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锦绣河山

    即使千俊出现。

    全场的议论,依旧没有停歇。

    许道颜的话,引起无数人唇枪舌剑。

    然而这些许道颜听不到,对他并没有丝毫的影响。

    “这小子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杀到无垠之地,开疆拓土,他是没有经历过战争吧!”

    “无垠之地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踏平的?”

    “文曲天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土,竟然被其称之为弹丸之地,小儿狂妄。”

    一时间,许道颜被各种各样的言语所覆盖。

    许寒食看着自己这一位亲弟弟,他笑得很开心,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些什么。

    年轻一辈,各种争议。

    老一辈人,则是不言一语。

    全场沸腾,孔升轻叹道:“你还是太年轻了。”

    “说得好像你很老。”许道颜笑了笑,他觉得自己藏锋了这么多年,也是应该是时候开始表现自己手段。

    如今整个文曲天,很多人都在权力争夺的漩涡之中,难以自拔,他只是想要用自己的言语,自己的行为,给一些人看。

    文曲天并不是最后的出路,在诸天墙,万界城需要更多年轻一辈的力量去支持。

    其实很多人都能够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但在有些时候,却跳脱不出来。

    紫王的想法,许道颜能够领会,虽然只是一个眼神,他能够明白紫王要做的是什么。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紫流离的一些表现,也在印证许道颜的想法。

    故而今天在这一场比武所说出来的话,许道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当自己来到一处天地的时候,就要跟一些势力划清界限,尤其是当自己要成大名的时候。

    有些东西就会变得不可抵挡。

    在自己志向表明在诸天墙,万界城的时候,自己会引来的,自然是一些来自于无垠之地转生者。

    哪怕自己的话,再怎么去刺痛一些大世家的人,从权衡利弊的角度,依旧没有人愿意想要去得罪紫王军府。

    从个人行为来讲的话,也会遭致一些人的反感,但许道颜并不在乎这些,他相信在文曲天依旧有人心向诸天墙,万界城。

    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去不了,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牵绊与想法所局限。

    然而前往诸天墙,万界城抵御无垠之地的强敌。

    并不是为了谁,只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身边的人,仅此而已。

    千俊看向孔升,道:“许言武乃是挑战者,以玄天商会的规矩,你可以提出要求,禁药,还是禁法宝,或是全禁,全不禁。”

    在文曲天,规则自然是有所改动。

    被挑战者,总是有利的。

    “全禁吧,我儒家讲究一步一个脚印,这样才能够归到最本质的状态。”孔升言语平和。

    “那就开始吧。”孔升已经提出了条件,许道颜自然无论如何都只能够接受。

    “好!”许道颜颔首。

    千俊到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做为裁判,同时也作为整个大阵的主控者,掌御着一切,不得有丝毫的偏袒。

    百万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孔升一步踏出,步履轻盈,整个人如风飘飞,让人难以捕捉,他如同一张纸片人,看似行动缓慢,却让人捉摸不定。

    “这是清风身法。”在敞开有人惊呼。

    许道颜则是用月眼阳眸进行捕捉,看似平凡无奇的双眼,却能够将孔升的每一个动作收入眼底。

    在他身上的法器全部沉寂,体内世界的诸多强者力量也都归到本尊,只留下许道颜最真实的力量。

    面对孔升的手段,许道颜认真捕捉,感受着儒家经法的奥妙。

    不得不说,孔升能够排行到斗战天御榜第二名,的确有他的强处。

    磅礴的浩然正气,震荡在整片空间当中,可破人心中妄念,正人歪邪心气,许道颜感受着这般气息,微微颔首。

    “还可以。”他似乎就像是一个长者,在指点江山。

    “浩然清风!”孔升对于许道颜的表现,没有丝毫的情绪,自顾自施展。

    一时间,天地清风,大道浩然,朝着许道颜当头碾压,侵袭而来。

    许道颜施展五行天御钟,相生循环,根基扎实,他一踏而出,步步皆青。

    成片青草生长,带着盎然的生机,处处翠绿,尽是慈悲,与清风浩然大道,互相映衬。

    绿意所向,万物皆封。

    疾风知劲草。

    浩然破邪魅。

    许道颜一生浩然,心中坦荡,衍化着自己所领略出来的术法,在无形之中,与孔升的大道在互相冲撞。

    他们并非是以武道攻伐,而是各自在演绎自己对于天地大道的感悟,对于天地大势力的掌控,彼此胶着。

    两人彼此占据一方天地,看得在场之人,目瞪口呆,原来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

    比武原本更多是在力量冲突,彼此消磨毁灭的状态之下,然而许道颜与孔升两人的比试却不是。

    是在意念,意识之中,进行比试。

    比拼的是两者对于天地大道的掌握,这与文试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想要达到他们这种境界,必须对于自己所执掌的天御道,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在两人力量所覆盖的比武场中,突然有一名老者出现,他盘膝而坐,神态谦恭,与天地万物有着本源上的牵引。

    仁之大道。

    许道颜目光一动,老者出现的刹那,自己所施展出来的草木都在他身边缠绕。

    这一颗,天空中,吞吐一轮炎阳。

    温暖,同时却威严。

    那些缠绕在老者身边的草木,突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在生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并且吞吐着一股万木至尊的意味。

    看起来,老者就仿佛在树萌下乘凉。

    孔升目光闪烁,就在他心中犹豫的时候,许道颜意念再度一动,在那老者脚下的大地,突然形成一座石屋,让其居住在其中,并且房门打开,并不桎梏。

    树荫,石屋,与炎阳。

    一下子充斥在这片天地世界当中。

    许道颜神色平静,意念再度一动,自老者石屋前,开出了一条溪水,如龙蜿蜒向远方,鱼儿在水中欢愉摆动,在炎阳的照耀下,水光泛出七彩华芒。

    下一瞬间,一杆鱼刺出现在老者手中。

    金戈之气,弥漫九霄。

    瞬息之间,许道颜体内五大天御道垂临而下。

    这五大天御道异常纯和,厚重,与天地大道,紧密相连。

    许道颜所衍化出来的天地,逐步完整,形成一个世界。

    老者一身正气浩然,清风相伴,仁者安宁。

    栖身于许道颜的世界中,无法离开。

    孔升所衍化出来的是人,是礼法,是仁爱。

    许道颜所衍化出来的是五行,是世界,是天地。

    两者各有所长,只不过在力量的浑厚程度上,高下立判。

    意境上,没有孰强孰弱,只是他们比拼的是对于天地力量的占据。

    孔升静静地立在原地,目光微颤,看着许道颜,一时间,无言以对。

    久久,他一声叹息:“罢了,我输了。”

    许道颜收取自己的力量,一切都归于自己的体内,他也是第一次与人这般比试。

    孔升为人不善与人争锋。

    这种比武方式,的确也能够体现出两者力量之间的差距。

    在场外,一片哗然。

    因为,从许道颜与孔升出手的那一刻,很多人都不再言语。

    两人虽然在天御境,但所施展出来的手段,那种心气,以及比试的手法,都让不少人心中折服。

    全场毫无杀气,更多是对比武场这一片天地的构筑。

    许道颜所执掌的五大天御道所形成的势,如同天地威严一般。

    孔升则是主修自身,内心,仁爱与浩然。

    “”紫定鼎的目光一沉,这许言武的确可怕。

    “凭心而论,如果在天御境的话,我可能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来自于天子境第二名墨酬一声轻叹。

    始终不动如山,笑得很开心的许寒食神色逐渐收敛,化为平静,这就是自己的弟弟,许道颜。

    如果自己在天御境的话,两者孰强孰弱,他找不到答案。

    许寒食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输,然而在这一刻,他不确定了。

    许道颜与孔升两人这种比试所呈现出来的,是内心对于天地大道的理解,是格局与胸怀。

    “许天行,你还真是有一个好儿子啊。”许寒食收敛自己的目光,想要看第二场,原本他看许道颜,是自上而下,是俯视。

    因为两者有一个大境界的差距,第二许道颜是他弟弟,但是如今许道颜的表现,已经无法让他俯视了。

    这等天赋,这等资质,这等对于天地大道的领略,让许寒食选择平视。

    许道颜看着孔升,躬身一礼,这是出自儒家的礼仪,一丝不苟,分毫不差:“承让!”

    孔升心绪复杂,转身离去。

    全场一片哗然。

    “这许言武,竟然就这样赢了。”

    “太不不可思议了,太快了。”

    “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比试,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

    “这是在用天地大道来写锦绣河山。”千俊感叹了一声,道:“第一战,许言武获胜。”

    作为裁判,他一直在旁观看,投入其中。

    可以肯定的是,许道颜与孔升在天御境,对于天地大道的领略,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紫流离目光炙热,双拳紧握:“紫王的眼光,果然毒辣,真不知道这小子能够在整个文曲天搅弄出什么样的云雨,真是期待。”

    无弹窗小说,(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