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紫帝鼎

    “这小子,我没看出来他在武道造诣竟然还如此精妙绝伦。”紫流离是常年身在沙场之人,历经生死,达到天圣境都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强行杀出一条血路来,故而在武道造诣的累积相当丰厚。

    在紫流离看来,许道颜的修炼天赋,悟性以及种植米粮上的手段,必然是超乎寻常,也许在实战经验上会有所不足。

    然而他却没有想到,许道颜竟然会有如此丰厚的实战经验,以及在武道方面的感悟会如此之深。

    时而柔和如水,时而爆烈如火,汹涌澎湃。

    与紫不平两人纠缠在一起,一方在攻,一方以退为进。

    一个时辰的激战,许道颜始终不温不火,不急不躁。

    紫不平则是气势有所锐减,两个人身上皆是毫发无伤。

    但是气势一旦被消磨殆尽的话,胜败就能够划分而出。

    许道颜气息均匀,神色始终不变,体内的气血平静而有力量地在流淌,一对眼眸盯着紫不平,将其动作清晰捕捉。

    紫不平一身大汗,气息略急,鹰视狼顾,对许道颜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这等武道,几乎能够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两人分开十丈的距离,目光对峙。

    紫不平沉声道:“我有一个想法,能够迅速定胜负。”

    “你说。”许道颜略微诧异,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

    “紫帝鼎,乃是紫氏皇族历代传承下来,但凡任何一个紫氏皇族的弟子,都能够对自己的实力进行评测。”紫不平看着许道颜:“我们两个先后全力一击,看谁能够引得紫帝鼎的共振最大,谁就赢,如何?”

    “可以!”许道颜吐出一口浊气,如箭般击在地上,犁出一道清脆的声响。

    紫流离在比武休息室当中一声冷笑:“这紫不平真是狡猾,在武道修为上破不掉许道颜,竟然用这样的方法。”

    紫流离他出身于紫氏皇族旁支,身上所流淌着紫氏皇族血脉非常的微弱,虽然同样也姓紫,然而在小时候他却是经常受到欺凌,打压。

    不过他意志坚韧,投入紫王军府的时候,便被看重,并且全力培养,紫流离不负所望,不管是从修炼还是从其他方面,都达到紫王所想的高度。

    如今紫王已经开始放手,让紫流离来做他的事情,虽然表面紫流离只是他的副将,但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以后紫王军府是由紫流离接手。

    至于是在什么时候,没有人知晓。

    “看来你们紫氏皇族还挺狡猾的。”来自斗战天子榜第二名的墨酬,看向那紫定鼎,笑道:“不怎么样嘛,肉身搏杀自己提出来的,现在又提出新想法,真是厉害呢。”

    “”紫定鼎只觉得脸上无光,紫不平这样做的确有些不地道,他冷声道:“比武乃是看双方意愿,既然这许言武都已经答应下来,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无妨,我农家许氏自小便固本培元,以粮养,体魄意志皆是人中之龙,上上之选,让让你紫氏皇族又何妨?”许寒食言语很轻,但却传得很远。

    不少紫氏皇族的人都不由得眉头紧皱,但却又不能够说什么,紫不平这样做的确是有违常理,并且年轻一代,互相争斗时,反唇相讥都很正常,年长之人也不以为然。

    能够进入到这里,门票都是极贵的。

    孟子颜与孟念两人得孟正气的支持,买一张门票进来看自然不成问题。

    孔子渊在孔氏颇有地位,自然也有些积蓄,带上孔严也不是什么难事。

    荀爻用了自己大半的积蓄,才能够买一张没有位置的站票,在极后面,遥遥望着许道颜,目光炙热。

    “果然是道颜师弟,果然是道颜师弟!”

    荀爻很是兴奋,今日这一场比武原本就是人挤人,有人想要过道,他却站在道口。

    “给我滚开,废物。”一名男子抬脚踹在荀爻的腰眼上,使其翻滚了出去。

    剧痛传遍荀爻全身,如果不是他的肉身特殊,相对强横,这一脚便足以让他重创。

    一时间,引起不小的骚动,荀爻看向那来,乃是荀氏子弟,荀膑。

    他乃是荀氏家主一脉的堂亲,地位颇高,族中的年轻人都与其相近。

    荀爻虽然身躯剧痛,心中愤怒,但也只能够忍下来。

    整个比武会场如此之大,没有人会在意这最后方的小骚动。

    “废物就是废物。”荀膑见荀爻佝偻着身子,冷哂道:“在下界竟然还敢自称儒家三子之一,我荀氏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其实荀爻一开始,飞升到荀氏的时候,也算是受到些许优待,毕竟他的身躯非凡,经过补天大道完整,根基相对扎实,造化不小。

    然而在有一次谈经论道的时候,针对于外族如何看法的时候,荀爻并不认为这些种族是罪大恶极之辈。

    此言一出,在儒家荀氏的地位就一落千丈。

    儒家荀氏,觉得人之初,性本恶,人尚且需要通过儒家的经法要义来修炼自身,消磨恶性,更何况是这些妖魔鬼怪。

    荀爻觉得这些外族都可以与之相处,并且与之联合作战,被很多儒家荀氏之人,引以为耻。

    年轻一代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颇多针对,所以儒家三子之后,荀爻过得最是凄凉。

    然而他知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自己如今这点遭遇一点都不算什么,如果自己就这样自暴自弃的话,那谈得未来。

    就在这时,那荀膑感觉到眼前一黑,整个人被扇飞出去,发出一声惨叫。

    脸上的皮肉炸开,鲜血迸溅,身上的骨骼碎裂,如同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差点要断气了。

    荀膑在斗战天御榜上,排行第七百二十名,能够近千的人,都已经是相当了不起。

    荀爻一阵错愕,他都没有看清楚是谁出的手。

    就在这时,他被拉进人群之中,看到来人的脸庞:“师”

    荀膑生命危在旦夕,第一时间就被玄天商会的人给扛走了,他先出手伤人,这怪不得他人。

    在会场中的一个小插曲,无人在意。

    因为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紫帝鼎上。

    紫不平既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以他的身份要搬来紫帝鼎自然也不是一件难事。

    偌大的紫帝鼎,落在比武场的中心。

    这鼎不仅可以用来评测他人的实力,同样也是一件传承无数岁月的法器,相传当年一些大人物,都是进入到紫帝鼎当中以龙方淬体的。

    只是因为,紫帝鼎的气息太过霸烈,非寻常人所能够抵挡,所以进入紫帝鼎内以龙方淬体的人才会越来越少。

    许道颜感受着紫帝鼎,透过月眼阳眸也能够发现其中玄妙之处,沉淀在鼎内的药力都异常精纯,只是他也看得出来,紫帝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在其中淬体。

    毕竟不是每个人能够承受得住,有人在鼎内被震成粉碎,化为劫灰,就因为承受不了其中的力量。

    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紫帝鼎静而不言,只是立在那里,就透发出一股传承无尽岁月,承载紫氏皇族气运。

    “你准备好了吗?”在一旁的紫不平问道。

    “在那之前,我想问一问,你是不是破坏了之前比武的规矩。”许道颜在这个时候,选择发难。

    “”紫不平没有想到许道颜竟然会来这一招:“算是吧!”

    “那我有一个要求,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做到。”许道颜一言一语,很是平静。

    “你说看看,如果可以,我答应你。”紫不平乃是当今永恒神庭帝君之子,其母亲更是象征着整个儒家孟氏。

    “我想用紫帝鼎淬体,搭配龙方,如何?”许道颜目光炙热,如果可以这样做的话,自己的肉身应该会更强。

    哪怕没有紫帝战龙的精血,他觉得都可以。

    此言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竟然想要用紫帝鼎来淬体,这小子不怕死吗?”

    “在以前,就有不少人想要用紫帝鼎淬体,惊才艳艳者,不计其数,但却都死在其中,这小子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知所谓。”

    紫不平则是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自对于紫帝鼎淬体这一件事,他并不是没有想过。

    但却都不敢轻易去尝试,然而看着许道颜那炙热的目光,没有丝毫畏惧的神情,让他心情有极大的波动。

    他同样能够察觉得出,许道颜的肉身必然有经历过龙方淬体,所以才想要用紫帝鼎来评测两个人谁的实力更强。

    “可以,我答应你。”紫不平自然有做主的权力,至少在这一件事上。

    “好,那你先来吧。”许道颜笑了笑,退到一旁。

    一时间,全场的目光焦点,全部都集中在紫不平的身上,因为紫帝鼎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到的。

    除却今日,会出现在玄天商会的比武场,在往日都是在深宫大院之中,无数人对于紫帝鼎异常向往,想要一见窥其真颜。

    不少人都得到满足,如痴如醉,看着紫帝鼎,象征着紫氏皇族,中央帝庭的重器之一。

    紫流离在比武休息室里面笑得很畅快,他目光炙热:“这小子,真是喜欢给我惊喜啊!”