这样的人亲自来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